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女人叫声可大了,同事嘴里放荡的女人,是我秘密相处的女朋友

2021-10-13 00:21:44 小说精品屋

【本文节选自网文《爱情是这样消逝的:错误的时间,错误的你》,作者:专三千,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图片源自网络侵删】

那一夜,小于用黑丝和果冻,点亮了心如死灰的我。

她改变了我的生活,顺便毁了我。

不否认,我有轻微恋足癖,但爱上她,并不仅仅是见色起意,还因为同命相连。

北漂的第300天,我终于帮公司从0到1做起了一个百万粉丝的大号,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

我拿着计划书找到老板,还没开口,老板擦着自己印着 SIM 字母的高尔夫球杆说:“小千,这个号我打算放到上海做……”

老板后面说的我都没听,只看到他一张干燥得脱皮的嘴大开大合。

总之,我有两个选择:

1.去上海,继续负责现在的业务。选这个,就是往火坑里跳。上海领导派自己人接管业务,我就等着失业。

2.留在北京,转岗。选这个,又要从0开始做项目,继续卖命。

老板抿了口茶:你好好考虑下,我微笑着点点头:好的。

万丈高楼平地起,小丑竟是我自己。

1

我背起电脑,到楼下便利店买了包爱喜。

坐在东外斜街的马路牙子上抽烟。

此刻,我无比怀念远方的朋友。

我打电话给金三角的阿灿:兄弟,我也想去找一夜2000的爱情。

阿灿喘着粗气:刚加了个钟,我一会儿回你。

这朋友,不要也罢。

我把手机放在路上,决定坐在马路牙子上抽完这支烟就回家。

公司在东直门地铁站旁边,我在左家庄租了个单间,9平米,2800元一个月。

每天步行穿过东外斜街上下班,路边的草坪都是北京土著宠物们的排泄物。

就在我准备按灭烟头起身回家时,我听到“咔嚓”一声。

一双精致的亮黑色高跟鞋杀进我的视线,纤巧的脚踝,紧致的小腿肚被黑丝包裹。

她的体温通过视线传递到我的眼睛里,灼烧感从眼睛漫延到整张脸。

我的视线刚滑到膝盖上部,她赶紧蹲下:“不好意思,我没看到你手机放在路上。”

我这才看清她的脸,小嘴唇,圆鼻头,瓜子脸,戴着近视眼镜,扎着丸子头,算不上大美女,但看起来也算干净舒服。

我看着她的服装和脸,总感觉有些眼熟。

我摇摇头:“没事,正常人也没人会把手机放地上。”

后来,她问我,那天我是不是钓鱼泡妞。

我说,不是,我坐马路牙子上抽烟,手机不好塞裤兜里。

一切都是缘分。

2

她:“你手机多少钱?”

我:“5000。”

她:“可以分期吗?”

我想了想,肚子不争气地叫了一声“咕~”。

她:“没吃晚饭?”

我:“加班,忘吃了。”

她:“我也没吃,边吃边聊吧。”

她带我去了一个小巷子吃麻辣烫,北京人叫“脏摊”。

一圈桌子围着麻辣烫的锅,老板站中间,不断往锅里放竹签串好的蔬菜和肉。

食客拿一盘麻酱,想吃什么直接从锅里拿。

吃完,数签子结账。

这是属于底层北漂的深夜食堂。

我们每人点了一瓶啤酒,边喝边聊。

她叫于静,四川人,刚来北京不久,在附近一家粤菜馆做服务员,今天遇到一桌傻逼客人,非说他们做的砂锅粥不正宗,来来回回折腾了4次,最后还拒绝付款。

我这才想起,公司附近有家粤菜馆,招牌是砂锅粥和腐乳空心菜。

因为环境不错,我常常跟客户约在那里的小包厢。

我也跟她吐槽,我辛辛苦苦做了一年的号,傻逼老板要我让给别人,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两个失意黯淡的北漂,在脏摊昏暗的灯光下,用自己的悲惨,疗愈对方的伤痛。

我答应了小于分期赔偿的方案,我们加了微信,约定每个月赔1k,分五个月。

分别前她去便利店买了2个大果冻,递给我一个。

她说:“不开心的时候,我就吃个果冻。”

我:“这样就能开心?”

她笑了:“不,这样贫穷的痛苦就会盖过不开心。”

我:“为什么?”

她:“本来,我不开心的时候是要吃哈根达斯的,但是现在,只吃得起果冻。所以,必须好好挣钱,才有资格不开心。”

这段,也许是真心话。

3

第二天,我照常上班。

老板在办公室翘着二郎腿打电话,我顶着黑眼圈,喝着冰美式,思考该做哪个选择。

我在微信上跟小于抱怨:我感觉自己像一头牛,屠夫笑眯眯地问我,你是想一锤子直接爆头死,还是先打麻药再用10w 伏特电死?

