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误会我和别人在一起,暗恋男神吃醋拥我入怀“我喜欢你”

2021-09-27 09:43:04 小微世界

本故事已由作者:嘞噜是我,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深夜有情”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期末考试之前,何成泽打电话给我:“小敏,什么时候有空?我请你吃饭。”

我的心“咯噔”一下,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的话没说完。

果然,他接着说:“把我女朋友介绍给你认识一下。不过你可能知道她,你高中隔壁班的袁念念,她也在我们学校,开学那次过生日的就是她。”

我想说我知道,但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泪迅速聚集,已经看不清面前的东西了。

“小敏?小敏你在听吗?”

我清了清嗓子,说:“……好,有空。”

何成泽比我大一届,我追随着他的脚步,跟他考进了同一所大学。

除此之外,在我上大学前的好几年中,我们还住在一起。

住进何家的时候我15岁,何成泽16。那一年,我爸妈因为何成泽出了车祸,没救过来。

那天我们一家三口开车出去玩,窗外的风很温柔,我和妈妈唱着一首调子欢快的歌。

出隧道的时候,我看到天上挂了一道彩虹,兴奋地对前排的父母说:“爸妈,你们看,那里有——”

话还没说完,一道刺耳的刹车声响起,车身剧烈地朝一边冲去,我被甩到另一侧的车门上。

再醒来,我就在医院躺着了。

何成泽是去乡下的爷爷家玩,为了救一条小土狗才跑上高速路的,他第一时间打了120,却只从死神手里救下了后座的我。

后来我就住进了他家。

因为车祸,我休学了半学期。我变得不爱说话,成绩也差了许多,许多个夜晚,何成泽都在家帮我补课。

“没听懂的话,我就再说一遍。”

“小敏,你还有哪里不会吗?不要不好意思,直接问我就行。”

“小敏这次考试有进步,我奖励你吃雪糕吧。”

他总是很温柔地跟我说话,过马路的时候会下意识地握着我的手腕,在我考差时揉着我的脑袋安慰我,在我哪怕只进步了一名时带我去吃好吃的。

我知道他是出于愧疚才对我这么好的,但不可否认,他真的是一个很善良的人。

所以他每次揉我脑袋的时候,我都会想,我喜欢他,天经地义。

何成泽跟袁念念的哥哥是同学,开学没多久,袁念念过生日,她哥邀请了一堆朋友去玩,何成泽把我也带去了。

刚推开包间的门,就有男生打趣何成泽:“我说你小子怎么来晚了,原来是接女朋友去了啊。”

我有点不好意思,但心里又有些高兴,不知道要不要解释,何成泽就把着我的肩膀,笑着说:“是啊,你羡慕啊?”

我抬头去看何成泽的表情,他是笑着的,看不出有几分真心,几分假意。

但很快,他就揉着我的脑袋说:“开玩笑的,这是我妹。”

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也没有法律上的关系,只是因为那件事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而已。

他把我当成妹妹,我却偷偷地喜欢着他。

只是他从来都不知道。

国庆放假的时候,我发现他和袁念念已经互加了好友。

他给袁念念的备注是“念念”,后面还有一个可爱的小猪头,而我,只是简单的“原敏”。

那时候我就猜到,何成泽可能是喜欢上她了吧。

跟我姓氏读音相同的袁念念,跟他相识不过一个月的袁念念。

2

何成泽给袁念念夹了一筷子酸菜鱼,温柔地嘱咐她:“慢点吃,小心刺。”

袁念念笑着吐槽他:“你傻啊,这是龙利鱼,没刺的。”说着她又看向我:“你哥在家也这么傻吗?小敏。”

我笑笑,说出违心的话,“他是关心你吧。”

其实我有点惊讶,我一直以为何成泽对鱼过敏,所以何家几乎从来不吃鱼。

以前跟何成泽出去吃饭的时候,他总是让我来选,但我从来没说过要吃鱼,都是迎合他的喜好来。

他可能不知道吧,我也爱吃酸菜鱼。

看着他吃掉袁念念夹到他碗里的鱼肉,我忽然反应过来,原来他不是对鱼过敏,只是不怎么爱吃鱼。

但如果是袁念念夹给他的,他就会毫无怨言地接受。

吃得差不多了,袁念念忽然说:“小敏,你家的事情我都听成泽说了,真的很遗憾。”

