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陷入极度撕裂中,两党制早已不是左右派之争,是走向解体前兆

2021-10-04 10:27:00 万巷情感
0人跟贴

在过去一段时间,共和党在教育领域开始了反击。由于教育系统一直是民主党的主阵地,所以整个美国教育都是白左的那一套。基本就是讲究平权、批判思维和女权等等。共和党阵营的二十多个州发起了一项运动,就是将批判种族主义赶出美国学堂。因为共和党认为,这种批判种族教育就是在向黑人灌输仇恨,让他们更加痛恨白人。是的,如今美国黑白对立的根源就是这种批判种族教育。共和党做的没有错,想要弥和如今美国社会的撕裂,首要就是要从教育入手。因为只有当美国黑人和美国白人都仅认为自己是美国人的时候,一切才有的谈。

美国传统白人毫无疑问会认为这是他们的美国,因为美国的国父们没有一个黑人。美国是靠美国民兵一刀一枪拼出来的。但是对于黑人和其他族裔来说,今天的美国也是他们的美国。因为他们用血汗撑起了美国。苏联解体的一个原因就是主体民族俄罗斯族并不占据统治地位。而今天我们在讨论俄罗斯,觉得这个国家仍然有进一步解体的隐患,还是因为俄罗斯族没有绝对优势。问题放在美国这里也是一样。当两个文化与理念完全不同的种族势均力敌,还有政党推波助澜的时候,美国很容易会变成苏联。与苏联更相似的是,如今的美国与苏联一样都在走下坡路。同富贵容易,共患难难,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我们抛开美国,而只讨论共和党,就会发现如今的共和党就是传统美国的晴雨表。而共和党或者说传统美国能不能翻身呢?共和党能翻身的机会已经错过了。共和党的窗口期就是2016年大选以及接下来的2024年大选。美国两党制让美国变得精神分裂,但美国的两党制的真谛是左右派之争而不是白人与黑人之争。所以,共和党需要把美国大选的主题给拉回来。第一个窗口期在2016年。这个时候奥巴马卸任,共和党想依靠传统白人取胜变得困难。于是克鲁兹、卢比奥这些人出现了。他们就是将美国政治回到左右派之争的正常轨道。这两个人是拉丁裔,但他们属于合法移民的保守派。而在有色人种中,保守派也并不少。比如本卡森就是典型的保守派黑人政治家。如果共和党能团结这些有色人种,那对于共和党来说未必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但是这些人根本不是川普的对手。因为在共和党党内,还是川普这种保守白人吃香。共和党失去了第一个窗口期。 美国传统白人毫无疑问会认为这是他们的美国,因为美国的国父们没有一个黑人。美国是靠美国民兵一刀一枪拼出来的。但是对于黑人和其他族裔来说,今天的美国也是他们的美国。因为他们用血汗撑起了美国。苏联解体的一个原因就是主体民族俄罗斯族并不占据统治地位。而今天我们在讨论俄罗斯,觉得这个国家仍然有进一步解体的隐患,还是因为俄罗斯族没有绝对优势。问题放在美国这里也是一样。当两个文化与理念完全不同的种族势均力敌,还有政党推波助澜的时候,美国很容易会变成苏联。与苏联更相似的是,如今的美国与苏联一样都在走下坡路。同富贵容易,共患难难,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我们抛开美国,而只讨论共和党,就会发现如今的共和党就是传统美国的晴雨表。而共和党或者说传统美国能不能翻身呢?共和党能翻身的机会已经错过了。共和党的窗口期就是2016年大选以及接下来的2024年大选。美国两党制让美国变得精神分裂,但美国的两党制的真谛是左右派之争而不是白人与黑人之争。所以,共和党需要把美国大选的主题给拉回来。第一个窗口期在2016年。这个时候奥巴马卸任,共和党想依靠传统白人取胜变得困难。于是克鲁兹、卢比奥这些人出现了。他们就是将美国政治回到左右派之争的正常轨道。这两个人是拉丁裔,但他们属于合法移民的保守派。而在有色人种中,保守派也并不少。比如本卡森就是典型的保守派黑人政治家。如果共和党能团结这些有色人种,那对于共和党来说未必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但是这些人根本不是川普的对手。因为在共和党党内,还是川普这种保守白人吃香。共和党失去了第一个窗口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