小于:哇,屠夫养了皮卡

我:这位女士,请您把注意力放在已经被判了死刑的朋友身上。

小于:判了死刑,你争取看看能不能变成死缓呗。

我激动地拍打着键盘:我靠,于大师,我悟了。

小于:???

我:我可以拖。一个月内只要接到北京的项目,肯定暂时不会调去上海。

4

我站在老板办公室门口,敲了3下门。

老板:选哪个?

我:老板,我带着项目去上海吧。不过,我想再争取一个月的时间。

第一,看一下这个号的商业变现的能力。

第二,现在这个号还存在一些运营细节需要完善。

老板:没问题,还是你想的周到。那我先跟上海那边打个招呼。

我:好的。

回到工位上,我给小于发微信:改判死缓了。

小于:恭喜恭喜,你要怎么奖励给你指点的本大师?

我:晚上请你吃深夜食堂。

小于:这是奖励你吧。

我:那请你吃完深夜食堂后再请你吃果冻。

小于:我要吃哈根达斯。

晚上,我们约在脏摊,小于举着啤酒瓶绘声绘色地跟我讲她在饭店的见闻。

饭后,我带她去买了一份哈根达斯,她说:这个甜才能盖住不开心。

我:我觉得这个甜和果冻的甜一样。

小于:因为你能买得起果冻,也能买得起哈根达斯,所以可以这么说。我只能买得起果冻,这么说就是酸了。

那天晚上以后,我和小于更熟络了。

我给她拍园区的猫,告诉她每只猫的外号。

她给我直播饭店的八卦,原配饭店打小三,经理勾搭女服务员。

更多时候,我们像是对方的情绪垃圾桶。

北京有2000w 常住人口,但没有一个人愿意驻足倾听你的声音。

东直门地铁站熙熙攘攘,每个人耳朵上都塞着耳机,生人勿进,杂音勿扰。

人类的痛苦,可以没有回应,但一定要有人听见。

有时候,我和小于同时碰到不开心的事,我们甚至自说自话,完全不看也不回复对方的倾诉,只发泄自己的情绪。

为了在一个月的期限前找到北京当地的合作项目,我和手下的几位编辑不停地跑渠道,找人脉。

一直到距离交接仅剩10天,也没有看到任何希望。

好死不死,因为长期加班熬夜,胃又出问题了。

不仅间歇性胃疼,还整个口腔泛苦,吃什么东西都是苦味。

我尝试买了一盒哈根达斯,到嘴里,还是苦的。

我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必须要做胃镜才能了解具体情况。

胃镜分普通和无痛两种,但是无痛的需要打麻药,必须有家属在场才能做。

我从小怕疼,能做无痛的就无痛。

我打了个电话给小于:我后天上午要做无痛胃镜,必须要有家属陪同才能做。

小于毫不犹豫:行,我陪你去。

北京本土的合作依旧毫无进展,我不得不跟手底下几个编辑坦白,我们还有不到10天时间,如果事情还没有进展,去上海、调岗,二选一。

两天后,我和小于一起来到医院。

医生问小于和我是什么关系,我正想说“妹妹”。

小于抢在前面说:女朋友。

做完胃镜,医生说,没有大问题,就是一日三餐必须规律,少喝碳酸饮料,过一阵子就好了。

走出医院,我对小于说:死缓也快到期了,还有8天,再没什么转机的话,我就要去上海了。

小于:这么快就放弃啦,要不要我给你加点动力。

我:啥动力?

小于:你要是能把这个号留在北京继续做,我就做你女朋友。

5

8天后,我和小于同居了,手机的帐自然就两清了。

我成功地把这个号留在了北京,还是带着原先的团队,做着原先的业务。

不过,靠的不是我的实力,而是运气。

小于:你在北京找到合作方了?

