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价卖房,用水量激增,警方破案:他把妻子头颅砌进阳台…

2021-09-30 15:34:28 白日萌硕

【本文节选自《 知音情感》,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妻子收到神秘信息,是失踪还是被害

派出所来了两个大男人,年轻的叫刘峰,年长的叫冯斌。刘峰揪着冯斌的脖领子,说姐姐刘婷失踪3个多月了。

“失踪3个多月,怎么现在才报案?”民警小关问。冯斌说:“没失踪,说是到南方和朋友做生意,可能是被骗去搞传销了。”刘峰一听就急了:“什么搞传销,就是失踪了,说不定出意外了。”警官郑青松和小关对视一下,小关将冯斌带到另一个房间,郑警官留下来继续询问刘峰。刘峰说姐姐肯定是出事了,两个月前打电话关机,“我姐是开洗衣店的,随时要接客户电话,平时从来不关机。”

郑警官问:“你姐夫说你姐姐被骗去做传销了?”刘峰肯定地回答道:“不可能,我姐怎么可能丢下孩子说走就走啊?”

“按说妻子失踪这么久,前来报案的应该是冯斌啊!”“说的是啊,我让他报案,他说传销案警察根本不受理。今天我好不容易把他逮住,揪着他才来报案的。”“你觉得你姐姐的失踪,跟冯斌有关系吗?”刘峰沉思一会儿,犹疑地说:“不能吧,你看他那窝囊样,他敢害我姐?”

冯斌高中辍学后做过钳工,后来到火车站当了一名地勤。因为长相老气,一直到37岁还是单身。父母给他在石景山买了一套学区房。果然,北京的房产吸引了26岁的安徽农村姑娘刘婷。刘婷弟弟上大学,妹妹上中学,家庭负担很重。“姐姐是为了供我上大学,才嫁给了冯斌。这些年在北京,我的工作和生活我姐都惦记着,您一定帮我找到她。”郑警官听刘峰这么说,就让他回去等消息。小关也审完了,说:“这个冯斌问三句也说不出一句,就有一条短信还算有价值。”这条短信是3个月前刘婷发给冯斌的:“我去安徽跟朋友做生意,挣了钱就回来。照顾好硕硕,不用找我。”

刘婷是去传销了还是遇害了?短信中的朋友是谁?她和冯斌夫妻关系如何?郑警官陷入沉思。

他们先走访了刘婷的洗衣店。洗衣店开在石景山的一条巷子里,有50多平方米,门上贴着“暂停营业”的标志。旁边的超市老板娘主动过来搭话:“刘婷关店很蹊跷,前一天还说要一起烫头,第二天就听说去安徽找朋友做生意了。”老板娘透露冯斌很少来洗衣店,俩人闹离婚,都分居很久了。

郑警官问:“刘婷的干洗店生意怎么样?”“嗨,这几年房租一涨再涨,都给房东打工了。刘婷跟房东因为涨房租问题吵过几次。”郑警官联系了房东,房东匆匆赶来后,抓紧解释:“涨房租我也是根据行情来的,我保证,她失踪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洗衣店外间吊了一圈衣服,缝纫机上也摞着几件。里面有个小隔间,是刘婷的房间,床头搭着几件衣服,放着几双鞋子,生活用品随意摆放,看不出有要出远门的迹象。网侦的同事调取了洗衣店附近的监控,已经3个多月了,监控早已被覆盖,没有什么发现。

好在还可以查刘婷的通话记录。与她频繁通话的是一个叫王宇的人,而且王宇在刘婷失踪一个星期后就回了老家安徽。

顺着王宇的线索,郑警官查到他一个月前又回到北京。他们在通州一家理发店找到王宇。王宇见到警察有些慌乱,表明来意后,他反而放松了:“嗨,我还以为你们是来查网贷的。”他告诉警方,自己和刘婷是老乡,她以前常来店里做头发。

王宇说:“7月份我哪都没去,下班就回宿舍了!”对于与刘婷的通话记录,王宇的解释是:“那时候,我借了网贷,刘婷借给我几千块钱应急。后来我就回老家筹钱去了。”9月份,他又联系过刘婷,但手机一直打不通。经调查证实,情况确如王宇所说,只是,刘婷为什么会借给他3000元钱?对此质疑,王宇解释:“不瞒您说,她对我有点那个意思。”排除了王宇的嫌疑,警方将下一个嫌疑人锁定在冯斌身上。

剥茧抽丝锁定凶手,凶手就是老实丈夫

为了获得更多线索,郑警官到冯斌家走访。

开门的是一个40多岁的女人,体态稍胖,穿着朴素。郑警官环视四周,家里收拾得很干净,客厅和阳台似乎刚装修过。他请冯斌回忆,刘婷失踪前家中有什么异样,冯斌很不耐烦:“3个月以前的事谁记得?”

