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家2300亿美元的马斯克,反映美国衰落?2大问题凸显矛盾加剧

2021-10-20 22:00:02 票姚校尉

对于全世界绝大多数人而言,2300亿美元的财富集中于一人身上,可能是缺乏切实体会的。毕竟,就算是比尔·盖茨还是索罗斯这样的美国富豪,两人的身价加起来也刚好等同于马斯克一人。当我们把这些资金与某些国家的年收入,抑或是那等量的黄金进行对比时,我们将“真实”地感受到2300亿美元的“重量”。

首先,用国家来对比马斯克个人的话,他的总收入相当于全球160多个国家1年的总收入。而从金银财宝的角度来看,马斯克的个人财富等值于4030吨黄金,是中国黄金储备的2倍以上。可以说马斯克个人的成功,看似是美国的成功;但马斯克个人史无前例的巨量财富,对美国人民而言,或者说对资本主义世界的百姓来说,无疑又是一次“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真实写照。

众所周知,马斯克拥有南非、美国、加拿大三个国家的国籍,而这三个国家都是著名的资本主义国家(其中南非的贫富差距极为明显)。对于马斯克个人勤劳致富得到的“资本积累”,我们可以理解与认可,但是对于这些资本主义国家出现的大量富豪,以及存在的大量贫民来说,就按世间常理来看,无疑是不正常的(财富分配极其不均匀)。

可悲的是,在美国,仍有不少“装睡”抑或“拜金主义”的年轻人在崇拜着以马斯克为首的资本家们。美国政府也在不断宣传追求个人资本自由,鼓吹资本主义私有制的同时,也在全面打击任何共产主义者,妄图消灭那些追求真正意义上人人平等,实现社会全面发展的先进知识分子。

在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国家刻意引导的情况下,全球财富将越来越集中在占人类总数里极少数亿万富豪们的手中。在这样的社会发展状况下,赢家通吃,富地更富,穷者全输,穷得更穷,“马太效应”现象越来越明显。就在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就已经有很多欧美国家的普通人破产降薪,生活窘迫,为了生存在苦命挣扎,但亿万富豪们却在信息差优势的情况下,大肆积累财富却如火箭般的速度上升。

而除了上述情况外,从马斯克惊人财富这一事件出发,我们还将会看到美国呈现出更多严肃的问题。在此其中,我们就拿出两大关键点来仔细了解,深入分析一下(需要我们注意的是,美国的问题并不代表所有资本主义国家,诸如瑞典、德国、波兰等资本主义国家的发展,还需要与美国分开看待)。

第一个美国问题,是美国资本家影响政府决策,严重损害美国人民权利的同时,也在不断消耗美国的民主传统。在资本主义社会里,有阶级觉悟的人民必定是少数的,否则资本家们的统治将难以为继(这也是为何美国政府大肆打击持有共产主义思想的知识分子)。

然而,被资本家扶持的政客们往往都非常擅长忽悠老百姓。而又在美国人民根本不清楚什么是阶级斗争,连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等人都不认识(或者因美国资本家的抹黑而敌视)的前提下,美国人民支持的政客并势必不会代表人民的利益,而是拥有大量资金的资本家。

人民之所以会向这些政客投票,纯粹是因为政客们擅长忽悠老百姓,让人们以为这种擅长演讲、光鲜亮丽的政客是“代表正义与公平”的。而从根本上来说,政客之所以能对老百姓起到忽悠作用,和老百姓在种族主义思想上衍生的偏见,以及因资本家宣传而对共产主义的敌视有很大原因。

在这样成熟的“反共亲资政治社会”里,每一位被洗脑的美国成年人都将成为政客们利用的手段。而在人民出现共产主义思想萌芽的时候,资本家们就会一方面选择打击,另一方面利用种族歧视、性别歧视、信仰歧视等矛盾,分化瓦解美国人民的团结力,将可怜的美国普通人当成不同寡头集团之间斗争的“牌组”来利用。

像美国政府煽动美国人民,打着民族主义的“遏制中国”旗号去侵犯中国的主权,妄图通过剥削中国,实现美国永恒的一家独大。只要美国资本主义政治制度不改,这种邪恶行径就会延续下去。 而从美国内部的角度来说,美国政府与资本家这样做,最终发展成的必然结果,就是美式民主被彻底腐蚀,从而让民粹主义者执掌美国,美国在金融垄断资本主义国家的基础上,走向“民粹主义+军国主义+极右翼独裁资本主义”的魔怔时代。

第二大问题,就是美国资本家手握大权的情况下,能够在侵蚀民主的同时,耗费美国的全部实力,从而让美国走向更加迅速,甚至是断崖式的衰落。就拿美国的两党政治来说,美国政府各级法院法官的任命,与资本家在此扶持的政治傀儡(政客)有很大关系,从我们的角度来看,这些法官在资本家的重金贿赂下,必然成为以资本家为中心的国家机器,就连美国警察也只是代表资本家实力的暴力机关。

在这样的基础上,对美国人民的镇压、不公平对待等,将会变得相当常态化。而从对外的角度来看,美国军队也是代表美国国内资本家势力,以遏制与消灭其他有可能颠覆美国资本集团的国家,从而让美国资本家们高枕无忧。

而在美国资本家们不断崛起的情况下,必然会出现不同的派系,进而衍生出内斗,甚至是内战的可能。因此,例如在最高法院法官的任命上。美国两党的对峙将越来越激进,甚至在空耗美国国力的情况下,让属于本政党的利益得到满足,削弱敌对政党的实力。

而一旦美国人民中的很大一部分开始不再认同资本主义,开始高呼要打倒剥削人民的资本家,甚至挑战美国政府(类似冲击国会山行动这样的),那么美国资本集团很可能就会通过法西斯的手段去镇压(参考佛朗哥统治西班牙时期,对人民的大肆屠杀)。

在这样恐怖的情况下,因此越是底层的老百姓,就越会团结起来挑战资本家的权威,甚至组建人民游击队的形式,对资本集团持续不断的发动点到点的袭击。在这样的情况下,资本家支持的政客们就极其需要大量的资金与人力物力整治行动,进而消耗本国的整体实力。以防止人民真正实现“美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的建立。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也不难预见到愈发反动、民粹化的美国政府,在逐渐失去金融霸权后的情况下,被贫穷的美国人民自发革命推翻。当年反动的沙皇俄国,以及与人民对立的克伦斯基政府就是这样被俄罗斯人民推翻的,随着苏维埃俄国的建立,以及苏联的在之后的成功发展(虽然这个国家在人类尝试迈向共产主义的时代“中道崩卒”了,但并不影响苏联曾经的伟大),对人类社会发展来说,都是一次有益的尝试。

而未来的美国也很可能会经历这一切,要知道,以美国现在的科技发达程度与经济发展程度,是最适合作为社会主义人类净土的“新实验田”。综合美国的两大问题来看,随着人类发展的不断进步,若美国资本家不断开历史倒车,走向“作死”的边缘,那么,资本主义美国的未来,将是没有未来的;社会主义美国的未来,才是长远的未来!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