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救人无数却倍感惋惜 河南“救援队长”通过抖音让更多人学会自救

2021-10-16 10:43:12 豫见视界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 米方杰

7月22日,河南卫辉,侵袭整个河南省的特大暴雨仍在继续。新乡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的楼里水位不断上升,两名护士被迫用棉衣和黄雨衣包着一对刚刚出生的双胞胎向外转移。救援队长刘冠中用手机记录下了这一幕。

五天后,他把视频发布到了抖音上。“两名新生儿安全转移,给孩子起什么名字?”视频很快收到了六万多个赞和六千多条评论,有人说应该取名叫“洪生”和“洪恩”,也有人说应该叫“恩泽”和“恩德”。刘冠中想,要是孩子的父母能看到这些留言就好了。他将这条视频置了顶。

55岁的刘冠中是河南省濮阳市红十字救援队的队长,在抖音上,他有一个更简洁的名字,“救援队长”。

和很多人想象中不同,救援队只是一个纯粹的民间组织,不属于政府部门。刘冠中也不是公务员,只是一名普通志愿者。救人、在抖音上传播安全知识,不是他的义务,而是义举。

2021年10月15日,刘冠中在抖音创作者大会上分享了他和他的救援队故事。既关乎一个人对一群人的守望,也关乎一个人对灾难与生死的反思。

“洪生”与“洪恩”

刘冠中记得,河南濮阳的大雨是从7月20日开始的。下午三点,他正与几名救援队员在办公室做事,突然,他被拉到了荥阳市某个求救群。人们在群里哭喊:水已经淹到二楼了,谁来救救我们?

荥阳隶属河南郑州市,特大暴雨来临时,它处在风暴的中心。刘冠中立马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带上七名队员,开两辆车往荥阳赶。那时高速公路已经禁止超过七座的大车通行了,刘冠中又赶紧打电话与应急指挥部协调。

两百多公里的路程,他们开了足足四个小时。途经郑州时,其中一辆车的油箱警报器响了。“高速出口的加油站已经淹了,根本下不去,车子开到服务区加油站,发现油箱已经一半泡在了水里。”刘冠中说,直到此时,他才意识到,暴雨快变成洪灾了。

(7月河南洪灾救援,刘冠中[最右]为队员打气)

到荥阳时,街道上的水已经有一米多深。刘冠中到应急指挥部取完物资,赶往水灾严重的泗水镇时,几乎所有隧道都已被淹。

从晚上十点到第二天上午十一点,他们连夜转移了两百多人。“就是用充气冲锋舟一趟一趟往外拉。”和他平时在自然水域救人不同,城市内涝水下情况不明。有名队友的船被晾衣绳和广告牌绊住了,下水清理时没注意,一脚蹬在墙角上,划出了一大道血口子,因为当晚没能及时治疗,事后还发了炎。“那一夜我们都没休息,之后一周都是这样的状态。”21日下午,多支救援队赶到河南后,刘冠中便退回郑州开始参与救援队伍的协调工作。

(濮阳红十字救援队参与2021年河南洪灾救援)

那几天,他的手机铃几乎没断过,经常接一个求助,挂掉,就是几个未接来电。“我们一个救援队总共去了五十多个人,一共只转移了两千多个群众,可是有几十万人需要帮助啊……我们的水上救援力量不充足,所以只能靠掌握的信息去判断哪些比较危险,哪些可以自救。”刘冠中说,这次洪灾带给他的最大启示就是普通人得学会自救和互救。

8月23日,刘冠中在抖音上讲过一个故事。22个人被困厂房房顶,三天三夜没吃东西,其中十个人在网上公布了自己的手机号,刘冠中拨通了其中一个。他让对方通知其余九人关机,保持电量,然后派了一支救援队过去。但所有涵洞都灌满了水,努力了六个小时,救援队仍然无法找到通行的路,刘冠中只好告诉他们得自己想办法了。

就在这时,奇迹发生了。当刘冠中后来再拨电话过去时,对方说已经出来了。“灾难来临,不要只寻求救援,最重要的是自救互救、寻求自保。”

“太惋惜了”

让更多人学会自救、互救,这原本也是今年2月刘冠中决定做抖音的原因。“现场事故有警示作用,安全教育能提供对策,这多好?一个视频能被几万人看到,这比一般的传播工具都要好。”

濮阳市红十字救援队成立于2015年7月4日,在民政局注册之前叫水上义务救援队。原先只是包括刘冠中在内的几个游泳爱好者去参加横渡黄河的游泳比赛,晚上喝了酒,不知谁提了这个建议,回来他们就真成立了这个公益组织。

7月5日,他们第一次用竹竿和钢筋铁钩,从水里捞出了两名溺亡者,7月6日,队员在公园里救了一对溺水的姐弟。不过这五年,令刘冠中遗憾的是,名字虽然叫救援队,但其实打捞上来的“人”远远多于救上来的人。“捞了四百四十多个,救了三十多个,还不到十分之一。”

