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内阁华裔女政客,戴琦:认同自己是美国人,对敌中国第一线

2021-10-21 09:49:22 青墨断笺文史

去年注定是一个改变全球的年份,由于在疫情当中表现无能,把中美关系搅得天翻地覆的特朗普终于下台了。

美国总统又换上了一名政治老鸟乔·拜登,很多人也许会松一口大气,期待美国还能回到务实、理性的外交路线上来。

话题说到美中关系,拜登倒是最近搞了一个大动作:他新任命的贸易代表凯瑟琳·戴是一个华裔美国人,能够熟练使用普通话。

在不少人眼里,这也许会被解读成拜登想要和中国"套近乎"、展示对中美贸易关系的重视。

然而历史教训告诉我们,越是被对手重用的"叛徒",往往对于"自己人"下手越狠,也越危险。

因此拜登的这项举动,的确展示了对中美贸易事务的重视,但并不是为了"讨好"中国,反而是为了更凶狠地对付中国。

下面就让我们来认识一下这位被外媒称为"可能令北京感到挑战更复杂"的女部长(贸易代表是部长级官员)。

家族中的第一个美国人

凯瑟琳·戴的中文名字叫做戴琦,父亲戴元亨出生于中国大陆,不过由于时代原因,是在台湾长大的。

在五个叔伯兄弟中,戴元亨的头脑最聪明,无论是学习还是篮球、围棋等体育运动,样样精通,全面发展。从台湾大学毕业后,戴元亨携女友李钟渝来到美国,两人婚后生下了戴琦。

而戴琦的妈妈同样也是台湾大学毕业的女学霸,在生完孩子后竟然还能拿到华盛顿大学的博士学位,并在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担任主管职位。

1974年戴琦出生的时候,父母两人还没有加入美国国籍,因此根据美国法律,戴琦成为他们家族中的第一个美国人。

华人的勤奋好学、重视教育传统走到哪里都不会改变,戴琦继承了来自父母的聪慧基因,更不需要不需要为生活发愁,自然而然地,她也成为了家族的下一代女学霸。

从小学开始一直到高中,戴琪所有科目成绩都是A——即使是对于华裔而言,要做到这点也不容易。

高中毕业,美国三所顶尖大学:耶鲁大学、哈佛大学、加州理工大学同时向戴琦发来了邀请。

由于父亲和当时的两位总统候选人——布什和克林顿都是耶鲁大学校友,戴琦选择了先在耶鲁大学拿到文学学士,后来又在哈佛大学完成了法律博士的学业。

可惜尽管父母一直保持着自己的中国台湾籍贯,在美国出生长大的戴琦对于故土已经没有丝毫家国情怀,她坚定地秉持美国式的价值观,从内心里认同自己是美国人。

1996年到1998年间,戴琦作为耶鲁大学访问学者来到中国中山大学,当了两年英语教师,不过这趟旅行并没有唤醒戴琦的中国血脉,祖宗们安息的中国大陆,在她眼里并没有什么感情可言。

当然,考虑到当时中美两国社会生活水平的巨大差距,也不难理解她的心情,毕竟当时国内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能以成为美国人为荣呢。

从中国回来之后,戴琦本人的学历和家庭背景使得她在美国发展顺风顺水,早早就辗转于各家法律事务所之间。

专攻国际贸易,后来更是加入联邦巡回法院,为她后来在美国政府谋职打下了十分良好的基础。

以华制华的先锋

成功混进美国上层社会,通往权力之路的大门打开之后,戴琦的身份使得她被安插在一个特别的岗位:2007年她仅仅是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一名助理顾问,到2011年就已经被任命为专门负责中国贸易执法问题的首席顾问了。

这期间,美国人戴琦充分利用了自己的中文背景,为美国利益和中国在WTO打官司,她的优秀"战绩"成功赢得了更上层的信任。

三年之后就进入了负责税收和贸易的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会继续担任贸易顾问,在三年后的2017年,又成为首席顾问。

戴琦在贸易代表办公室期间的一项"杰作"就是联合澳洲、欧盟、俄罗斯等各方势力在WTO起诉中国限制稀土出口的措施,且成功达到了目的。

众议院筹款委员会是一个握有强大实权的强力部门,在此担任首席顾问,说明戴琦的肤色、外貌根本没有影响到她的仕途,甚至也许还略有助益。

当然,戴琦的一言一行、履历能力也都摆在那里,特别是用来对付日益强大的中国,同为华裔的她比白人更有心得体会。

美国的贸易联系遍及全球,戴琦要获得进一步晋升的空间,当然不能光凭着自己对于中国这一个地区的事务专精,除了中国之外,她还必须在其他贸易领域展示自己的实力。

只是对于戴琦这样的人,机会从来都不缺。

特朗普政府时期,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矛盾冲突加剧,双方在处理贸易问题上路线差别十分明显。

