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尸体被发现,肋骨断裂刺穿内脏器官,身上都是被烟头烫的烟疤

2021-10-17 20:43:37 漫城小说

【本文节选自网文《十九夜:夜夜有直击人性阴暗面的故事等着你》,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图片源自网络侵删】

“雷小君,你怎么又迟到了?”班主任站在讲台上,厉声呵斥。

“去教室后面站着,放学前交一份检查。”班主任背过身继续上课。

雷小君低着头站到教室后,坐在最后一排的文鹏朝他做口型——“又挨打了?”

雷小君没有理睬。

课间十分钟,雷小君咬着笔杆,愁眉苦脸地写检讨。

文鹏在一旁给他纠错,“是绝对,不是决对。”

“滚一边去。”雷小君低声骂道。

雷小君和文鹏是死党,二人的成绩长期霸占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二的位置,班主任看到他们两个就头大。

儿子被继父殴打致死?同学假意探望时露出破绽:凶手另有其人。

文鹏父母常年在外地打工,他和爷爷住在一起,每天睁开眼睛想的事情就是如何捣蛋,惹哭女同学。

雷小君的爸爸死得早,妈妈身体不好,常年住院吃药,继父对他总是拳脚相加,令原本成绩中等的雷小君无心学习。

“这次又为什么打你?”班主任在办公室里翻了翻雷小君交上来的检查,当着其他老师的面问道。

“我用卫生间的时间有点长。”

“怎么打的?”

“踢了我几脚,还捶了我后脑勺几拳头。”

雷小君的话,引得办公室里一阵嗟叹。美术老师是刚刚参加工作的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拉着雷小君的手直说他可怜。

“你妈妈不管吗?”班主任问。

“我妈住院不在家,我也不想告诉她,怕她担心。”

雷小君在所有老师同情目光的注视下,低着头离开了办公室,口袋里还装了美术老师塞给他的巧克力。

等在外面的文鹏特别羡慕。

“我得回家让我爷爷也揍我几顿,这样老师也就不会总教训我了。”

“你爷爷都快坐轮椅了,还打得动你吗?”

“也是啊,哎,越说心情越不好,咱们去网吧打会儿游戏吧?”文鹏从口袋里掏出十块钱,和雷小君两个人钻进了网吧。

天黑透的时候,雷小君被继父揪着耳朵从网吧拎了出来。

“成天就知道玩儿,这样下去,怎么考得上高中?”

继父推了雷小君几下,雷小君仰着脖子顶嘴,“考不上就不念,早点出去挣钱,省得你看我不顺眼。”

“你说的什么屁话?”继父的巴掌眼看就要打到雷小君脸上。

“住手。”美术老师和男朋友看完电影,正好路过,冲上前将雷小君护在身后,“小君爸爸,有什么事情可以好好说,别动手。”

“你谁呀?我管儿子,你别多管闲事。”雷小君继父粗暴地喊道。

第二天,所有老师都知道了雷小君不但在家里被继父打,在外面也被继父打的事,班主任特意找雷小君谈话。

“你还是个很有潜力的孩子,我希望你能勇敢坚强一些。为了你妈妈,也要好好把成绩提上来,不然考不上高中,你的前途就没希望了。”

雷小君低着头不说话,这是他一贯的态度,班主任叹气,让他回教室了。一次数学小测验,雷小君没来考试。

放学后,班主任找到雷小君家里,想看看雷小君为什么旷课,缺席考试。

刚走到雷小君小区门口,班主任就看到雷小君满脸血污地朝她这个方向,跌跌撞撞地跑过来。

“你给我回来——”雷小君的继父追在后面。

“小君——”班主任没拉住雷小君,看着他跳上了一辆刚刚驶过的公交车。

“你这个混球,给老子滚下来。”雷小君继父气喘吁吁,站在公交车后破口大骂。

“小君爸爸,你不能这样对孩子,会毁了他的。”班主任试图说理。

“我自己的儿子,想怎么管怎么管。”

“小君现在需要家长的关心,他的成绩一直下滑,你再这样对他,他明年连职高都考不上。”班主任还在试图讲道理。

“你们学校老师管不好孩子,还不让我管。我再不教训他,他早晚闹翻天。”雷小君继父油盐不进。

班主任受了一肚子气,之后再也不管雷小君,任由他和文鹏两个人胡混。

毕竟升学率摆在眼前,一个班级四五十个学生,班主任还是要把主要精力放在能够顺利升入高中的学生身上。

雷小君连着两天没有来学校上课,班主任对他的逃课已经习以为常了。

两个男人找到了老师办公室。

“请问谁是雷小君的老师?”

