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一名日本富商在北京被抓获时喊冤,公安:你写句日文看看

2021-10-21 16:26:45 天择杂谈

天择杂谈由天择创办,欢迎关注。

1999年4月的北京春寒料峭,4月14日这天,北京公安接到了北京宣武区一家公司老板的报告,这名老板说,他们准备与一名叫“龙音立德”的日本富商办一个合资企业,但是他们对“龙音立德”的身份有点怀疑。

人民公安永远是经济建设健康发展的坚强后盾,当时国家经济建设蓬勃发展,但是伴随的也是诈骗案件的增多,尤其是涉及合资企业。

公安部门立即查看这名日本富商的身份登记,经过查看,此人用的日本身份证是真实的,说明是日本人无疑,公安部门就问公司老板为什么怀疑,这位老板说,这个“龙音立德”中文讲得特别好,但是却不会日文。

一个日本人却不会讲日语,日文的合同也看不懂,这岂不令人怀疑!

公安部门判断,这个叫“龙音立德”的日本人确实令人怀疑,既然不会讲日文,说明到日本的时间不长,而且这个日本人的中文带有黑龙江的口音。

这令公安部门想到一个人:正在追捕的1.8亿元诈骗犯毕立君。

北京公安立即将这一情况通报给武汉公安。

1999年4月17日,武汉公安带着几名曾与毕立君打交道的人迅速赶往北京。当毕立君见到从前的熟人之时,脸色变了变,但是他依然嚣张地大喊冤枉说:

“我是日本人,你们不能这样对待一个外商?”

他边说边拿出他的日本身份证,武汉公安轻蔑地看了一眼这个日本富商:“日本人?你写句日文看看!”

这一下日本富商蔫了,武汉公安又说道:“毕立君,你的戏该收场了。”

这个日本富商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只好交代了他以日本人身份返回北京企图以合资的名义再次诈骗的犯罪事实,并对3年前在武汉以“合创公司”名义进行诈骗的事实供认不讳。

那么这个毕立君到底何人,又为什么会犯这么大的罪行呢?

1999年6月1日,正是“六一”国际儿童节。江城武汉,晴空万里。在武汉市公安局看守所里,毕立君瘦削的脸上戴着一副眼镜,看上去仍然像一个学者。他缓缓地讲述了在人生道路上遇到的三个女人,以及如何走上犯罪道路的。

毕立君是黑龙江省通河县通河镇人,中学毕业后不久,在父母的介绍下,他认识了自己的妻子杨敏,随后生下一个女儿。起初,他对妻子体贴入微,对女儿十分疼爱。

毕立君有一定的文化,长得比较帅,而且能说会道,颇能讨女人喜欢。

1992年,毕立君认识了一个漂亮的女人,这个女人整天跟着他,不是一起去唱歌,就是一起去跳舞,两人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正当毕立君与那个女人偷偷摸摸热恋之时,被一直追求那个女人的一个小伙子盯上了。那小伙子见毕立君对那女人过分关爱便恨之入骨。

一天晚上,当毕立君与那女人在一家歌舞厅出来时,那小伙子上前拦住毕立君说:

“你是有妻子、孩子的人了,不要与女人鬼混。如果我再看见你与她在一起,我可不客气了。”

毕立君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听了他的话以后,不但不与那个女人断绝关系,反而来往更加密切。

俗话说,纸里包不住火,毕立君的频繁幽会被妻子发现,妻子杨敏是个忠厚老实的人,她好心劝毕立君:

“近来听说你与那女人关系特别好,希望你注意点影响,你是有家有室的人,就不要在外拈花惹草了。”

毕立君却说:“你放心好了,我只是与那女人正当地跳舞,绝对无其他意思。难道你不相信自己的丈夫?”

杨敏想到平时毕立君也确实对她不错,便没有在意。一次,毕立君又与那女人在廉价的歌舞厅跳舞之时,恰恰又让那个小伙子碰上了。

真是冤家路窄,那小伙子气得约了5个伙伴,将毕立君揍了一顿。毕立君的脸都被打肿了,眼镜也被打掉。毕立君深深懂得好汉不吃眼前亏、打不赢就跑的道理。

尽管如此,他还是越想越气,两个月后,他又带着那个女人上街,遇见了那个小伙子,便拿了木棒,猛击那小伙子的头部和腰部。

毕立君虽然长得文文静静,但是动起手来却是心狠手辣,他将小伙子打昏在地,站在一旁的女友见此喊道:“不能打了,要出人命的!”

