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我患癌婆婆在病房对我大骂,如今她住院我新仇旧恨和她一起算

2021-10-12 13:01:06 二代饭桶

01

又到母亲节,单位女同事都在热烈讨论给婆婆和娘家妈过节的事,只有我安静地趴在电脑前。

因为我没人可过。我妈在我嫁人那年就过世了,父亲找的继母对我很冷淡。而我的婆婆,怎么说呢,我已经十年不和她来往。

说起我和婆婆的恩怨,要从我的婚姻开始。

我和老公韩同是大学同学,在学校相恋相知。毕业后,我们俩相继参加工作,我回了我的老家淄博。他回到河北,在省城有了一份不错的工作。

异地恋十分辛苦。韩同希望我追随他去河北,他认为毕竟在省城,发展机会还有后面孩子的教育,都会比淄博好。

理论上是这样,可我还是很犹豫。那时,我妈身体不太好,肾脏已经呈现衰竭的迹象,一周要做三次透析。

可我真的很爱韩同。我和他度过最美好的恋爱时光,大学四年,点点滴滴都刻骨铭心,韩同也非常优秀,很快在银行系统成为业务骨干。

渴望新生活的自私最终战胜了亲情,我奔赴韩同而去。可我万万没想到,从踏上石家庄的那刻起,我与婆婆就开始了一段孽缘。

到了我才知道,韩同的爸妈坚决不同意我俩的事。他妈妈早已为他物色好了结婚人选,是他所在银/行/副/行/长女儿,刚从英国留学回来。

韩家认为只有这样的家庭才配和他们结亲。韩同第一次带我上门,他妈妈没有准备任何招待的物品,并且明确告诉我,我达不到他们中意儿媳妇的标准,他们也不可能接纳我。

我是个倔脾气,吃软不吃硬,这样的话语侮辱性极强。我也明确放话,只要她儿子韩同愿意娶我,我是不会退缩的。

那时,青春的倔强让我的心高傲而坚定。我和韩同手牵着手离开韩家,那种感觉畅快极了。

02

据说,韩同妈妈在我们走后,气得犯了心悸的老毛病,住院一周。看得出来,她也是个极为强势的人。

没办法。都是独立女性,习惯了说一不二,我们没有一个人肯妥协半步。事情似乎僵在那里,动弹不得,我也曾担心韩同会左右为难。

谢天谢地,我挑选的男人很给力,他没有怂,更没有做过一丁点让我伤心的事。他没有说山盟海誓,只告诉我,哪里有我,哪里就是他的家。

那一刻,我泪奔不止。我想,执子之手,共赴未来。怕是此刻最恰当的描述吧。

2011年国庆节,我与韩同结婚了。因为他家的态度,我们没有大办。韩同的工资待遇还不错,我们想把婚宴搞得精致唯美,就在一家私人会所定了五桌,邀请了特别要好的同学朋友,我的父母也来参加了。

婚礼虽小,但是氛围特别好。那时,我妈妈身体已经很弱,她不知道婆婆家的态度,还一再问我怎么没见到亲家。我用“公婆生意上出了紧急状况”为由,搪塞了过去。

结婚的第二年,我妈妈去世了。韩同陪我回家奔丧,我哭得肝肠寸断。妈妈把我哺育大,培养我上大学,我却没有在她的病床边伺候过一天。巨大的愧疚让我心痛,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充斥着整个回程路。

一路上,我都在流泪。没有了妈妈,我就等于没有了家。

回去后,我意识到,以前和婆婆针尖对麦芒,是不是太自私也太刚直了些,我不愿意韩同再经历我此时的心痛。

我劝韩同回家缓和关系,并且选在婆婆生日那一天,给她准备了蛋糕和生日礼物。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如今我和韩同已经结婚,老人应该也能接受了。

