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装惊现血腥恐怖的文字图片,江南布衣其心可诛

2021-09-28 10:19:38 那些岁月与你相伴

近日,江南布衣童装品牌“jnby by JNBY”部分产品的印花暴力、阴暗、甚至带有种族歧视、地狱、撒旦等“邪典风”图案,还印有诸如“Welcome to hell(欢迎来到地狱)”“let me touch you(让我摸摸你)”等不适合儿童的文字内容,引发高度关注。

江南布衣于9月23日在其官方微博致歉,全文如下图:

我们先看看江南布衣的致歉信。文中提到江南布衣是作为扎根中国市场的服装品牌,看似有着很深的民族情结,但实际是迷惑性很强的烟雾弹,江南布衣确实是扎根本土,但其实早就变味了。

我们先了解一下江南布衣。

江南布衣由吴健李琳夫妇创立,他们最开始在杭州服装市场开设了一家小店。李琳先是从广东进货,随后又尝试自行设计并组建生产线。业务不断壮大,在1996年开出首间门店,在1997年成立江南布衣、注册JNBY商标,并迎来设计团队的首位成员。至今已在中国大陆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及海外北美区域美国纽约、加拿大温哥华等地建立了直营公司,运营及销售服务“JNBY”品牌产品。于2016年在香港挂牌上市,是中国第一家上市的设计师品牌集团,公司拥有一个成熟品牌JNBY,三个成长品牌男装CROQUIS、童装jnby by JNBY、女装LESS,以及两个新兴品牌POMME DE TERRE与JNBYHOME,市值已逾100亿港元。

本次事件涉及的是江南布衣三个成长品牌之一的童装jnby by JNBY。在公司的品牌矩阵中,无论收入还是扩张速度均位列前三。据公司2021财年年报显示,截至6月30日,江南布衣旗下所有品牌全球门店达到1931家,其中JNBY以926家位列第一,jnby by JNBY以470家位列第二,并且在过去一年的门店增速上,jnby by JNBY也仅次于JNBY。除此之外,2021财年江南布衣总收入超过41亿元,净利润6.5亿元,毛利率达到62.9%。营收排名前三的品牌分别是JNBY、CROQUIS和jnby by JNBY。jnby by JNBY的收入达到6.6亿元,占总营收的15.9%。

再回到事件。

对公司贡献卓越,影响巨大,地位举足轻重的品牌jnby by JNBY出现这样的问题绝非偶然。李琳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用“设计驱动,多品牌矩阵,集团粉丝的高黏性”来介绍江南布衣的发展战略。江南布衣官方资料显示,公司核心价值理念为“更好地设计,更好地生活”。反复强调“设计”理念的江南布衣在该领域的投入有多少?

公司2021财年服装设计费为2391万元,较上一财年的3268万元下降27%。值得一提的是,公司2016年上市前的招股书介绍,2014财年至2016财年,江南布衣投入产品设计的费用分别为4830万元、4870万元与5670万元。李琳曾在2018年透露,JNBY、速写和LESS分别有十多个设计师,而jnby by JNBY童装设计师只有4个。李琳则负责公司服装业务的设计与创新,把控产品整体走向。

那么再说说创始人李琳与吴健夫妇。

江南布衣创始人李琳与吴健合计持有公司61.47%的股份。通过了解公司两位创始人吴健与李琳夫妇我们就能看出端倪。李琳,圣克里斯多福及尼维斯籍,1992年毕业于浙江大学化学专业,江南布衣创始人,杭州江南布衣服饰有限公司法人、执行董事。吴健,男,圣克里斯多福及尼维斯籍,硕士,江南布衣创始人,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

李琳与吴健的国籍,这个圣克里斯多福及尼维斯联邦位于东加勒比海背风群岛北部,是一个由圣克里斯多福岛(圣基茨岛)与尼维斯岛所组成的岛国。于1983年9月19日独立,现为英联邦成员国之一。他竟然是台湾省的“邦交国”

看到这里,还能说江南布衣是本土品牌吗?!看到这里还能认为那些印在童装上的英文,那些西方的炼狱、那些血腥恐怖的文字和图片是无心之举?!这样的举动绝对是别有用心,心怀不轨,这已经不是商业问题了吧?江南布衣其心可诛!!!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