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抛弃我另寻新欢,却在得知我怀孕后哭着求我原谅

2021-10-17 19:18:14 理书

【本文选自《一生只够爱一人》,作者夏夭夭, 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我说,我昨天去医院了,大夫恭喜我说,已经怀孕两个月了……

1

刚刚失恋二十三天的我,与被劈腿一个月的陈帆在健身房里不期而遇,遗憾的是,两个同样可怜的人却没能相互慰藉。

他是我的新教练。

我用实际行动向他传达了一个准确的信息:求虐。当然,作为施虐者,他真没有心慈手软,不停地给我加码负重。当他把最后一块配铁加到我的杠铃上时,我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喊,真他妈爽。

陈帆一边给我按摩着肌肉一边说,通常只有两种情况:第一,被甩;第二,他跟你说,亲爱的别急,我会离婚的。你是哪种?

我说,你想多了,我没有做小三那种金贵的命,这辈子爱上的都是穷鬼,更惨的是,就算是穷鬼最后也没能养住。

陈帆说,这没什么,你只是没见过更惨的。

我说,譬如呢?

他说,譬如女友嫁人了,新郎不是我。幸好今天遇见了你,心里稍稍平衡了点,让我知道,在失恋大军里,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我说,我去冲澡换衣服,你等我,要是不喝上一杯,我都不好意思说是你的战友。

我和陈帆在一家小酒馆里比谁更惨。我说,我们在一起三年,耳鬓厮磨生情愫。

陈帆摇摇头,跟我举杯说,真抱歉,七年的马拉松长跑。

我不甘心,自罚一杯说,分手时他跟我说,没有爱情伶俜一生,但没有思想却是行尸走肉。对不起,我要去寻找灵魂了。看他说得如此有深度,我都没舍得挽留。比较操蛋的是,今天上午我看见他和一个女人在商场里卿卿我我,这个事实,让我觉得很尴尬。

陈帆不说话,自饮一杯,沉思了一会儿才说,她跟我分手的方式比较特别,用的是结婚请帖,陶晶莹的那首歌你一定知道吧。

我点点头。

陈帆说,对,太委屈,连分手都是最后一个得到消息……

我说,真对不起,我敬你一杯吧,你可能不知道,陶子还唱过“我不祝福,我不想去证明,我们是个错误,放得下就不孤独,站得远些就清楚……”向前看看吧,耶稣被钉十字架那天是最糟糕的一天,但是三天后他又复活了。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

陈帆苦笑了一下,谢谢你,小闵,有你这样的朋友真好。

我摇摇头,不要以为这样就稳操胜券了,我还有更惨的呢。

陈帆看着我,温声地说,小闵,别折磨自己了,向前看看吧,这是你刚说过的,熬一熬就过去了。

我把头转向窗外,看着街上匆忙行走的人群突然觉得人生真无聊。我说,我昨天去医院了,大夫恭喜我说,已经怀孕两个月了……

在与陈帆这场“比惨”大战里,我终于扳回了一城。我拿纸巾擦擦眼睛说,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2

咖啡伤胃,喝酒伤肝,抽烟伤肺,爱情伤心,越是能让人愉悦的,风险就越大。

我妈妈倒是什么危险的事都不做,过马路,绿灯亮了都要再等上三秒,当然除了嫁给我爸爸。她跟他操了一辈子心,老了老了,我爸倒对她好了起来,什么事都让着她。遗憾的是,一年后,我妈妈因为肺疾,离开了。她走得很安详也很满足,闭上眼时,还牵着我爸爸的手。

可能是我的爱情修行还不够,还需要跋山涉水历经磨难,才能像我妈妈一样,临终时换来一句知足了。

三年前我和徐然相遇,那时候我们都年轻,二十三四岁的年纪,有无限的精力和幻想去描摹一个爱情的宏图盛世。他跟我说,叶小闵,我要带你阅尽人间美景,看尽人世繁华。我们可以去爱尔兰的冰雪世界仰望极光璀璨;可以追随三毛的足迹穿越撒哈拉;去丹麦跟小美人雕像诉说爱情;在莱茵河畔听罗蕾莱在暗夜里浅吟低唱……

他说得那么美,我的灵魂都在跟着他梦游,所以我几乎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他的追求。但我必须要坦承的是,我的这个决定,只是因为他满足了我对一个男人所有的幻想,言及爱情,还为时尚早。

他有一点点帅,小麦色的皮肤,唇薄齿白,眼神游离,看东西时有一种艺术家的落寞感,极为迷人,细枝末节里,有着不着痕迹的体贴和关爱。我想,人生百年,遇见这样的人还犹豫什么呢?哪怕那时,他还是一个落拓行走的穷画家。

