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亿市值,百倍估值——泡沫还是高成长?

2021-10-20 18:35:02 飞鲸投研

如果企业要购买一项无形资产——长期股权投资,那么通常会考虑两个东西:

一是我要花多少钱去购买这项长期股权投资,即长期股权投资的入账价值。

二是被购买方预计每年能给我赚多少钱,我多久能回本,通常根据被购买方往年的盈利能力来判断。

所以投资者一般不会花很多钱去投资一个赚钱少的公司。

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一、“双高”企业

投资经常是投资者与投资标的未来走向的较量,在这个过程中体现出投资者对投资标的未来成长空间的丰富想象。

如果某支股票的成长空间很大,那么它的高估值对投资者而言似乎也是可以接受的。但是一旦错判标的的成长性,那么高估值和高市值带来的就只有泡沫。

显然宁德时代就是一家“双高”企业。在A股市场上七家市值过万亿的企业中,宁德时代是唯一一家科技型企业,也是一家估值远高于其他六家的企业。

其他市值过万亿的企业基本上是以相对低的估值来承载高市值,宁德时代似乎“反其道而行之”,呈现出“双高”的情况。

对比一下这七家公司的市盈率:贵州茅台、中国石油、工商银行、招商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的市盈率(静态)分别为48.57、57.31、5.33、13.73、5.56、4.78。而宁德时代的市盈率(静态)“一骑绝尘”地达到了246.43倍,就连动态市盈率也是153.43倍,远高于其他六家。

再看宁德时代的成长性,动力电池是宁德时代最主要的业务,宁德时代的国内动力电池企业装车量排名第一,市场占有率高达50.8%。动力电池占新能源汽车整车制造成本的30%-40%,在新能源汽车的万亿级市场空间中,宁德时代无疑是行业巨头。

宁德时代究竟是“高成长”还是“泡沫”,这一点成为众多投资者争论的焦点。

宁德时代在未来无疑是具备成长性的,高估值也是事实。我们要做的,就是判断它的成长和估值是否匹配,宁德时代在未来的发展势头能否撑得起当前数百倍的估值。

市盈率(PE)=普通股每股市场价格/普通股每年每股盈利=市值规模/净利润

茅台2020年实现的净利润是466.97亿元,是宁德时代的8.36倍。

相对于其他万亿企业,宁德时代的盈利能力确实有点不够看的。

从市盈率能够看出多长时间回本,对价值投资来说是一个重要的参考标准。以市盈率为4.78倍的农行为例,我们需要不到5年就可以收回投资成本,而宁德时代需要246年,这个等待期也太漫长了……

在这几家万亿级企业的比较中,可以看出宁德时代的高估值在于其盈利能力差,每年赚钱太少。

但在市盈率的计算中有一部分利润好像被忽略了。

这部分利润就是指确定性极强的潜在利润。当前虽然不能给企业带来现金流和收入,但未来极大可能甚至是确定性地能为企业带来可观的利润。

在2021年的半年报中,尚有92.50Gwh的在建产能,下游车企需求高涨,宁德时代的这些产能投产后基本上可以卖出去。

二、估值与风险

那么我们试着结合宁德时代的成长性来看一下公司的估值。

宁德时代有三大业务:动力电池系统、锂电池材料、储能系统。根据下游应用领域不同可分为动力电池和储能电池,同时公司也是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的龙头。

动力电池方面,2021年1-6月宁德时代动力电池装机全球排名第一,市场份额占比25.6%。我们预测2030年全球动力电池市场空间将超1.6万亿元。假设按照30%的市占率,宁德时代在动力电池上的收入将达4800亿元。

储能方面,预测全球储能市场需求6000亿。宁德时代全球储能电池市场份额增幅最大,从2019年5.5%增至14%。假设宁德时代2030年市占率达到40%,则储能电池上的收入将达2400亿元。

动力电池回收方面,预测2030年全球市场规模达1263亿元,中国将成为最大的回收市场。宁德时代是动力电池回收的龙头企业,假设其市占率达40%,则动力电池回收领域收入将达500亿元。

一切顺利的情况下,2030年宁德时代将有7700亿元的收入。宁德时代扣非净利率8%,结合行业特点,假设2030年其净利率为8%,市值三万亿元,则净利润为616亿元,PE为48.7倍。

宁德时代当前还面临着其他风险点。

车企进军动力电池一定程度上会降低动力电池企业的市场份额。

动力电池是新能源汽车的核心,下游车企若只依赖某家供应商,那么其议价能力就会被大大削弱,所以很多车企要么自己搞动力电池研发,要么同多家供应商达成合作。

像新能源汽车的销量冠军比亚迪,其动力电池占营收的比重从7.92%上升到9.12%,同比增长72.97%。比亚迪研发出的电池不仅自用,而且也对外提供给其他车企。

或许是看到了动力电池领域隐隐出现的天花板,宁德时代逐渐转向另一个领域——储能。

储能系统带来的营收从2019年的6.1亿元上升到了现在的46.93亿元,占比从1.33%到10.65%。

前面我们给了储能市场全球6000亿的预测。然而,MS告诉我们,实际储能市场或许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大。

一方面,火电占比不能下降太大,否则火电厂发电成本会迅速上升。另一方面,储能具有积累效应,而非我们对储能市场空间计算时,假设立马用掉一样。

三、总结

总的来说,宁德时代的“双高”背后反映了市场对其成长空间的丰富想象力,然而这份想象力是否具备扎实的落脚点,我想是有点欠缺的,宁德时代的估值还是过高了……

声明:以上投资分析不构成具体买卖建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关注飞鲸投研,这里有您最关心的投资报告!

来源公众号:飞鲸投研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