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省区联盟中成药集采:规则较为复杂,多家药企称影响有限

2021-09-27 19:54:27 澎湃新闻

集采正向中成药推进。
9月25日,湖北省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管理服务网发布《中成药省际联盟集中带量采购公告(第1号)》(简称《公告》)称,由湖北、河北、山西、内蒙古、辽宁、福建、江西、河南、湖南、海南、重庆、四川、贵州、西藏、陕西、甘肃、宁夏、新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等19省及地区组成采购联盟,代表各地区公立医疗机构(含军队医疗机构)及自愿参加的医保定点社会办医疗机构和定点药店实施中成药集中带量采购。
从公布的采购目录来看,此次集采涉及的中成药共有76个,属于临床使用量大、采购金额高、多家企业生产的中成药品,按功能主治、给药途径和成分,划分为17个产品组。
这不是第一次联盟组织的中成药集采,9月14日,广东省药品交易中心发布《广东联盟清开灵等58个药品集团带量采购文件(征求意见稿)》,拟开展清开灵等58个药品联盟地区集团带量采购工作,联盟地区包括广东、山西、河南、海南、宁夏、青海、新疆。与上述湖北联盟有省份重合,包括山西、河南、海南、宁夏、新疆。
从广东联盟公布的清单来看,此次集采不仅包括口服制剂,还包括生脉注射液等注射剂大品种。值得关注的是,广东联盟集采包括多个独家品种,如在抗击新冠疫情中大火的连花清瘟,其背后的上市公司是以岭药业(002603.SZ)。
多家药企评价联盟集采:降幅不会过大
无论是化药集采,还是耗材集采,降幅始终是外界关注的内容,而部分超过90%的降幅也让业内惊呼“地板价”。中成药进入集采之后,是否也将面临降价压力?澎湃新闻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联系了多家涉及上述联盟集采的上市公司,其大多预判,中成药有自身特殊性,集采降幅不会过大,预计对企业负面影响较小。
以以岭药业为例,其明星产品连花清瘟在广东7省区联盟集采名单中,属于独家品种。9月27日,以岭药业证券部工作人员表示,公司是要参加此次集采,也会积极准备。

广东7省区中成药集采产品目录

“中成药与化药不一样,中药材的成本在那儿支撑,不可能无底线去降价。”谈及此次集采对公司的影响,上述工作人员表示,从业内的分析来看,此次集采政策比较温和。另外,对于连花清瘟这个品种来说,因为是独家品种,不涉及与其他企业竞价,只涉及到与医保局谈判,“像连花清瘟这样的品种进入医保目录本身也是需要谈判的。”
以岭药业2021半年报数据显示,连花清瘟产品市场份额2017年至2020年由2.44%增至9.86%,成为零售市场感冒用药中成药第一大品牌。上述工作人员提到,连花清瘟胶囊是非处方药,颗粒才是处方药,本身这个品种在零售市场的表现是好于医院市场的,所以零售市场不受影响,医院市场的影响需要看最终集采结果。
不过,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根据广东联盟公布的集采文件,参与采购主体除了联盟地区所有公立医疗机构(含军队医疗机构),医保定点社会办医疗机构和定点药店也可自愿参加。
这意味着,此次集采结果不仅影响医疗机构端的药品销售,如果药店参与数量多,对于某些品种在零售端也将产生影响。
百令、至灵、金水宝是湖北19省区联盟集采的一个组别,其中包括百令颗粒,而华东医药(000963.SZ)旗下也拥有这款药品。