我:没有,是上海的领导把自己作死了。他写的一篇推文,原封不动地用了别人好几段话,被举报了。那篇还是品牌主投的广告。现在涉及巨额索赔,已经被开除了。上海那边一片混乱,老板说先让那边稳一稳,暂时不放新业务过去了。

小于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那你一定要小心,别犯这种错误。

和小于同居后,我嘴里的苦味消失每天早上有水煮蛋和面包,9平米的出租屋虽然窄,但是收拾得干净整齐。

除了晚上办事的时候需要担心声音太大影响室友之外,其它的我都很满意。

小于像我生活的催化剂,不久后,我负责的号接到了一个500强企业的品牌策划活动。

我们通过这一次活动一炮而红,签约了一个头部 MCN 公司,从此商业项目不断。

部门也从3个人扩张到了8个人,薪资自然也是水涨船高,老板对我也越来越器重。

2个月后,我们搬家了,重新租了一个大开间。

有属于自己的卫生间、厨房,更重要的是,晚上再怎么放肆也不用怕影响其他人。

6

和小于同居后我才发现,粤菜馆的工作这么累。

时间长、工资低、还经常被客人为难。

手上经常留下被砂锅烫伤的疤。

她也常常抱怨:老娘明天就把这工作辞了。

我一直留意着公司有没有适合她的岗位。

恰好公司前台怀孕,我向 HR 推荐了小于。

小于面试结束后,HR 给我发微信:非常合适。

我知道,这里面多少有我的面子在,但无论如何,小于终于有了一份轻松体面一些的工作。

公司有严格规定,禁止办公室恋情。

所以我和小于约定,在公司保持距离,不要有任何非必要交流。

从此,我们的作息同步了。

就算偶尔我加班,她也能点一份外卖,在前台默默地陪着我。

然后在我快结束时提前20分钟回家,准备好水果。

我们用周末走遍了北京每一个角落,故宫、长城、南锣鼓巷、三里屯、大悦城……

小于用她的身份证办了一张银行卡,有主副两张卡,一人一张,每人每个月把自己工资的20% 打进去,作为结婚基金。

我自己部门的工作也很顺利,一个编辑成长很快,分担了我不少工作。

他叫何毅,是个北京土著,家庭条件很好。但丝毫没有北京土著那种懒散的“顽主”气质。

文笔年轻幽默,积极主动,一点就通。

事业和爱情都稳步向前,我觉得,离自己想要的生活越来越近了。

7

国庆节,我把小于带回了老家。

老妈叫上亲戚,张罗了两大桌菜,小于在厨房忙前忙后,切菜端菜。

亲戚见了都竖大拇指夸她贤惠懂事。

当天晚上,我妈拿着一个红盒子一脸神秘地走进房间。

从兜里拿出一个厚实的红包塞到小于怀里:妮子,这是我们这边的礼数。

没等小于拒绝,我妈又打开红盒子,拿出了一个晶莹剔透的玉镯子给小于戴上:小千,你瞧,刚刚好。这镯子是我出嫁时你姥姥传给我的,现在传给你了。大小正合适,说明你们俩有这个缘分。

从老家回北京的路上,我一直在畅想婚后生活。

但我没想到,意外来得这么恶心,这么龌龊。

8

国庆假期结束回到北京后,小于像换了一个人,常常凌晨一两点才回。

我偶尔质问她,她就说参加同事聚餐。自己的工作是前台,本来就应该和所有同事搞好关系,大家才不会为难她,看不起她。

我也不好反驳。

每次半夜被吵醒,我都反问,自己是不是真的要和这个女人结婚。

还好,部门业务的飞速发展吞噬了我所有的时间和精力,我每天加班、改稿,假装一切都还和以前一样。

我像一只沙尘暴来临时,把头埋在沙子里的鸵鸟。

但一场酒后的游戏,让我再也无法自我蒙蔽。

9

做完一个60w 的大项目后,我请部门所有人去 livehouse 喝酒。

玩真心话大冒险,何毅转酒瓶,第一次就转到了我。

何毅一脸坏笑问:千哥有没有约过炮?

我果断回答:没有。

所有人都惊了,不会吧,真的假的?

我:真的,你约过?

何毅大方地说:约过啊,就是我们公司的前台小于。

我眼前所有的景象都变成了脸盆大小的光斑,世界好像被打上了马赛克,连听觉也开始模糊。

只能隐约听到何毅的声音:那妹子叫声真……换了……姿势,一晚折腾了……次,技术……

后面他们聊了什么我不知道,我一个人不停地喝酒。

有人拦我,有人抢我的杯子,我拿起酒瓶直接吹。

我最后的记忆是,何毅问我,家住哪里。

我说直接把我送回公司,我睡沙发。

10

第二天早上,我从公司沙发上醒来,何毅坐在我旁边,听到声响他起身给我倒了杯水。

他一脸无奈:千哥,昨晚问你家庭住址你非说要来公司,我看你喝成这样,不放心,就在这陪你了。

我看着他,看着这个自己当徒弟一样带出来的后辈,看着这个睡了自己女朋友的男人,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发怒。

我喝了口水:今天上午给你安排调休,回去休息一下吧。

我打开微信,看到凌晨3点于静给我发了条微信:还在公司?

