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城市五个家庭七条人命二十年逃亡的惊天大案,三个死刑的爱情

2021-10-20 22:09:32 奇幻梦厂

【本文节选自《劳荣枝:三个死刑的爱情》,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2021年9月9日,教师节前一天,劳荣枝的命运基本上尘埃落定。

这一天早晨,这个曾经年轻漂亮的女教师,在她的故乡江西,在她的初恋男友执行死刑之后22年后,在南昌中院,被判三个死刑:

犯故意杀人罪,死刑;

犯抢劫罪,死刑;

绑架罪,死刑。

三个罪名,三个死刑,背后是一段不堪回首的爱情,一个错爱的初恋男友,四个城市五个家庭七条人命二十年逃亡的惊天大案。

这一天早上,当慈爱威严的女审判长宣布她死刑,问她是否上诉的时候,她泪流满面,当庭上诉。

被捕羁押623天来,她给世人的印象就是贪生怕死,她渴望活下去,她在法庭上为自己辩解脱罪,她强调自己只是因为爱错了人,被那个初恋男友胁迫才犯的罪,强调自己是从犯,渴望自己从轻发落免于一死卑微地活下去。

当年,那个年轻漂亮聪明的姑娘,就这么苟且地渴望生的机会。旁听席上,是那个被她的初恋男友杀鸡骇猴的木工的妻子。这些年,她在逃亡,这个木工妻子作为一个艰难的寡妇,辛酸地拉扯几个孩子,而她只能以区区3万钱赔偿这个木工妻子。

我不知道,法庭上的劳荣枝,如何回应木工妻子的目光?

我也不知道,渴望活下去的劳荣枝,怎么回首自己的爱情?内心怎么看待那个叫做法子英的初恋男友?

为什么会爱上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不惜身犯重罪,跟着他亡命天涯?

19岁那年,如果遇到的不是法子英,而是李子英或者王子英,她会不会取得很好的社会成就?会不会拥有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生?

1

小时候聪明,漂亮,品性不坏

1974年,劳荣枝出生于江西九江的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是一个石油工人,母亲在家属公司上班,有两个哥哥和两个姐姐,一家七口合住在父亲的单位宿舍中。

刚看报道的时候,我一直以为劳荣枝小时候家里特别穷,是这种物质上的匮乏成为了她日后抢劫杀人的一个导火索。但最近看了劳荣枝二哥的采访,发现劳荣枝小时候的生活条件还是可以的,父母双职工,父亲喜欢打鱼,院子里还种着大片大片的菜,可以说是吃喝不愁的,在这种环境下,最小的劳荣枝长得最高。

不仅高,劳荣枝还长得美,网上一直流传着这张劳荣枝年轻时的照片,眉清目秀,身材苗条,气质超群。

据媒体报道,劳荣枝小时候的品行还是不错的。在家人的印象中,她一直是个很乖很乖的人,每天学校家里两点一线,学习也不错。初中毕业后,为了早日上班赚钱,报考了九江师范,一个中专院校,学习这里的王牌专业——幼师。

据说,考取这样的学校很不容易,考取这样的学校意味着她可以轻松地考取当地最好的高中,未来很可能考取全国重点大学。

劳荣枝在学校很受欢迎。据劳荣枝中专时期的室友回忆,劳荣枝为人很大方,和室友一起逛街都是她来买单,同时,由于生活圈子的限制,直到师范毕业,劳荣枝都没有谈过恋爱。

当20多年过去,当劳荣枝已经成为媒体口中的“女魔头”,她的室友在接受采访时还是表现了对劳荣枝的善意以及某种意义上的“维护”,她们甚至为自己没能及时给劳荣枝更多的关心和爱而感到愧疚,这种善意让我觉得,学生时代的劳荣枝,应该确实是一个还不错的人吧。

9月9日一审宣判之后,负责起诉的那位女性检察官对媒体表示,劳荣枝是一个思维非常缜密、心理素质非常好、临场应变能力很强、情商也很高的女人。


这样的女人,19岁那年,如果遇到的不是法子英,而是一个博士,一个大学教师,一个科研人员,她会不会也考上博士,当上大学教师?今天,有不少有成就的大学教授,当年就是初中师范生,就是小学教师出身。

不知道,今年47岁的劳荣枝,羁押在看守所有没有做过我这样的假设?

