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赌徒订婚后输彩礼和亲戚的钱,被催还钱她问:一家人了还谈钱?

2021-10-15 17:56:29 野离离

文|野离离

男怕娶错妻,女怕嫁错郎,如此人生大事,一旦做了个错误的决定,将直接影响自己的后半生。

随着婚恋观念的更加开放和文明,在结婚之前,男女双方都会有一定的接触和了解,合适了再决定要不要结婚。

但依旧有人会为了骗婚,刻意伪装,自己营造人设。

一般来讲,在结婚之前,就以各种名义索要财产的,或者明目张胆地想要将对方的财产据为己有的,这种人结婚的真实目的不纯概率较高。

不过呢,如果不是被对方迷惑,爱到无法自拔,失去理智,其实也很容易发现对方的真实目的。

只是长沙小伙儿邹露却没能及时反应过来被骗,后知后觉,以至于没能保住自己和家人的血汗钱。

01 本以为遇见是一种幸运,没曾想却是引“狼”入室

“人在做,天在看,把该退的退了,把该还的还了。”

“离,马上离,他们太不讲道理了,太没有良知了,欺负一屋的残疾人。”

说这话的女子是邹露的小姨,都说劝和不劝分,为何小姨会坚决要双方离婚?她指的残疾人又是谁呢?

事情是这样子的,今年30岁的邹露是一名有听力残疾的小伙儿,在一家医药物流公司上班,月薪四五千,不算高,但在当地也不低。

有房有车,而且家中有5套安置房,每年的房租也能收到好几万,他这个条件不算差。

作为家中独子,父母对他的婚事很着急,甚至下了最后通牒,要他今年过年一定带女朋友回来。

父母都是本分老实之人,父亲是油漆工,母亲是洗碗工,操劳大半辈子依旧不停歇,趁着现在能干就多干点,减轻孩子的负担。

年初,邹露经人介绍认识了本地姑娘王娇

王娇肤白貌美,个子高,长相也很不错,虽然比邹露大了三岁,并不影响男方家人个个对她都满意。

其实在见面之前,两人就微信聊过,才聊没多久,王娇就以回家没路费为由,向邹露要3000块。

邹露一开始是不情愿的,毕竟才聊,还没见面,万一不成这钱大概率打水漂。

但迫于家里催婚的压力,他想了想,还是给了。

这之后王娇又以各种名义向男方要钱,前前后后大概要了2万。

02 欢天喜地来结婚,没想到进了一个圈套

等到真正见面,男方家里人都很满意王娇,而王娇对邹露也挺喜欢,她性格外向,第一次见面就会主动跟内向的邹露聊天,一起烤火谈笑。

两人才见面认识了15天,就匆匆订了婚,过彩礼,再拿结婚证。

两人结婚后,王娇在邹露家住了才20几天,就神秘消失了。

不仅人消失了,还带着一屁股的债一起消失了。

在此之前,她向男方的亲戚借了不少钱,公公那里也借了3万块,邹露那儿拿的钱就更不用说了。

她一消失,大家都急了。

后来王娇又发消息给邹露,说自己犯了个错误,她把彩礼钱以及借来的钱都给赌输没了。

彩礼钱一共16.8万,这是邹家为了表示对这个儿媳妇的重视,东拼西借,凑了这些钱给儿媳。

得知王娇在短短的几个月之内,输掉了大概二十多万,邹露他们听了很生气,毕竟这些钱真来得不容易,都是血汗钱。

但是人嘛,谁不会犯错,她还年轻,如果这次之后知错能改,还了这些钱好好过日子,他们也会原谅她的。

婆婆甚至还微信里安慰王娇没关系,他们愿意帮她一起还,还让她多注意身体,不要熬夜。

其实儿媳过门后,邹家对她很好的,就像婆婆说的那样,不会看轻她,会把她当自家人看待,这点王娇自己也承认了。

但后来,随着回忆王娇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以及一些细节,还有结婚前后的一些行为,大家对她的认识越深,越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