呵呵,昨晚不知道又和哪位,激战到凌晨3点。

到了上班时间,于静从前台往我这看。

不一会儿,我收到一条微信:昨晚怎么没回?

我:你天天不回都可以,我一天不回怎么了?

于静很久才回:没怎么。

我:今晚下班回家,我有事跟你谈。

当天晚上,我跟于静摊牌了:你跟何毅约过是吧?

于静:对。

我:还有谁?

于静:没了。

我:还有谁?

于静:我说了,没了。

我:算了,1个和10个都没区别。

于静面无表情地坐在床沿玩手机。

我像被激怒的恶犬,冲上去把她扑倒在床上,她开始挣扎。

就在我嘴唇碰到她嘴唇时,我停住了,我冲进洗手间开始呕吐。

11

昨晚喝太多,今天一天没吃东西,胃里像有一个破壁机在搅拌。

于静帮我洗漱干净,把我扶上床,煮了一碗粥。

我握着她的手:我们还能回到过去吗?

于静留着眼泪点点头。

她甚至都没有求我,她也没有说她做错了,但是我原谅了她。

我安慰自己,她只是没进过这种圈子,图个新鲜感。

这件事之后,于静变化很大。

一下班就回家,不再参与各种聚会。

窗台多了绿植,半夜不用担心被吵醒,清晨起来就能看到热气腾腾的早餐。

我又开始看婚纱。

一切好像都回到了从前。

但一切又好像美好得有点虚假。

12

和小于的事情处理好后,我立刻接了一个大项目。

某知名白酒品牌需要联合一个公众号在大悦城做一场文化活动,经费充足,利润率高,且对今后我们自身的品牌价值也有很大提升。

我们经过几轮竞争,最终力压最大的竞争对手“她知”拿下合作。

活动举行得很顺利,收尾工作是需要写一篇女儿给父亲送白酒的文章。

临近年底,我决定把它做成 UGC(向用户征集内容),主题是:女儿对爸爸的爱,大多都在酒里。

邀请关注我们的粉丝跟我们分享,自己给爸爸送酒时有哪些有趣暖心的故事。

于静看到我在做这个稿子,一定要我也采访一下她。

很快,她就给我发了一段:读幼儿园时,看到爸爸每天汗流浃背,总想着为他做些什么。

爸爸每晚都要喝白酒。

有一天,我看到白酒瓶子空了。

于是我用自己的压岁钱,去超市买了一瓶白酒。

吃晚饭时,爸爸习惯性拿起酒瓶倒酒,发现没了,一脸扫兴。

我得意地从房间里拿出一瓶白酒递给爸爸。

爸爸拿起酒愣了一下,倒了半碗。

一边皱着眉头砸吧着嘴说这酒真香,一边摸我的头夸我懂事。

等我读到二年级,我才想起来,那次我买的不是白酒,是白醋。

这段素材真实、有反转、感人。

我当即决定采用。

于静还特意叮嘱:你给我开个后门哦,一定要用上,我想让我爸看到我写的他也能发表了。

我一口答应。

我们征集了几百段相关故事,精选了20条,做成了一篇文章。

效果很好,阅读量很快破了10w,公司和白酒厂商都很满意。

本以为这个项目就这样圆满结束,部门再开一次庆功宴,等着催尾款就行了。

谁知,2小时候,后台显示,本文被举报抄袭洗稿,已被平台方删除。

13

公司乱成了一团,而作为这篇文章的主笔,我无疑成为了公司最大的罪人。

再仔细一看,举报方居然是和我们竞争这个项目的死对头“她知”。

我马上召集编辑开会审核,到底是哪部分的内容出了问题。

最后发现,居然是于静写的那段。

她写的这段小故事,2个月前,“她知”有一篇文章已经写过了,而于静连标点符号都没改。

本来两家关系就紧张,“她知”立刻推文,拿这段话大做文章。

网络上都是骂我和骂我们账号的。

洗你妈呢?

没脑子就别写偷别人的还说是粉丝写的,这锅甩的牛,我知道,这一回,百口莫辩了。

我跟白酒厂商道歉,并表示补偿2次头条宣传。

我跟老板表态,愿意承担一切责任。

我想起了那位上海领导的下场,直接开除,永不合作,圈内通报。

这几乎等于业内就业性死亡。

14

回到家,于静一脸纯真的笑容,问我要不要吃果冻。

我不知道她是真的无知,还是彻底的恶毒。

我问她:“你给我的那段文字是从『她知』账号复制的。”

她:“对啊,怎么了?”