“我是。”班主任疑惑地放下批改作业的红笔。

其中一个高个子的男人亮出证件,是警察。

他们是来调查雷小君死亡事件的。两天前的下午,雷小君的妈妈从医院回到家里,发现雷小君鼻青脸肿地躺在沙发上,死亡多时了。

“一定是他继父干的。”班主任想也没想地断定。

“为什么这么说?”警察问。

班主任把雷小君长期被继父殴打的事情说了一遍,还从抽屉里拿出了雷小君写的检查,上面清楚写下了他多次被打的经过。

随后,警察又询问了文鹏,还有平日里和雷小君关系好的同学。他们也都认为雷小君的继父有很大的嫌疑,称雷小君和继父关系很差。

“他后爸一直想要个自己的孩子,可是小君妈妈一直生病,没办法要孩子,他后爸就把气撒在小君身上。”

文鹏吸着鼻涕说道。

“这些是雷小君和你讲的?”高个子警察问。

“嗯,他还给我看过他后爸打他的伤。背后一道一道的,用皮带抽的,可狠了。”文鹏的话,也得到了其他同学的佐证,他们都见过雷小君身上的伤。

雷小君的妈妈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他脾气是不好,平时对小君有点凶,可是我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会对小君做出这种事情。”

在审讯室里,雷小君的继父极力喊冤,“不是我,我没杀他。那天中午,我回家拿个东西,看见他躺在沙发上睡觉,问他为什么不去上学,他不理我,我气得骂了他几句。但是当时我着急出门办事,拿了东西就走了,我根本没动过他。”

“你平时是不是经常对雷小君打骂?”警察审问。

“没有,就——”雷小君继父挠挠头,“气得实在不行,就蹬他几脚,脑袋上拍几巴掌,就这样。”

“有没有用皮带抽过他?”

“没有,绝对没有,我发誓。”雷小君继父正色道。

“雷小君死亡前一天晚上,你有没有打过他?”

“就踢了几脚,他躲在屋里抽烟被我发现了,我就——”

“踢的哪里?”

“屁股,哦,不,腿上。”雷小君继父开始擦汗。

“到底哪里?”

“还有肚子上吧,我实在记不清了。我把他的烟拿出去扔掉后,就没再进他的屋,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出门了。”

雷小君死于内脏出血,死因是被人用力踢到腹部,肋骨断裂,刺穿内脏器官,导致的脏器出血。

“听说雷小君是被他继父打死的?”

“好像死得特别惨,身上都是被烟头烫的,皮带抽的伤。”

“雷小君太可怜了,真希望早点把他那个继父判刑,最好枪毙。”

学校里,老师和学生都在议论纷纷。

雷小君的继父被警察带走之后,一直没有什么消息。

文鹏去雷小君家里看望雷小君的妈妈,“阿姨,小君是我最好的朋友,以后,我给您当儿子。”

雷小君的妈妈只是躺在床上流泪,什么话也不说。

陪雷小君妈妈说了会儿话,文鹏起身离开。临出门前,他说肚子疼要借用卫生间,雷小君妈妈指了指靠近厨房的位置。

离开雷小君家,文鹏沿着马路七拐八拐,来到一处破旧的小院。他前后看了看,推开虚掩的门进去了。

“刀哥,我去了雷小君家好几次,哪都找遍了,也没找到东西藏在哪!”

