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姆前夫一审被判死刑,拉姆姐姐要孩子抚养权

2021-10-14 22:02:09 剥洋葱people

卓玛现在最担心的是拉姆的两个孩子,孩子现在由唐路的父母在抚养。她非常想念两个孩子,接下来想尽可能争取到两个孩子的抚养权,以告慰拉姆在天之灵。


10月14日,庭审现场。图片来源:阿坝州中级人民法院

文丨新京报记者 李照

编辑丨袁国礼 校对丨李立军

本文3193阅读6分钟

10月14日,备受关注的拉姆被前夫杀害案一审开庭审理。四川省阿坝州中级人民法院组成7人合议庭审理本案。经过庭审,当庭做出一审判决:被告人唐路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赔偿因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造成的物质损失。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专家学者、新闻记者以及被告人家属、被害人家属等人参加旁听。

阿坝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唐路与被害人阿木初(抖音名:黑姑娘【拉姆】)于2009年登记结婚,婚后二人常因家庭琐事发生争吵,唐路多次殴打阿木初,2020年6月28日二人离婚。后唐路多次找阿木初复婚被拒绝,因此心生怨恨。2020年9月14日20时30分许,唐路前往阿木初父亲家,向正在厨房进行网络直播的阿木初淋泼汽油并点火,致阿木初烧伤。阿木初于半月后经医治无效死亡。唐路在逃离现场后被抓获归案。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唐路致阿木初死亡的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且犯罪手段极其残忍,社会影响极其恶劣,所犯罪行极其严重,依法应予严惩。判决认定被告人唐路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赔偿因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造成的物质损失。

据被害人家属的民事诉讼代理律师称,庭上唐路在供述和宣判等环节数度落泪,在最后陈述阶段,表示悔罪。

拉姆的两个孩子现由唐路的父母抚养,长子已被纳入事实无人抚养儿童保障范畴。拉姆的姐姐卓玛告诉新京报记者,接下来想尽可能争取到两个孩子的抚养权,以告慰妹妹在天之灵。

等待一年后的开庭

10月14日8时许,汶川县人民法院,拉姆的姐姐卓玛和丈夫、舅舅进入法院旁听。由于疫情防控需要,法院仅留给双方家属各三个旁听名额,卓玛担心年迈体弱的父亲受刺激,于是选择和丈夫、舅舅前来。

卓玛称,开庭前一晚睡得很不踏实,早上五点多醒了再难入睡,这一年来,她也经常失眠。

此前,开庭的消息也在两百多公里外的四川省金川县二噶里乡传得沸沸扬扬,“这两天都在说唐路这个案子,剩下那两个娃娃,我们看到都心痛。”有村民议论。

多位村民告诉新京报记者,唐路家开的茶馆已经关门。10月12日,唐路的父母和一位村干部来汶川县参与庭审。

当天,被告人唐路的父母也进入法院参加旁听。其母亲穿一身黑色长衣,进入法院时由一位女士搀扶。一位知情人告诉新京报记者,去年案发时,唐路母亲生病才出院不久;几年前,唐路父亲在建筑工地上打工,从高架上掉下来摔断了腿,走路时腿脚不太灵活。

早上9时,庭审正式开始。据庭审的视频画面显示,唐路被押解到庭,他个头不高,有些微胖,穿着防护服,戴着口罩和护目镜,脸上可以依稀辨别出烧伤的痕迹。

2020年9月14日,唐路涉嫌向拉姆泼了一身汽油并点燃,火势迅猛也烧伤了唐路本人,金川县同年12月12日发布的警情续报显示,公安机关将其控制后,送往医院进行治疗。

因案情重大复杂,四川阿坝州人民法院依法组成7人合议庭审理本案。庭审中,公诉机关出示了相关证据,被告人唐路及其辩护人进行了质证,控辩双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在法庭的主持下充分发表了意见,被告人唐路亦作了最后陈述。

庭审持续从早上9点持续到下午1点50左右,据被害人家属的民事诉讼代理律师称,庭上唐路在供述和宣判等环节数度落泪,在最后陈述阶段,表示悔罪。

10月14日,庭审现场。图片来源:阿坝州中级人民法院

暴力的家庭和婚姻

在此前的采访中,卓玛曾告诉新京报记者,唐路和拉姆原本是一个小学的校友,十七八岁时相识谈恋爱结婚。刚开始,家里对这门亲事没有什么意见,在唐家,唐路是长子,在拉姆家,姐姐卓玛早些年随母亲那边的亲戚生活,家里归拉姆管事,“他俩在两边都是当家人。”

