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岸英回国后,江青为他介绍了一个对象,毛主席摇头:婚姻要慎重

2021-10-20 15:47:38 伟人事迹

前言

1922年10月24日,杨开慧生下一个男孩,毛泽东闻讯高兴地跑到医院,抱着怀中这个又白又胖的头生子,他高兴极了:“就叫他岸英吧!”

因为诞生在一个革命动荡的年代,小岸英从1岁到5岁就不停地随父母南来北往,四处奔波,幼小的足迹几乎遍及了半个中国……

父子情深:写点回信给我

1927年,中国革命斗争的形势更加紧张了,蒋介石、汪精卫先后发动了反革命政变,无数共产党人和工农群众惨遭屠杀,这年,毛泽东秘密把妻子、保姆和三个儿子送到板仓。对于这种动荡漂泊的家庭生活,毛主席后来曾十分感慨地说:“为了革命事业,这些孩子从小就吃百家饭,走万里路啊!

1930年10月中旬,杨开慧被捕入狱,保姆陈玉英和年仅8岁的毛岸英也同时被捕,在狱中,杨开慧拒绝了敌人的各种威逼利诱,她对前来探监的亲友说:“我死不足惜,只愿润之的革命早日成功!”

11月4日,杨开慧在长沙城浏阳门外的被枪杀,时年29岁。全国解放后,毛主席见到当年的保姆陈玉英时,动情地说:“开慧是个好人,岸英是个好伢子,我们革命胜利来得不容易呀,我家就牺牲了6个,还有的全家都牺牲了。”

识字岭

杨开慧牺牲后,毛泽民对她的三个孩子作了周密的安排,为他们改名换姓,毛岸英改为杨永福,毛岸青改为杨永寿,并由孩子的舅妈李崇德和外婆向振熙护送他们去上海。

来到上海不久,年幼的毛岸龙突然患了急病,抢救无效死亡。几经辗转,毛岸英和毛岸青两兄弟在上海过了一段没有着落,经常流落街头的日子。解放后,毛岸英在观看影片《三毛流浪记》时回忆起了那时的情景:

“和三毛相比,我和岸青在上海的流浪生活,除了偷东西和给资本家做干儿子外,其他几乎都经历过。”

后来,上海地下党找到了流落在外的毛岸英和毛岸青兄弟。在组织的安排下,他们于1937年被送到苏联,并在那里开始了一段相对安定的生活。

自从1927年和妻儿分别后,毛主席始终没有见过他们,尤其是得知杨开慧牺牲的噩耗时,他对几个孩子更是充满了愧疚和思念。正因如此,当有人把毛岸英兄弟俩的照片带到毛主席跟前时,他看了一遍又一遍,禁不住热泪盈眶,激动的他给孩子们写去一封书信:

亲爱的岸英、岸青:
时常想念你们,知道你们的情形尚好,有进步,并接到了你们的照片,十分的欢喜。现因有便,托致此信,也希望你们写信给我,我是盼望你们来信啊!我的情形还好,以后有机会再写信给你们。祝你们健康,愉快,进步!
毛泽东
三月四日

一个月后,毛主席又托人给两个孩子捎去书信,这次还附带了自己的照片,信的一开头就询问:早一月给你们的信收到没有?收到了,写点回信给我……

“写点回信给我”,从这简短的话语中便可看出毛主席盼儿之切,急不可待的思念。

为了让毛岸英和毛岸青以及其他革命后代学到更多的知识,毛主席几次托人买书,在炮火纷飞的背景下送去苏联,毛主席随信还附了一张书单,后面这样注明:

这些书赠给岸英岸青,并与各小同志共之。由林彪同志转赠你们。

1946年1月,毛岸英从苏联回到延安,回到了他思念了许久的父亲身边,自上次一别已经整整19年,毛岸英终于再一次见到了自己的父亲。那天,毛主席不顾病情坚持去机场接毛岸英,或许是父子重逢的喜悦,他的身体一下就奇迹般地好了。

