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癌脑转移没救了吗?不!这些治疗方法可以提高生存期

2021-10-19 09:26:40 铭医严选

肺癌脑转移的发生率高达23%-65%。一般情况下,肺癌脑转移可采用的治疗方法有手术放疗、化疗、靶向治疗等,根据患者不同病情和选择的治疗方法不同,生存期也不同。研究显示,放疗治疗肺癌脑转移的平均生存期为6-9个月,化疗联合放疗的综合治疗生存期可达12个月。那么,还有哪些治疗方法可以提高肺癌脑转移患者的生存期呢?接下来,铭医严选小编将为大家介绍肺癌脑转移的不同治疗方式和生存率。

一、手术治疗

对于单发脑转移(寡转移),手术是很重要的一项治疗方式。手术可以快速缓解肿瘤压迫症状并且取得确定的病理诊断,可以做到很好的局部控制。存在肿瘤压迫造成致命性的病变,手术切除是不错的选择。

数据显示单发脑转移病例中,同时行肺部手术及神经外科手术切除病灶,中位生存期为4.3年,5年生存率为27%。

另一组手术联合立体定向放射治疗(SRS)的综合治疗数据显示,1年、2年、5年的生存率分别为83%、47%和21%,中位生存期为1.8年。结果认为对于有选择的患者,采用联合治疗的方法对肺癌脑转移患者有满意的效果。

二、放射治疗

1. 立体定向放射外科--联合全身药物治疗显著提高治疗的效果

对于肺癌寡转移(指在远处单一器官内出现1-5个转移灶)加用放疗显著提高治疗的效果,并显著改善预后。一项评估全身药物治疗联合局部胸腔放疗治疗寡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的临床研究提示,联合治疗组患者中位无进展生存期高达16个月,中位总生存期长达2.3年。因此,研究者建议,对于肺癌寡转移患者,全身治疗的同时联合放疗,可显著患者预后,治疗的效果可与手术媲美。

近年来,立体定向放射外科(SBRT)治疗因其精准的追踪功能,逐渐成为放射治疗寡转移肺癌的主要方式。2018年世界肺癌大会报道了SBRT可显著改善寡转移肺癌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和局部控制率,患者耐受良好。

2. 全脑放射治疗(WBRT)--可杀灭脑转移患者的颅内亚临床转移病灶

脑部是晚期肺癌常见的转移部位,全脑放疗是肺癌脑转移患者主要的治疗手段,可以短期迅速改善脑转移患者的神经系统症状。包括肺癌脑转移患者放疗后复发后的再次治疗;多发脑转移患者的治疗;单发脑转移患者进行局部切除术后的辅助治疗和预防性照射。此外,之前接受过脑预防性照射的患者,再次出现多发脑转移时,经过医生评估可再次进行WBRT。

WBRT通常采用光子放疗,对颅内亚临床病灶有一定的控制作用,但因传统光子放疗在放疗通路上,肿瘤前后均有剂量沉积,受其周围正常脑组织的剂量限制,难以达到根治性剂量。而质子治疗因其物理特性,可以让剂量几乎全部沉积到肿瘤病灶,因此在照射通路上病灶前后的正常脑组织受照射剂量明显降低,可以大限度保护周围正常脑组织。

三、化疗

化疗是肺癌脑转移重要的综合治疗手段之一,常用的药有顺铂、卡铂、吉西他滨、多西他赛、培美曲塞等。

在治疗非小细胞肺癌脑转移中培美曲塞的效果表现突出,数据显示培美曲塞治疗非小细胞肺癌脑转移病灶有效率为41.9%,中位总生存为7.4个月。

在局限期小细胞肺癌中依托泊苷和顺铂(EP)方案基于其在局限期疾病中效果和不良反应的优势,完全缓解率可达20%-45%,在广泛期可以达到10%-25%的完全缓解率。

替莫唑胺是一种新的化疗药物,口服可以完全吸收,可很好的透过血脑屏障,所以在治疗肺癌脑转移上表现突出。临床实验数据显示用替莫唑胺治疗肺癌脑转移患者总生存期高达1-1.3年,并且具有预防肺癌脑转移的作用。

四、靶向药治疗

靶向药作为近几年来热门的治疗手段,因为其强大的入脑能力和透过血脑屏障能力,在肺癌脑转移的治疗上表现突出。

吉非替尼单药治疗EGFR基因敏感突变的肺腺癌伴脑转移患者的客观缓解率为87.8%,中位颅内无进展生存期为1.3年,中位总生存期为1.8年,吉非替尼治疗可显著延迟脑转移患者至放疗时间,中位至挽救性放疗时间为1.5年。

阿雷替尼对于接受过克唑替尼治疗的ALK融合基因阳性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同样具有很好的效果,尤其对于脑转移病灶,疾病控制率为83%。2015年美国FDA批准阿雷替尼上市,用于克唑替尼耐药的ALK阳性晚期非小细胞型肺癌的治疗。

泰瑞沙作为已上市的第三代EGFR抑制剂,具有很好的入脑能力,在治疗伴有EGFR T790M突变的肺癌脑转移患者,泰瑞沙能带来的无进展生存期为8.5个月,而化疗仅有4.2个月。

以上就是铭医严选小编为大家整理的肺癌脑转移的治疗方法,选对治疗方案可以大大提高肺癌脑转移患者预后。关注铭医严选,我们可以对接北京上海一线权威医生医院。

参考来源:

[1]PreusserM,CapperD,11han-Mutlu A,et al.Brain metastases:Pathobiologyand emging targeted theraPies.ActaNeuroPathol,2012,123(2):205—222.

[2]李涛, 王捷, 郎锦义,等. 肺癌脑转移不同治疗方法疗 效分析[C]// 中国抗癌协会临床肿瘤学协作中心第五届学术年会.

[3]Davis FG,Dolecek TA,McCarthy BJ,ef al Toward determining the 1ifetime occurrence of metastatic braintumors estimated from 2007 united states cancer incidence data.Neuro oncol.2012.14(9):1171.1177.

[4]Melloni G,BandienAJ Gregorcv,ef以Combined treatment of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with synchronousbrain metastases:a singl ecenter experience.J cardiovasc surg(Torino),2011,52(4):613—619.

[5]Lee Y K, Park NH, Kim J W, et al. Gamma-k nife radiosurgery as an optimal treatment modality forbrain metastases from epithelial ovarian cancer. Gynecol Oncol, 2008, 108(3):505-509.

[6]Barlesi F, Gervais R,Lena H, et al. Pemetrexed and cisplatin as first-line chemotherapy for advanced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NSCLC) with asymptomatic inoperable brainmetastases: a multicenter phase II trial (GFPC 07-01). Ann Oncol, 2011, 22(11):2466-2470.

[7]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官网(ASCO).

[8]Iuchi T, Shingyoji M,Sakaida T, et al. Phase II trial of gefitinib alone without radiation therapyfor Japanese patients with brain metastases from EGFR-mutant lungadenocarcinoma. Lung Cancer, 2013, 82(2): 282-287.

[9] Ou SI, Ahn JS, DePetris L, et al. Alectinib in Crizotinib-refractory ALK-rearranged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acphase II global study. J Clin Oncol, 2016, 34(7):661-668.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