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培行业退潮众生相

2021-10-19 00:53:44 奚倩说娱乐

不可否认,当初如火如荼的教培行业已经进入了退潮期,在退潮谢幕时才能凸显人品,才能看出哪些是真英雄。

近期,教培行业一直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中。先是在“双减”背景下,教培机构颇受关注,紧接着,近日精锐教育(NYSE:ONE)暂停营业,轻轻教育也有爆雷迹象,让人们对于这个行业的看法更为复杂。

可以说,在中国的各行各业中,教培行业最不缺少“卷钱跑路”的新闻。2020年,优胜教育卷钱跑路,人去楼空;2021年,精锐教育也暂停营业,所拖欠的学费数额过亿元。

在生意场上,有赢家,就有输家。并不是说失败了,就是一介懦夫,因为成功关乎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所以,不以成败论英雄,这是一个原则。

失败了,要有从头再来的勇气,要有承担起一切损失的魄力,更要有正视失败的坦然。

卷钱跑路、人去楼空、欠薪欠债,能干出这种事的才是真正的loser。更何况,做教育的企业,应该生来就有传道授业解惑的责任在,至少,要有基本的诚信。

2020年,优胜教育卷钱跑路,在部分学生家长前往优胜教育北京总部办理学费退费时,总部早就已经人去楼空。

而其创始人陈昊,竟然还跑到镜头面前哭。在直播中他呼吁投资人、加盟商低价收购优胜教育的一些校区,呼吁家长额外给留守老师一部分课时费来维持继续上课,并声称会开通员工专区解决欠薪问题,声称会每日直播证明自己没“跑路”,但最后,人还是跑了!

这是把人丢到了极致,输了就是输了,何必又再表演卖惨。

同样的,今年10月12日,美股上市公司精锐教育发布致家长信,宣布暂停营业。曾经募集了1.67亿美元赴美上市的公司,如今不仅拖欠员工工资,还拖欠了大量的学员学费。

宣布暂停营业的4天前,10月8日,精锐教育CEO张熙在朋友圈写道“为了做好教育我真心倾家荡产了”。然而现实情况却是,张熙一直在疯狂地收购吞并,最后给公司造成了极高的资产负债率。让人分不清这究竟是为了做好教育,还是为了做大企业。

而在10月9日,精锐教育工作人员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张熙的那张朋友圈截图是假的,目前公司还在正常招生。

明明距离精锐教育宣布停止营业仅3天时间,却还要告诉外界“目前公司还在正常招生”,明明发了朋友圈却还要反口否认,改口说“精锐好好的,我也好好的”。如此反复无常,加速了自身的信誉扫地。

无独有偶,近期天津华英教育也有暴雷迹象,不仅明确表示学生家长预交的学费无法归还,同时将线下课全部转为线上课。这似乎是教培机构的惯用伎俩,因为轻轻教育也称要转型录播课,而精锐教育则要“做率先整形成功的教育企业”。

到底是真转型,还是真忽悠?毕竟现实情况是,员工和消费者,都讨债无门。

在中国,从不缺少因资金链断裂而企业岌岌可危的故事,但是像这些教培机构如此无耻的,还真少见。

1994年,史玉柱投资巨人大厦导致资金链断裂而几乎破产,欠债2.5亿人民币。但史玉柱不跑路,不赖账,最终实现了咸鱼翻身。

一个个的商业周期中,有涨潮就有退潮,而退潮转身时恰恰才能凸显英雄本色。

教培行业的老企业家俞敏洪,同样也在此次“双减”背景之下,受到不小打击。公司虽做出了大量裁员这样的举动,但至少,没有欠薪,也没有拖欠学生的学费。

俞敏洪放弃k12教育后,新东方(09901.HK)也失去了最重要的营收来源,但是俞敏洪依旧在积极寻求商业模式转型,尝试着进入直播领域。

同样的,豆神教育(300010.SZ)也正在度过寒冬。10月13日豆神教育公告称公司董事兼CEO窦昕向上海凛卓广告有限公司借款人民币1.5亿元。

而窦昕借来的这1.5亿元,却是用于支持和保障上市公司的日常经营,其中就包括为或有的学生退费提供充足的资金保障。(截至目前,在读学员未耗学费约7800万元,上述借款可足额保障或有的学员退费即刻退还)。

在卷钱跑路的多家教培机构衬托下,豆神教育为学生退费这样正常的举动,反而显得弥足珍贵。

这才应该是中国企业家应有的担当,把责任扛起来,该还的债,得认。而不是拒不退学费,卖惨跑路,把中国的教培行业越搅越混。

不可否认,当初如火如荼的教培行业已经进入了退潮期,而退潮谢幕时才能凸显人品,才能看出哪些是真英雄。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