她的表情变得很难过,我看到何成泽握住了她放在桌子上的手。

“不过你也别伤心,”袁念念冲我笑起来:“成泽是你的哥哥,我比你大几个月,也算是你的姐姐了,以后我和成泽都会对你很好的。”

我没想到,何成泽把我的事情都告诉她了。

只是她不知道,我不需要哥哥,也不想要姐姐。

饭后我们一起回学校,过马路的时候,何成泽紧紧牵着袁念念的手,就算是绿灯,仍然仔细地左右看了看。

以前,他也曾这样握着我的手腕过马路。

但是这一次,他甚至没有对我说一句“走吧”。

看着他们的背影,我忽然觉得有点没意思。

期末考完那天,我和室友一起去吃了本学期的散伙饭。刚走到学校门口,就开始下起雨来,其中一个室友感慨道:“要是我有男朋友就好了,他这会儿肯定就来给我送伞了。”

我一下就想起了两个月前的那个下午。

当时天降大雨,很多人被困在图书馆门口,我就是其中之一。

陆陆续续有人被接走,也有人冲进了雨里,就在我犹豫着要不要跑出去的时候,我看到了何成泽。

他撑着一把黑色的伞,正朝这边走来。

我以为他是来给我送伞的,正想喊他,却看到人群中有个女生跑到了他的伞下。

是袁念念。

那时他们还没有在一起,所以只是肩挨着肩一起走,但何成泽的伞朝她倾斜了一大半。雨水淋湿了他的肩膀,他却浑然不觉。

四月份的气温不算低,我却像是掉进了冰窟里。

有人给我塞了一把伞,我浑浑噩噩地接过来,说了声谢谢,就走进了雨里。

走了好几步,我才想起来撑伞。

何成泽忘记了,那把伞是我送给他的。

他也忘记了,明天是我的生日。

我捧着手机等到凌晨两点,没等来他的生日祝福,却看到他发了一条朋友圈。

什么文字都没有,只有一张他和袁念念的合照。

袁念念弯着眼睛,亲在他的侧脸上。

我听室友说,要是男生在谈恋爱的时候愿意在朋友圈秀恩爱,说明他是真的喜欢你。

以前每年这天一过12点,他都会祝我生日快乐,还会给我送礼物。可是今年他有袁念念了,所以他忘记了。

就在我准备入睡前,手机上进来了两条消息。

一条来自微信,是何成泽发来的,“小敏,生日快乐,礼物我已经准备好了,明天给你。”

一条来自微博,一个陌生的网友私信我,“生日快乐,希望你能开心地做自己。”

3

“小敏,这个送你,生日快乐。”

何成泽一边说着,一边眼带笑意地揉了揉我的脑袋。

跟袁念念在一起之后,他再也没有碰过我的头发。

我接过他的礼物,说了声“谢谢”。

说实话,我不知道何成泽为什么送我这个——某品牌新推出的口红礼盒——广告语是送女朋友的不二选择。

他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还是觉得无所谓?

不管是哪种原因,我承认,我还是很没出息地燃起了一丁点微茫的希望。

也许,我还是有机会的。

何成泽跟我同一天考完,但他找了个实习,暂时不回家。

他明天就要去上班了,不能送我去机场,为了表达歉意,他说今天我这个寿星想吃什么都行。

习惯使然,我依然选择了他爱吃的日料。

到目前为止,今天我都过得挺开心的,所以吃完饭之后,我问何成泽要不要跟我一起逛逛商场。

“我打算给阿姨买个礼物,她生日不是在暑假吗?”