事业关怀:白胖子变成了黑胖子

在延安,毛主席悉心询问了毛岸英在苏联的状况,他望着外面正在开荒的人群,意味深长地说:

“岸英,你是在苏联长大的,对国内的生活不熟悉,你过去读书住的洋学堂,我们中国也有个学堂,这个学堂就是农业大学、劳动大学。”

很快,毛岸英便心领神会了父亲的意思,他回答说:“您说的对,我离开中国确实很久了,在苏联过得基本都是学校生活,对中国农村还不是很了解,也不会种田,我愿意向农民学习。”

毛主席看看儿子,又说:“你在莫斯科吃的是面包牛奶,回来要吃中国的小米;你过去睡觉都是一人一个床,现在回延安就是炕上摊床褥子地下烧火;老百姓有虱子也不要怕,有水就多洗洗,没水就用手多捉几个。过些日子,我替你找个校长,住劳动大学去!”

没多久,毛主席把毛岸英带到一位劳动模范跟前,介绍说:“我现在给你送一个学生,他以前住的是外国的大学,没住过中国的大学,我现在把这个娃娃拜托给你,你要告诉他庄稼是怎么种出来的?怎么才能多打粮食出来?”

就这样,毛岸英换上爸爸送的旧皮鞋,背着捆了一斗小米和几斤菜子、瓜子的背包,走出了窑洞。临行前,毛主席把一件打了补丁的棉衣披在毛岸英身上,嘱咐说:

“你以后要和老乡们一同吃住、劳动,从开荒一直到收割后再回来,等你劳动大学毕业了,再上延安大学,好不好?”

“好!”毛岸英爽朗地回答。

后来,因为胡宗南要进犯延安,局势变得紧张起来,村长把毛岸英送了回来,毛主席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儿子,他的头上有一个用白羊肚毛巾扎着的英雄结,身上穿着灰土布汗褂子,脸黝黑黝黑的,活脱脱一个陕北青年农民的样子。

毛主席十分满意地望着毛岸英,幽默地开起了玩笑:“好呀,白胖子变成了黑胖子!”

村长也对毛岸英赞不绝口:“岸英是个好后生,他已经学会了驼粪、刨地、犁地、播种这些庄稼活儿,还抽空组织村里的青年人学习文化和政治,每次上山劳动回来,总要捎一捆柴送给军烈属,我看岸英在劳动大学算是毕业啦!”

毛主席仔细端详着毛岸英,摸着他上面有一层厚厚茧子的手,满意地说:“这就是你在劳动大学的毕业证书!”在劳动大学里,毛岸英初步了解了中国农村的现状,明白了农民和土地的意义,也明白了爸爸让自己到这里来的一片苦心……

1947年3月18日,毛主席率中央机关撤离延安,转战陕北。毛岸英在苏联时学过军事,他希望自己能留在陕北参加军事作战,可毛主席想让他更深入地接触农村,希望他去参加中央土改工作团。

尽管与自己的想法不一样,毛岸英依然服从了父亲和组织的决定,他告别了父亲,辗转来到山西临县郝家坡,并在那里目睹了大量残酷的阶级现实。

在一个长工家里,毛岸英见识到了什么叫真正的家徒四壁,锅碗瓢空空如也,一个人患着重病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农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并非他们不愿意反抗,可反抗会让他们招致封建阶级更残酷的镇压,村里的一个大地主身上就背负了4条人命。

在参加土改工作期间,毛岸英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并随时把自己的情况汇报给毛主席,在给毛主席的一封信中,毛岸英这样写道:

我在郝家坡两个多月的土改工作中,学到了如下东西:(一)最重要的一点,认清了自己所站的无产阶级立场。(二)群众路线就是阶级路线加上民主作风。(三)不把农村中的阶级作风掀起到最高程度,是不能发动广大农民群众的。(四)没有群众的监督,没有民主,干部便必然变坏,必然会站在人民头上为所欲为,哪怕这干部在未当干部时成分是很好的,人也是很好的。