但后来,我还是爱上了徐然。他用他的画板向我展示了很多生命里的美好。熹微中的山峦,暮色里的雾霭,夏花的绚烂,秋叶的静美,他打开了一扇门,牵着我的手去触摸这个世界的色彩,我们在零下九摄氏度的街头拥抱,在四月的微风里奔跑。这一切,都是他给我的。

可是,爱情只有这些是远远不够的,就像他向我描述过的那些地方,除了苏杭,我们最远的也只是去过三亚。他只是说要去哪里哪里,却从未告诉过我哪里才是终点。

幻觉丰盛,而能量薄弱。我二十七岁了,按照正常女人的思路,我开始谋求安定。他不解地看着我,我们如此快乐,何必拘泥于婚姻呢?

我再追问下去,他就跑了,他要去寻找灵魂伴侣。我又能怎么样呢?像个深闺怨妇一样,一哭二闹三上吊吗?

在所有追求幸福的过程里,最让人难堪的结果就是他路过了你的半生,你却要铭记他一世。

3

陈帆陪我去医院,他问我,决定好了吗?

我点点头,态度坚决。我说,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一出生,爱就是缺失的,而我一生都要生活在对他的愧疚中。

徐然闻讯赶来。是我告诉他的,作为孩子的父亲,他有权利来做最后的告别。

徐然对我作揖忏悔,他说,小闵,我知道错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保证去找一份工作,好好赚钱养家。我们结婚吧。

我说,我以为你不记得我养你三年了呢。

徐然对我起誓。

我说,何必呢,你不过是生活在自己世界里的幻想家,从来就没爱过我,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了,我长大了,不再是那个傻乎乎的姑娘了。

徐然用手指着陈帆问我,是不是因为他?那这孩子是谁的?

陈帆平和地笑了一下,眼神既不屑又伤感。

我也笑了,我说,徐然,谢谢你的质疑,我心里畅快多了,你要认为是,那就是吧。

徐然发飙,在医院里大喊大叫,扯着我的衣服往外拽我。

陈帆抓住他的衣领把他扔到了大马路上,并看着他说,改天换个地方,我教你做人。

徐然愤然地看着我,眼神游离,依旧是一个艺术家的落寞感,只是,不再迷人。

我说,谢谢你,关于你的心结,我在今天解开了。

他说了句狠话就走了。

陈帆把外套脱下来给我披上说,改天吧,心情状态不好做手术会有风险。

陈帆开车送我回去,我说,谢谢你。

他笑了笑说,你知道的,跟我不用说这些,我们都是一样的人。

我说,你最近怎么样呢?

他说,好了一点点,不过,七年的感情怎么可能说忘就忘,说不好还需要一个七年。现在冷静多了,仔细想想,自己的问题也不少,两个人最终没能走到一起,双方都是有责任的,譬如你。

他看向我问,你不介意我评说一下吧。我摇摇头,他继续说,你宠他太过,男人怎么可以不赚钱养家呢?你的溺爱只会让他觉得理所当然,你应该给他压力才对,逼迫他去设计未来,所以,你至少应该负半责。

我说,你说得对,我决定请你吃饭了。

4

陈帆是对的,爱不是纵容,更不是施舍,好的爱情,应该是未来可期的,经得住时间,抵得住流年。

几天后,我和腹中的孩子说了再见。我身体虚弱,躺在床上饥肠辘辘。我给陈帆打电话,他就拎着一大包东西来,各种营养品及鸡鱼蛋肉。他亲自下厨,不一会儿就手脚麻利地做好了四菜一汤。

我说,这样好的手艺都没能拴住一个女人的心,真是可惜。

陈帆说,那就先拴住你的胃。

正说话时,门铃叮咚叮咚响个不停,是徐然。他进来先是一愣,然后揶揄,不错啊,这才几天,小日子就过了起来。

陈帆说,是啊,结婚时给你发请帖。他揽着我的腰,把我扶到沙发上坐下。

徐然踢倒了椅子,掀翻了桌子,摔门而去。

陈帆摇摇头说,可惜了,一桌美味就这样毁了。

他请假照顾了我几天,后来给了我一把钥匙。他说,我帮你找了个房子,是一个朋友的,房租意思意思就可以,不然也是空着,换个地方换种心情。

我笑嘻嘻地看着他问,怎么,对我有意思?