“小敏,不用破费。”何成泽笑着说,但下一秒,他就蹙起了眉头:“但是我下午有点事,可能不能陪你了,抱歉啊。”

我愣了愣,挤出一个笑来:“没事啊,你有事就去忙吧。”

虽然有点失落,但我想他可能是要去处理明天入职的事情,也就没有太难过。

何成泽走了以后,我在商场逛了一圈,给她妈妈买了一对耳环。

出租车驶过某个KTV招牌的时候,我想起这是袁念念过生日的地方,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几分钟后,我叫停了开车的师傅。

“师傅,不好意思,你看哪儿方便停车,我有点事。”

反正现在还早,今天又是我生日,我还不能自己给自己庆祝吗?

我要了个小包间,经理得知我今天生日,给我送了两包零食。

这一刻,我觉得今天还不算太差,只是我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何成泽。

一个人到KTV唱歌也没什么不好的,没人跟你抢麦,也不用担心唱跑调了会被人笑话。我连唱了七八首,喝光了一整瓶矿泉水,准备去上个洗手间回来继续。

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我心情难得的轻松,一边走一边看着走道两边的包间。

有的在唱甜蜜的情歌,有的在唱伤心的歌,有的鬼哭狼嚎,有的情深款款……然后,我就听见了熟悉的何成泽的声音。

我慢慢走向那个包间,隔着一层玻璃,看见了有事先走的何成泽,和他身边的袁念念。

他们唱得很投入,互相对视着,眼里的情意仿佛在告诉我,他们之间容不下世界上任何其他人。

我为几个小时之前燃起的希望感到羞耻,我就像个小丑,幻想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回到包间后,我点了一首《我爱的人》,一边哭,一边唱。

唱完了我就坐在沙发上发呆,忽然想起了祝我生日快乐的那条微博私信,对方让我开心地做自己。

好啊,那就放弃吧。

不要再喜欢何成泽了,做自己,开心地做自己。

我回复了那条消息。对方跟我在同一个城市,大约是无意中关注了我。

他关注了很多人,不像何成泽,只关注了袁念念。也不像我,只关注了何成泽。

没想到他很快回了过来:“怎么这么久才回我啊?”

我还没来得及回复,他又发:“生日过得很开心吧。”

我回他:“嗯,在外面唱歌呢。”

“跟谁啊?朋友吗?”

“没有,我自己。”

他不再回了,我就放下了手机。

几分钟之后,我的包间门被人推开,一个个子挺拔的男生站在门口,喘着气对我说:“找到你了,生日快乐。”

4

“商……晔?”

“你还记得我啊?”商晔摸摸后脑勺,笑得有些不好意思,“我以为你早把我忘了呢。”

商晔是我的高中同学,他长得很好看,人又高,属于不容易被人遗忘的那一类人。

但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很快,商晔自己给我揭了谜底:“我刚刚在包间里看到你了,还有,微博上那个人,是我。”

我有点惊讶,但更让我惊讶的是他接下来的话。

“那个,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啊?”

我不可思议:“什么……意思?”

我记得我们没有什么交集啊。

“那我说出来,你不能笑我啊。”

看得出来,他有些害羞了。

但此时的我震惊多于其他,只能在他直白的目光中点了点头。

“其实我以前就喜欢你,选择这个大学,也是因为你。”他轻咳了一声,接着说:“我知道,你喜欢何成泽,怕你拒绝,我就一直没表白。我也是今天才知道他和袁念念在一起了,我和他是同一个社团的,今天是我们社团活动。”

见我不说话,他又解释道:“我没有故意打探你的隐私,就是从你看何成泽的眼神猜出来的。”

何成泽上大学之前,中午我们都是一起吃饭的,他知道他,也不奇怪。

跟我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人都没发现我的情感,我几乎没说过话的同学却一眼就看了出来。

还真是有点讽刺啊。

“所以……”

我以为他又要问考不考虑他什么的,赶紧低下了头,不知道该怎么回他。

结果他弯下腰,从下至上地看着我:“可不可以加个微信?另外微博也关注一下我呢?”

