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命先生非说我是老二,我询问母亲,她的回答,让我感到不安

2021-10-21 21:04:39 悠书

【本文选自《温暖人心的诡故事》,作者:李修元,有删减,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念大学的时候,我曾和同学去一个著名的寺庙里参观过,当时是抱着风花雪月的心情去的,可没到却平添了许多事端,还因此得知了一个家中隐藏多年的秘密。

其实事情并不复杂,就是在我心怀鬼胎地在庙里瞎转悠的时候,忽然被一个道士拦住了,硬要给我算命,还说什么完全因为缘分,宁可分文不取也要为我指点迷津,一脸正义凛然的表情,若不是他一身道士打扮在这个和尚庙里实在太扎眼,我差点就给唬住了!

耐着性子回绝了他,我便要转身离开,可他却是不依不饶地仍拽着我的衣袖,我有些急了,旁边的同学也开始帮着推搡他,甚至还说了几句很不好听的话,但他还是依然不撒手,一副吃定了我的样子,周围路过的香客都讪笑着避开我们,有的还在远处指指点点,我心里一下子明白了,他一定是常年在这混饭吃的骗子,看来和大家都熟得很,要不然一个道士怎么能在这僧庙里这么嚣张?

虽然心里有气,可我觉得再这么僵持下去也不好收场,更何况还有女生在,失了面子可就糟了!于是就心生一计,装出一副无奈相对他说:“好吧,那你给我算,这么多人现场看着呢,要是弄错了可就砸了自己招牌啊!”其实我早已打定主意,但凡他说什么我都否认,管他是真是假,反正就是摆明了要让他出丑!

他一口答应下来,抓住我的左手一捏,便笃定地说:“你父母健全,你是家里的二男!”

“胡说!”

我正寻思着怎么反驳更来劲呢,没想到他一张嘴就闹了个大乌龙,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是家里的独子,还二男?切!“我家就我一个!”我故意将声音抬高,路过的人也渐渐围了上来几个。

“怎么可能?你明明上面有个…”他不相信地大叫起来,还搓着我的手反复打量。

“骗你干吗?不信你问我同学!唉……算了,你也别猜了,还是省点劲唬别人去吧!”我说着把手抽了回来,一脸得意地扬长而去了,还听着他在身后叫喊着:“你有个哥哥!你是二胎……”

同学们回头起哄嘲笑他,他丝毫没有理会,还在涨红着脸和周围的人争辩着……

隔了没几天便放假了,我回家后和妈妈聊天,忽然想起这事,便当笑话讲给她听,没想到妈妈一听,脸色就变了,慌慌张张丢下我,进屋给姥姥打电话。我见她这反应,有些奇怪,便要跟进去听她究竟说什么,可她却一反常态地严肃,坚持不给我知晓。

我很扫兴,又忍不住好奇,反反复复追问了好久,可她却什么也不说,没想到第二天,姥姥就来我家了。

姥姥年纪大了,腿脚不方便,平时很少出门,都是我们去探望她的,这回她竟主动来了我家,不仅我爸很意外,连我也摸不清头脑,直觉是和我算命那事有关,料定她肯定会来问我详情,就决定按兵不动,等她先开口。

果然,姥姥和妈妈嘀嘀咕咕了半天后,就把我叫了过去。

“小元,以前不是告诉过你吗,外头那些摆卦算命的千万别理会,你怎么老是不听话呀?”我刚进屋还没张嘴,妈妈就先发制人了,一肚子问号被呛了回去,我只得点头认错。

“算了,先别骂他这个了,反正都已经这样了,现在最要紧的就是看看以后该怎么办!”姥姥看上去筋疲力尽,虽然没有怪罪我,却让我莫名其妙地开始自责起来。

“到底是怎么了?我闯祸啦?”

好奇暂时抛在脑后,我只是不想错得这么不明不白。

“他也不小了,就跟他说实话吧!”妈妈没有搭理我,反而开始劝起了姥姥。

姥姥沉默了半晌,终于向妈妈点了点头,接着望着我,缓缓开口:“你以前不是常问姥姥到底有几个孩子吗?”

她突然提起这事,倒让我手足无措。其实这一直是我对姥姥最大的疑问,因为她明明有四女两男总共六个孩子,可每次过年过节给姥爷上香时,她总会认认真真地对着遗像说“七个孩子都好,你就放心吧!”小时候一听见她这样讲我都会大声反驳,还曾拨着手指数给她听过,但每次都会被妈妈严厉呵斥,久而久之也就不敢再提了,她现在说起这个是什么意思?

