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播直播喝农药事件:比起那些起哄的人,我更愤慨沉默的大多数

2021-10-19 17:55:04 西门君不吐槽

人性里从来不会只有恶或善,但是恶得不到抑制,就会吞吃别人的恐惧长大。——《看见》

1.

“这是一瓶农药,我忘不掉前任,我想喝了它。”

在直播间说出这句话的罗小猫猫子,内心一直焦灼地等待网友们的安慰和开导。然而,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等来的,却是后者无情的嘲讽。

“你倒是快喝啊,磨磨唧唧的。”

“真是农药的话,我不信她会喝。”

“瓶子里不会是尿吧?”

就这样,绝望的罗小猫将眼前的一大瓶农药一饮而尽。

尽管医生全力抢救,但身体本就虚弱的她,不幸还是花逝了。

如果,当时直播间的人可以更善良的话,也许罗小猫猫子就不会离我们而去了。

只可惜,世上并没有那么多的如果。

事后,罗小猫的父母考虑追责那些起哄的网友。西门君对此非常支持。

遗憾的是,我咨询了律师的朋友,对方给的回答如下——这种怂恿自杀的行为,假设对方是对自杀有完全认识能力的人,比较难构成犯罪。

更令人心寒的还在后面。

在相关新闻的留言区内,有一条高赞留言是这么说的:

“都是成年人了,如果不是自己想喝,他人怂恿有啥用?”

如此冷漠的言论,让我不禁想起了伏尔泰的那句名言: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觉得最近有罪的。”

2.

曾有人问过作家切斯特顿,“对于这个社会的乱象迭生,您怎么看?”切斯特顿回答了两个字,“在我。”

他的意思是,正是每个人看似微不足道的举措,才堆砌出了这个社会种种的“恶”。

从这个角度来说,逼死罗小猫的,除了那几个起哄者,还有沉默的大多数

看到这里你也许会问我,这年头,难道连沉默都有罪了么?

是的。

我来告诉你为什么。

心理学上有个说法叫做“旁观者效应”,说的是“当突发事件发生时,旁观者的数量越多,任何一个旁观者提供帮助的可能性反而越低。”

一个典型的例子,18年发生了这么一起悲剧:一位年仅19岁的女孩,在甘肃庆阳某公寓的,意欲跳楼。

然而,楼下围观人群,没有一个是想要拯救女孩的,不是在看戏就是在鼓动对方。

更有甚者,居然原地开启了直播!

也许因为对这个世界失去了希望,女孩决绝地甩开救援人员的手,然后纵身一跃......

据在场人员透露说:当时那位消防员都崩溃了,泪流满面。瘫坐在地上,承受了极大压力,一言不发,甚至不愿让未婚妻碰自己。

起哄跳楼的人群也好,劝罗小猫的网友也罢,他们的初衷真的是想谋人性命吗?我想一定不是。毕竟这种事,损人也不利己,搞不好还要负法律责任。

西门君姑且揣测,他们只是为了刷存在感,或者说一逞口舌之快。殊不知,这种看似无伤大雅的行为,已然成为了汉娜阿伦特口中“平庸的恶”。

所谓“平庸的恶”,就是无意识、非主观意愿下犯的罪恶,尤以群体为甚。

如果,当时那座楼下只有一个人,这个人还会大喊“要跳赶紧跳”吗?我想不会的。因为他知道,落下来的鲜血会在自己的头上。

3.

在互联网时代,每个人都像是戴了一副神秘的面具。许多人仗着无人知晓自己姓甚名谁,疯狂的输出自己心中的阴暗面。

罗翔老师曾经说过,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片幽暗的角落。你可以偷偷想,但不能真的做,不然法律就会制裁你。

如果法律制裁不了呢?

那就用道德舆论的力量吧。站出来谴责那些瞎起哄的人,举报那些污言秽语甚至满口语言暴力的人。

在《看见》里有一句话我深以为然,“人性里从来不会只有恶或善,但是恶得不到抑制,就会吞吃别人的恐惧长大。”

别成为那个叫嚣的凶手,也别成为沉默的帮凶。

佛教有言,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只有善的气场足够强大,恶的势力才不敢为所欲为。

不然,下一个罗小猫,仍在奔赴地狱的路上。

拜托了。

作者简介:西门君,前《跑男》一二季现场导演,《我的才华不是拿来取悦你》作者。关注我,毒鸡汤管够。商务合作请私信。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