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遍山河阡陌,只为寻找慰藉心灵的美—荷花

2021-10-18 19:08:52 青莲读书

荷花,被历代文人称为“翠盖佳人”不止因为它色彩艳丽、婀娜多姿,文人都喜欢用荷花来形容各种美好的事物。借着荷花,来抒发自己的感情。那么它还有什么其他的象征呢?

1 高洁、圣洁

周敦颐在名篇《爱莲说》中毫不掩饰自己对莲花的喜爱:“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有“花中君子”的美称,是人暗示人们学习莲花的高洁品质。

2 清廉

荷花就是青莲,青莲与清廉是谐音,比喻为官清正廉洁。

3 吉祥、吉利

佛教的八宝吉祥,以莲花为首。古代以莲花和鱼剪纸,比喻“连年有余”等等。

4 爱情

唐代著名诗人王勃在《采莲曲》中写道“牵花恰并蒂,折藕爱连丝”,即并蒂莲和藕丝不断,表示男女间的爱情。

念奴娇

姜夔

闹红一舸,记来时尝与鸳鸯为侣。三十六陂人未到,水佩风裳无数。翠叶吹凉,玉容销酒。嫣然摇动,冷香飞上诗句。

日暮青盖亭亭,情人不见,争忍凌波去?只恐舞衣寒易落,愁入西风南浦。高柳垂阴,老鱼吹浪,留我花间住。田田多少,几回沙际归路。

这是一首吟咏荷花的词作。

词人将自己在武陵、吴兴、杭州三处见到的荷花巧妙的组合成了一首词,并将自己的感情赋予荷花,用优美的笔调写出了荷花的神采及个性。

上篇词人从各个角度描写荷花,传神的写出了荷花的风貌。“闹红”写出荷花的生气;接下来写下了一场雨,雨中的荷花更是多姿,倩影婷婷,嫣然含笑,吐出幽幽冷香,惹词人无限爱怜。末三句用通感的修辞手法,用视觉引出嗅觉,散发出一股诱人的“冷香”,不愧是千古佳句。

下篇写日暮时的荷花,荷花已在西风中凋残,唯有荷叶田田。时间已经大晚,作者仍旧不愿离去。但他却不直言自己的留恋之意,反而说是荷神多情,不忍离去,更衬托出词人的不舍。

满江红

王清惠

太液芙蓉,浑不似、旧时颜色。曾记得,春风雨露,玉楼金阙。名播兰馨妃后里,晕潮莲脸君王侧。忽一声鼙鼓揭天来,繁华歇。

龙虎散,风云灭。千古恨,凭谁说?对山河百二,泪盈襟血。驿馆夜惊尘土梦,宫车晓碾关山月。问姮娥、于我肯从容,同圆缺。

至元十三年(1276年)正月,元兵攻入临安,南宋灭亡。三月,王清惠随三宫三千人作为俘虏北上。途径北宋都城汴梁夷山驿站时,勾起作者深切的亡国之痛,遂在驿站墙壁上题《满江红》,之后这首词传遍中原。

首三句如疾风暴雨般骤然而至,说自己花容凋谢,不似旧时美丽。再接着叙述自己往日的生活。那时他如浴春风,备受恩宠,住在金碧辉煌的宫殿里。并且依靠着自己的美貌和才华,在后妃中声名远播。但这样的日子并没有长久,“忽一声鼙鼓揭天来,繁华歇”,战鼓接天而来,一切繁华顿时烟消云散。上篇节奏时缓时急,如一幕幕电影分镜头,动人心魄。

下篇开篇高度概括了亡国后的景象。君臣散去,风光不再。“千古恨”以下三句,直接道出亡国之哀。她们在被元军掠去一路北上的情景。夜晚都睡不安稳,不时被白天流离颠簸的恐惧惊醒;天不亮就被唤起赶路。最后三句表明自己的决心,不愿向元朝屈服,苟且偷生,她希望能去月宫陪伴嫦娥。到了燕京后,词人自请为女道士,体现了坚贞不屈的气节和风骨。

纳兰性德

阑珊玉佩罢霓裳,相对绾红妆。藕丝风送凌波去,又低头、软语商量。一种情深,十分辛苦,脉脉背斜阳。

色香空尽转生香,明月小银塘。桃根桃叶终相守,伴殷勤、双宿鸳鸯。菰米飘残,沉云乍黑,同梦寄潇湘。

这首词是在吟咏并蒂莲:并蒂莲花开了,犹如刚刚跳过舞的美人,两朵莲花盘绕连接在一起。微风吹过藕丝相连,仿佛在夕阳下窃窃私语,含情脉脉,如同凌波仙子般动人,怎能不叫人心生爱怜?明月下,池塘中散发着醉人的香气,如同桃叶桃根一般姐妹情深,永不分离,又有殷勤的鸳鸯来作伴。即使风云变化,花瓣凋零,也会像娥皇、女英一样共进退,生死不弃。

咏物之词,是纳兰的强项。并蒂莲在纳兰的笔下,显得更加超凡脱俗。后有人用并蒂莲形容相亲相爱之人,并蒂莲也是祝福的花朵,形容天长地久。纳兰喜化用典故,本次中的典故有:李贺的《李夫人歌》和《霓裳羽衣舞》。

并蒂莲就像两个相对而视、含情脉脉的人刚跳过舞,相互依靠。将并蒂莲拟人化,纳兰的词却有与他的不同之处。咏物词看似写物,实则写情,这首词也一样,看似赞美并蒂莲的美丽,实际上是写自己的忧伤和思念,最后一句露出心声:“一种情深,十分辛苦,脉脉背斜阳。”词中无论是并蒂莲,还是桃树,或者是鸳鸯,都是成双成对,而作者自己却是形单影只。

这首词艺术格调虽算不上高,但它咏物抒深情,咏物情更浓,读来让人回味无穷,艺术上也有其独到之处。

摊破浣溪沙

李璟

这首词借枯残的荷叶写自己的愁怨。

上片写景,景中有含情。第一句点名时令,荷花香味散尽,荷叶枯残,说明已到了深秋时节。秋的衰残,也流露出词人的惆怅之情,并将自己的主观感受融入西风之中。最后进一步写悲秋之情。春光憔悴,人也跟着憔悴,时间流逝春愁人也愁,万般憔悴,自然“不堪看”了。

下片写梦抒情。深秋时节,大地一片萧索,令人“不堪看”,他能否在梦中找到片刻的慰藉呢?词人梦到了边塞之地。南唐边境屡遭敌国的侵犯,身为一国之君,他深感忧虑。梦中词人不仅难以排解自己的优略,反而更添一丝愁情。醒来又能如何呢?梦醒了,他听见小楼吹笙,声寒而声咽,反映出词人孤寂的心情。

“多少泪珠无限恨”,环境凄凉,人事悲凉,一切仇怨交织在一起,不禁让人潸然泪下。无奈,作者只有“倚栏杆”,或是排遣,或是凝思,又或者二者兼有之。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