我:“你装成贤妻良母的样子,就是为了今天吧。你如意了,我很快就会被行业封杀离开北京。”

她瞪着大眼睛:“怎么会这样?发生了什么?我真的不知道。”

我笑了,上海的领导是怎么被辞退的她知道,洗稿的严重性是我亲口告诉她的,现在她用在了我身上。

我:“因为你那段话,我被竞争对手指控洗稿。”

于静哭了:“对不起,我小时候的故事真的和这个一样,但是我觉得她写的更好,我就直接用了。我真的想让我爸爸看到我写了他的故事。”

我什么都没说,我信了,因为我累了,没有力气怀疑,也没有力气争论。

我处理好一切后续工作,向公司请辞了。

老板跟我说,我这属于审核用户素材不力,不是有意洗稿,行业通报就免了,留了我一条生路。

15

失业后,我开始尝试小说创作。

房子还有一个月到期,如果不行,就回老家。

在搜索小说资料时,我看到一个网站举办征文大赛,奖金数额可观,一等奖20w,二等奖10w,三等奖5w。

我决定用一个月的时间写一篇小说参赛。

练练手,顺便看看能不能挣点生活费。

我给了于静一个月时间,让她自己找房子。

分手后继续同居是一种折磨,我每天睡在客厅的沙发。

于静更加肆无忌惮,常常后半夜才回来,有时干脆一整晚都不回来。

有天,她在收拾桌子上的化妆品时看到了电脑的屏幕。

她问:你要参加征文大赛?

我:是。

她:我能看看你写的故事吗?

我:不能。

她:别误会,我只是想看看里面有没有我的影子。

我又一次心软了,尽管经历过几次的伤害,我已经见识到了她的恶毒。

但我永远无法忘记,我第一次见到她时,她带给我世界的色彩。

我:写完初稿给你。

16

真正开始写小说后,我才发现,小说不难写,但是小说的结尾很难写。

我写了5版结尾,始终都不满意。

于静搬走的前一个晚上,我把写完的初稿发给她。

我客套地说:可以顺便提提修改意见。

她说:我是第一个看到的吗?你还发给了谁?

我:发给了一个老读者,一个高中同学,还有2个朋友。

她说:好的。

她坐在椅子上看完了,说:我喜欢故事的最后一句『亲爱的,希望我们永不再见。』

我:这句话是我想对你说的。

她:希望我们永不再见。

我看到楼下搬行李的车,是何毅的。

我打开电脑,更新了已经荒废半年的个人号。

17

这是我最惨的一个冬天,弄丢了工作,弄丢了爱情,丢了自己。

我把那篇小说取名为《不再见》,改完3遍后投稿了。

投完稿后,我把行李寄回了赣州,在赣州市里租了个单间。

所有电话都不接,所有信息都不回。

我决定休息几个月,我想像电脑一样关机重启,清理掉一些垃圾,忘掉于静,忘掉北京。

于静和何毅的朋友圈越来越同步。

先是两个人发同一定位的动态,接着是发同一场景的照片,最后是合照。

我知道,所谓的禁止办公室恋情,只对我这种失去工作就活不了的北漂有约束。

对何毅这种北京土著来说,换一份工作就能解决问题。

我在赣州躺尸了一个月,终于等来了一个好消息。

平台工作人员联系我,我的小说在征文大赛获得了三等奖,奖金5w,公示期1个月,没有特殊情况的话,下个月就能收到奖金。

我把获奖的动态发到朋友圈,于静给我点赞了。

两天后,还是这个平台的工作人员,又给我打了一个电话:

专三千您好,您的作品《不再见》因被人举报抄袭,现经征文大赛评委商议,重新审核稿件,如确定抄袭,将取消获奖资格。

这绝对是我的原创,我的电脑里有我的大纲,有我写的人物小传,有修改过 n次的结尾。

我跟工作人员解释,但工作人员说,评委们会根据举报人提供的材料公平处理,让我等通知。

这让我彻底绝望,我开始彻夜地失眠,胃疼也时不时造访。

我拉起行李箱,决定回老家。

18

一进家门,我妈大喊了一声:你怎么回来了?小于店里不忙啊?

我一头雾水,什么小于?什么店?

经过仔细盘问,我才知道。

我离开北京后不久,小于就以要和我一起在北京盘个小摊位做餐饮为由,找我妈打了5w 块。

我妈本来想打电话问我,我一直不接。

小于就说我项目忙,跟她聊就行。

我妈去银行转钱时,职员还提醒,大额转账一定要小心,并反复确认收款人姓名:是转给于静吗?

