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锐教育捅了一个27亿的窟窿

2021-10-14 07:00:47 市界

2018年10月26日,精锐教育创始人张熙、巨人教育老板尹雄的香槟杯碰在了一起,以7亿元拿下巨人教育的张熙笑得格外开心。

这意味着以上海为大本营的精锐教育,终于“北伐”成功,借收购巨人教育,拿下了北京的学科培训市场,并一跃成为行业老三。

张熙雄心勃勃,同时写了一封给巨人员工的内部信,扯出“未来三年内坚决不裁员、坚决涨薪水”以及“3-4年内带领巨人单独上市”的大旗。

谁能想到,三年之约未到,巨人教育就于2021年8月31日表示因经营困难暂停一切开支。而精锐教育当时未出手相救的原因,现在也浮出水面。

10月12日,精锐教育发布了一则致全体员工信,称由于经营困难,将暂停营业。

当日,精锐教育上海总部楼前,申请退费的学员家长排起长龙。

对比张熙当年的意气风发,再看精锐教育较历史最高点跌去了超97%的股价,以及从百亿再到只剩4亿多人民币的市值,令人唏嘘。

01、眼见他楼塌了

在此之前,张熙已经凭借两张朋友圈截图“火”了一把。

先是10月7日,一张疑似张熙“轻生”的朋友圈截图开始流传。张熙称,自己患抑郁症有一段时间了,因为投资扩张太过激进和疏于投资及财务管理,“特别是巨人的收购是我的滑铁卢”,导致今天的局面。并表示,“愿有来生,再不创业”。

不过很快,张熙又发了一条朋友圈称“精锐教育好好的,我也好好的”。精锐教育方面也辟谣称“(网传截图)是假的”。

朋友圈的真假不论,但精锐教育欠薪和退费难的问题,却是实打实的。

网上流传出的精锐教育工作群聊显示,不少员工都在群里问张熙,工资以及员工垫付的退费款什么时候可以结,还有的则问关于学员退费的善后工作。

事实上,精锐教育出现退费难问题,早在8月份就已见端倪。

北京的辰辰妈告诉市界,她给孩子报名了精锐教育的线下小班大语文课程,一课时260元,一堂课含2课时,“此前课程都可以正常上,直到8月15日后”。

精锐教育直接解散了辰辰妈报名的学习中心,并将学员课程做了转接。“很坑,钱退不出来,只能转别的机构的课”。课程也不是一开始她给孩子报名的学科,而是美术、舞蹈、钢琴等素质类课程。

“一开始还转了价格更高的编程课,让我们9月份补差价,但该课程没能挺过10月就关闭了。”辰辰妈无奈道,“10月11日才把差价的钱退给我们。”

看到精锐教育宣布暂停营业的消息,辰辰妈心有余悸,但又感到难过,“我这还算好的,只有几千块钱,其他报名的家长有交了十几万元学费的,还没退出来”。

有别于大多数教培机构,精锐教育主打高端教培。

精锐教育旗下拥有精锐教育·个性化、精锐教育·至慧学堂、精锐教育·国际教育、小小地球STEM英语等多个高端学科及素质教育品牌,以及巨人网校、精锐教育·佳学慧等在线教育品牌。

“高端”便意味着价钱贵,学员所在地区、年级、学习科目、老师和班型的选择等决定着不同的价格,单课时甚至近千元。

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2月28日,精锐教育已收取未授课的预付学费高达27亿元。目前精锐教育官网以及线下门店已经贴出退费申请入口,可填写退费信息,但暂时还领不到钱。

02、眼见他起高楼

张熙大概从来没想过,有一天精锐教育会落得这样一个局面。

张熙是福建高考状元,北大高材生,后来就读于哈佛商学院,获工商管理硕士(MBA)学位,曾就职于多家世界500强公司,在2008年初创立了精锐教育。

对于“学霸”的身份,张熙十分自豪,不仅在一些场合自称“学霸张”,就连精锐教育的logo,都是他戴眼镜的形象并配上“学霸张”和“哈佛北大精英创立”字样。

再说到课程,精锐教育提供的课程主打“学习力”,即学习动力、学习能力和学习毅力,让课堂快乐高效。

从创始人到logo再到课程,到处都透着一种“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味道。

最初的精锐教育,偏安于上海一隅。上海离北京远,少有人关注,正好适合闷声发大财。后来精锐教育扩张,也把站点选在了有市场但竞争对手少的广州。

但这并不意味着张熙的野心就止步于此。同为北大高材生,俞敏洪和张邦鑫的新东方、好未来已经拓展成全国布局的大型培训机构。

于是,2010年末,刚刚成立2年多的精锐教育,就开始了“北上”大计,手握1.6亿资金,将进攻的大本营选在了北京的海淀黄庄,毕竟这里承担着“全国教育看北京,北京教育看海淀,海淀教育看黄庄”的荣誉。

彼时,海淀黄庄盘踞着新东方、好未来、巨人、学大、龙文、高思等知名教培机构,以及数不清的叫不上名字的小机构。

面对数量众多的对手,张熙没有退缩。他的底气在于资金,在他看来,“做生意就像打仗,只有两个可能,要么战胜,要么战死;我比别人更熬得住,只要你舍得花钱,不难”。

张熙企图效仿他在上海开教培机构的做法,当时他曾包下当地报纸整个教育版广告,还买过200多辆公交车的广告。于是,在北京,张熙照样大手笔采用广告轰炸,让精锐教育的名头在短时间内迅速传开。

