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打卡迪士尼20次,这些乐园爱好者们在追寻什么?

2021-10-20 18:03:03 钱江晚报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陈馨懿

贝儿还没爱上野兽,茶壶、茶杯母子依旧不习惯身上的诅咒,满脸惊讶地看着自己被盛满了开水。兔子星黛露躺在床上,依旧穿着那双粉色绸缎舞鞋,梦里或许她真的成了芭蕾舞演员?唐老鸭则不再愁眉苦脸,他抱住毛毯,难得地展露出柔软、温和的一面……

三草家的柜子里“封印”着迪士尼的各色角色,大多购自上海迪士尼乐园纪念品商店

三草(化名)的家是座小型童话城堡,这只是她家的几个角落。除此之外,三个柜子“封印”着迪士尼的各色角色,大多购自上海迪士尼乐园纪念品商店。

三草(化名)的家是座小型童话城堡

她今年24岁。两年前,三草办理了上海迪士尼乐园的年卡。最疯狂时,几乎每周都会在杭州、上海间往返。粗略来算,每年她会打卡迪士尼乐园约二十次。

最近,迪士尼玲娜贝儿新IP形象一上线便受到关注,原价300多,炒至几千元还买不到;北京环球影城开业,话痨威震天屡登热搜,国庆期间还有游客花1.1万元入园;法国普德赋(狂人国)也正式签约云南大理,将打造世界级演艺主题公园。

主题乐园究竟有什么魔力?

上海迪士尼乐园。陈馨懿 摄

变身公主

如何判断一位游客是不是迪士尼乐园玩家?看衣着。

穿着常服,步履匆匆,偶尔哀嚎一句“好累啊”,这很可能是第一次造访迪士尼乐园。三草在2016年开园当年便是如此,凌晨五点多便起床排队,立下“一次玩遍热门项目”的志向,在广播“不要奔跑”的提醒下狂奔,体验以动辄一小时起步的排队为主(上海迪士尼乐园还曾以排队7小时登上新闻),最终感受为:就这?再也不要来了!

进阶玩家不再执着于项目,他们更像一个小商店。在上海迪士尼,售卖纪念品的商店多达近30家。发箍中米奇、米妮耳朵造型尤受欢迎。小背包造型繁多,拉链还能挂上玩偶、徽章。在2019年购买年卡后,三草一度热爱“全副武装”。

她是一位lo娘(热爱穿着lolita服装的人),这种繁复、梦幻的服装恰好能和卡通角色融为一体:蕾丝花边一层压过一层,鲜嫩的草莓花纹中,粉棕色玩偶小熊雪莉玫探出脑袋;长着两颗绿豆眼睛的tsumtsum系列安娜公主,似乎就生活在衣摆勾勒的蔷薇花园。

花车巡游每天下午举行,音乐响起,一切明亮的颜色都涌现出来,玩偶角色随着音乐在乐园里蹦蹦跳跳,时不时朝观众挥手。三草举起小猫咪杰拉多尼的玩偶,花车上,一个角色惊讶地捂住嘴,拍了拍身边的杰拉多尼,指着三草。杰拉多尼发现了她,立刻回给三草一个飞吻。

杰拉多尼是只饱含醋意的小猫咪。受访者供图

杰拉多尼是只饱含醋意的小猫咪。三草的朋友奈奈(化名)曾经背着小熊达菲的包与杰拉多尼合影。杰拉多尼指着那只包,又指了指自己,急得直跺脚,无声地质问她为何不爱自己。当天,奈奈便买下了杰拉多尼的零钱包,再碰上它时,杰拉多尼一路拍着手,不停地比划爱心。

视频网站上,有不少类似的和玩偶互动视频,玩家们津津乐道角色的反应。九月底亮相上海迪士尼乐园的新角色玲娜贝儿,已经凭借“不喜欢被叫儿儿”和“社交牛X症”登上热搜。

这只小狐狸喜欢手舞足蹈地和人打招呼,被人叫做“儿儿”时会捂住耳朵,又摊开手掌,依次点着四个手指,意思是:请叫全名玲-娜-贝-儿。

玲娜贝儿。CFP供图

最沉浸的玩法只在十月出现。十月是迪士尼乐园的万圣月,只有这个月,成年人可以打扮成角色的样子。

三草戴上了棕色假发,一小圈麻花辫环绕在头顶,绿色的美瞳衬着绿长裙。她俨然就是安娜公主了。

童话的价格

不过,十月的迪士尼乐园里,像三草这样的“野生公主”不多。她穿着的公主服来自一个与迪士尼合作的品牌,每套价格为三千至六千元。

相比之下,迪士尼的门票不算高昂。如果只在工作日入园,成人单日票为399元,年卡1399元,一年只需去5次就能“回本”。但真想体会童话的感觉,这只是门槛。

三草在迪士尼乐园度过了生日,她预定了迪士尼酒店的生日房。酒店和迪士尼乐园隔江相望,无需渡江,米奇和米妮穿上了穿着紫色礼服和她合影,高飞陪她一起吃早餐,陪同方式是在桌边跳舞。到了傍晚,一艘专属渡轮把三草送去乐园,观赏烟火表演。彼时正处暑假旺季,她为生日房支付了近两千元。