过了一会儿,冯斌突然想起了什么:“不瞒您说,我和刘婷早就互不搭理了,她跟谁交往我不知道。要不是为了孩子上学,我俩早该离婚了。”冯斌所在的社区划片的重点小学非常看重家庭和睦这一块,两人就等着孩子幼升小之后再办理离婚。他还说,离婚后孩子归刘婷,他每月支付3000元抚养费。现在找不到刘婷,他只能将孩子放在父母那。

为了核实,警方走访了火车站的工作人员,冯斌7月份按时上下班,没有缺勤记录。

警方还了解到,冯斌的情妇是他的同事万春华。两年前,离异的她原本打算来北京到饭店当服务员,下了火车就看到火车站招保洁员的告示。当时冯斌负责招工面试,他看万春华能干老实,就留下了。在案情分析会上,警方又重新梳理了线索,发现冯斌确实疑点重重。

首先,冯斌和刘婷积怨已深,具备作案动机。再者,一日夫妻百日恩,一个大活人丢了,冯斌冷静得有点反常。而且,那条发给冯斌的短信,简单直接,句读完整,像是刻意为之。还有一点,冯斌说刘婷去搞传销了,但如果不遇害,一般都会被洗脑,然后联系家人朋友各种要钱和拉人头。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这充分说明,刘婷很可能已遇害。

这时,网侦的同事有新发现,冯斌出示的短信发送基站竟然在石景山的一个小区,与刘婷的干洗店隔着三条街,而且物业信息显示这里是冯斌与刘婷的原住址。警方很快勘查了石景山小区的房子,房东吴先生告诉警方,他在中介公司签署了购房合同。当时房东着急卖房,出价比市场价低50万元,吴先生狠心又还了20万,冯斌答应了。

吴先生问冯斌,为什么卖得这么便宜。冯斌说:“妻子去做传销了,急需钱。”吴先生说,刚搬过来屋里有股消毒水的味道,他买了很多绿植放在家里。

此时,小区物业又提供了一条重要信息,整个7月份,这个房子的用水量激增,超过了往年用水总量。低价卖房,用水量激增,消毒水味……这些异常现象都指向这里就是第一案发现场。

可是刘婷在哪儿呢?警方对这个房子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细致勘查,一根毛发也没发现。为避免打草惊蛇、节外生枝,局里领导果断下令:实施抓捕!

监控显示冯斌进入小区。半个小时后,警方随物业经理潜进了他家门口。门刚开一条缝,警察一拥而入,正在吃晚饭的冯斌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摁在墙上,戴上手铐。万春华也被控制住,她惊恐地看着冯斌,浑身哆嗦。

但是冯斌到审讯室后,不管郑警官问什么,都一言不发。此时万春华也被一并带回警局。虽然万春华有不在场证明,也不可能参与冯斌的杀人事件,但是为了让冯斌开口,郑警官决定用万春华诈一诈他。“就目前证据来看,我们有理由怀疑,你和万春华一起实施了对刘婷的杀害。”冯斌缓缓睁开眼睛,说:“跟她没关系,这事是我干的。”

“她要不逼我,我不会杀她的。”冯斌缓缓供述这些年他跟刘婷的恩怨纠葛。

老实人的愤怒有多凶残:把妻子头颅砌进阳台

因为自己条件不好,又比刘婷大11岁,冯斌一开始对刘婷格外体贴。他承诺给刘婷开一家店,手里没钱,他不停加班,又找人借钱,帮刘婷租门面,开起了洗衣店。

刘婷很会来事,洗衣店经营得红红火火,很快收入就超过了冯斌。只是,冯斌发现洗衣店的钱只出不进,刘婷把赚的钱都接济了娘家。

2儿子硕硕出生。刘婷越发有女人味,冯斌则秃顶驼背,老相尽显。两人在一起,不像夫妻,倒像父女。刘婷再也不愿与冯斌一起出门,侮辱他又老又穷,骂他是臭扫地的,嫌弃他父母没有照顾好孩子,还故意刺激冯斌,和网友打情骂俏。