2

检察官法官都认定他们是“情侣”

1992年,18岁的劳荣枝中专毕业,她被分配到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学校,成为了一名小学语文老师,每月拿着300元左右的工资,这个工资不算很高,但是在当时,维持正常的生活开销是绰绰有余的。

刚走上工作岗位的劳荣枝对教育充满了热情,她是家长、学生眼中的好老师,认真负责,很会讲课。

命运之神没有眷顾劳荣枝,却展现了它不可捉摸的一面。

在一个朋友的婚礼上,劳荣枝认识了法子英。回到寝室,她兴奋地跟室友说,有一个男人叫法子英,这个人专门送她回来,对她很好。

一听是法子英,室友急忙给劳荣枝泼了一盆冷水。法子英是当地的黑道大哥,人称“法老七”;他不但比劳荣枝大整整10岁,长相也很平凡,甚至可以称得上丑;而且已婚,还有一个女儿。更重要的是,法子英有过犯罪前科,已经坐过两次牢了。

在任何人看来,这都是不登对的两个人。但是在法子英的猛烈追求下,劳荣枝还是坐上了他的摩托车,一辆价值六七千、违法所得的摩托车。

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使文静漂亮的劳荣枝能和粗犷野蛮的法子英产生了连接?劳荣枝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受法子英的?她到底看中了法子英什么?

这些,劳荣枝并没有说过。只知道,当她和法子英的恋情遭到家人反对时,她曾说,法子英可以为她去死。据一位当年现场采访过法子英庭审的记者说,法子英被抓后,确实也践行了这份罪恶的承诺,不但把所有罪行都往自己身上揽,在得知劳荣枝成功潜逃后,还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无论是南昌市检察院的起诉书,还是南昌中院的判决书,这两位代表国家的法律文书中,明确地说,她跟法子英是“情侣”关系。但是,被捕之后,劳荣枝一直说,她追随这个男人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这个男人威胁她,如果不从,就伤害她的家人。

这样的话,检察官和法官应该是不相信的。

我也不信。

我觉得,法子英临死前吹嘘自己迷倒劳荣枝靠的不是“匹夫之勇”,自夸情感细腻,也许是真的。

否则,很难解释, 19岁的劳荣枝放弃衣食无忧岁月静好的前程,愿意跟着他出生入死,亡命天涯?

3

她的忏悔是真诚的

去年底,面对受害者家属,劳荣枝当庭忏悔:请允许我对我犯下的错误对受害者家属说一声迟到了20年的对不起,我愿意尽我所能来赎罪。我的内心无比害怕和彷徨,一次次错过了投案自首的机会。归案以后我的内心得到了救赎,我想对所有人再说一次对不起。

为了悔罪,劳荣枝表示,她愿意尽全力赔偿,虽然她只有3万块钱。

9月9日一审宣判后,代表国家出庭起诉劳荣枝的检察官说,劳荣枝在法庭上流泪忏悔是真的。她不愿意承认自己杀人,只是为了减轻自己的罪责,希望自己活下去。

一审宣判这天上午,时隔8个月之后,劳荣枝再次出现在法庭上,与去年12月第一次庭审时的长发相比,这次,她剪短了头发,身穿一件白色T恤、戴着口罩。在她的T恤上边,印着一句英文:“This fall,you harvest what?【这个秋天,你收获了什么?】

一如去年12月的首次开庭,劳荣枝仍然一再为自己辩解,说合谋不存在,自己也是受害者。

最后陈述阶段,劳荣枝向被害人家属表示了歉意。但她说,自己在21岁时被法子英利用、胁迫,遭受殴打,也想过自杀和逃跑,但不知道要向什么人求助,错过了一次次机会,最终酿成无法挽回也不可饶恕的后果。