“姥姥是有七个孩子的,你现在天天叫着的四姨,其实排行应该是老五!你妈妈和四姨之间,还有一个女孩……”她仿佛回到了一个伤心的记忆里,眼圈微红,声音也有些哽咽。

我却被这个突如其来的事实吓坏了,费力咽下口水,不解地盯着妈妈,她叹了口气,示意我继续听姥姥讲下去。

“这个闺女命苦,快三岁了还不能走路,到医院一检查才知道是小儿麻痹症,这病是没法根治的,我们也就只能多疼着她点,其他根本做不了什么!好在你姥爷和其他农村男人不一样,到底是读过书的人,会心疼孩子,平时总把这丫头抱在怀里,教她读书认字,陪她解闷。说来也怪,这身上有毛病的孩子,脑子却特别好使,刚五岁呢,背诗算术的啥都会,比起人家上了学的娃都强!可能是怜惜着她身子有病,所以我和你姥爷对她都很偏心,哥哥姐姐们也都让着她,除了你妈……”

说到这,姥姥瞅了妈妈一眼,我妈干咳了一声,没敢反驳。

“你妈和她是挨肩儿的,就大了一岁,见着她整天吃喝穿戴都是最好的,心里自然不服气,平时就爱和她斗嘴,她呢,仗着自己得宠,也没吃过亏!一直到七岁那年,你妈打外面回来后忽然着凉发烧了,当时我们也没太在意,就给熬了些生姜水喝,可连过了几天还是没退,就赶紧带她去了医院,医生说是肺炎,得住院!

你要知道,那时的孩子可不像现在这么娇贵,有个小病小灾的,都是靠土方子治,也没见谁家出过意外,一听说你妈这得住院,当时我就吓坏了……你姥爷也急了,我们就说好由他陪着你妈待在医院,我先回家把其他的孩子照顾好,再带点换洗衣服过来。

那会儿你小舅舅才刚断奶,我一到家,就见着四丫头在摇篮跟前看着他,小小年纪的,身子又有病,还能这么懂事,我真的很高兴,就把她夸了一通。可她却没像往常一样开心,只是跟在后面看着我收拾东西,完了,悄悄地跟我说,怕是自己被你妈传染了。我一听还觉得好笑,那么点大的孩子知道啥传染啊?

我也是到了医院才听医生说过这词的,便随口哄了她几句,没搁在心上。

就在我拿好了东西准备要出门时,她又拽着我说了一句,妈,我恐怕是要死了!我一听就来气了,小孩子空口白舌的说这种丧气话干吗?就数落了她几句赶紧往医院赶去了……”

姥姥说到这,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妈妈也开始抹眼泪了,我受不了这悲呛的气氛,却也不知道该如何缓解,正苦恼着,姥姥又接着说了:

“你妈住院的那几天是我忙得最厉害的时候,要张罗着家里的孩子,又要去医院看她,每天就这么来来回回地跑着,不知觉地忽略了四丫头,直到你姥爷问起,我才想起来她最近几天真是越来越没精神了,心里不由得一咯噔,慌忙回家仔细一打量,才发现真的出大事了!四丫头嗓子全哑了,身子烫得跟火炉样,以前还能扶着小拐棍走路的,那时已经站不起来了…我这心里悔啊,早知道这孩子不一般,她说怕传染的时候就应该带她去医院的,可是,就这么给耽误了!等我叫着邻居抱她去抢救时,所有医生都直摇头,太迟了……”

原来如此,因为姥姥眷恋天折的女儿,所以至今仍在强调着自己家有七个孩子,可是,这和我算命有什么关系?尽管很同情那个从没见过面的“四姨”,可我却因自己的问题没有找到答案而焦躁不安。

妈妈看出了我的心思,跟姥姥使了个眼色。

“你这小子就是没耐性,我说这么多还不是为了你的事!”姥姥佯怒地拍了下桌子,“那丫头刚走的时候我跟你姥爷真是特伤心,可时间一长也想开了,那么一个机灵通透的孩子,可能原本就在普通人家待不住的!后来,你妈妈他们都长大了,也都有了自己的家,虽然有时我还会偶尔想起她,但就跟做梦一样,直到你妈妈怀孕……”

我听到一激灵,怀孕?那不就是怀我吗?我怎么了?

