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提出“新雅尔塔协定”后,美也提议尽快缔结,划分新势力范围

2021-10-14 17:45:06 袁周院长

由于中美之间的矛盾已经难以调和,美国内部其实也存在着相当大的争议,对于如何处理美国和新兴大国之间的关系,有关讨论其实从来没有中断过,只是在众多的讨论中也的确存在着很多“暴论”。援引环球网14日消息,就在本月11号,美国著名的政务媒体《国家利益》杂志,刊登了一篇名为《为了对抗中美,让“势力范围”再次伟大》的评论文章,而作者是美国国土安全EMP工作队副主任大卫·派恩。

原本作者的工作经历和这篇文章的题目,让人误以为作者必有高论,可实际上并非如此。作者指出目前美国的战略军事虽然处于下滑状态,可是特朗普以及拜登政府,依旧坚信美国掌握着世界上最强武力。

而这种盲目自信导致美国开始忽视对核武器重建工作的关注,作者认为,打造一套全面的国家导弹防御系统,是可以阻止来自中俄两国的“灾难性袭击”。不过文章的核心观点在于,美国现在非常需要一种极具前瞻性并且全新的大战略,而新战略的重点是集中捍卫美国的核心利益,而通往这一目标的方法,就是“战略紧缩”和“离岸制衡”。

根据文章的描述,所谓的战略紧缩,其实就是确保没有任何一个大国可以单独主宰欧洲以及东亚,虽然这会导致美国的盟友们自己负担国防安全,可是中俄的力量也不会因此受到制衡,而美国将会从中受益,摆脱过去不得不在前沿部署的状态,美国可以借机摆脱被迫卷入国外战争的风险,即便这会让美国的盟友陷入风险的几率提高。

至于“离岸制衡”,作者将1945年2月由美英苏三国签订的《雅尔塔协定》作为例子,称该协定的存在和成功,使得美苏两国在冷战时期保持了“核平等”的关系,因此现在美国需要一份“新雅尔塔协定”,即保留最大的势力范围,包括了整个西半球、西欧和日澳新,这些地区都将处于美国核保护伞的覆盖范围,而其他地区则由中俄两国“平分”。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大卫·派恩所提出的“新雅尔塔协定”,俄总统曾在去年就表过态,他称:俄罗斯的主要外交政策目标之一是缔结“新雅尔塔协议”。在这样的协议下,世界将被划分为多个区域,而每个区域都有自己的主导区域,并且都将有一个首要目标,那就是促进大国稳定与和平。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普京与大卫·派恩的观点不谋而合,但其实深究起来,两者是有本质区别的,普京追求的是大国之间的互相稳定与和平,而大卫·派恩则追求的是地缘战略上的对立,谋求类似于“三国鼎立”的新格局,这一点从评论文章的题目也能看出来。

而且从理论上来看,大卫·派恩的这篇文章的意义恐怕也只能说明美国战略界的精英们一代不如一代,雅尔塔协定的存在有其历史背景和特殊意义,是不可能全盘照搬,直接拿来就套用的。同时也可以看出,如今的美国精英们似乎不愿意睁开眼睛去看看世界的现状,而是更热衷于从旧纸堆里翻出一些“经典”来为自己所用。无论是中国还是俄罗斯,其实早就向美国提出了解决方案,那就是抛弃霸权主义,真正回归到多边框架下去处理国际事务,否则无论什么协定,都无法改变试图重回“孤立主义”的美国,最重要的是,二战之后的世界秩序,就是在反殖反帝的潮流下促成的,这种动辄就以“瓜分世界”作为手段的提议,其实再次暴露了美国精英阶层心中的傲慢。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