在两人认识才两个月左右的时间,邹父想要早点给儿子办婚礼,一开始王娇认为时间有点赶,太着急了,想再了解了解。

但随后王娇又反悔了,她催促邹露赶紧结婚,看到女方如此积极,邹露父母相当高兴。

邹露后来会想起这个,觉得大概率是王娇那段时间欠钱还不上,想早点拿到彩礼,或者已经结婚了是一家人的名义,好心安理得地要更多的钱还债。

只是这会儿即便知道了对方的目的不纯也晚了,王娇已经不接邹露的电话也不回信息了。

不得已,邹家人只能找到对方的父母家了解情况。

03 知错不改一味推脱责任,害己又害人

哥哥王军在家,他显然不欢迎邹家人这群不速之客,面对邹家人的指责和抱怨的态度,王军表示很气愤。

他说妹妹已经嫁入邹家,是邹露的老婆,这是他们的家事,与他这个做哥哥的何干?

后来,王娇的父母也赶过来,他们也是恨铁不成钢,没想到女儿会捅这么大的窟窿。

跟邹家结亲,他们也是奔着小两口能好好过日子去的,对于彩礼,他们做父母的分文未拿,全部交到了女儿手上,希望她能好好过日子。

虽然以前多少知道女儿有赌博行为,但没想到她不知悔改,越陷越深,害人害己。

但走家人认为,王娇家人最大的错在于没有在相亲之初说明情况,刻意隐瞒了女方有赌瘾这一情况。

而且通过这次的沟通,邹家人还了解到,至今王娇还欠着几万的外债。

没人知道她到底赌什么输掉的,以及欠了谁的钱,具体欠多少?

当事人不在场,再多的争执也无意义。最后,王父拨通了王娇的电话。

电话里头,王娇说自己在长沙市区工作,她说对自己输掉这么多钱的行为,她也道过歉,但邹露没有原谅她,反而要离婚。

另外,她透露自己并不想离婚,依旧想好好跟他过日子。

同时,她还不忘指责对方上她父母那里闹,没有尊重她。

她避重就轻,转移矛盾的做法显得很老到。

事到如今,王娇依旧不觉得自己赌博是导致离婚的主要原因,她反倒觉得是对方太过于小气,一直抓住这个问题不放。

话里话外王娇都不想离婚,但邹露表示不想再继续,在他看来,他跟王娇根本不是一路人。

而且他更愿意相信,对方是因为看上自己家的条件,看上家里的五套房,而不是他。

但王娇争辩,她是看中了邹露的老实本分,才决定跟他在一起的。

如今,虽然亏了16.8的彩礼,但在王娇看来,这点钱根本就不多。而且她认为彩礼就是给她的钱,既然这样,那她就有支配权。

赌输了也是自己的事儿,与他人无关。

再者,她认为,别人催她还钱但她没钱还,那向丈夫要钱,向公公婆婆是理所当然的事儿,更何况公公婆婆曾经真的答应她会帮她还。

如今,他们却上门要回那些钱,是不是说话不算数了?

而且,至于说欠公公3万,都一家人了,还用还钱?

对于男方想要她打欠条以后还,她明确表示不可能。

她说在婚姻存续期间打条子是不成立的,只要夫妻关系存在,就不存在欠与不欠的问题。

看来,到现在,王娇根本没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为了能躲避掉还邹家人的钱,她还做了不少的功课。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即便在婚姻存续期间,赌博欠款都是个人的债务,与配偶无关。

另外,如果要如果协调不成走法律途径的话,王家未必会赢,到时候该打条子还是得打。

但不管怎样,离婚已成定局。

不论结局如何,没有谁是赢家。

对于王娇,她不值得同情,至始至终,她都没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不知道,这次离婚后,二婚大龄+一身债的她又该何去何从?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