我妈:是的,没错,这是我儿媳妇。

刚跟我妈聊完,平台工作人员又发来信息:您好,您的作品《不再见》已被确定抄袭,平台现已决定取消你的获奖资格,并将此恶劣行径进行公示。公告将于3日后发布。

我:您好,能麻烦你把举报我抄袭的材料发给我看看吗?

工作人员给我发来了一个链接,比我的参赛文章早5天发布。

工作人员:就是这篇文章的作者举报的,你的作品跟这篇文章除了结尾和部分细节,其它地方几乎一模一样。

我点开那篇文章,结尾是:亲爱的,希望我们永不再见。

我笑了,当然是几乎一样,因为这个链接是我的初稿。

19

我进入平台,准备看一看目前的官方公告。

却看到自己的私信99+,我点进去,全都是不堪入目的脏话。

明明官方还没宣布我的作品因抄袭取消获奖资格,为什么现在就有这么多人知道?

一篇帖子被顶得很高,是 ID 叫“严惩抄袭”的人发的,对比了文章内容以及发表时间,实锤我抄袭。

又是于静。

在这一刻,我忽然想明白了很多事情,我和于静直接没有天赐良缘,只有蓄谋已久。

我可以容忍她的放肆和欺骗,我可以原谅她给我戴绿帽,但是糟蹋我的作品欺骗我的父母,已经触及了我的底线。

过往的仁慈与大度,是因为我还以为我们曾经爱过。

现在,我也没有必要心慈手软了。

20

我打电话给于静:我已经离开北京了,你这样逼我有意思吗?

于静继续演:啊?我上着班呢,怎么逼你了?

我:举报我小说抄袭的那个人不是你?骗我妈钱的人不是你?

于静:你妈那个钱我是借的,之后有钱了自然会还。至于你说的什么抄袭,我不知道。

我:你还装,那个举报我抄袭的链接,内容就是我发给你看的初稿。

于静:那篇初稿你发给了5个人,我哪知道是谁要害你。

我:求求你别演了。

于静:我在你眼里就是这种人吗?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

我打断她:那篇初稿我发给了5个人,没错。但是初稿我写了5版结尾,只有发给你那版的结尾才是“亲爱的,希望我们永不再见。”

于静沉默了。

于静:是我又怎么样,你有办法澄清吗?你的获奖资格被取消,那5w 的奖金一定是我的。

我:我不反击,不是因为我没有能力,而是因为我比你善良。

现在,她耗尽了我对她所有的善意。

21

我登录平台,写了一篇澄清帖子。

不得不说,于静害人时,做事真的很细腻。

那个链接的发稿时间,是她拿到我初稿后的第二天早上6:32.

我可以想象,她连夜在何毅家整理好东西,早餐都来不及吃,就把我的稿子发在了网上。

可她不知道的是,在她搬离我出租房的那个晚上,我因为无聊,在自己半年没有更新的个人号上发了一篇文章,就是这篇初稿。

我发文的时间,比她早8小时。

我把最早的链接发给平台工作人员,并写了一篇澄清贴。

大家对一个恩将仇报的前女友如何窃取作品的故事十分感兴趣,很快就冲上了平台热搜榜第一,甚至有读者开始催更。

经评委审核,而我的作品名次依旧保留,于静被封号。

然而,这还远远不够。

于静还在北京跟自己的北京土著男友潇洒度日。

21

我想起我们第一次相遇时候的夜晚,她的果冻与哈根达斯理论。

当初的我对她来说是哈根达斯,但是当何毅出现时,我就变成了果冻。

在有条件吃哈根达斯时,她绝不会选果冻。

我想,她不会止步于何毅。

她骗了我妈的5w,又想霸占我的5w 奖金,需要这么多钱,一定有原因。

而最合理的解释就是,她有了更高的目标,需要投入更多的成本。

一个借刀杀人的报复计划开始在我心底酝酿。

第一步,我必须要找到,于静下一个目标是谁。

我通过手机号搜索在各个社交平台都关注了她。

朋友圈近几个月的动态看不出端倪,都是和何毅的秀恩爱。

微博上都是转发的医美推文。

短视频平台都是她自己的自拍。

终于,我在她的微博小号等来了一张照片。

她发了一张高尔夫球场的自拍,右下角故意露出了高尔夫球杆的品牌,那上面有三个字母“SIM”。

这是我之前老板最喜欢的高尔夫球杆品牌,一根球杆2w 起步。

原来,她的胃口已经大到这个地步了。

22

确定了她的下一个目标,接下来的事情就不需要我做了。

我给何毅打了个电话:小何,最近和于静处得怎么样?

何毅:多谢千哥关心。小于很贴心,我准备过阵子带她去见父母。

我:那就好。

何毅:千哥,你怎么一上来就问小于,都不关心我?