毕立君却说:“让他知道我的厉害,我总是要远走高飞的。”

毕立君知道惹上事了,他径直跑回家中,对妻子说:“我已在外犯了法,跟别人打了一架。现在公安局要抓我,我必须跑出去,麻烦你照顾好女儿”。

毕立君说完,吻了一下身边的女儿,便拿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含泪离开了北方老家,逃往南方。就这样,他一去便是几年未回家看过妻子及心爱的女儿。

毕立君出逃后,他首先要面临生存问题,他认为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这些地方经济发达,但北京离得太近,比较危险,他径自去了深圳,在这里他遇到了一个叫顾红东的人。

顾红东最早在海南、后又到深圳混了一段时间,有一定的经济基础,他见毕立君能说会道,也想赚大钱,两人一合计,通过正常手段很难在短时间内赚到钱,不如铤而走险。

两人一合计,想出了一个一本万利的好办法,即开办公司行骗,他们将公司设在了全国的中心特大城市武汉。

影视剧中的诈骗犯

他们的手段说起来也不是特别高明,他们采取伪造某银行武汉某支行的印鉴及大额定期存单,与一些非银行金融单位和其他公司共签订了金额为5000万元的资金拆借协议,骗得人民币上亿元。

刚开始的毕立君胆战心惊,总担心被公安机关抓获,但是一天天过去了,手上的钱不断增多,却平安无事,他心里高兴极了,但总觉得十分空虚,他总希望能有一个女人陪伴在身边。

一天,他在广东佛山接触了一个身材苗条、瓜子脸型的漂亮女人,便一见钟情。那女人名叫王琳,比毕立君小十岁。

王琳长得非常漂亮,说话声音也好听,他见毕立君长得英俊潇洒,手上又有花不完的钱,便半推半就进入了毕立君的怀抱。

毕立君有了王琳,心情特别舒畅。他把王琳带到武汉的公司,用诈骗的钱买了奔驰跑车。还经常领着王琳到武汉高档的星级饭店住一夜上千元的总统套间,喝1.3万元一瓶的路易十三酒。王琳对毕立君说:

“这辈子与你在一起享够了福,我们结婚吧!”

毕立君却说:“结婚的事就别慌了,等我的公司办稳定了,钱再多一点后咱们就办终身大事。”

毕立君自己知道,他早已成家立业,不可能与她正式成婚,他们虽然没有结婚,但其实跟结了婚没有两样。他俩朝夕相处在一起,甚至毕立君谈“生意”都将她带着,看上去她既像夫人,又像情人,也像秘书。

而王琳却感到十分自豪,她自以为在毕立君的脑海中,自己就是夫人。

毕立君给她买金银首饰,甚至一块手表都是上万元的,衣服更全部是名牌。

毕立君自己感叹地说:“男人有女人,工作劲头就足了。”

果如其言,毕立君有了王琳后,骗钱的劲头更足了。他仍然采取同样手段,进行交易,直至骗得人民币达1.8亿元。

只要是违法的事,总会露出马脚。

1995年6月15日,正值武汉赤日炎炎,某银行武汉某支行保卫人员急匆匆赶到位于汉口闹市区的武汉市公安局经保处,递上一份书面报案:

“合创物业发展(武汉)有限公司”伪造了我支行印章及法人代表私章和储蓄章,从事金融诈骗活动。请公安机关依法查清事实,严惩犯罪分子。

武汉公安机关立即调查,并查看了存单协议、印鉴之后,判定这是一起罕见的以假印章为诈骗手段骗取金融单位资金的金融诈骗案件。当即对合创公司在该行账户上的174万美元、680万元人民币、100万元的大额存单及价值1400万元的土地使用证予以冻结。

正当侦查人员追查“合创公司”的人员下落之时,传来一条令人惊喜的信息:

市公安局治安处于6月7日在虹景花园抓获“合创公司”副总经理顾红东。从治安处调查科的材料反映出:

“合创公司”顾红东等人在虹景花园“潇洒”时与他人发生矛盾,并动用了枪支,治安处以私藏枪支将顾红东抓获,并搜出伪造的各类印章33枚。

顾红东是毕立君的副手,顾红东很快就交代了一切,指出他的主子名字叫徐峰,而徐峰正是毕立君所使用假身份证上的名字。

公安机关花了一段时间后,终于搞清楚徐峰就是家住黑龙江省通河县通河镇前进街的毕立君。

而毕立君在顾红东出事后,他感到事情不妙,做贼心虚地将部分钱和价值1800万元的860件珠宝全部交给王琳,并让王琳转放广东佛山藏着。毕立君自己却提前办了护照,携带数百万元逃往国外——泰国。

毕立君一离开中国,武汉市公安局经侦部门便经过侦查识破合创公司的骗局,并将所有在场人员及其他有关人员全部抓获,共计10人,同时封存和冻结了该公司的来往资金。

毕立君逃往泰国后,他很快感觉到泰国华人太多,自己很容易暴露,并非久留之地,他在泰国办理了去日本的旅游手续,他决定从泰国直接飞往日本,到那里一定很保险。

他到日本后,第一件事就是想搞一个正宗的日本人的身份证。就在他为此烦恼之时,一个日本女人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那女人名叫九井叶子,个子不高,但长得十分秀气,年龄25岁。

毕立君与她接触之后,虽然语言不通,但通过手势便可让对方明白。毕立君通过一翻译对九井叶子说:“我是中国人,在泰国做生意,我很希望能长期定居日本,希望你能帮助我。”