文鹏紧张得浑身发抖,坐在他对面的一个光头青年,正埋头啃着鸡腿,两手都是明晃晃的油。

“拿走我的东西不还,你知道是什么下场。”

“我知道,我知道,我再去找,再去找。”文鹏忽然想到了什么,他赶紧说道,“刀哥,我想起来了,他肯定藏到了学校的课桌底下,他的课桌下有个凹槽,他以前老偷偷在里面藏烟。”

“妈的,花样还不少。”

光头青年抹了抹嘴巴,带了两个人,跟着文鹏翻墙进了学校,撬开教室的门。文鹏在雷小君的课桌下摸了半天,拿出一包白色的药丸。

“都别动。”教室外有人冲进来,文鹏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扭着胳膊,脸朝下摔到在地。

教室后面,空的两张课桌摆在一起。

所有学生都在备战中考,对于许久不来学校的倒数第一名和倒数第二名,并没有人过多的关心。

雷小君的继父回到家里后,周围的邻居,同事还是对他敬而远之。

“小君不是我害死的,是一个叫刀哥的小混混打死的。小君跟着他卖摇头丸,小君一时贪心,偷拿了一包,被刀哥发现后狠狠打了一顿,没想到肋骨被打断了。他回到家里,不懂得去医院,就——”

这样的话,雷小君的继父和不同的人说了无数次,但是大家都持以明白,但不理解的态度。

有人说:“要不是成天被打被骂,小君也不会学坏,和社会上的人混到一起。”有人说:“小孩子调皮要好好教的嘛,后爹就是不负责任,一点耐心都没有。”

儿子不听话,犯了错,逃课,不学习,还打架惹事,当爸爸的怎么就骂不得,打不得了,雷小君的继父想不通。

雷小君继父在楼下的小酒馆喝闷酒,想到这几年雷小君四处惹事,自己没少为他操心。可是到最后,没有一个人认他的好。

雷小君四处和人说继父虐待他,现在雷小君死了,所有人都认为雷小君的死和他

继父的虐待脱离不了关系。

雷小君的继父像祥林嫂一样一遍又一遍解释自己从没对雷小君下过重手,更不是像雷小君所说的那样每天打他,但是没有一个人真的相信。在所有人的眼中,他虽然不是直接害死雷小君的凶手,但也是间接导致雷小君死亡的人。

雷小君死后,文鹏很快就被警察怀疑,一直暗中跟着他。直到在教室里他拿出那袋毒品,才能够人赃俱获地抓个现行。

文鹏被警察抓到后,交代了自己和雷小君一次在网吧打游戏时,认识了刀哥。刀哥说可以带他俩发财,他们就当真的。

一开始,刀哥只是带他们去打打架,喝喝酒,也没干别的。班主任在雷小君楼下撞到雷小君头破血流的那次,就是雷小君出去打架受了伤,回到家里被他继父发现后,他又从家里跑了出来。

结果,正好和班主任遇个正着,班主任就理所当然地认为雷小君是被他继父打成了那个样子。

“知道刀哥让你们卖的是什么东西吗?”警察问。

“知道。”

“那你们还卖?”

“想挣钱,小君说挣够了钱就可以离开家,这样他后爸就不能老打他了。”

下班后,负责这个案子的警察在闲聊。

“现在的孩子真是快要无法无天了,一点法律意识都没有。”

“也不能把责任都怪到孩子头上,一个是爹妈都不管,另一个是成天被继父虐打,这样的孩子,心理能健康成长吗?”

关于雷小君的死亡事件,电视台还专门做了一期节目。在节目中,记者敲开了雷小君的家门。

雷小君继父喝得烂醉,挡在门口不让记者进去。

“据雷小君的同学反应,你对雷小君有着长期的虐待行为,拳打脚踢,甚至用皮带抽打。”记者将话筒塞进了门缝。

“我再说一遍,我从来没拿皮带抽过他,那是他去超市偷烟,被人家撵在他屁股后面,用棍子打的。”

“可是,在雷小君的多份检查上,都有写明你会无缘无故地殴打他。”

“无缘无故?无缘无故?”雷小君继父的脸都要顶到摄影机的镜头上了,“他逃学该不该骂?他抽烟该不该打?他打群架该不该揍?我抽他后脑勺一下就算虐待了?他满嘴跑火车的话你们都信,现在他是死无对证了,是不是要我也死给你们看才满意啊?”

记者和摄影师被雷小君继父吓得落荒而逃。

节目很快在电视上播出,雷小君继父凶神恶煞的样子经过剪辑处理,看起来更加令人不寒而栗。

班主任关掉电视,转头对自己儿子说:“看看你多幸福,有我和你爸惯着你。”

儿子反驳,“我爸昨天还抽我了呢,你看,我胳膊上都青了。”

“打是疼,骂是爱,你爸还不是为你好?就你考的这点分数,我看他打得还是轻的。”班主任恨铁不成钢。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