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疫苗,“好消息”or“坏消息”?

2021-10-20 10:16:28 尹烨

疫情之后,在世界政经的持续再平衡与重塑的进程中,供应链及价值体系的新规划绿色发展、科技创新等,成为各个经济体和全球头部企业的关键议题。10月19日,代表世界500强企业的重要领袖们、学者、政策制定者们汇聚一堂,围绕“重塑中的新世界”这一主题,绘制新世界的共同使命蓝图。

华大集团CEO尹烨受邀参加“财富世界500强峰会”,《财富》执行总编章劢闻就“mRNA 技术与人类的基因”主题访谈了尹烨老师。以下是访谈实录:

章劢闻:回看人类历史,每一次公共健康危机过后,就会引发医疗卫生科技的突飞猛进。1918年的大流感推动人类疫苗技术的诞生。今天我们最关注的话题是mRNA,因为疫情还在继续,而mRNA疫苗是最有可能让我们战胜疫情的科学技术。首先,请尹总为我们解答下什么是mRNA,它来自哪里?

尹烨:借《楞伽经》两句:譬如巨海浪,斯由猛风起。万物皆内敛,生命因之生。

如果今天我们的物理定律是对的,同时假定我们是海洋起源,那么在原始汤内,因为复杂巨系统的涌现(今年诺奖物理奖)就必然产生一个可以自我维系的耗散系统(1977年的诺奖化学奖,普利高津),即以大分子的有序性克制小分子和原子的无序性,这个初始的大分子最可能的就是mRNA。它拼命的想复制自己,这就是病毒的由来。“人之初,性本私”,基因的自私性也从此而来。而文明世界人类存在最重要的意义之一,正是要用无私的人性来对抗基因的自私性。

章劢闻:如何理解新冠病毒和mRNA疫苗?

尹烨:病毒有一个有趣的比喻“病毒是一个包裹在蛋白质外衣里的坏消息”,很明显,新冠病毒这个消息坏透了。新冠病毒至少在2万年前就和人类交过手。新冠病毒和大部分病毒相比并不特殊,只是大多数人类第一次了解。新冠病毒是RNA病毒,单股正链,有30000个碱基,可以看成是一个复杂的mRNA。

所以mRNA疫苗,可以看成是一个简化版的新冠假病毒,或比喻为“包裹在脂质层外衣里的好消息”,使用橡皮子弹对人体进行军事演习。虽然橡皮子弹不至于杀人,但打中了还是很痛,有极少数有基础疾病的、心理素质不好的,还是可能致命。但从群体的角度看,无论是哪一种疫苗一定是远远利大于弊。mRNA疫苗也因为它特有的优势,在发达国家疫情控制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章劢闻:mRNA技术离诺奖还有多远?

尹烨:首先要承认,如果没有新冠疫情,mRNA疫苗估计10年也上不了市。先进的技术总是伴随着巨大的争议,尤其是安全性的考虑。但因为有了新冠疫情,让mRNA为代表的基因组学技术全面爆发了,不仅仅是疫苗,还包括已经研发了十余年的RNA干扰,RNA静默,小核酸药物都重新走到的世人面前。虽然今年诺奖没有给mRNA技术,但想必也不远了,在疫情结束的时候颁奖给该技术更有意义。

如果说人类对药物的认知,是从草药,化学药,多肽药,抗体药,细胞药物,一直到了今天走到了mRNA药物,这个过程越来越逼近于生命功能的本质,即所谓“起功用”的实质。根据生命的中心法则,基因是发出指令的代码,蛋白质是执行功能的实操。那么mRNA就恰好是代码到实操之间的使者,即使基因错了,基因乱了,也可以通过这个使者进行校正。

我举一个核桃的例子便于大家理解,我们吃核桃实际上是为了吃核桃仁,获得其中的营养物质,尤其是其中的不饱和脂肪酸,那么草药阶段,可能是我们连枝子果实一起炖了;化学药阶段,接近于青皮核桃,我要加很多辅料一起给药;细胞药物是把核桃整体拿来用;抗体药多肽药已经是纸皮核桃了,很方便取用其中的果实;那么到了核酸药物,比如mRNA药物已经是直接来吃核桃仁了。只不过为了核桃仁不要变质,我会加一个简单的包装确保其质量,这就是给mRNA加一层包埋层,比如脂质纳米颗粒。

所以对生命科学来讲,mRNA、基因层面的操控,相当于物理范畴内的原子制造;但就目前大众认知,还处于核能利用的早期。

章劢闻:疫情何时过去?

尹烨:这次疫情终将过去,我相信明年应该能看到相当比例的国家从疫情中走出来。

章劢闻:我们再回看病毒的起源。许多科学家认为几十亿年前的古生菌是最古老的生命体,比细菌还古老。但是,一位教授却在黄石公园研究古生菌的时候,发现这些最古老生命体上密密麻麻布满了病毒。它们组成了我们认知中最早的生命体,现在我们知道病毒每天会杀死海洋中20%的生命物质,释放其内容物供其他生物使用。正如刘慈欣的一部短篇小说《朝闻道》里提出的一个终极的问题“宇宙的目的是什么?”今天能否我们改一下这个问题——“病毒和细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请尹总我们开开脑洞,谁才是地球之王?

尹烨:病毒污名化从何而来?“Virus”,这个从古拉丁语的词根来看,既是蛇的毒液又是人的精液,既毁灭生命也创造生命。它跨越了无机和有机,介于了生命和非生命之间,它们就像万千生命森林中的蜜蜂,传递着信息,嫁接着基因,利用着太阳的能量和地球的资源,创造出生物圈。

一个新冠病毒和一个人类卵子体积差多大么?10亿倍;

知道人类的基因组里有多少病毒序列么?仅逆转录病毒序列就不低于8%~11%;

知道人的肠道里有多少病毒么?仅噬菌体就有11万种以上;

知道人类胎盘是如何产生的么?由病毒形成,进而让母婴间的免疫系统和谐。

有了智能的人类自以为无所不能,却忘记了为何而出发。而地球的病毒恰如大海中的航标和灯塔,提醒着我们莫忘生命之本。

所以我们和病毒之间的关系绝不是“宜将剩勇追穷寇”的除恶务尽,而是应该“相看两不厌”的和谐共生,即所谓“我见病毒多妩媚,料病毒见我亦如是”。

新冠疫情已经进入下半场并终将过去,但下一次疫情仍会到来,微生物过去是、现在是、未来仍然是生命之王。别忘记,我们或许打赢过几场和病毒的战役,但我们从来没有战胜过任何一种细菌。

人类必须以更加谦卑的态度对待自然。地球可以没有人类,人类却不能没有地球。

【声明】生命科学与基因技术正在高速发展,针对同一研究课题,不同团队的研究结果存在差异甚至相悖的可能。另受本人知识结构及参阅资料准确性的局限,文章内容仅供参考。欢迎读者随时纠错并参与讨论。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