我:关心一下前女友,怎么,不行?

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千哥开什么玩笑。

我:没跟你开玩笑,小于是我前女朋友,我介绍进的公司。你跟她约炮的时候,她是我女朋友。

何毅:千哥,对不起,我是真不知道……

我把一切都跟何毅讲了。

我:你不用担心,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我是来帮你的。

何毅:你的意思是,她现在还在勾搭别的男人?

我:准确来说,她是在爬楼梯。你是她的垫脚石。

何毅:难怪,我感觉她最近有点奇怪。

我:怎么?

何毅:我和小于在一起之后,就从公司离职了。后来好几次去附近谈项目,在公司前台也没见到她,她说老板让她出外勤了。

我心想:她倒是没骗人,陪打高尔夫确实算外勤。

何毅继续说:她还找我借10w,说是家里建房子。

我:你借给她了吗?

何毅:原先我准备这几天找家里拿。

我:千万别给她钱。你这几天多关注一下她的行踪,还有我们前老板。

说完,我把电话挂了。

接下来,就看何毅发挥了。

23

当天晚上,何毅给我回电话:千哥,她根本没去公司上班,跟老板两个人挽着手进了一栋公寓楼。

我:你没跟她摊牌吧。

何毅:没有。

我:你准备怎么处理?

何毅:我想分手,但是咽不下这口气啊。我自己倒没什么,就是千哥你,工作丢了,家里5w 还在她手上,你妈传家的手镯也搭进去了。

我:那就灭了她。

何毅:杀……杀人?

我:不是,比死亡更痛苦的是,看着即将到手的梦想破灭。她想得到什么,我们就毁灭什么。

何毅:我懂了,那我们必须先知道,她拿这么多钱想去干什么。

我:要不我怎么说你悟性好。

通过仔细调查,何毅最终确认了,于静拿这笔钱,是想去整容。

我点开她的微博,难怪,这么多医美信息。

我恍然大悟,老板、整容、医美,串起来了。

老板白手起家,在北京立足,早年投身事业,而立之年后身边都是花里胡哨的网红脸。

于静是想依照老板的口味改造一通,以便更好上位。

而我和何毅,就是她上位的台阶。

既然明确了她的目的,那就好办了。

24

一边,我让何毅以家里做生意现金流周转紧张为由,引导于静去贷款。并且保证,一旦周转过来,就立刻帮她还上。

另一边,我打电话给正在金三角流浪的阿灿,让他给我介绍一个贷款机构,催债手段越丰富越好。

阿灿:怎么了,缺钱?还是别碰这种贷款。

我:不是,一个骗了我妈5w 的前女友缺钱。

阿灿:懂了。

干这活阿灿很靠谱,十分钟就给我推了5个。

备注:这几个我都欠过,那催债手段是真黑啊。你上次收到我的裸照就是第二家发的。

我回复:行。

我把其中一个贷款机构推给何毅,并叮嘱他注意两点:

1.告诉于静,收款卡只允许使用农业银行卡。

2.机构一放款,立刻给我发消息。

叮嘱这两点,是为了拿回我妈被骗的钱。

曾经有过那么一段日子,我想娶她,我每天看不同的婚纱摄影风格,看不同的蜜月度假路线,甚至和她办了一张婚礼基金卡。

那张卡,用的是她的身份证,她手里拿的是主卡,我手里拿的是副卡,都可以取钱。

在何毅的引导和承诺下,于静贷了20w。

于静很开心。因为她觉得,既然何毅家周转完就会还清,那干脆多贷一点。

这是她的性格,既然是免费的哈根达斯,为什么不多吃几杯?

25

第二天,我早早守在农业银行自动取款机前。

何毅发来消息:1. (这是我俩的暗号,意思是成了)

我开始在自动取款机前快速操作,重复取钱。

一天的取款上限是5w,刚好能把我妈的钱取回来,我之前存在里面的,就当喂狗了吧。

我刚取完,手机响了,对面是于静的怒吼:专三千,你他妈的是不是男人?你这是抢劫。

我:你可以去报警,这是你欠我妈的。卡里还有几万是我的,我也不计较了。

于静:王八蛋,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我:我等着。不过,我觉得生不如死的会是你。