拉姆和唐路结婚后和公公婆婆住在一起。刚开始,唐路没有正式工作,夫妻俩尝试做过很多事情,拉姆在若尔盖开了一家服装店,白天卖衣服,晚上烤烧烤。这段经历,在后来被一位粉丝认了出来。

2017年,为了照顾家里的老人和孩子,拉姆又回到了金川县,去学了一个月的理发手艺,和姐姐卓玛在金川县观音桥镇开了一家理发店。理发店关门后,姐妹俩又合伙开了特产店。

早些年,卓玛很少听到拉姆诉苦被家暴。那时候,姐妹俩的母亲还在世,母亲为人精明能干,是家里的当家人,唐路还不敢乱来。但是卓玛觉得,母亲还是感知到了一些什么,临终前,母亲拉着卓玛的手说,“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妹妹。”

母亲去世后,拉姆家庭里的“战争”多了起来,争执的导火索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唐路反对拉姆和娘家走得太近,最后逐渐演变成暴力。

但这一切都在家庭的隐蔽场所进行,很多二噶里乡的村民和街坊,最喜欢唐路和拉姆的两个孩子,“两个娃娃,眼睛大得很,乖得很。”在外人看来,出事之前这甚至算得上是一起不错的婚姻。

知情人陈建伟(化名)更早地注意到这个家庭的另一面。他看着唐路和弟弟长大,“这个家庭有暴力倾向。”陈建伟告诉新京报记者,唐家两兄弟从小就被家长管教很严,不听话就被打,“后来娃娃长大腰杆硬了,她(唐路母亲)就管不起了。”

陈建伟说,唐路还有一个弟弟,几年前出过一次严重车祸,平时看着挺正常,但是“一只眼睛看不见。”,“脑壳好像有问题”,性情极端暴躁,“动不动就要提菜刀砍人。”

“他发作起来,连他屋爹妈都要打的。”陈建伟说,唐路的弟弟曾把唐路的母亲打成过“熊猫眼”,唐路的母亲还去都江堰住了一个月。在唐家,唐路是唯一能“镇住”他弟弟的人,但陈建伟说,唐路也打过一次他的父母。

在陈建伟看来,唐家对拉姆还算“宠爱”,“碗都没让她洗过”,“毕竟小的(唐路弟弟)都那样了,可能找不到婆娘了,全家肯定很将就她(拉姆)。”

第二次离婚后,陈建伟记得,唐路还谈了一个青海的女朋友,陈建伟见过,“那个女娃还可以,好像没结过婚的。”,但没多久,陈建伟就听到了拉姆的噩耗。

10月14日,拉姆的姐姐卓玛前来参加庭审。视频截图

死者姐姐:最想念妹妹的两个孩子

拉姆去世后,一部分骨灰洒在距离出事地点9公里外的杜柯河中。每次思念妹妹时,卓玛都会独自去河边静静地坐一会儿。卓玛告诉新京报记者,如果宣判了死刑,她回家后的第一件事是要去祭奠妹妹。

拉姆出事后的一年里,家里陷入了困境。原来的房子被烧毁了,父亲三郎甲无家可归,他不愿意离开观音桥镇,当地政府将其家人安置在一间闲置的养老院中作为过渡。

去年10月14日,三郎甲找到观音桥镇政府,表示要在麦斯卡村内距离观音桥镇集镇约800米处修建住房,金川县自然资源局回复其宅基地选址位于基本农田保护区内,不能修建房屋,并建议其重新选址,后来修房子的事情就搁置了下来。

卓玛说,养老院生活很不方便,过冬特别寒冷,在案子结束后,最要紧的事情是解决房子问题,给年迈的父亲一个安心的家。

观音桥镇党委书记王宝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建议卓玛家重新选址。新京报记者了解到,为了帮扶三郎甲,观音桥镇党委政府政府为其介绍了一份保洁工作,每个月有1200元收入。

妹妹出事后,卓玛接替了妹妹在观音桥镇的特产店,她说,这是妹妹的心血,哪怕倒贴房租,也要继续开下去。她还继续运营着拉姆的短视频账号,分享对拉姆的思念和生活日常。有人质疑她消费拉姆,卓玛并不在意,“有些人能理解,有些人不能理解,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行了。”

卓玛现在最担心的是拉姆的两个孩子,孩子现在由唐路的父母在抚养。她非常想念两个孩子,接下来想尽可能争取到两个孩子的抚养权,以告慰拉姆在天之灵。

新京报记者从阿坝州相关部门获悉,当地2020年11月将拉姆长子唐某某(现年12岁)纳入事实无人抚养儿童保障范畴,按每月900元标准通过一卡通系统发放生活费。

洋葱话题

你对此事怎么看?

“宛平南路600号”出圈记
郭刚堂:走出“失孤”的日子


妹妹“缇萦”的战争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