哪料到,我们进门的时候,韩同家却出事了。

紧随着我们进去的,是几个陌生而严肃的人,他们把韩同的爸爸带走了。婆婆瘫在椅子上,神情呆滞。

我这时才知道,韩同家的生意基本依靠银行贷款周转。韩同与副/行/长的女儿婚事告吹后,两家的关系冷淡下来,正遇到贷款政策收紧,韩家的资金链面临断裂。

韩同爸爸不得已,搞起民/间/集/资,这种操作在生意场上也司空见惯,很多人在需要资金周转时会走这条路。

在生意正常时,似乎没什么问题。可韩家是生产食品罐头的,正巧有批罐头抽检不合格,生产线被全面查封。

韩家的生意,如多米诺骨牌迅速倾倒,一发不可收拾。韩爸也因非/法/集/资被刑拘,后面还会面临刑罚。

03

婆婆把一腔怒火全部发泄在我身上。她认为我就是灾星,是罪魁祸首,如果没有我,韩同就会乖乖听她的,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婆婆发疯一样撕打我,韩同拼命拦着,然而还是晚了,我肚子里两个多月的胎儿受到影响,保胎一周最终流产。

这一次,我没有流泪,心里是无尽的恨。恨造物弄人,恨人情凉薄,更恨别人把所有罪过都按在我头上,让我身心俱痛。

让我很快缓过来的,还是我的老公韩同,他没有被家庭的矛盾所左右,对我一如从前,并且悉心照顾着我的身体。他抱着我对我说,我没了妈妈,是个需要呵护的小孩,他就是妈妈和家,独属于我的。

可以说,韩同是我对石家庄唯一的留恋。有了他,我才有了归属感。他不让我再见他妈妈,并且承诺我,就在自己的小家好好过日子,什么都不用管。

那段时间,他处理父亲留下来的烂摊子,还要精心照顾我,十分疲惫,但他从来没对我发过火,重话都没有说一句。

我远嫁选择了他,没有半点后悔。

日子慢慢平静下来,一切似乎回到正轨。韩同没有和我讲他爸妈的事,我从他偶尔的电话中得知,他爸爸被判了八年,家里的食品厂关闭了,他妈妈情绪也稳定了,独自住在老房子。

我以为生活终于要以明媚的方式重新上路。然而,命运总是那么不可捉摸。

2013年,我身体出现异常。在一次体验时,被查出左乳疑似有肿块。真的是晴天霹雳啊,我瞬间被打懵。

韩同匆匆赶来,在医院走廊上抱着我说,不怕不怕,一切有我呢。

04

煎熬了一周,我等来复检结果。果然是乳腺癌。

得知结果的那刻,韩同对我说,老婆,对不起,对不起,一定是跟着我过的不快活,才会让你生病,一切都是我的错。

望着他自责的脸,我反而平静了。我说,哪有那么严重,乳腺癌是癌症中预后最好的,老天爷不可能不照顾我们。我一定能康复的,我还想和你白头偕老呢。

韩同也笑了,很紧很紧地握住我的手。

我住院治疗期间,韩同请了长假伺候我。那时正是他的事业上升期,有一个关键的位置,他很有竞争力。

我很不安地说,请个护工来照顾吧,这样下去对你影响太大。韩同很不高兴地打断我,请什么护工,我自己的老婆别人照顾我能放心吗,事业以后还可以再拼,老婆可只有一个。

我听了心里甜甜的,更加庆幸当初的选择。可是这时,总行下来例/行/查/账,作为部门负责人的韩同必须得回去配合,谁来照顾我成了难题。

我没有妈妈,也没有兄弟姐妹,爸爸后来找的继母与我关系很淡,几乎不来往。无奈之下,韩同请求婆婆过来协助护工照顾我几天,其实他并没打算让婆婆干多少活,只是怕护工会懈怠。