挖的第一个坑,她跳下去了。

她着急攀上老板过名媛生活,没时间思考,也会很快跳进下一个坑。

何毅的表姐是做医美整形的,何毅做了个顺水人情,给表姐介绍了生意。

而自己女朋友做手术,何毅和请求全程陪同。

于静的手术分为3处,割双眼皮、垫鼻梁、隆胸。

每一项手术都很顺利,恢复完成后,我让何毅适时告诉她,家族生意周转好了,贷款已经还清。

而于静也非常巧合地在一周后觉得该分手了。

何毅答应了,因为他根本没还贷款。

26

于静的朋友圈开始频繁出现老板的影子,一开始是手,最后是人。

而我也知道,是时候放大招了。

那时候,为了自证清白,我写了一部分我和于静的情感经历,冲上平台热榜第一。

这次,我决定全部写出来,不仅仅是我的,还要加上何毅的。

我把她怎么劈腿、骗钱、陷害、上位的过程全方位展现。

对于身边的人来说,里面的很多细节,就差直接报出于静的身份证号了。

我和何毅把帖子转到朋友圈,紧接着公司很多离职员工转发。

再后来前公司所有人都在转。

前同事给我发消息:千哥,太狠了,老板在办公室里用高尔夫球杆把 Mac 屏幕都砸了。

于静被老板抛弃。

而于静在接到无数催债电话后才发现,何毅根本没有帮他把贷款还清。

她每天被催债电话骚扰,手机被垃圾短信轰炸,同事、亲人、朋友都收到她的欠款信息。

背上贷款、被老板抛弃都不算惩罚,这仅仅是开始,她只需要故技重施,就能东山再起。

真正的惩罚,还需要一段时间。

在此之前,我要先去安抚我妈。

27

我收到一个北京寄来的快递,刚签收,就收到何毅发来的消息:千哥,这么珍贵的东西,她不配戴。

我知道一切道歉都没有用。

总之,感谢栽培,铭记在心。

祝好。

我打开,里面是我妈给于静的传家镯子。

我把5w 现金和镯子拿回家。

我妈看到这么多现金问:赚大钱了?

我:不是,小于还的。

妈:咋还的现金呢,银行转账多方便。

我:我们分手了,她说顺便说一声再见,把镯子也还回来了。

妈:哎,你们年轻人呐,不懂珍惜。

我:没那个缘分吧。

妈:小于是个好姑娘,你没让人家伤心吧?

我:妈,你放心,我不是什么好人,但肯定不会干坏事。

28

一个月后,于静等来了真正的惩罚。

何毅给我发了一张照片,于静仰着头,鼻尖发黑,像狗鼻子。

于静整容前,我对何毅说:经费不足嘛,刚好用了一般般的材料,刚好请了一般般的医师操作,刚好又在你姐的医院,刚好又有你的全程“陪护”,就不出意外地出了一点意外。

何毅回:懂了。

何毅在鼻子假体上动了一点手脚。

鼻尖假体发黑,只影响美观,不影响健康。

她可以凭借自己的劳动继续生活,但再也无法靠踩着男人去实现自己的哈根达斯梦想。

29

其实,从一开始我就在自欺欺人。

在于静眼中,没有夜晚的邂逅,也没有憧憬婚姻的幸福。

只有精准的安排。

早前,我多次因公司接待,去她工作的粤菜馆吃饭,消费不低。

那天,她下班看到我抽着烟,把手机放在路上,毫不犹豫地踩爆了我的屏幕。

搭上话后发展恋爱,再不断暗示想换工作。

在去过我家后,觉得我家里的条件并不能满足她。

又或者,她根本不在乎我的家庭条件,她只是利用我,获得一份可以接触更多优质男生的工作。

比如说年轻的北京土著何毅。

为了和何毅在一起,为了不露馅,她不得不逼迫我离开北京,并毁掉我的事业和生活。

为了和老板在一起,她不得不抛弃何毅,借钱整容。

为了向上,她真的够狠,够努力。

她只做错了一步,就是尝试折断我的笔。

不然她可能真的成功了。

30

我把和北京的一切都删除了,就当我从来没去过。

我把青春、热情、纯真、浪漫,都留给了北京。

现在我不能996,挤不动地铁,想要的不多,所以只能逃回故乡的怀抱。

我再也不会怀念脏摊深夜食堂;

我再也不会嫌弃东外斜街的狗屎;

我再也不会抽双爆珠爱喜。

我尝试开始新的生活。

我把手机放在路上,蹲在赣州的马路牙子上抽金圣,一双高跟鞋停在我跟前。

我抬头,看到一个长发姑娘。

她说:手机别这样放,容易出事。

我把手机揣进裤兜:谢谢。

她继续往前走,我起身望着她的背影,转身把烟掐灭。

果然,如果不是蓄谋已久,根本不会有故事。

对不起,我已经喊不出“亲爱的”了。

希望我们永不再见。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郜雪丹_NT509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