此外,精锐教育一如既往主打高端,门面豪华、高级、精英范儿十足。然而,北京的教培机构并不吃这一套,他们更擅长将对手拖入价格战。

不得已之下,精锐教育将价格降到了一半去竞争,但还是打不过。一直以来,精锐教育擅长的是“个性化”和“标准化”,而不是“价格优势”,用自己的短处去磕别人的长处,无异于以卵击石。

2011年,精锐教育在全国开了50家分校,损失却有1个亿。

之后,精锐教育经历了短暂调整,比如将1000平米的门店改为三四百平米,提高课程单价,同时调整老师的绩效。但这一“开源节流”行为引起了反弹,人才流失,学员数量也开始减少。

可以说,张熙的第一次“北上”并不顺利,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此放弃了北京的市场。培训市场那么大,他又怎么会甘心偏安一隅。

03、激进扩张惹祸

“北上”失利后,张熙给精锐教育选定了“买买买”的扩张路线。

据不完全统计,从2015年到2020年,精锐教育投资、并购的机构不下16家,其中包括汉翔书法、麦淘亲子等素质教育机构,以及天津华英教育、巨人教育等K12教育机构。

在收购巨人教育之后,精锐教育终于被外界视为行业老三,机构遍布全国。

这还没完,很快精锐教育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扩张计划。2019年4月,精锐教育召开了一场战略发布会,张熙提出要在2023年达到200亿的销售额,在未来5年、10年打造中国和全球最大的高端多元化教育集团。

根据财报,精锐教育2018财年和2019财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8.63亿元、39.94亿元,这与几年后200亿的目标相去甚远。

目标“远大”之外,精锐教育还提出了“城市合伙人”计划,欲3年打造300家城市合伙人,将提供教学、招生、运营和技术支持。

这种合作,直白地说就是招商加盟,通过所谓的合伙人模式,迅速下沉到二三线城市。

有意思的是,为提高吸引力,精锐教育特别强调会给合伙人提供全年12套招生方案,包括招生相关培训,同时会开启城市合伙人的回购计划,按照不低于10倍的市盈率进行回购。

精锐教育还算了一笔账,若合伙人肯拿150万办学,三到五年后按不低于10倍的PE被精锐教育收购,每年平均的收益将在40%左右。

这样一张大饼下来,不少人可能会被砸晕。而精锐教育这样做的意图也并不难理解。事实上,尽管因一系列大手笔的投资并购行为获得了规模优势,并借此成为行业老三,但精锐教育也因此负债累累。

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2月28日,除去27.31亿元的预付学费,精锐教育的长短期带息借款达到了15.11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7.94%。但其账面上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却只有5.24亿元,比2020年8月31日少了6.34亿元。

此外,精锐教育也没能摆脱亏损。截至2020年8月31日(2020财年)和2021年2月28日(2021财年上半年),精锐教育的净亏损分别为7.30亿元和3.32亿元。

这样的业绩,与精锐教育曾经夸下的海口形成了鲜明对比。资本市场自然不留情面,2021年8月4日,精锐教育公告称,因连续30个交易日成交价低于1美元,公司收到纽交所发出的警示函。

也就是说,如果精锐教育在6个月合规期内最后一个交易日收盘价和结束时30个交易日的平均收盘价均未达到1美元,纽交所将暂停公司的股票交易并启动摘牌程序。

而目前精锐教育的股价尚不足1美元。

有这样的业绩在前,精锐教育此次暴雷便显得并不那么意外。据财新网报道,精锐教育资金链已确认断裂,但是否可以申请破产,仍在于属地政府意愿。

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郭韧告诉世界,暂停营业和申请破产性质不同,前者是授课等服务暂停,后者则是整个公司彻底倒掉,不仅是服务没有了,退费也无法进行了,公司要进入破产程序,通过破产债权来申报,但学费肯定不是优先要偿还的。

而在暂停营业的前提下,家长只能登记申请退费,但是“登记只是登记,它没钱还是还不了”。

据了解,张熙12日早间曾在工作群聊表示,精锐教育还没官宣破产,公司还在通过出售海外基金投资、追回理财产品等方式回笼资金,这些都将首先用于员工的报销及福利,希望维权员工冷静。

如今再回顾精锐教育的发展过程,疑似张熙“轻生”的朋友圈显得颇为真实,精锐教育走到这一步,离不开其“买买买”的激进投资扩张。

想当初收购巨人教育后,张熙誓要带领巨人教育单独IPO。本以为的强强联手,最后却成了难兄难弟。民办培训行业并购历史上,成功整合的案例并不多,而精锐教育最终也没能成为例外。

(巨人教育总部,家长正在办理退费、转课等相关业务)

而在资本的狂飙突进下,精锐教育总部楼前焦急的学员家长,最终成了无辜的受害者。

(文中辰辰妈为化名)

参考资料:《张熙和精锐的第二次“北伐战争”》,创业家

(作者 | 华宇 编辑 | 韩忠强)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