陈帆轻叹,唉,这么轻易就被你看穿了,看来在生活中做个演技派,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他笑了笑,开始收拾东西。

新家两居室,宽敞明亮。没想到肌肉发达的陈帆倒是个细心周到的人,拖鞋、衣挂、水杯、水壶等小东西都是新的,卧室里还插了一把鲜花。

他给我倒了杯水,水还是温的。我笑了笑说,陈帆,谢谢你,认真的,谢谢你陪我走过了人生中最灰暗的日子。

陈帆摇摇头,彼此感谢吧。如果没有遇见你,我也不知道怎么熬。

不久,陈帆帮我联系了一份新的工作,我换了手机号码,开始了新的生活。

十一小长假,我和陈帆去了鼓浪屿。在一家小咖啡馆里我问他,伤疗得怎么样了?

陈帆说,还是会经常想起她,一起去过的地方,一起做过的事,有时候在大街上看见一件漂亮的小玩意儿,就会没来由地难过,要是以前,就可以买来哄她开心了。

陈帆问我,你呢?我说,好得差不多了。

陈帆犹豫了一下说,小闵,要不我们在一起吧!

我笑了笑说,你刚说还不能忘记她,要我怎么答应你?

噢,好像是。陈帆郁闷地低下头,样子倒有些天真可爱。

5

张爱玲说,如果你认识从前的我,那么,你就会原谅现在的我。

后来,陈帆又向我表白了一次,被我委婉地拒绝了。不是他不够好,从生活琐碎里,看得出他是个不错的男人,可是,在经历过了那么艰难的时刻后,我说服不了自己再草率地做任何决定。

日子总是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年底。由于公司效益不好,要降薪裁员,我主动辞了职,准备回老家陪爸爸住上一段时间,他现在一个人也很孤独。

陈帆去机场送我,他说,叶小闵,你不会一去不返吧?我耸耸肩,不好说。他有些郁闷地看着我,跟我说再见。不知道是不是难过,但我心里还是有一点酸楚。

我回去以后,被七姑八姨逼婚。眼看就二十八岁了,也是该着急了。我在微信里跟陈帆说,明天下午又要去相亲,还不知道是什么牛鬼蛇神呢

陈帆问我,那要是遇到合适的呢?

我想了想说,遇到合适的就嫁了呗,老大不小了。

陈帆回了个“哦”,就没了下文。

四姑妈挽着我的胳膊跟我说,小闵啊,可要把握住机会。姑妈看人准着呢,这个人真不错,海归,经济学硕士,家里的独子,我好不容易才托上关系约到的。

我说,又是托跳广场舞认识的大叔吧?姑妈就掐了我一下。

跟姑妈描述的差不多,人挺秀气,戴个眼镜,话不是很多,懂得聆听,不插嘴,都是优点,偶尔针对时下萎靡的经济发表下意见,看得出很有底蕴。就在双方留电话号时,陈帆闯了进来,牵过我的手就把我拉出了餐厅,把那个经济学硕士看得一愣一愣的。

我问,你怎么找到这儿的?

他说,我查了你的快递单子。去了你家,叔叔说你在这儿。

你见我爸了?

陈帆得意地说,是啊,还聊了一会儿,他老人家挺喜欢我的。

噗,那来这儿干吗?

陈帆抖了一抖说,东北真是太冷了,但是能看见雪真好。

我把围脖摘下来给他围上,我们就沿着马路向广场走去。

走了很久他才开口说,小闵,我反反复复地想过了,我想用最最认真的话和最最真诚的心跟你说,你是一个好姑娘,我不想失去你。我曾失去了一段七年的感情,但是它教会了我学会珍惜。我知道我现在还没那么爱你,还没从过去的感情中完全走出来,但是我怕等我走出来时,你却不见了,我不想再一次失去了。陈帆看着我的眼睛问,小闵,可不可以后爱你,先让我们在一起?

我正在反刍这句话的意思,陈帆又说,我存款不多,但有房有车;收入不高,但家务全包;你负责美貌如花,我负责赚钱养家。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陈帆,你刚说那些话都这么押韵,到底是准备了多久啊?

陈帆伸手挠挠头说,很久了。他还说,家里还空两间房呢,可以把咱爸接过来,到时候给咱们带孩子。

我说,你臭美,我还没答应你呢。我倒退着跑开了,把双手拢在嘴边喊,让我好好想一想,我脑子笨,不知道什么是先在一起后爱你。

陈帆学我,手也拢在嘴边喊,叶小闵,我爱你。你别跑,我钻戒都买好了。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锦盒高高地举起来,样子很是骄傲。他来追我,一脚踩滑了,摔在了雪地里。

我蹲在地上,笑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雪后,夕阳很美,有一缕光落进了我的眼睛里,我眨了眨,有些水珠溢了出来。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谷欣航_NBJ956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