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包零食引发的悲剧,初中生被罚150个下蹲致残

2021-09-27 21:15:44 极目新闻

去年6月,因寝室床上放了一包零食,就读于四川省泸州市合江县先市职业中学初二年级的13岁女生戚夏(化名),被前来检查的学生会“学姐”和生活老师罚做了150个下蹲后,造成终身遗憾,再也不能像普通人一样正常行走了。

戚夏母亲周女士说,“现在戚夏只能拄着拐棍走,不用拐棍就疼得厉害。”

全文2731字,阅读约需7分钟

据周女士介绍,事发后已经一年多了,除了前期治疗过程中的所有医疗费用10万余元已由学校全额垫付外,关于后续治疗费用,双方在经过当地教育部门的多次协调下均未达成一致意见。

两次伤情鉴定报告也分别以九级、十级伤残作为结论。

其实更让周女士担心的是,事发后女儿抑郁了。

西南医科大学医疗证明显示,戚夏为抑郁状态,建议坚持治疗,避免精神刺激,防意外。

周女士介绍,女儿多次流露自残的想法后,在学校里做出过极端行为。而自己是单亲家庭,为了照顾女儿现在也没了工作,她希望学校能够赔偿女儿今后就医及生活相应的费用。

一包零食引发的体罚

回忆起事发晚上的经历,戚夏泪流不止,直言自己当时就想死。

她回忆说,事发是2020年6月10日晚上10点左右,自己下课了回到寝室准备休息,遇到了学生会干部——楼长查寝,主要检查是否有学生未经允许携带零食到女生宿舍,“她(楼长)就在我的床上发现了一包零食,直接问我承认不承认。”

其实不是自己的零食,只不过不知道谁放到自己床上了。

戚夏向这位比自己大一年级的“学姐”楼长和在场的生活老师解释过,但并没有被接受。

随即这名楼长在生活老师在场的情况下,罚戚夏做300个下蹲。

“不是我的,凭什么要我做?”戚夏随后告知在场的生活老师,自己的脚踝在两个月前受过伤,但这并未得到体罚的豁免,只是将300个下蹲改为了150个。

先市职业高中大门

同样因携带零食进入寝室被体罚的学生胡丽(化名)证言显示,因为在寝室里被发现携带零食,自己和戚夏等8个同学被要求到一楼坝子里接受体罚,“我被罚了300个下蹲运动,戚夏做了150个下蹲运动,我还另外做了10圈鸭子步。”

胡丽说,刘姓生活老师坐在门口还说“使劲整、使劲整”。

胡丽称,从初一年级入学开始,她就知道学校体罚学生,“有几年了。”

终身残疾后抑郁

当天晚上做完下蹲后,戚夏觉得自己的脚踝不舒服。

两天后的6月12日是周五,戚夏回了家,周女士发现女儿的脚一瘸一拐,还出现一个肿包。在周女士多次追问下,戚夏才告诉母亲自己是在学校里被要求做了150个下蹲。

周女士与拄着拐杖的戚夏(化名)

6月15日,学校将戚夏带到合江县当地的一所骨科医院进行检查,检查后校方告知周女士,戚夏脚踝是软组织伤,并无大碍,回学校继续进行保守治疗即可。

但到了17日,戚夏告诉母亲脚还是很痛,周女士随即赶到学校接走女儿,校方也垫付了2000元给周女士供治疗使用。

此后,周女士带着女儿辗转泸州、成都、重庆多地的医院进行治疗。

2020年7月1日,戚夏在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进行了手术,手术中医生发现其关节腔内“滑膜增生明显,外踝骨折伴骨赘形成,外侧副韧带损伤,骨折块挤压跟骰关节面致关节面变形”,手术医生将戚夏脚部关节撕脱骨折块手术摘除。

