李佳琦一天卖两个长津湖票房,网红这么赚钱合适吗

2021-10-22 09:44:15 声道

文/守一

本来我以为双十一早就是个鸡肋节日,可没想到今年提前又被教育了。

10月20日开始的双十一预售,仅仅12个半小时,李佳琦直播间成交额达106.5亿元。另一位顶流薇娅也没差到哪去,一天内的成交额高达82.5亿元。

不服不行。在微博热搜榜上,俩人一度占据了七八条,风头远胜那些娱乐明星。

当然也有非议。有网友就很脑洞大开地感叹:“李佳琦一天,抵得过3个长津湖票房,太可怕了吧!”

此外还有老生常谈的质疑:主播带货这么火,把实体店铺都干倒闭了,主播们赚得盆满钵满,分掉的是底层销售们的利润,会造成大量失业云云。

本质上,这种声音就是网店干倒了实体店铺的变种。

这种声音其实不值一驳。

主播也好,网店也罢,只是销售形式的变化,底层商业逻辑并没什么变化。实体店能卖的产品,换到网店一样能卖;实体店就干不下去的,换到网店吆喝,也不会大力出奇迹。

至于造成失业,更是欲加之罪。

这些主播并不是个人真有特别魔力,坐在那振臂一呼,就能随心所欲把乏善可陈的货品卖出去。

实际上,李佳琦们的背后都有庞大的团队,就是一个起码中等规模的企业。因为产品供应链的实力,某种程度要比主播个人魅力还要重要。

且不说这百亿预售额和真实利润相差甚远,就算真的利润惊人,整个链条还有庞大人员来瓜分。包括生产厂家,平台,还有企业员工等等。

再说就业问题,就算主播带货和网店,确实减少了部分实体店的就业岗位,但新的商业形态成熟,同时会创造大量新的就业岗位。不说别的,快递的岗位就养活了很多小哥。

只拿着部分实体店的萧条,而给李佳琦们扣帽子,这是不讲逻辑。

当然,普通人对李佳琦们的敌意,也不是全然不可理喻。

在打工人挣钱越来越难的当下,看着一个年轻人在直播间动动嘴皮子,就能收获如此惊人的销售数字,要心底全无波澜,好像也不容易。

简单说这是仇富,略显苛刻。这反映的与其说是对李佳琦们的敌意,不如说是贫富悬殊的现实语境下,不容忽视的大众心态变化。

近些年大厂的社会形象变差,固然有大厂自身的原因,可是社会心态的变迁,也是重要的背景。

弱者通常对正义有更朴素而苛刻的标准,这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所以,平台在推波助澜宣传李佳琦们造富能力,可能不乏营销的需求,但这种策略是否会构成对大众心理的冒犯,是应该纳入考量的。

实际上,李佳琦和薇娅的人设,早已不再是普通的带货主播。而是集明星、行业、平台的代言人为一体,他们的成功,已经很难放在带货主播的简单维度看待。

一个直观的证据是,这次双十一带货主播排第三的雪梨,销售额只有9.3亿,和前两位比有着断崖式下跌。

除了社会心态这种主观因素,对李佳琦们的差评,当然也和这个行业并不鲜见的乱象有关。

无论李佳琦还是薇娅,都有过多次翻车案例。其他不那么知名的主播,出事也就更频繁。相比于逐步规范的电商网店,直播带货出现产品质量问题的概率确实更高,维权也更难。

也就是说,尽管带货主播的造福能力已不可小觑,可作为一种商业群体,其整体社会口碑仍存在较大争议。行业的常态化秩序,还有待完善。

一个耐人寻味的对比是,加入带货主播队伍,并很快跃升头部的罗永浩,最近公开表态说只要还完债务,他就要回归科技圈。

可见在一个高举情怀的理想主义者看来,网红带货终究上不了台面,科技实业才是更值得追求的。

这是一种短期很难避免的社会“偏见”。但在一个多元的社会,能站着挣钱的,应该都不丢人。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