没想到,婆婆来到病房对我破口大骂,说当初没看错,我就是扫把星,谁沾上我谁倒霉。她才不会伺候我,她巴不得自己儿子再找个好的。

这话相当恶毒,我气得发抖。病房里的人都听不下去,喊来护士把她赶走了。事后,韩同与她大吵一架,公开表示与她不再来往。

幸好是早期,经过几个月的保守治疗,我的左乳保住了,恢复得也很好。

05

从那次以后,我和韩同很注意养生,每天都让心情快快乐乐的,转眼几年下来,我的身体素质越来越好,不知道我病史的人,根本不相信我曾得过癌症。

前年,我们的女儿也出生了,小家伙很活泼可爱,韩同也升职了。

我在单位结交了一批好同事,还有几个闺蜜淘。我在石家庄正式扎下了根,生活越来越好。

期间,公公没有等到出来,在里面突发脑溢血,没有抢救过来。从那次婆婆大闹病房,我与她再也没有任何交集,我伤透了心,再也不想在她面前找虐。

至于韩同有没有去看过她,我不去关注,也不去干涉。他有他的血缘,他有他的责任和义务。世事沧海,总有你不得不面对的东西。

这个道理,我懂。

母亲节的来临,让我心头怪怪的。我明知道不会与她有什么接触,却还是在这一天心有戚戚,可能善良的人,总被一些东西所负累吧。

晚上下了班,我做好饭菜等着韩同,他却直到十点多才进门。进门时,眼睛红红的,情绪低落。

我问他怎么了。他说他妈妈今天被120送到医院,是被社区的大姨发现的,发现时她独自在地上躺了两个小时。

婆婆在卫生间洗衣服,不小心滑倒,摔断了胯骨,需要在医院躺三个月。

我说,这样啊,那你这一段时间都要去医院了吗,需不需要我给你准备些东西,或者请个人帮帮忙,和你轮流照顾。

韩同也是独生子,这一下负担全在他肩上,够他辛苦的。

韩同没有说话,抱了抱我转身去洗澡。我听到了他关门时粗重的叹息。

06

在医院伺候妈妈没到一个月,韩同因为工作调整,忙得分身乏术。

实在没办法,他请了一个护工照顾他妈。周末的一天,医院打来电话,说护工被婆婆砸破了头,撂挑子不干了。护工家属来医院闹,要求赔偿,而婆婆也需要家属陪护,让家里赶紧去人。

我打韩同电话,一直无法接通。我知道,这几天他不眠不休,一定又是在开会。

可我真的不愿意面对那个老太太,听到她的声音,我心里就不舒服,有窒息的感觉。

正当我思索该怎么做时,韩同回过来电话,一听那边的情况,他很着急,下意识说,你赶紧去看看吧,就算你替我尽孝,好吗。

我顿住,不知怎么回答。

最终,我没有去医院,而是通过好友联系了一家星级护工服务中心,一万五一个月,找了口碑最好服务最到位的金牌护工。又让一个律师朋友代我去了医院,他是专门帮忙处理护工被打的事儿的。

我也曾犹豫过,这样是不是太不近人情了,会不会让韩同不满。反复考虑,我决定遵从内心。我强迫自己不甘不愿去付出,势必会心理失衡,情绪变差,最终的结果很可能,坏情绪累积到一定程度爆发,伤己也伤人。

韩同知道后,没有说什么,但我明显感觉他有所想法。

07

这样的状况我预料到了。婆婆是韩同的亲妈,他有尽孝的义务,有照顾老人的责任。可是,婆婆不是我妈,她没有养育过我,我并不是吃她的饭喝她的水长大的。

如果,她是一个正常的婆婆,并不要求处成亲如母女,最起码像大多数人的婆媳关系,那我一定会在韩同需要时,毫不犹豫顶上去,为我的老公做一些事,替他尽应尽的责任。

可是,婆婆之前的所作所为,对我没有半点尊重和亲情,我又怎么可能抛弃前嫌,无怨无悔地付出呢?

人的交往是相互的,亲情是,爱情也是。我获得过爱,我会回报爱。我承受过侮辱和伤感,那么谁都没资格要求我以德报怨。

我是一个人,有血有肉的人,我并不是机器,输上程序让怎么做就怎么做。我要遵循我的本心,按自己的真实意愿做事。

我思虑再三,找了一个恰当的时机,与韩同敞开心扉谈了心里话。韩同还是理性的,他表示理解我的想法,设身处地想,换作是他,也未必比我做的更好。

我不会阻挡韩同去尽义务,也愿意为他提供最大限度的金钱支持。我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我自问,问心无愧。

08

婆婆出院后,韩同担心她独居会再有危险,我陪着他跑了几家养老机构,从中选择了一家私人订制类的花园式疗养中心,如今我们的经济实力能够做到,那么我就不会吝啬这笔钱。

毕竟,钱财是身外物。而韩同的安心,则是我们小家庭幸福的根基。这个道理,我深谙于心。

有的同事听说这事,会在背后偷偷议论我狠,我一笑置之。未经他人苦,又怎能随意置评他人生活呢。

自己的生活自己做主。从我大病痊愈的那天,我已经想明白了。

遇上节假日,韩同会带上女儿去疗养中心看看,我也会陪他们爷俩一同前往。只是,我不进门,他们在乐享天伦的时候,我在乐享外面的绝美风景。

疗养院门外,是一片青色的山,一带碧绿的水,天地万物,心旷神怡。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