每年年底,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启圣诞季。陈馨懿 摄

每年年底,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启圣诞季。米奇大街的烟囱喷出细密的泡沫,像雪花一样落在游客身上。所有角色都换上了圣诞新衣。疫情爆发前,还会有专门的工作人员在游客手或脸上彩绘冬青图案。

每年年底,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启圣诞季。陈馨懿 摄

冰雪的主角安娜、爱莎也出现了。入园游客可以免费观看她们的表演,但要想和她们合影,得移步迪士尼酒店绚景楼。这是一家人均价格超过500元的餐厅,冰雪奇缘套餐只上架一个月。三草去了,爱莎、安娜时不时出现在拍照区,她成功和她们合影。这顿饭近千元。

而十月万圣月,反派们登场了。和安娜、爱莎一样,想要和他们合影,也得花钱。集齐四张合影、参加反派花车巡游,得花五百余元。三草付费了。

据《财经》整理,2020年,“主题公园门票”仅占迪士尼乐园收入24%,“商品、食品及饮料”和“度假区”则各占21%。另据上海国际旅游度假区消息,开园五年来,以迪士尼乐园为核心的上海国际旅游度假区累计接待游客超过8300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超400亿元。

“我就是迪士尼的韭菜精。”三草说。

米奇在花车上。受访者供图

可爱就够了

迪士尼乐园最近的一次热议,是被炒到原价十倍的兔子星黛露和小狐狸玲娜贝儿玩偶,她们都属于达菲家族。

玲娜贝儿玩偶。

达菲家族在乐园爱好者的口中被称为“抢钱家族”。它完整的名字叫“达菲和他的朋友们”,这句话也是它几乎所有的故事内容:一只名叫达菲的熊,认识了许多动物朋友。三草干脆地总结:“达菲家族就是没有故事啦。”

达菲家族并不是迪士尼影视剧的产物,它基本由东京迪士尼乐园的运营集团包装并推出,每个角色都选用了清新的马卡龙色。

故事散落在新角色上架的预告片、纪念品附带的小卡片上,简单地介绍了各个角色的特点:兔子星黛露是芭蕾舞演员,小猫咪杰拉多尼是画家……仅此而已。

2021年10月15日,上海迪士尼世界商店,游客选购星黛露兔子毛绒玩偶。CFP供图

“可爱就够了。”三草说。每隔一段时间,达菲家族就会上架新主题,角色们穿着不同的服装。三草对被炒到高价的系列不感兴趣,但也收集了两列柜子的玩偶,光是兔子星黛露,就有田园系列、复活节系列、万圣节系列和圣诞节系列等。

另一个例子是唐老鸭的屁股。她最早喜欢的乐园角色就是唐老鸭,她坦诚自己不熟悉唐老鸭的故事,但在和玩偶角色合影时,揉搓鸭屁股的手感太好了。

这并不违规,疫情爆发前,游客都可以触碰玩偶,只是不能拍脑袋。迪士尼商店甚至推出了一系列“鸭屁股”纪念品,鸭屁股形状的小包、发箍,奇怪,但可爱。

三草今年24岁了,是一名自由职业者,她并不真的相信童话。最近,她热衷于给公主们拍照。她能清楚地认出,眼前的安娜在上次见面时还是长发公主乐佩。她还会把公主们的照片上传至社交网络,公主演员给她点了赞。在演员的账号上,卸了妆的公主们正在聚餐,穿着常服。

但她不觉得幻灭:“公主们很美,总是在笑,看着很高兴。”她曾经在失恋后向公主倾诉,公主带着笑容安慰她:她很好。

这是一种愉悦感。到处都是可爱的角色、高兴的笑容,因此迪士尼乐园也被称作“全世界最快乐的地方”。

其他乐园做得到吗?奈奈表示怀疑:“在迪士尼乐园里,员工很热情,我不会感到‘出戏’。这是一种沉浸的体验。”三草对北京环球影城也持观望态度:“看新闻感觉服务质量还不够好,等它再完善吧。”

上海迪士尼乐园。GFP供图

奈奈和三草曾在没有约定的情况下在迪士尼乐园偶遇。从杭州去往上海,乘坐高铁只需一个小时出头,杭州的迪士尼乐园爱好者远比想象中多。去年十月,三草在冰雪奇缘的粉丝群里提起准备扮演安娜,很快就有人回应自己打算扮演爱莎,正是一名杭州学生。

在杭州,三草认识的迪士尼乐园爱好者,大多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乐园之外,她们也有相似的爱好:喜欢追星,喜欢鲜花,喜欢摆盘漂亮的蛋糕,喜欢在爵士乐中喝一杯……

三草颇爱在全国各地旅游,有时契机是偶像的演唱会,有时则是一部话剧。

也曾经有爱好者退出了这个“圈子”,她不算委婉地和三草表示:花费太多在玩乐上,对自己的规划、生活会有不小的影响。

这次对话让三草一度陷入忧郁,但她认为,生活的本质,不就是让自己快乐开心吗?

“我还是会继续探秘迪士尼的快乐!”她说。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