在宣判时刻,劳荣枝大部分时间都低着头,目光呆滞。不出大家所料,劳荣枝因为故意杀人、抢劫、绑架三罪并罚,被判处了死刑。

但当听到审判长最后宣告,一审判处死刑时,劳荣枝突然情绪失控,几次手抹眼泪,哭了起来。劳荣枝显然还不想死,审判长宣判完毕,她突然扯下口罩,露出一脸憔悴的面容,激动地表示,自己不服死刑判决,要上诉。

她还向法官说,相信法律是正义的,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在一个背负7条人命的“女魔头”嘴里听到这句话,何其讽刺!

按照法院的审理流程,案件二审,如果之后再提起申诉,劳荣枝又能继续多活个半年甚至一年。但从目前的情况看,劳荣枝二审翻盘的可能性并不大,扮无辜装可怜改变不了她死刑的下场,最终,劳荣枝将为自己的贪婪和冷血付出生命的代价。

我不知道,在最终的宣判来临之际,劳荣枝会怎么想的,她是否会想到那7个因她而死的无辜受害者?是否会想到自己的家人,那个为她犯罪潜逃哭白了头发的母亲,和那个为他无怨无悔奔波的二哥?是否会怨恨法子英,那个带她走上不归路的男人?

当年的劳荣枝,无疑是残暴的。根据法官认定的事实,她跟法子英杀人绑架抢劫都是共谋的,有分工的,故意的,而且通过色相勾引是无耻的。

和法子英在一起后不久,劳荣枝就办理了停薪留职,随后,不顾父母的反对,和法子英远走他乡,也开启了自己堕落的拐点。

这一走,劳荣枝就再也没有回过家。

根据法子英的刑事判决书,1996年7月至1999年7月,劳荣枝通过“坐台”物色犯罪对象,伙同法子英流窜作案:

在南昌,以勒索财物为目的,绑架并肢解杀害一人,随后窜入该受害者家中抢劫,杀死其妻女;

在温州,使用暴力入室抢窃,为灭口杀死二人;

在合肥,以勒索钱财为目的,绑架并杀死一人,在绑架过程中,为使被绑架人交出钱财,又杀死并肢解一人。

3年时间,7条人命,整个过程“就像杀小鸡一样。”

而劳荣枝可以用疯狂来形容,她不但去酒吧坐台,主动联系作案对象,还买来二手冰箱,用来装受害者的尸块,甚至疑似独自勒死受害者后逃跑。

至于曾和受害者的尸块共度一晚的说法,更是骇人听闻。

很难想象,一个小学老师竟然变成如此的麻木不仁、心狠手辣。

4

看到新闻后,劳荣枝的

新男友只说了一句:不关我的事

在南昌犯下第一起案件后,劳荣枝和法子英便被全国通缉。

但直到最后一起合肥的案子,法子英才被缉拿归案,而劳荣枝则在法子英的维护下,带着他们这些年抢劫而来的赃款,成功逃跑了。

这一逃,就是20年。

20年间,劳荣枝隐姓埋名,从来没有跟家人联系过。

20年间,不知经过怎样的曲折离奇,劳荣枝来到了厦门。

在这里,20年前的“女魔头”隐去不见,变成了温柔的知性大姐。

她在酒吧当推销员,是这里的女神“雪莉”;她在4S店卖过车,主动联系帅哥照顾她的生意;她还在新男友的手表店里帮忙,是个温柔热情的推销员;

在同事眼中,她工作努力,月入过万;在朋友眼中,她热爱生活,养狗健身,更是时尚达人,很有品位。

在正常的社会环境和特定的压力下,劳荣枝似乎又重新变得正常起来。不论是形象、性格还是行为,没有一个人会将“雪莉”和那个“杀人恶魔”劳荣枝联系在一起。

2019年11月28日上午,在接连两天悼念自己喜欢的男明星高以翔之后,劳荣枝转发了一条关于感恩的文章,感恩生命中遇到的每个人。

随后,迎着深秋的暖阳,劳荣枝信步走入商场,来到手表专柜准备营业。这一天,劳荣枝穿着一件暗绿色的短外套,戴着黑色的时尚耳环,一切都像往常一样。只是没多久,就有警察过来将她带走了。