“不是你!”我妈一巴掌拍到我脑门上,“听姥姥讲完!”

“你妈身子骨弱,怀孕时很受罪,到七个月时突然小产了。我们这有句老话,七活八不活,所以那时我还巴望着生下的孩子能侥幸活下来,可惜啊…”

“那孩子死了?所以,我是二胎?那算命的说得对?”我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蹦了起来,这算是什么啊?胎死腹中的也做数!敢情我这么些年一直当的是老二,自己还被蒙在鼓里呢!

“还敢提算命的事?你也真是欠抽!”妈妈说着卷起袖子按住了我。

“我算命到底怎么啦?明明是你们瞒了我这么些年的,凭什么反过来怪我啊!”

傻小子!”姥姥将我拉到跟前,“早知道你这么不听话,当初就一五一十地全告诉你了,也省

了这么多麻烦!”

“那当初干吗不跟我说?”我这人一着急就爱瞪眼,又被妈妈扇了一巴掌。

“还不是怕吓到你呗!”姥姥挥手制止了妈妈继续动粗,“你确实是二胎,可你上头那个孩子,不是你妈的!”

她这么一说我可彻底糊涂了,什么叫不是我妈的?

“怎么可能不是我妈的?不是我爸的吧?”虽然有点恶寒,可我还是问出来了,但一看到我妈又扛着巴掌扑了上来,立刻后悔。

“混小子,说什么呢!”姥姥也怒了,“你再这样嬉皮笑脸的,我就不告诉你了!”

“我错了我错了……”噼里啪啦挨了好几下,我赶紧求饶。

“你妈妈小产后,那孩子被我连着胎衣埋在了老家的后山上,可过后,我却迷迷糊糊地老看见你妈管我要孩子,回头问你妈,她只是在安心休养,并没有因为这个闹心过。几次之后,我觉得很奇怪,更没想到的是,大柜子里你妈她们小时候穿过的衣裳,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翻了出来,这两件事搁在一起,我顿时想明白了,是她回来了!她是你妈的同胞姐妹,两人年龄接近,从小就长得相像,难怪来求着我要孩子的时候一直是跪着的,她是站不起来啊……”

说到这,姥姥显得很累了,闭着眼靠在了沙发上,妈妈接道:

“当时说给我听的时候,我也不相信,可始终觉得不论是夭折的小妹还是小产的孩子,都太可怜了,若是真能让他们有个陪伴,也肯定不是坏事!所以,我们就请人做了些法事,把那孩子过继给了她……也许是心有所想吧,从那以后,我也经常能梦到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抱着孩子来跟我打招呼!可这种过继,毕竟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早年间也有人做过这个,俗名就叫偷亲,也算是逆天行事了,当年操办这事的人就曾叮嘱过,千万不能泄露!你这一去算命,一下子把这点家底抖了出去,也不知道会不会……”

见妈妈说着已是满面愁容,姥姥便强打起精神劝慰她:“算了,别想太多了!好在给小元算命那人在外地,跟咱们非亲非故的,也未必能知道这层玄机.…更何况跟人无冤无仇的,大概也不会刻意来添乱的!过几天我回老家,再和人打听打听,看看有没有什么补救的办法。”

事情说到这里算是真相大白,既让我五味杂陈,却也解开了另一个多年的心结。

小时候,我对妈妈一直有些说不上来的距离感,别的小孩在街上迎面遇见母亲一定会亲切地扑上去,可我不同,夹在人群中的妈妈我始终不敢认,冥冥中总觉得会弄错!

记得有次在姥姥家玩耍,我竟翻箱倒柜地扒出了一瓶毒鼠强,以为是什么美味便拧开盖子喝了起来,舅舅发现时吓了一跳,急忙夺下瓶子,却发现瓶里干干的,什么也没有,于是便猜测应该是个早已用完的空瓶,否则我便是全国最小的自杀者了!

至今,他还常常拿这事取笑我,可我却深深记得,被我抱在怀里的瓶子,里面明明装满了水,是妈妈跑过来抢去了,然后猛然间消失,接着,舅舅就出现了……

难道,我看见的也是她?所以在心里才会觉得妈妈经常莫名其妙,时而熟悉,时而陌生。长大后这种感觉便消失了,只是童年里那段记忆有些荒诞可笑,因而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一直以来,我都不相信真有所谓的阴间,隐约觉得那些逝去的亲人其实就生活在我们身边一个平行的世界里,愿他们安好!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