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当天,婆婆当众向新娘要礼金结饭钱,新娘扔掉胸花说:不嫁了

2021-10-01 18:22:10 疏于潇潇千种泪

作者:妈小咪

插图: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图

本篇文章收录于百家号精品栏目#百家故事#中,本主题将聚集全平台的优质故事内容,读百家故事,品百味人生。

01。

在生活中,你最不喜欢遇到的事情是什么呢?

小咪最讨厌的是“被算计”。

每个人都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平凡普通的我们,在面对复杂多变的世界,在感受生活的残酷与哀愁,只渴望能够有一块净土,能够轻松坦然的活着,能够在说话之前,不去分析对方会不会介意,能够回到自己的地盘时,不需要害怕被人坑。

这块净土,最优先的地方,应该就是家。

家应该是每个人休息的港湾,是当我们疲惫不堪,身体和心灵遭受双重压力时,家可以让我们倍感温暖,重拾力量与信心。

然而,有些人却不懂家给人的力量到底是什么。

她们把家定义为宽大精装的房子、越来越多的存款。

为此,去“算计”着过日子,家人于他们而言,不过是实现他大房子、多存款的工具。

这种现象,在婆媳之间相对多一些,婆婆把媳妇当成侵夺财物的蛀虫,亦或希望媳妇能从娘家带来更多的财物,以此来壮大自己的家。

同样的道理,有些媳妇也会先入为主的将婆婆划到对立面,猜测婆婆偏剥自己小家的利益,而与婆婆之间的隔阂。

从心理学的角度分析,喜欢算计别人,靠算计别人生活的人,是对他人的不信任和不信赖。

她们往往活在自己的小世界中,在她们眼里,她们认为的事实就是事实,不会去探究到底真正的事实是什么。

跟她们一起过日子,会让人觉得特别委屈和累。

读者林玲(化名)就遇到了这样的婆婆,而影响了她的婚姻态度。

02。

林玲和前男友汪家博(化名)是相亲认识的。

彼时,林玲28岁,汪家博30岁,对于普通人的人生规划来说,两个人都到了被催婚的阶段。

两人认识后,相处下来后,感觉还不错,林玲不像部分没谈过恋爱的小姑娘那样粘人,也不像个人能力过强的女性那样强势,综合来看,是个适合过日子的姑娘。

汪家博也是如此。没有特别多的浪漫体质,却也不失为一枚暖男,吃饭时会不时的给女友夹菜,能记得女友的例假时间,并留意注意事项。

两人都有过失败的恋爱经历和被家人催婚的烦躁。在一起后,曾经感情上的伤被扶平,家人的催促声被击碎。

那段时间,身边的人都觉得,林玲很幸福,汪家博很安心。

因为是熟人介绍相亲认识的,对彼此家庭环境大至都有了解,所以,两人谈了差不多半年,两人就开始商量结婚的事。

相对来说,林玲的家庭条件要好一点,父亲在一个大企业担任一个部门领导,妈妈是医院的护士长。

汪家博家里则差一点,父母都是拿着工资的普通人员,而汪家博还有一个正在读大学的弟弟。

家里唯一拿得出手的财产,就是早年间,在房价还没涨的时候,全款买了套房子,而那个地段正好是现在的闹市区,地段还不错。

平衡下来,也算是门当户对。

所以,双方家长在讨论他们的结婚事宜时,林玲的妈妈提出,彩礼也不会要多,就按当地的普遍数字十八万来。

汪家博妈妈表示,家里条件真的有困难,要一次拿十八万出来当彩礼,很有压力,而且还有个读大学的小儿子。

后来,林玲爸爸也说,彩礼也就是个形式,自己家并不是必须要十八万彩礼,最后决定只要了八万彩礼。

这样,林玲顺利出嫁。

婚礼当天,接送、到酒店、举办仪式,一切都算顺利。

话说,结一次婚,剥一层皮。从早上5点起床化妆,到下午快两点一切才差不多完成。

当林玲和汪家博敬完酒后,正准备坐下来吃点东西时,婆婆堆着笑脸,拉着林玲大声说:“儿媳啊,妈跟你商量个事儿,今天收的礼金给我吧。我算了下,认亲的红包也有个两万多了,一会得结饭钱,我就不用再找别人借钱了……”

03。

彼时,林玲刚喝了一口可乐,却像喝了什么过期的酸奶,一股难受的味道从喉咙沁入肠道。

苦于当场人多,林玲便假装没听见,继续吃自己的东西,用眼睛的余光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汪家博,他也像没听见一样。

可是,婆婆的声音,除非他耳朵有问题,否则,不会听不见。

大概见林玲没接话,婆婆拉了一把旁边的椅子,坐在林玲旁边,拉着一旁的亲戚说:“哎,你是不知道,娶个媳妇,当爹娘的就得扒层皮,哪一样不得花钱,买房子买车子,还有装修,置办家具、买衣服、拍婚纱照、办婚礼……我们家人又好面子,哪一样都按好的办,可这些都得用钱堆出来啊……我也是没办法了,要不是也会这样了……”。

一种奇虎难下的压力,向林玲倾倒下去。

她再次向汪家博发出求助的信号,并不是钱的问题,但是婆婆的行为,有很明显算计的味道,让人感觉特别不舒服。

记得当时讨论彩礼时,自己的父母二话不多说,直接退了一大步。而且那套房子的名字,汪家博也说过,写的是公婆的名字,他们也就是居住而已,相当于说,他们家结个婚,也就花了不到十五万而已,并且那八万块的彩礼,父母也如数给了自己,这一点婆婆也是知道的,现在婆婆居然为了两万的酒席钱,再去算计自己。

如果她不是当着所有宾客的面,在婚礼之后再去提这个事,也不会让人觉得不舒服。

更令林玲不知所措的是,这种处理婆媳问题的事,丈夫占了很重要的份量,而汪家博的态度,很明显在躲。

这样的态度,让她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恐惧感。

彼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笃定,林玲隐忍着心中的怒气,对汪家博的妈妈说:“您说得一点没错,结婚这个事让您花了半辈子的积蓄,既然结婚这么贵,那不要结了。”

说完,穿着礼服,拉着父母,头也不回的走,任凭父母在后面拉扯她,就是那么决绝。

回到家里,林玲把自己的顾虑合盘拖出,父母也表示,自己的婚姻自己决定。

后来,汪家博和父母上门请林玲回去,但林玲始终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这一晃半年过去,林玲始终没有回去,却在庆幸,幸亏当时说好先把婚礼办了,再去领证,否则,还要办一次离婚手续。

在小咪看来,林玲的做法犀利有余,但缺乏理智。当然,比起婚姻矛盾扩大再离婚,结婚前逃跑损失要更小。

而林玲的顾虑也不无道理,婆婆的做法很难让人不往“算计”上想。

在这里,小咪也在劝当了婆婆的女性,现在的女人不同以往,她们有自己独立的个性和能力,更渴望人与人之间的真心对待,如果还用以前那种三姑六婆之间的攀比、算计去相处,只会增加矛盾。

对于林玲小咪想说的是,婚姻到最后,靠的是婚姻中的两个人,而对方也不是十全十美,婚姻能走到最后的人,也是多看看对方的优点,在面对对方缺点时,更多的需要看看他的最低点你是否能接受。

如果能接受,就可以生活在一起,慢慢接纳和融合,如果不能接受,还是早点散场,对彼时都好。

只不过,无论继续与否,做人最重要的是坦诚。

即便坦诚的人更容易受伤,但人与人相处,最终看的是“谁笑到最后”,需要时间去挖掘。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