被抓时,劳荣枝很平静,既没吵,也没闹,只是乖乖地就跟着警察走了。但是面对警察的询问,劳荣枝并不承认她就是劳荣枝,她坚称自己是南京人,不叫劳荣枝,并且在警方的镜头面前,留下了一个诡异的微笑,似笑非笑,阴森森的,让人害怕。

这个诡异的笑容,配着“身负7条人命、潜逃20余年的劳荣枝落网”的新闻,传遍全网,传到了劳荣枝的新男友那里,传到了劳荣枝的家人那里。

看到新闻后,劳荣枝的新男友只说了一句:不关我的事,便不再发声。

5

她有深爱她的哥哥姐姐

有些女性跟着恶魔男友走上犯罪道路,与从小缺爱有关,可是,根据媒体报道,劳荣枝在家中是不缺爱的。小时候,她在家很受宠,她的家人很爱她,这种宠爱还体现在劳荣枝被捕后,家人为她所做的方方面面。

虽然20年来,不再提及劳荣枝已经成为了劳家的共识,虽然他们并不希望在媒体上看到劳荣枝的消息,但劳荣枝被捕的消息传来时,他们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第二天就聘请律师,想要为妹妹做辩护。因为他们也知道,劳荣枝的下场应该并不理想,想要早做打算。

令人意外的是,不知是出于对家人的愧疚,还是想与原生家庭彻底割裂,劳荣枝竟然公开宣称,拒绝亲属与警方接触,希望家属摆脱阴影;拒绝家人为其聘请律师,同时向政府申请法律援助。

但是,她的家人并没有放弃,她的二哥,一位已经退役的军人,劳家的主心骨,一直还在不停地与律师联系、与看守所联系,为了争取妹妹的辩护权、为了能在看守所见妹妹一面而奔波。还有她的二姐,尽管不太懂媒体,不太懂法,还是走到人前,向大家讲述她们认识的劳荣枝。

但二哥最终也没能见到劳荣枝,只看到了庭审直播。

这一天,劳荣枝穿着一件褐色的袄子,并不洋气,甚至有些显老,跟被捕时的照片相比,她的头发剪短了,人也变胖了,妩媚和风情变成了疲态,这是所有的劳荣枝里最“黯然失色”的那个。

在现场,劳荣枝低着头,讲述着自己与法子英的种种。

与以往人们以为的劳荣枝舍命追随法子英不同,劳荣枝说,她是被迫作案的,是法子英威胁她,如果不追随他就会杀掉她的家人。

她说,她曾经流过两次产,其中有一次,流产的当天还要受到法子英的侵犯。

她还说,法子英打她,头骨被打凹陷,嘴唇都是疤。

讲述的过程中,劳荣枝几度哽咽落泪。

对于与法子英共同犯下的恶行,劳荣枝承认的只是抢劫,而不是杀人。她说,她在最后一起合肥的案件之前,根本就不知道法子英杀人了,她一直都以为是入室抢劫。

在劳荣枝的口中,她一直是个单纯、善良的人,只是因为命运的弄人,19岁的她刚刚踏上社会,就认识了恶魔法子英,从此在他的胁迫下,坐台物客,入室抢劫,但从不曾杀过人,杀人的都是法子英。

只是,劳荣枝的这套说辞并没有多少人信,网友不信,受害者家属不信。因为,劳荣枝的说法,更像垂死的溺水者在拼命抓住最后一根稻草。她无法合理解释为何不逃离法子英身边?为何不报警?案发后为何不尽快自首?为何……