湖北19省区中成药集采产品目录

对于百令颗粒进入中成药集采的影响,一位华东医药工作人员在电话中表示,百令系列包括片、颗粒、胶囊等多种剂型,华东医药以胶囊为主,而胶囊没有纳入上述集采目录,预计影响不是特别大,“为片和颗粒目前销量比较低,两个产品的合计收入占公司百令系列整体收入不到1%,如果这两个产品参与中成药集采中标的话,还是有利于市场销量的增长。”
米内网数据显示,2020年重点城市公立医院终端中成药市场规模近300亿元。虽然对于产品线丰富的企业而言,联盟集采或许影响有限,但对于整个行业来说,一系列集采必然影响整个产业的发展。
经济学家宋清辉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中成药集采的到来,对中成药市场影响巨大,有助于促进行业集中度的进一步提升,做大做强中国中成药产业。
四川天府健康产业研究院首席专家孟立联认为,中成药品种不少,先期纳入集采的品种不会很多,更不会对所有中成药实施集采。集中采购,以量换价,对价格有一定影响,但不会太大。更为可能的是,中成药的集中采购可能会为制药企业稳定预期稳定市场作出贡献,从而稳定中成药的原料生产特别是中药材的种植提供支持。中药材生产属于广义农业,还是靠天吃饭。集中采购有利于中药材种植的预期更加稳定。
中成药集采规则较为复杂
回看过去几轮化学仿制药集采,集采规则相对简单,主要按照药品通用名,多家竞价。到了中成药,标准就复杂得多了。
宋清辉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当前,中成药集采仍面临诸多问题,其中“标准统一难”仍是中成药集采面临的最大问题,例如不同中成药的加工工艺、剂型制剂等方面并不统一,从而导致相同药品却有不同的疗效水平。与此同时,相较而言大部分中成药没有通用名,只能用治疗领域来定义,标准非常复杂。

以广东7省区联盟集采规则为例,非独家产品先划分A、B两类采购单,即以同企业同通用名药品每个规格的首年预采购量和对应规格的平均日治疗量为基础,折算同组内同企业的服用总天数,并计算同组内每家企业服用总天数占联盟地区所有企业合计服用天数的比例作为划分依据,按占比从高到低累计达80%的企业产品列入A采购单,剩余的则列入B采购单。
企业报价上提出了“企业梯级报价”的概念,即按照日均治疗费用作为申报价(计算公式:申报品规日均治疗费用=申报品规最小计量单位价格×申报品规日均治疗量)。企业的报价高于公布的最高日均治疗费用时视为无效报价;企业的报价小于等于公布的最高日均治疗费用和本企业全国最低价格计算的日均治疗费用两者之间低值时,视为有效报价。

湖北19省区联盟中成药集采技术评价得分相关指标

湖北19省区联盟集采也将同产品组内,分为A、B两个竞争单元,分别竞争。报价要求相对简单,但中选规则更为复杂,要根据报价代表品降幅以及医疗机构认可度、企业排名、供应能力、创新能力、招采信用评价等级、药品质量安全等因素综合得分,产生入围企业。计算方法是综合得分=价格竞争得分x60%+技术评价得分x40%,而上述两个得分又分别有一套计算和评价指标。
联盟组织中成药集采或为中成药国采前奏
自2018年底,国家组织开展“4+7”试点城市药品集中采购以来,集采便以降幅大而备受业内关注。如今,针对化学仿制药的药品集采已经完成了第五批,平均降幅均在50%以上。根据9月10日国家组织药品联合采购办公室公布的文件,第六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将瞄准胰岛素产品。
药品之外,高耗值集采也相继落地。9月14日,国家组织高值医用耗材联合采购办公室官宣人工关节集采拟中选结果,拟中选的人工关节产品价格从平均3万元降到1万元以内,降幅达到80%以上。2020年11月5日,心脏支架集采结果在天津开标,中选产品10个,支架价格从均价1.3万元左右下降至700元左右,降幅超90%。
从化药到胰岛素,从心脏支架到人工关节,业内人士感慨“万物皆可集采”。如今,随着联盟集采瞄向了中成药,业内普遍认为,中成药国采也已经提上了日程。
孟立联表示,国家对中成药集采,可能有一个时间表,或许需要在地方集采取得经验后才会实施,“之前的药品集中采购的国家集采,就是按照这样的路子走过来的,先地方集采,形成经验,发现问题,完善办法。”
宋清辉认为,当前,中成药集采已经“席卷”多达19省市区,覆盖了全国市场的半壁江山。在此背景下,国家组织中成药集采时机已经成熟,只需要找到一个合适的“时间窗口”。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