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宇航员有多难?为显示平等,发射前她朝轮胎撒了泡尿

2021-10-14 16:14:42 老粥科普

国际空间站宇航员

1963年6月,26岁的苏联宇航员瓦伦蒂娜·捷列什科娃搭乘“东方6号”飞船升空,她因此成为第一位踏入太空的女宇航员。瓦伦蒂娜在近地轨道飞行了3天,期间通过无线电与另一艘飞船“东方5号”的苏联宇航员拜科夫斯基通话、与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交谈,拍摄若干张地球照片,还进行了一系列测试工作,其中包括女性身体在飞行过程中的反应数据。

瓦伦蒂娜·捷列什科娃

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小故事:当年苏联第一位宇航员尤里·加加林升空之前,曾在摆渡车的车轮上小便,这个动作由此成为苏联宇航员们飞行前的固定仪式。为了延续“传统”,身为女性的瓦伦蒂娜也朝车轮撒了一泡尿。

然而宇航员的男女平等并非一泡尿就能解决,直到瓦伦蒂娜从太空返回的20年之后,美国女宇航员才真正踏足太空。

1983年6月,32岁的莎莉·里德(Sally Ride)搭乘挑战者号航天飞机升空,成为首位美国女性太空人。莎莉1978年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1982年与宇航员史蒂芬·霍利结婚,但她并没有与丈夫一起执行任务,而是以任务专家的身份操纵航天飞机机械臂释放卫星。

美国第一位女宇航员莎莉·里德

莎莉·里德总共执行过2两次飞行任务,第三次任务因挑战者号发射时爆炸而终止,2012年因癌症去世,享年61岁。

宇航员这个职业从一开始就有强烈的性别特性,早期英语里称为“spaceman”,man指男人,现在西方更多地用“astronaut”来称呼,以消除其中的性别因素。

自1961年后的60年间,几个航天大国总共执行了约350次载人航天发射,超过550名宇航员进入轨道,其中女性仅60人。

国际空间站同时有四位女宇航员

早在苏联宇航员瓦伦蒂娜升空之前,1960年,美国就已经有私人机构赞助选拔和培训女宇航员了。有13名女性通过层层考核进入“水星计划”候选宇航员队伍,她们的医学测试水平甚至优于部分男宇航员,因此被戏称为“水星13号”。然而这13位女士注定上不了天,艾森豪威尔总统认为只有空军喷气式飞机试飞员才最有资格担任宇航员,而当时禁止女性接受军事飞行训练,她们没有资格当试飞员,自然也没有机会成为宇航员。

“水星13号”女宇航员太空梦碎

苏联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1982年才把第二位女宇航员斯维特拉娜·萨维茨卡娅送上天,直到解体也没有第三个。

女性命中注定就是载人航天活动的配角?将她们送上太空仅仅是航天大国彰显国力或者“重视女性权利”的宣示?女性宇航员在太空的意义仅仅是做所谓的“生殖实验”吗?

答案是否定的。

事实上,无论是美国、俄罗斯或别的航天大国,都断然否定了他们曾经或未来计划在太空开展人类生殖实验的可能性。与男性一样,女宇航员在空间站的工作只服务于一个目的——科学。

俄罗斯第二位女宇航员叶莱娜·塞洛娃

俄罗斯第二位女宇航员叶莱娜·塞洛娃2014年搭乘“联盟”TMA-14M飞船进入国际空间站,她曾从莫斯科航空学院航空航天系、莫斯科国家仪器工程与信息学院毕业。作为一名任务专家,她在半年时间里参与了大量太空微重力实验,并且取得丰硕成果。

与美国宇航员莎莉相似,叶莱娜也嫁给了俄罗斯宇航员马克·塞罗夫,但他们并没有一起执行过太空任务。

国际空间站的宇航员们每天都很忙,因为有许多科学实验需要一项一项去完成,他们都是一群专业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大多已经有了和睦美满的家庭,没有时间在空间站里谈情说爱。

叶莱娜空间站宇航员合影

国际空间站内的空间尽管比较大,但里边到处都是摄像头和传感器,几乎没有什么私密的空间,宇航员们休息的“卧室”也极其狭窄逼仄,睡觉时需要把自己装进睡袋里再捆绑起来,否则就会乱飘。同样地,由于零重力,“亲热”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科学家们做过一些动物的太空繁殖试验,但包括青蛙、蜥蜴、鱼和海胆等动物表现并不好,老鼠之类的哺乳动物则以失败告终。国际空间站里的辐射值比地球表面强100多倍,宇宙射线会造成DNA损伤,从而产生畸形后代。对老鼠冷冻精子分析结果显示有一部分DNA受到影响,许多胚胎出现问题。

老鼠太空繁殖试验部分失败

人类毕竟不是老鼠,人类需要在太空生活更长时间、孕期也长达280天,在这个过程中出现的任何一个差错都将导致无法挽回的后果。在太空零重力条件下,人骨骼中的钙大量流失,子宫内的身体是否能健康生长、眼睛与大脑是否会正常形成,这些都是必须严肃考虑的大问题。

由此可见,除非相关动物实验已经成熟,并且有更多积极的结论,否则不会有国家在太空进行任何人类生殖实验。空间站终归是一个严肃的科学圣地,咱们还是多花点时间琢磨正事儿吧!

