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很多企业家都过度自信?

2021-10-22 07:58:39 吴晓波频道

过度自信是对短视的矫正,“霸道总裁”拥有了更强的执行力,反而在商业和社会的竞争中产生了优势。

文 / 巴九灵

很多时候看三国演义会觉得有点纳闷,为什么有时候明明打不过对方,还冲上去应战呢?

难道是因为自己看破了轮回,大义凛然地走向宿命的终点?

像汜水关挑战华雄的时候,袁绍问谁可应战,冀州刺史韩馥说了一句至今流传成梗的话:“我有上将潘凤,可斩华雄!”

然后潘凤就手持大斧应声而出, 然而去不多时,就有小兵来报:“报…… 潘凤……又被华雄斩了!”

自告奋勇,然后直接搞砸,一不小心还把自己搭进去,这在生活中也并不罕见。很多时候,看到这样的现象,我们也就是说一句:真是心里对自己没谱,太自大了!

但是,如果这种自大是一个很负面的,不断地让生活变得很糟糕的特点,从进化的角度来说,拥有这样特点的人应该更少,事业更加不成功才对。然而恰恰相反,这种过度自信,不但在很多人身上都依然存在,并且似乎还不乏事业非常成功的人。

01

董明珠就曾对媒体表示过:自己管理的时候从来不犯错误,该偏执的时候就要偏执。而苹果的前CEO乔布斯,他的自信(自大)更是和他的成就一样出名,他对于任何的和自己相关的事务,不管是有关苹果公司的,还是关于股票投资的,乃至他自己身体状况的,他都喜欢由自己来定规矩,而不是遵从专业人士的分析和建议。

所以Fortune杂志就在一期专访中感慨道:

这是乔布斯的成功之路,也是他的风险之途。

难道是社会竞争机制失效了吗?但是这种显然已经过度自信到“霸道”的特点,还在很多人,尤其是事业有成的人身上普遍存在,那很可能其背后是有一定优点的。

这个优点到底体现在什么地方呢?

这方面经济学还真提供了一个解释,那就是:过度自信是对短视的矫正,“霸道总裁”专治“拖延症”。而拖延症减轻了,就拥有了更强的执行力,反而在商业和社会的竞争中产生了优势。

02

如果仔细分析拖延症的起因,往往归根结底,都是来自于“激励不足”。

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做事情都有一个成本收益分析,当成本低于收益的时候,才会去做这件事情。而拖延症拖着不做,就是因为每当要做事的时候,大脑一分析,发现做事需要付出成本,比如早起,比如伏案工作,这个痛苦是当下就要承受的,然而这件事情的收益却是在很久之后才能享受到。

比如对打工人来说,“工作之余坚持读书给自己充电”可能收益是在比较遥远的未来的某个场景才能体现出来,甚至于这个收益也不是很稳定,可能学习的这些内容,以后都不会用到,这么一折算,就觉得收益有点低了。

与此同时,早晨睡个懒觉的收益是立竿见影的。只要不起来,马上就享受得到。

在行为经济学中,人相当一部分的不理性,往往就来自于对现在和未来的收益估值不一致,过于看重现在,而对未来的收益估计过低。就像一个很著名的实验:让小孩选择是现在吃一个棉花糖,还是过一会吃两个;往往很多小孩会选择马上吃一个,而做不到适当控制自己的欲望,等一会享受更多的供给——这个观察结果,就来自于心理学上很著名的“延迟满足”实验。

同样的道理,在工作之余给自己充电的收益本来就要很久之后才能体现,还不稳定且容易被低估。而当下总有非常有趣的事情可以做,比如睡懒觉,比如逛街,比如打游戏。

此消彼长之下,拖延症就这么产生了——往往只有当拖得足够靠后到临时抱佛脚的程度,才会真的行动起来。这也是为什么说“deadline就是生产力”。

但是真到了deadline的时候,临阵磨枪,还是多少有点慌张,质量不容易保证。凑合了上一个deadline,下一个又来了。一直凑合下去,也就随波逐流了。

但是,对于一个过度自信的“霸道总裁”来说,拖延症反而就好解决了。因为过度自信,就会系统性地低估要做的事情的难度,换句话说,做事的心理成本下降了。

不就是看书充电么,我这么聪明,肯定没问题;
不就是有一个大的决策要做么,我肯定不会犯错误。

因为发自内心地觉得自己很强,这些任务和困难,对自己来说都不算什么,自己一定可以克服。这就意味着:因为短视而造成的对未来收益的低估,被因为过度自信对当下做事成本的低估,互相抵消了。

这就相当于在行动和拖延的权衡中,和完全理性人相比,行动的收益和行动成本同时下降了,而对决策有影响的,一直都是收益和成本的相对比较。于是这么一来,“霸道总裁”反而就可以天天早晨起来读书充电,分析市场和竞争对手,充满干劲。

这就是以毒攻毒,用“过度的自信”来克服“拖延症”的妙处了。

03

其实仔细想一想,无论是苹果的乔布斯,还是万达的王健林、格力的董明珠,以及其他以“霸道”闻名的企业家,他们尽管在很多事情上一意孤行,但是执行力都很高,这种令人惊叹的执行力,其实就是来自于他们的“过度自信”。

所以,“霸道”这个特点能够几千年来,始终伴随着人类,并且在一些人身上特别的突出。

并且过度自信的人还有一个优点,那就是敢于承担责任。

在职场,总是有点身不由己,于是很多人都学会了甩锅的功夫,能甩出去的,一般就不会自己留着。所以,当遇到很难的,需要花功夫做的事情的时候,一般人可能就甩给下属,自己只负责“监督”,这样做得好是自己的功劳,做不好责任是下属的。

容易的留给自己,难的甩锅给其他人。但是甩锅这个过程本身也是有效率损失的……责任甩出去了,自己往往也就不好好做了。

但是“霸道总裁”往往不这样,因为太自信了。觉得既然这么简单,我为什么要把荣誉交给下属呢?如果“霸道”得刚刚好,那么这种“过度自信”就恰恰把“甩锅”的动机也抵消掉了,达成了经济学里面的社会最优。

有人可能会说,那霸道总裁的自信会不会有一天维持不住了?

还真不一定,因为在霸道总裁手下做事,一般员工都不会很开心。

不开心就跳槽,而员工跳槽多了,霸道总裁就会觉得:

恩,他们能力不足,待不住啊,还是我牛啊!!

这自信反而就维持住了。形成一个莫名而稳定的均衡。

所以,如果感觉自己有拖延症,就不妨“霸道”一点,用过度的自信,来抗拒眼下的享乐。如果程度上恰到好处,两个方面的不理性互相抵消,那还可以达到经济学上常说的理性人状态。

作者 |司马懿| 当值编辑 |张文龙

责任编辑 |何梦飞| 主编 |郑媛眉| 图源 |视觉中国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