冯斌一忍再忍,劝她为了孩子收敛一点,刘婷却说:“别提孩子,孩子和你没关系,孩子不是你亲生的!”刘婷这么说,连儿子硕硕都不认这个爸爸,冯斌想抱抱儿子,儿子就会嫌弃地推开他。冯斌想带孩子做亲子鉴定,但内心的恐惧,让他不敢行动。

刘婷瞒着冯斌,将家里这几年攒的20万全转给弟弟刘峰,供他买房结婚。冯斌得知后,与刘婷大吵一顿。战火蔓延到两家人,刘峰跑来保护姐姐,与冯斌大打出手,两家彻底决裂。

两人商议离婚,儿子归刘婷,冯斌每月支付3000元抚养费。此时硕硕还有一年就满6岁,冯斌的房子是学区房,划片可以上附近的重点小学。但是这所小学审核严苛,除了要求户口和房子之外,还审查家庭是否和睦。担心离婚影响孩子入学,刘婷与冯斌商议资料审核通过后,再办离婚手续。

其间,冯斌与同事万春华产生感情,他将石景山的房子委托中介出售,只等一离婚,就到郊区买一个大房子。冯斌让刘婷回家一趟,签订离婚协议。没想到,刘婷突然出尔反尔,不离了。冯斌压着火说:“不是说好的吗?”

刘婷哼一声:“说好什么了?我嫁给你这么多年,除了孩子,什么都没落下。卖了房子,儿子怎么上学?想离婚,要么把房子留下,要么把房款给我!”见冯斌木然不动,刘婷指着他鼻子,从第一次见面的不满意骂起,将眼前的冯斌骂得体无完肤。

冯斌看着眼前这个面目可憎的女人,感觉她像个吸血鬼,不仅吸干了他的血,还惦记这套房子。被彻底激怒的他随手抄起一只酒瓶照着刘婷一挥,刘婷应声倒地,头上鲜血直冒。她惊声尖叫,冯斌怕吵到邻居,就掐住她的脖子,直到她不出声为止。

冯斌属于长期压抑后的冲动杀人,他头脑冷静,心思缜密,从碎尸、抛尸、发短信嫁祸他人,到火速卖房、搬家,一系列操作干净利落,有条不紊。碎尸后,他在家中撒上消毒液,不断用水冲刷。骨头之类分装到黑色垃圾袋中,在上班路上抛到人迹罕至的河沟。

至于头颅,他居然装到行李箱中,随搬家公司的车带到位于门头沟的新家。为了不被发现,他自己买来水泥、石灰,将头颅严密砌在新家的阳台里。

对此,冯斌的解释是,他认为只要找不到头颅,警察没法确认死者身份,他就不会被怀疑到。

郑警官问他:“为什么报案的时候说刘婷被骗去做传销?”冯斌说,他在网上看到异地传销案属于商业案件,就是报警了也不会立案。至于那条传销短信,冯斌说他看了刘婷的通话记录,看到她和王宇言语暧昧,就想用这条短信甩锅给别人。

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冯斌用来碎尸的凶器,居然是把家常用的水果刀。对此质疑,冯斌嘴角略微上扬:“我就是用这把水果刀做的,我划一刀,就骂一句,她骂过我的那些话,我都记得。新仇旧怨一刀刀还回去,一句句怼回去,刘婷一句反驳都没有。”他说得很轻松,郑警官却听得汗毛直竖。

刘峰得知姐姐惨死,凶手竟然是懦弱无能的姐夫,一时难以接受。冯斌父母得知儿子杀人,悲痛难当,双双病倒,最终硕硕由刘峰抚养。

也许从一开始两人的结合就埋下了祸根,他们毫无爱情的基础。刘婷通过无休止地刻薄冯斌,发泄对生活的不满。殊不知,对冯斌来说,刘婷的每一次索取,每一句侮辱都成为压垮骆驼的稻草。

夫妻之间,合则聚,不合则散,给彼此留条活路。可是,深陷泥沼的人总是不明白啊!

别惹老实人,你永远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