宇航员王亚平搭乘神舟十三号进入空间站

延伸阅读

女航天员王亚平要在太空生活6个月,来大姨妈怎么办?

不出意外的话,神舟十三号载人飞船将于10月16日正式发射,我国的三位“航天英雄”翟志刚、王亚平和叶光富将迎来为期6个月左右的太空生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相比神舟十二号任务来讲,此次上天的航天员人数并没有增加,但是却有个非常明显的不同,因为这次“上天”的三个人里面有位漂亮的女航天员王亚平。

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有王亚平这位英姿飒爽的女航天员陪着一边工作一边聊天解闷,相信未来的6个月,神舟十三号飞船里肯定少不了欢声笑语。

但是同时也有个棘手的问题摆在中国航天员面前,那就是女同志每个月都有那么特殊的几天,如果在太空中来例假了该怎么办?

太空中来大姨妈怎么办?

我们之所以提出这个问题,主要是因为太空环境的特殊性,众所周知,太空是一片虚无的环境,没有氧气、空气不流通、周围都是各种宇宙粒子,一切物体都处于完全失重的状态,在这种环境下,液体会飘在空中,大姨妈会不会留在人体内无法排出?

上世纪70年代,美国有科学家曾经研究认为,在微重力条件下女航天员有可能发生经血逆行,即经血不往下流,而是逆着方向进入人体的盆腔和腹腔,从而引发腹膜炎等危及生命的症状。

因此,最开始科学家推荐的帮助女航天员应对大姨妈的办法,就是通过长期吃避孕药来改变自身的月经周期,从而迫使月经暂停或者推迟,这种办法对于一周或者一个月的短期太空任务来讲比较有效,但是对于滞留太空数月的女航天员来讲并不合适,毕竟长期服避孕药有副作用,会损伤身体的免疫系统,导致内分泌失调。

后来俄罗斯和美国进一步实验发现,失重环境对于大姨妈的影响几乎微乎其微:因为月经只不过是子宫内膜定期脱落粘膜而导致的少量失血而已,排出过程主要受相关肌肉和粘膜自身蠕动的影响,跟身体的血液循环没什么关系,和失重也基本没有关系。

因此,在太空中来例假怎么办?答案很直接,地球上怎么办,太空就怎么办!

无论是1963年人类第一位进入太空的女性--前苏联宇航员Valentina Tereshkova,还是美国第一位飞上太空的女航天员Sally Ride,两人都没有做什么特殊的准备,就带了卫生棉条上天了,最终结果表明,在天空中来大姨妈跟在地球上几乎没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不能上厕所。

美国NASA著名的女航天员Peggy Whitson,甚至创造了最长的太空任务时间(666天)、最长的单次任务(290天)、最多的太空行走(10次)、最年长的女宇航员(57岁)等各种记录,估计也是在太空中来月经次数最多的女航天员了......

唯一的麻烦:来月经的时候不能上厕所

前面说了,太空的失重环境其实不影响女性的月经,但是却有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那就是来例假的时候不能上厕所,原因是太空中的水资源是回收循环利用的,人体排出的液体都会被特制的太空马桶净化、回收,成为航天员的饮用水。

但是现在的太空马桶有个大缺点,那就是无法处理带有血液的液体,因此来例假的那几天,女航天员多少还是有些不方便。

是太空马桶不给力吗?是,也不是。

不要小瞧了太空马桶的技术含量,为了解决航天员的“人有三急”,美国NASA曾经花2300万美元研发了一款最新型的太空马桶,这款马桶重45公斤,高71厘米,比俄罗斯产的太空马桶体积缩小了65%,重量减轻了40%。

据了解,NASA这台马桶集成了很多先进的技术,还特意为女航天员设计了特殊形状的“接口”......

但是即便如此,价值1.5亿人民币的马桶还是解决不了混有血液的液体的净化问题,可见人类科技进步永无止境啊。

有想法的朋友可以试试,如果可以解决这个科技难题,或许就能打开人类长期太空生活的新篇章!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李曦_NN258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