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教育重磅利好出炉,学科培训资金将涌入“隔壁赛道”?

2021-10-19 15:25:06 南方都市报

“双减”政策后,教育赛道迎来了一大利好!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意见》(下称《意见》)。

此次文件以中办、国办的名义联合印发,凸显了职业教育的受重视程度。此外,《意见》也细化了我国职业教育发展的阶段性目标,并明确鼓励上市公司举办职业教育。

《意见》出台次日,教育概念股大批涨停,开元教育、昂立教育、中公教育等多股斩获“两连板”。南都财研社记者在采访中,有业内人士表示,该政策对职教机构而言无疑是个重要的利好,此前从学科培训中撤离出来的部分资金也可能会一改观望的态度,转向该“隔壁赛道”。

未来,职教赛道是否变得更加拥挤,市场说法不一。但毋庸置疑的是,在新进入者带来的竞争压力下,这一赛道的细分领域必将更受关注。

《意见》所提出的指标具有约束性

10月12日,上述《意见》出台,并对我国职业教育提出了具体目标:到2025年,职业教育类型特色更加鲜明,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基本建成,技能型社会建设全面推进。办学格局更加优化,办学条件大幅改善,职业本科教育招生规模不低于高等职业教育招生规模的10%,职业教育吸引力和培养质量显著提高。到2035年,职业教育整体水平进入世界前列,技能型社会基本建成。

多年来,我国职业教育停滞不前,严重滞后于经济的发展,业内一直盼望通过顶层设计来扭转该局面。此次,高规格政策的出台,凸显出职业教育的重要战略地位。

令市场颇为兴奋的一点是,《意见》提出,到2025年职业本科教育招生规模不低于高等职业教育招生规模的10%,这为职教的高质量发展提出了一个约束性指标。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产业经济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林信群对南都财研社记者表示:“以前的目标多是宽泛的,缺乏量化的指标。这导致具体操作过程中,部分地方政府的重视程度不够。以后,这种情形很有可能会改变。”

天风证券也认为,《意见》量化了职业本科规模,提出社区学院、双高计划等目标,提供可行发展路径和积极外部环境,激发了职业教育空间。据测算,目前我国每年高考人数约1000万,其中普通本科学额投放(含专升本)约400万+(含公办+民办),高等职业教育(即高职)学额投放约600万+。预计未来职业本科学额将逐步增至约60万人,将系统性利好具备本科层次教育的社会参与主体与现有民办本科及高职院校。

给市场打了一剂强心针

《意见》也特别提出,鼓励上市公司、行业龙头企业举办职业教育,鼓励各类企业依法参与举办职业教育。

东方证券认为,从政策表述来看,上市公司未来通过并购、自建、轻资产输出等方式的扩张路径会保持畅通,行业成长性伴随高等教育毛入学率的提升具有确定性。

更为重要的一点是,7月份以来,教育市场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声音,而本次《意见》的出台有助于职教赛道拨开迷雾,前景愈加明朗化。

中信建投教育行业首席分析师叶乐表示,《意见》首次提到鼓励上市公司、行业龙头企业去举办职业教育,建立全国性、行业性的职教集团。以往在教育部的划分,高等教育和职业教育是两个不同的事项,但在现有教育体系中,高教和职教其实是有很大程度的重合,民办高教也承担了很大一部分,包括大专和应用型本科。因此,鼓励职业教育发展离不开民间资本的参与。

与之相对应的是,资本对职教领域的政策担忧也将得以缓解。中汇集团首席运营官刘文琦在接受南都财研社记者采访时也表示:“此次文件的出台,有助于打消办学者与投资者的顾虑。该政策也是对之前细则的细化,给市场打了一剂强心针。”

她所说的细则是指,今年5月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该条例对民办高中、高教、职教在兼并收购、协议控制及关联交易等方面未做太多限制。彼时,政策出台后,业内欢呼职教业最大的利空靴子终于落地,但在资本市场上相关表现并不及预期。

此次《意见》后,从K12教育赛道中撤离出来的资金可能会有相当一部分转向职教领域。林信群说:“这相当于给了这些资金一个新的蓝海市场,一个新的出路。”

除了鼓励企业举办职业教育外,《意见》也鼓励职业学校与社会资本合作共建职业教育基础设施、实训基地,共建共享公共实训基地。记者采访中,有职教人士预计,未来可能会有越来越多的职校吸引社会资本后上市。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对高素质技能型人才的需求与日俱增,以及更多政策利好的出现,职业教育有望迎来高速发展,行业估值有可能修复。

叶乐认为,民办教育高校将出现分化,《意见》有利于办学层次和办学质量高的高等教育机构发展。“目前高教行业平均估值水平约是7-8倍,在政策安全的情况下,高教公司提升学生就业质量,有望带来估值的修复,估值水平有望恢复到10-12倍。”

更多资本转向职教赛道

事实上,已有多家上市公司转向职教赛道,进入这个教育领域的政策“避风港”。

“双减”政策后,好未来“轻舟”宣告,正式进军职业教育领域,范围涵盖传统技能类、新型职业类与成人学历类。

昂立教育表示,今年以来加大了职业教育拓展力度,强力构建产业特色专业群,与国内外多所职业院校建立专业共建,着力将职业教育打造成为公司支柱业务、第二增长极。

科德教育也表示,随着今年陆续完成的并购学校项目,职业教育将成为公司的主要业务。公司还将继续进军艺术、成艺、美育师资职业培训等领域。

而职业教育培训机构传智教育则在今年8月份接受多家机构调研时强调,国家鼓励的职业教育是以就业为导向、能为国家培养更多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的教育类型,而传智教育做的正是以就业为导向的技能型人才培训,是受到国家政策呵护的职业教育机构。

观察

职业教育赛道或更拥挤 需要挖掘更细分领域

在资金的涌入下,有声音称职业教育的赛道将变得更加拥挤。不过,也有声音认为,职教市场广阔无垠,现在撬动的领域只是很小的一部分,目前来谈赛道拥挤为时过早。

后者判断的依据是,今年堪称“职业教育的元年”,因为中职、高职和职业本科之间的通道正式打通了,市场更加庞大后能容纳更多的进入者。

事实上,自2019年我国明确了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以来,教育部陆续批准多所学校开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试点,打破了职业教育止步于专科层次的“天花板”,职教学生的身份认同感提高。

刘文琦说:“此前部分地区虽然有试点,但这次是以文件的形式正式确定了。打通之后,职业教育的受众和生源将大幅度扩展。”

根据上述东方证券的研报,2020年我国本科层次职业学校招生12.6万,其中专科7.86万,本科3.84万,本科招生学额占高等职业教育为0.8%,“考虑高职扩招的持续性,结构上形成高职体系内专科-本科梯度体系,总量提升。”

换言之,职教体系中,本科层次的学生比例增加之后,职教可能会吸引更多的学生加入。

未来,职教赛道是否会变得更加拥挤,未有定论,但新进入者必定要挖掘更加细分的领域,才能站得更稳。

采写:南都记者 王玉凤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