周女士说,因为体罚摘除了部分骨头,其实是对女儿的身体造成了不可逆的损伤。

西南医科大学医疗证明

然而除了身体上的疼痛,更让周女士感到担心的是女儿心理上出现了问题。

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出具的医疗证明显示,戚夏在事发后就处于抑郁状态。

周女士说,女儿曾多次流露出轻生的想法,亲戚曾在女儿的手腕上看到有多道划伤的痕迹。

不可预见的后续治疗费用

周女士称,女儿左脚踝关节里骨头有一部分被摘除了,因为女儿现在未成年,身体也没有发育完全,不能做填充手术。

医生告诉她,隔一段时间就会产生积液,产生积液就需要手术治疗,“这其实相当于无底洞。”

两份伤残鉴定报告

2020年10月,根据病例资料,四川泸州科正司法鉴定中心对戚夏受伤的情况认定为左踝关节功能丧失80%,评定为九级伤残。

今年3月,周女士以法定代理人身份向合江县法院起诉了合江县先市职业中学,法院随后委托四川博宇司法鉴定所再次就戚夏的致残程度和后续治疗费进行鉴定,这次鉴定伤残程度变更成了十级伤残,“无必然发生的后续治疗费用。”

周女士说,这份报告让她失去了信心,随后撤回了起诉,转而要求当地教育部门介入协调处理。

合江县教体局在当地问政平台给周女士的回复

今年8月12日,周女士通过四川省网络问政平台“麻辣社区”反映了女儿在学校被体罚致残一事。

次日,泸州市合江县教育和体育局通过平台回复也证实了戚夏在学校遭受体罚受伤的基本事实。

合江县教体局回复中表示,戚夏在2020年6月10日晚受伤后,学校始终把学生的伤情医治放在首位,先后将其送往合江县张氏骨科医院、四川华西医院、重庆新桥医院等检查和治疗,前期治疗过程中的所有医疗费用10万余元已由学校全额垫付。

在学生住院治疗期间,学校按300元/天的标准支付其家属护理、生活、营养等费用,相关费用已在每个阶段治疗完毕后足额支付。

合江县教体局还表示,为充分保障学生和家长权益,学校、县教育体育局等与家长多次协商,未达成一致意见。

由于双方多次就赔偿问题协商均未达成一致意见,在学校的安排下,原本应该读初三的戚夏降了一级,在先市职业中学的另一个校区继续就读初二年级。

9月26日,周女士称,校方目前提出了新的赔偿方案,但她仍然没有接受,“未来这个费用谁也说不准是多少,我希望学校能够负责,毕竟孩子还小就终身残疾了。”

一包零食导致的悲剧原因何在

一包零食引发的悲剧,倒不是治疗费的问题,而是孩子落下了终身残疾,心理健康也受损,今后的生活如何回到正常状态,走出体罚事件带来的阴影,这个更令人担忧。

一包零食毁了一个孩子的健康,学校也付出了10万余元医疗费的代价,双方均从中受创,这一切,原本又不该发生。

诱因是学校禁带零食的规定,这是被舆论质疑过很多次的怪规矩。

女生多有吃零食的习惯,又是未成年的孩子,吃点零食就错了?学校为什么总要跟孩子的零食较劲?

其次,这个罚做300个下蹲,让人想起不久前网上沸沸扬扬的“学姐”查寝视频,为什么查寝室的楼长有这么大的权力?谁让这么干的?

学姐的威风当然不是凭空抖出来的,此次罚蹲事件中,学姐就是当着生活老师的面发号施令的。如果没有老师的支持,她也发不了这个飙。

一包零食引发的悲剧,折射的是学校管理乱象。不让带零食的规定本就于法无据,体罚带零食的学生更显荒唐。

虽然学校对不遵守规则的学生有教育惩戒权,这个惩戒应遵循“育人为本、合法合规、过罚适当、保障安全”的原则,严禁伤害学生身体与心理的变相体罚行为。

罚学生下蹲,造成学生的残疾,显然违背上述规定,学校当负有不可推卸的管理责任。只有从症结上找原因,才能避免下一个学生受害。

来源:海报新闻、极目新闻(评论员 徐汉雄)

编辑:陈曦紫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李超_NB1281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