特别是由于特朗普对于已经运行20多年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 感到不满,坚持要重新谈判,民主党势力则在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的带领下多加制肘。

双方僵持不下之时,戴琦代表民主党周旋于特朗普和佩洛西之间,平衡了来自工会、环保团体、企业界人士和特朗普之间相互抵触的要求,最终竟然成功拟出了一份能够在议会获得压倒性通过的《美墨加协议》,当中还加入了民主党重视的强化保护劳工和环境条款。

这一件对内兼对外均可称为巨大胜利的协议,成功地让美国参众两院议员对于戴琦这个名字都留下了深刻印象,其中不乏一些政治能量巨大的重量级议员

一站成名捞足了政治资本的戴琦,很快迎来了改朝换代。前任特朗普发动的贸易战打了三年下来,美国可以说根本没有捞到什么好处,而国内对于疫情的糟糕处理反而让美国在和中国的竞争中落于下风。

拜登必须硬着头皮解决当下和中国的贸易纠纷,既不会在议会遭遇共和党杯葛,又精于对华工作的戴琦的确就成了最佳人选。

"第一个亚裔"不是荣誉

戴琦是第一位担任美国贸易代表这一强力部门掌门人的亚裔,按照普通中国人的思维,可能忍不住要"攀亲戚",或是对她的肤色抱有不切实际的期待。

然而事实证明,这样一厢情愿的想法十分危险。

相比前任莱特希泽成名于对日谈判,戴琦在处理中国事务上的经验要丰富得多,她已经为此奋斗了10年,中国完全是她获取功名利禄的垫脚石。

"我们正在面临来自中国的激烈竞争。中国是不会消失的,而一个好的、进步的贸易政策,必须兼具进攻性和防御性。"在一次参与华盛顿智库讨论会上,戴琦说出了自己对美中贸易政策的看法。

也就是说,就连特朗普和莱特希泽那样咄咄逼人、出尔反尔的贸易政策,在戴琦看来也只是"防御性"的,她要采取更具有"进攻性"的贸易策略。

比起特朗普乱加一气却收效甚微的关税手段,戴琦认为通过补贴和激励措施,从而使得美国彻底摆脱中国的供应链才是上上之选。

美国应该在战略上更加强势:"进攻性(战略)必须源自我们如何能确保美国、美国工人、产业及美国的朋友,能更快更灵活地跳得更高,更有竞争力,最终能保卫我们开放的民主生活方式。"

"我认为,在如何与中国竞争的议题上,采取积极、大胆的措施,将得到真正强大的政治支持。"

从先前WTO的稀土案件来看,戴琦很有可能会再次采取联合美国盟友针对中国的手法,而从最近欧洲一些政治首脑的讲话,可以看出这样的危险是不能忽视的。

另外戴琦擅长的劳工权益、环境保护等话题也可能成为贸易谈判的工具,在这方面,中国近来泛起的996、007等现象,少不得会授人以柄,造成美方借题发挥的入口。

拜登上台以来,几乎在大部分重大外交政策上都反特朗普之道而行,唯独在对华关系上,保留了特朗普的把中国视为头号竞争对手的看法,两人不同的地方仅仅在于如何"击败"中国。

比起特朗普任用的余茂春这样的学者,戴琦长期身处对中国"真枪实干"的第一线,在政治手腕和业务水平上,无疑要高出前者一大截。

好在中国方面应当也有不少和此人交锋多次的官员,相信我国贸易部门对于戴琦的这次高升并不会感到太大意外。

眼下中美之间的贸易纷争,日渐朝着长期化发展,特别是两国在新冠疫情危机处理中的不同表现使得局势朝着有利于中国的方向倾斜。

由于特朗普留下了一堆烂摊子要处理,美国的政治重心短期内并不会转移到中美贸易事务上来,尽管拜登政府挑选戴琦作为贸易代表可以说是下了一步好棋,中国仍可以静观其变,然后思考应对的手段和工具。

只是对于这位想着复刻WTO稀土胜利的台湾戴女士,我们只能说一句,希望她能够真正为美国劳动人民谋取利益,而不是为了讨几个政客的欢心,好铺平自己未来继续上升的道路。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