不得不说,毛岸英随着土改工作的积累,他的认识水平不断提高,思想也成熟了许多,对于父亲叫他参加土地改革工作的事情也想通了。毛主席对毛岸英的教育培养十分有针对性,他让毛岸英多了解中国国情的实际,同时也很注重思想品格方面的锻炼和提高。

在给毛岸英的一封信中,毛主席这样写道:

岸英:
告诉你,永寿回来了,到了哈尔滨。要进中学学中文,我已同意,这个孩子很久不见,很想看见他,你现在怎么样?工作,还是学习?一个人无论学什么还是做什么,只要有热情,有恒心,不要那种无着落的与人民利益不相符合的个人主义的虚荣心,总是会有进步的。你给李讷写信没有?她和我们的距离已很近,时常有她画的画寄的,身体好。我和江青都好。我比上次写信时更好些,这里天气已颇凉,要穿棉衣了。再谈。
问你好!
毛泽东
一九四七年十月八日

从这封毛主席写给毛岸英的家书中便可看出,他对儿子的爱是浓烈的,又是润物细无声的。

1948年5月,毛主席到了西柏坡,毛岸英在完成土改工作团的任务后也赶到那里,和父亲相聚了。

婚姻大事:漂亮靠不住,得靠理想哟!

说起来,毛岸英刚从苏联回国的时候已经快24岁了,这个年纪放在当时算是大龄青年。毛主席很喜欢这个长子,江青想到毛岸英的婚事,主动为他操起了心。不久,江青发现“抗大”有位北平来的姓傅的女学生,人长得也很漂亮,就想着当回红娘,为两个孩子牵线搭桥。

一个星期天,江青把毛岸英和这个姓傅的女学生都叫到了自己那里,大家坐在一起吃饭聊天,高高兴兴地过了一天,傅小姐走后,江青问毛岸英:“岸英,你都24了,该找对象了,你看傅小姐怎么样?”

虽说毛岸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可突然有人问他这些还是有些不好意思,脸也红了。要知道,延安可比不得大城市,像傅小姐这么漂亮的姑娘并不容易见到,毛岸英似乎有些心动了,但却不知如何开口,过了一会儿才喃喃地问:“我爸有这个意思吗?”

“只要你愿意,他那里我说一声就准行!”江青信心十足地打着包票,可当她兴冲冲地向毛主席汇报这件事的时候,毛主席却摇起了头:“见一面就私定终身,是不是太轻率了?岸英年轻沉不住气,怎么你也沉不住气?你去叫岸英来。

于是,江青就照毛主席的吩咐去找岸英,但她对于这件事并不灰心,还鼓励毛岸英说:“你爸叫你呢,现在可就看你的态度了。”

毛岸英来到父亲面前,红着脸,支支吾吾地说了自己的看法:“我觉得人还挺不错……”

“不漂亮不聪明你也不会动心,这一条我理解,可是见了漂亮的就都动心,这一条我就不敢理解你了。”毛主席的话语中透着些许幽默,过了一会儿,他又有些严肃地说:“除了漂亮你还了解她什么?理想、品德,性格这些你都了解吗?她刚从北平来,我们对她都不了解,你的婚姻关系着我们的革命事业,谁叫你是毛泽东的儿子呢,一定要慎重,不能轻率从事。”

事实验证了毛主席的说法,因为受不了艰苦的延安生活,没多久,傅小姐就跑回了北平,毛主席说:“看来漂亮靠不住,还得靠理想哟。”

就这样,江青给毛岸英牵的这根线没能成,还挨了毛主席的一通批评。

其实,作为父亲,毛主席也时刻关心着毛岸英的婚事,非常慎重地留意着合适的人,渐渐地,在父亲有意无意的张罗下,刘思齐出现在了毛岸英的生命当中,两人之间渐生情愫。

1949年9月,在新中国成立前夕,毛岸英和刘思齐的婚事也提上了日程,为此,毛岸英来向毛主席征求意见,这是天大的喜事,毛主席高兴地说:“我同意,你们打算怎么办婚事呀?”