而法院最终给出的认定是:劳荣枝为主犯,当庭拒不认罪,主观恶性极深,为了保全自己,满口谎言,从未真诚悔过,突破人性和法律的底线,是4起案件的共犯和主犯。

显然,法官也不信。

相信的,只有她的家人。她的二哥和二姐不但相信妹妹是被胁迫的,还给妹妹的法援律师写了一封信,信的内容主要有三点:

第一,对妹妹不知道自己的辩护律师是法援律师还是家里请的律师感到吃惊,认为这是法援律师的问题,因此并不感激他们;

第二,自己作为劳荣枝的家属,法援律师却一直避而不见,是不合法的;

第三,认为法援律师没有积极为劳荣枝争取权益。

因为想救劳荣枝一命,她的家人被骂得很惨,有人骂他们全家没一个好东西,有人骂他们是非不分,竟然还想为“女魔头”上诉?

但劳荣枝的家人仍没有放弃最后一丝挽救她的机会。一审宣判前三天,在劳荣枝案再次开庭的消息传出后,她的二哥立刻通过媒体传达了家人的愿望:希望妹妹能上诉,并用家人帮她聘请的律师进行二审辩护。

今天庭上,尽管还是没见到劳荣枝,但家人也向法院提交了上诉函。

虽然,劳荣枝并不值得同情,但家人所做的这一切,却让我不能不为之感动。劳荣枝何德何能,能有如此爱她的哥哥姐姐?他们在劳荣枝被捕以来寝食难安,见律师、见媒体,为了给妹妹争取一点渺茫的权利,运用他们并不太懂的法律,一次次地写公开信,一次次被骂。

6

渴望爱情的姑娘们,请记住劳荣枝的教训

南昌中院一审宣判死刑之后,南开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季乃礼在社交媒体上公开表示,犯下三个死罪的劳荣枝,走上犯罪道路,不是因为家庭,不是因为生计,而是因为“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这位教授表示,在法子英最初带着她逃亡的时候,她并没有干过什么坏事,她没有必要跟着这个黑道大哥一样的男人亡命天涯。她之所以跟着他,在这位教授看来,是“觉得这种敢打敢杀的男人有魅力”。简单一句话,“交友不慎,迷迷糊糊走上了贼船”。

就此,我查询了很多关于劳荣枝犯罪心理方面的分析,发现其中最为可信、最值得关注的,可能是她患有一种叫“邦妮和克莱德症”的心理疾病。

这是一种近些年才得到广泛关注的心理病症,俗称“坏男孩控”,也就是我们经常挂在嘴边上那句话:“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它得名于电影《雌雄大盗》,通常指某些缺爱的女性,反而会痴迷于实施恶意犯罪的人们,对超级罪犯们崇拜,并由此获得兴奋感,是一种典型的畸形之爱。

比如劳荣枝,这个天真单纯、19岁还没有人追的女孩来说,似乎就是受到了法子英这个坏男人的强烈吸引。把这个“敢打敢拼”的黑社会头目,当成了自己心目中的“大英雄。”

心理学家研究表明,因为缺爱,这类女孩非常渴望被关爱与被温暖,往往别人一点点的好,就能触及她的欢喜与幸福。而法子英在物质方面极其大方,给了劳荣枝极大的满足——法子英前妻爆料,在认识劳荣枝之后,法子英的日常开销大的惊人,每个月花在劳荣枝身上的钱多达几千甚至过万元,相当于当时普通人家一年的收入,以满足劳荣枝喜欢享受高品位生活的需求。

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根据美国精神医学学会出版的《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描述,受邦尼和克莱德综合征影响的女性,都会陷入恶性恋爱关系。

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印证了劳荣枝为何甘愿去坐台出卖色相,助纣为虐,沦为法子英的同伙和共谋。

有学者认为,近墨者黑,有“邦尼和克莱德综合征”的女孩,与男友共同犯罪是普遍现象,因为在她们心目中,这是一种让她们兴奋的“英雄行为”。当年的劳荣枝是这样吗?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