九井叶子也不是省油的灯,她在日本有一定的社会关系,她信心满满地对毕立君说道:“只要你有钱,这事好办。”

毕立君说:“这事就拜托你了。”

毕立君说完后便给了九井叶子1万元人民币,九井叶子见毕立君长得不错,更为关键的是出手十分大方,她对毕立君说:

“我接触过几名中国人,像你这样大方的,我还是第一次碰到。”

九井叶子当然不知道毕立君的真实身份,当然也不知道毕立君的真实用意,毕立君的目的不仅是想通过她弄到真正的日本身份证,而且想达到占有她的目的,从而融入日本社会,做一个日本人。

女人从来就是金钱与财富的俘虏,尤其是日本社会,日本的女人地位相对低下,而且就业机会少,赚钱非常困难,出手大方的毕立君一下子就使九井叶子动心了。

九井叶子认为毕立君能到泰国做生意,至少是中国的富翁,九井叶子经过与毕立君接触,慢慢地建立了一定的感情。

他们经常一起到公园散步,毕立君还帮九井叶子买些她喜欢的衣服及金银首饰。毕立君的行动赢得了九井叶子的好感,九井叶子也打算与毕立君恋爱。

时间一长,毕立君能够说一些简单的日语,但是他并不会写日文,两人通过手势加语言交流,过了几天后,毕立君对九井叶子说:

“我找你办的事办了吗?”

九井叶子说:“你如果只是想要一个日本身份证的话,只要有钱就可以办,根本不需要什么手续。”

毕立君说:“需要多少钱?”

九井叶子说:“40万日元便可以了。”

40万日元相当于5、6万元人民币,对毕立君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他立即将钱给了九井叶子,九井叶子便搞到了一个日本身份证,身份证上的名字叫“龙青立德”,上面贴着毕立君的照片。另外还有一本以“龙青立德”的名字办理的日本护照。

毕立君就这样变成了一个日本人,毕立君的下一步计划就是娶九井叶子为妻融入日本社会了。

如何快速拿下九井叶子呢?毕立君用屡试不爽的方法,那就是金钱开路,他带着九井叶子到美国、加拿大、新加坡等国旅游。

一路上毕立君出手大方,使九井叶子倍感亲切。回到日本后,毕立君还没开口,九井叶子便提出与毕立君结婚的事。毕立君说:

“我早就盼望着与你成家,不过,等我在日本办了公司后再结婚。”

毕立君心里知道,他手中的钱花得差不多了,而他又没有收入来源,在只出不进的情况下,他还怎么能谈结婚的事呢?

毕立君知道,他在日本赚钱很难,要想赚到钱还得回到中国,他后来自己说道:

“我知道在日本生存是十分困难的。我除了与九井叶子往来外,再也没有认识的人了,况且我又不懂日本语言,我也不可能做生意,再说我的钱用得差不多了。于是,我打算到中国,再次行骗后逃往日本,与九井叶子结婚,好好安个家。”

虽然毕立君未与九井叶子结婚,但却过着夫妻一样的生活。一天,毕立君对九井叶子说:

“我最近准备回中国一趟,把中国的公司过问一下后再回日本。”

1999年4月,毕立君与九井叶子在日本飞机场最后一次相见,毕立君以日本富商“龙音立德”的身份登上了飞往中国的飞机。

毕立君日本富商的身份,使他很受欢迎,他到北京后,逢人便说:

“我是日本富商,这次到中国来主要是投资的,准备与中方五家公司合办一个企业。”

毕立君也算有点本事,竟然得到很多企业老板的欢迎,他到北京宣武区进行了考察,终于看中了一家公司。这家老板也有意向,便和毕立君深入交流。

这家老板非常重视这次机会,特地找了一个日文翻译,然而这个翻译很快发现这个日本富商“龙青立德”说不了几句日语,对日文资料根本看不懂。

而“龙青立德”则说他在日本生活多年,在日本拥有多家企业,一个日本企业的老板不懂日语,那么他又如何管理企业,这令日文翻译产生了怀疑,宣武这家老板听了日文翻译的话后,也感觉事有蹊跷。便向北京市公安局报了案,要求查清这个“龙青立德”的真实身份。

于是便出现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毕立君在看守所内感叹地道:

“我这辈子接触了几个女人,我觉得对不起她们,既对不起我的妻子,更对不起第二个女人,也对不起那个日本女人。这一切都怪我,我深知我犯了重大诈骗罪,肯定要判重刑的。我只希望今后别人不要走我的路,要本分地活着,特别是不要伤害家庭和喜爱自己的女人。”

最后笔者想表达三点意思:

一是人在做、天在看,只要干了犯法的事,总有被抓获的一天。

二是一个人要正确地处理家庭和工作的关系,尤其是当一个人有钱的时候,一旦处理不好,必然是悲剧的结局。

三是在当今盛世,正常人想发财难,能吃饱饭都不成问题,又何必要去想那些歪门邪道呢?要知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做了坏事,必有报应的一天。

天择是作者的笔名,对历史和哲学颇有研究,欢迎关注。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