“越简单越好,我们商量了,我们都有随身的衣服,也有现成的被褥,不用花钱买衣服。”

听儿子这样说,毛主席更高兴了:

“这是喜上加喜,应该艰苦朴素,你们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我请你们吃顿饭,你们想请谁就请谁,你跟思齐的妈妈说说,现在是供给制,让她也不要花钱买东西了,她想请谁来都可以,来吃顿饭。”

10月15日,毛岸英和刘思齐的婚礼在中南海举行。这天,毛岸英穿的是在外事场合当翻译的工作服,刘思齐穿着灯芯绒布新上衣,脚上穿着新买的方口布鞋,裤子是半新的。

这天晚上七八点钟的时候,周总理、邓颖超等中央领导同志陆陆续续来到菊香书屋的西方,带了些小小的纪念品,蔡畅和康克清送了一对枕头套,大家欢聚在一起,十分高兴,直夸岸英和思齐将来会是一对好夫妻,祝福他们婚姻美满,白头到老。

毛主席举杯走到刘思齐母亲张文秋面前,说:

“谢谢你教育了思齐这个好孩子,我为岸英和思齐的幸福,为你的健康干杯。”
“谢谢主席在百忙之中为孩子们的婚事操心,思齐和岸英结婚,这是他们的幸福,也是我的幸福,思齐年纪小不大懂事,希望主席多批评指教。”

饭后,在毛岸英和刘思齐离开前,毛主席拿出他当年去重庆谈判时穿的黑色大衣,他风趣地对两个孩子说:

“我没有什么贵重礼品可以送你们,就这么一件大衣,白天让岸英穿,晚上盖在被上,你们俩都有份。”

毛岸英和刘思齐的新房是机关宿舍的一个普通房间,门上贴着大红的喜字,房里的陈设也十分简单,主要的用品就是一张木板床,上面有两条被子,其中一条是刘思齐的嫁妆。

没错,这就是共和国主席长子的婚礼,较普通百姓还要简单、朴素。

1950年10月15日,毛岸英随志愿军总部从鸭绿江北岸隐蔽渡江,进入朝鲜,开始了他人生路上的最后一程。

11月25日,彭德怀抓起笔杆,心情十分沉重地写下:今天,志愿军司令部遭敌机轰炸,毛岸英同志不幸牺牲。短短几个字,彭德怀写了很长时间,他把电报递给值班参谋:“马上发,报告毛主席。”

大家担心毛主席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拖了很久才把这件事告诉他,毛主席坐在沙发上先是一怔,然后点燃一支烟,使劲抽起来,抽完一支又一支,悲痛欲绝的神情隐没在烟雾缭绕中……

不久,彭德怀在回国述职时报告了毛岸英的牺牲经过,他心情十分沉重地说:“主席,我没有保护好岸英,我有责任,我请求处分!”

毛主席点燃了香烟,抽着,听着,默默无语,有时候还闭上了眼睛,然后抬起头,缓慢顿挫地说:

“革命战争,总要付出代价的嘛!我们为了这个事业牺牲了成千上万的优秀战士,岸英就是这成千上万革命烈士中的一员,他是一个普通的战士,不要因为是我毛泽东的儿子,就当成大事,不能因为是党的主席的儿子,就不应该为中朝两国人民共同的事业而牺牲,哪有这样的道理呀!”

作为叱咤风云的革命领袖,毛主席也是一位感情丰富的父亲,他把命运交给自己的所有悲痛,全都默默埋在心底,自己一个人去扛,一个人去承受,无数次夜深人静时,他是否也会暗自落泪感伤,又有谁人知晓……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