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大选联盟党遭历史性败绩,但总理花落谁家尚在未定之天

2021-09-27 10:14:27 澎湃新闻

当地时间2021年9月26日,德国柏林,德国社会民主党在当天举行的德国联邦议院选举中得票率为26%,暂时居于领先地位。 视觉中国 图

9月26日,德国联邦议会举行大选。截至北京时间9月27日5点的计票结果,社会民主党获得25.9%的选票领先,德国总理默克尔所在的联盟党紧随其后获得24.1%的选票。两大政党得票率相近,皆有组阁可能,总理人选悬而未决。此次大选将决定后默克尔时代德国的政治版图,也因此备受关注。作为欧盟第一大经济体,德国新一届政府的欧洲政策和外交政策走向也对欧盟未来发展具有重要的影响。综观本届大选结果,有以下几点值得关注。
谁是默克尔的继任者尚难言
首先,德国政党政治日益碎片化。
在本次大选中,六个党团突破5%的支持率门槛,得以进入联邦议会,但是没有一个政党的得票率超过30%。大党与小党之间的差距缩小,传统的全民大党力量进一步削弱,这是1949年联邦德国成立以来从未有过的局面。近年来,包括法国、荷兰在内的许多欧洲国家都出现了政党政治碎片化的趋势。主要原因是全球化和数字化导致欧洲社会结构发生深层次的变革,中产阶层分化为许多小团体,政治诉求和价值观念更为多元。与此同时,欧洲政治光谱的左右界限日益模糊,传统大党的民意基础遭到侵蚀,代表独特利益群体的小党派获得更多的关注和支持。
其次,德国联盟党遭遇历史性败绩。在欧洲政治中,默克尔所在的联盟党一直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在二战后19届联邦议会选举中,联盟党的得票率13次超过40%,从未有过低于30%的纪录。在默克尔的四个总理任期内,德国相对平稳地度过了金融危机、欧元危机、乌克兰危机、难民危机、新冠危机等多重危机,内政外交皆有建树。但是为了赢得更多中间选民,代表中右翼力量的联盟党和代表中左翼力量的社民党不断向中间靠拢,政策趋同,导致基础选民流失。联盟党总理候选人拉舍特在竞选期间个人表现失当,也是造成联盟党选情低迷的一个原因。
第三,联盟党和社民党得票率接近,组阁存在诸多变数。根据目前的选举结果,尚无法确认谁将成为默克尔的继任者。根据选举规则,联邦议会选举中得票率最高的政党拥有优先组阁权。但是在选情胶着、力量接近的情况下,得票率最高的政党总理候选人不会自动成为未来的总理。按照德国联邦基本法,通过组阁获得议会多数者,最终提名总理人选。在1969、1976和1980年的联邦议会选举中,联盟党得票率均为第一,但是由于无法成功组阁,最后沦为反对党。2005年联邦议会选举,也曾出现联盟党与社民党得票率几乎相同的情况。
组阁前景并不明朗
在默克尔担任德国总理的十六年间,德国经济发展稳健,国际政治影响力不断提升,但是政策的连续性也导致制度僵化、痼疾难除,因此民心思变。大选之后,德国面临多种组阁选择,由于得票率分散,大概率会出现三党组阁的局面,具体表现为以下几种形式。
第一,社民党联合绿党自民党,组成所谓的交通灯联盟(代表三党的颜色恰与交通灯相同)。这一执政组合在州一级层面已经存在,但是在联邦层面,三党的意识形态分歧巨大。社民党和绿党主张增加税收,大幅提高最低工资水平,与自民党减税减负的经济主张背道而驰。三党如何在税收、财政和社会政策方面达成妥协,是一个难解之谜。
第二,联盟党联合自民党和绿党,组成所谓的牙买加联盟(代表三党的颜色恰与牙买加国旗相同)。在减税和财政收支平衡方面,联盟党和自民党的政治主张接近;绿党主张增加税收,在气候保护方面要求采取更具前瞻性的激进政策,与自民党存在重大分歧。2017年联邦议会大选期间,三党曾就这一选项进行组阁谈判,自民党因不满利益分配选择退出,导致组阁失败。
第三,社民党与联盟党组成大联盟政府。这一组合与民心求变的愿望背道而驰,实则最具可操作性。两党在重大议题上观点相近,妥协空间张弛有度,德国未来发展稳健可期。但是,由于两大政党此次得票率难分伯仲,双方在总理人选问题上很有可能陷入僵局。
根据选前的民调结果,还有一种组阁可能,即社民党联合绿党和左翼党,组成红绿深红的中左翼联盟。在增加税收、加强监管、强化福利国家制度方面,三党具有达成共识的基础。这一执政组合一旦达成,意味着德国政治从中右转向中左,将给德国社会带来深层次的变化。由于左翼党在本届大选中得票率大幅下滑,中左翼联盟无法获得议会多数,这一选项也不复存在。
虽然社民党在本次大选中以微弱优势胜出,但是组阁前景并不明朗。中左翼联盟选项的缺失,使社民党失去了一个平衡谈判的筹码。绿党和自民党得票率分别为14.7%和11.5%,身处第二梯队,参与组阁的意愿强烈,很有可能成为决定组阁结果的关键。作为联盟党曾经的执政伙伴,自民党已明确表示准备参与牙买加联盟的谈判。绿党与社民党在执政理念上更为接近,倾向于红绿灯联盟,但是也不排斥牙买加联盟。
德国新政府能否回应欧盟的期待?
纵观本届德国大选,各党的辩论焦点主要集中在内政问题,在对外政策方面只有短暂交锋。相对于德国选民,欧洲民意更关注德国新一届政府的欧洲政策和对外政策走向。默克尔任内,德国作为亲欧洲的大国,被视为温和与和解的力量,但是对法国总统马克龙雄心勃勃的欧盟改革建议缺乏热情。
马克龙珍惜默克尔时代的德法团结,但是更希望德国新一届政府能够推动欧盟改革。德国社民党、联盟党、绿党和自民党在竞选纲领中,均明确主张加强欧盟建设。在宽松财政政策方面,马克龙与社民党总理候选人肖尔茨观点相近;在欧盟战略自主方面,马克龙有望得到联盟党总理候选人拉舍特的支持。南欧国家普遍支持社民党与绿党,希望未来德国在欧盟共同财政问题上作出让步;北欧国家则主张欧盟财政紧缩,支持联盟党与自民党主导新一届德国政府。
当前欧盟面临三大问题:一是欧盟内部法治弱化,二是欧盟无力捍卫自身利益,三是地缘政治角色边缘化。过去十六年间,默克尔凭借极术官僚主义的领导风格,弥合欧盟内部分歧,协调不同立场,捍卫欧洲团结。但是应对欧盟的未来挑战,需要更为激进与主动的解决方案。无论是从政治威望还是执政魅力来看,肖尔茨和拉舍特似乎都不具备这种能力。
(刘丽荣,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教授,德国波恩大学哲学博士)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