最让刘冠中难忘的是2018年暑假的一天。黄河里溺了两个初中生,刚捞完,又接到电话,下游十公里处有六个小孩出事。他们赶过去,从下午五点到晚上十一点,找到了五具尸体。刘冠中将他们僵硬的身体放在泥沙冲成的滩涂上,天黑了,很空旷,风中全是连成片的哭声。“太惋惜了。”

小时候,刘冠中也曾差点溺水。他父亲是军人转业,分配在濮阳铁路局,所以从小刘冠中就在铁路局的大院里长大。他胆子大,八九岁在三米长的澡堂子里学会了游泳就去农村的池塘里玩,自然水域踩不到底,他一下慌了神。同行的小伙伴过来搭救,他死命搂住对方,结果两人一起往水里沉。幸好这时有路人经过,抛来一个轮胎,他们才获救。

自此之后,刘冠中拼命练游泳,到十四五岁时,他已经是个游泳健将了。“游泳是人类基本的生存技能,但大家的重视程度还不够。”意识到宣传的重要性之后,刘冠中首先与学校合作,开展了安全知识讲座。在一所2000人的初中,刘冠中发现只有三名学生会游泳。“游泳的普及度太差,人们在水里的应变能力和自救意识自然也就跟不上。”刘冠中说。

为了使自己的救援更专业,刘冠中自费考取了国际专业潜水教练协会认证的AOW(开放水域进阶潜水员)资格证书、红十字应急救护师资证和船员证。在抖音上,他分享过不少落水后如何自救、如何正确穿救生衣的知识点。对于人们在水里常用的“手拉手救人”法,他也予以过纠正。“‘手拉手救人’那条发出来后,很多人告诉我觉得后怕,因为以前他们就是这样做的。”刘冠中说,“所以我就想,提前告诉大家游泳圈可以怎么用,矿泉水瓶有哪些妙招,那么万一大水真的来了,人们也就不会那么慌张了。”

(刘冠中在抖音讲解安全知识)

“抖音让我们感觉自己被认可了”

目前,刘冠中在抖音上已经积累了3.1万粉丝和超过52万的点赞,对于这个传播效果,刘冠中觉得已经超过了预期。“很多人留言说又学到知识了,开眼界了,这对自己也是个鼓励。”在刘冠中看来,抖音的另一个作用就是消除了很多人对救援队的误解。“以前大家都觉得我们是政府职能部门,做什么是应该的,但其实我们只是普通志愿者,是出于善心而不是义务在救人。”

有一次,有人往河南濮阳市公安局打电话,说有人掉进黄河里了。警察查对方位置,发现那里已是山东地界。不过因为事发突然,濮阳市区距离事发地点也就70多公里,所以警察通知了刘冠中的救援团队。当天有个队员正好在附近,十几分钟后就赶到了。等刘冠中的大部队到达时,溺水小孩的尸体刚刚被捞上来。

“你们怎么才来?把我们孩子给害死了!”孩子母亲冲刘冠中吼道。刘冠中理解她的心情,可也觉得委屈。“我们做这个事,不是因为欠你的,不感激也就罢了,怎么好像是我们的错?”刘冠中陷入了迷茫,他甚至开始反思救援队的路是不是走错了。

救援队除了接受政府和红十字会捐赠的物资,绝大部分开销都由队员自己承担。五年下来,他们总共花费了三百多万元。刚开始做救援时,现场总有人问刘冠中:“你这一天赚多少钱?”“不要钱,我们就是帮忙的。”“不要钱?不要钱谁干这事儿啊?”

刘冠中17岁当兵,20岁转业后一直在电力系统工作。2010年调到国家电网下属公司做文职后,工作相对清闲,之后做救援队长,单位也准许他遇到特殊情况不用坐班。“救援时间都有规律的,主要是暑假、周末和晚上,所以占用休息时间比较多,对工作影响不大。”

(刘冠中在小学宣传安全知识)

做抖音后,刘冠中有时会发救援队的工作餐和装备,有时会发团队获得的奖杯和锦旗,有时会“直播”队员在结了碎冰的河里训练。他不确定有多少人真正理解了他们,但他说至少抖音给了他们一个被理解的窗口。

“从留言就能看出来啊,很多人夸我是真正的民间英雄。”今年六月,刘冠中去帮一个被大雨淹没的小区车库排水时,有居民送来了水果。“我在抖音上看过你们干活的视频,知道你们是义务劳动,谢谢你们。”

这样的关怀令刘冠中感到欣慰,因为对于他来讲,过往五年的救援工作中很少有这样充满成就感的时刻。他说:“下水捞已经溺亡的人,是想让家属不埋怨社会,感受到社会的温暖,可是你也快乐不起来;救活了人,很多也就口头说句谢谢,然后走了。倒是抖音上很多鼓励和赞扬的留言,让我们感觉到被认可了。我很难说具体哪条评论最打动我,但至少现在,我觉得付出更值得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