在KTV包间里不算明亮的灯光下,他的笑容显得特别好看,有种阳光的味道。

我不由得也笑了,“好啊。”

我加了商晔的微信,微博关注了他,同时取关了何成泽。

商晔点了一首生日歌,兴致勃勃地说要唱给我听。

看着他手舞足蹈的样子,我的思绪忍不住飘远了。

以前,我最喜欢的电视剧是《倚天屠龙记》,尤其喜欢赵敏和她的“我偏要勉强”。

可现在我才知道,我是原敏,她是赵敏,我们终究是不同的。

赵敏的偏要勉强有底气,而我没有。

因为何成泽从来没有喜欢过我。

以前不会,以后也没有可能,而我的勉强就像一个笑话。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商晔拉着我站起来,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他带着我转了个圈,我们一起开心地笑了起来。

这个下午结束的时候,我的心情出奇的好。

商晔教我玩了一些小游戏,他好像有一种神奇的魅力和用不完的活力,只要跟他在一起,所有的不开心都会不见。

走到大厅的时候,商晔问我:“你什么时候回家啊?”

“明天上午。”我答。

“啊?我是明天下午。”说着,他拿出手机看起来,嘀咕着:“要不我也改成明天上午吧,跟你一起。”

临时改签要花一大笔手续费,我正要阻止,就看见了在等电梯的何成泽和袁念念一行人。

何成泽也看见了我,看到我身边的商晔时,他似乎皱了下眉头。

他不说话,我就也没开口。

袁念念惊讶道:“小敏?你也来玩啊?”接着又打趣地说:“原来这个中途离开的同学是去找小敏了。”

她的眼神在我和商晔身上来来回回,好像我们真有点什么似的。

商晔跟他们打过招呼后,忽然搂住我的肩膀,问何成泽:“学长,我可以追敏敏吗?”

那群人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吹起了口哨,而我毫不怀疑,我的耳朵一定红透了。

从来没人叫过我敏敏。

下一秒,我就听到何成泽有些冷淡的声音说:“干吗要问我?”

商晔笑着说:“因为你是敏敏她哥啊。”

何成泽看着我们,一时间什么也没说。

我看不懂他眼里的情绪,但他很快就笑了一下,“随你。”

电梯到了,何成泽牵着袁念念走了进去。

商晔松开了我,“走吧,我们回学校?”

出租车上,商晔抢到了最后一个名额,改签了明早跟我一班的飞机。

他问我:“暑假可以去找你玩吗?”

想了想,我说:“好啊。”

5

第二天,我在宿舍楼下看到了何成泽。

他不是要去入职吗?

再说了,袁念念不住这栋楼,我还没有自作多情到以为他是来送我的。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问他。

何成泽看着我的行李说:“入职时间推迟了,我来送你。”

我没听错吧,何成泽说要来送我?而不是要去陪袁念念?

短暂地怔愣之后,我第一次拒绝了他,因为我看到了远处推着行李箱走来的商晔。

“不用麻烦了……哥。我跟商晔一起去机场。”

“哥”这个称呼,我从来没有用在何成泽身上过,因为我不想当他的妹妹。可是今天我就这样叫出来了,原来也不过如此。

他面上划过一丝受伤的神色,而后恢复了一贯的温和,“行,那你们注意安全。”

我还没回答他,他就转身走了。

我不知道他怎么像是忽然变了个人似的,明明在认识袁念念之后,他的眼里就只有她一个人。

“刚刚有那么一秒钟,我还以为,你会跟你哥走。”无言地走了一段路后,商晔开口道。

原来他是因为这个不开心。

“原敏,”商晔停下来,看着我真挚地说:“我是认真的,你可不可以考虑一下我?”

喜欢何成泽那么多年,我从来没有过主动权,所以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他。

可能是看出了我的为难,商晔又道:“那我换个说法,我可以追你吗?你不用现在就回答我,我们可以慢慢建立感情。”

商晔对我来说是一个陌生又熟悉的人。我们是老同学,却没有太多交集,然而我那些少女心事,他却都知道。

而在我除了学习就是何成泽的暗恋时光里,他又是那个默默喜欢着我的人。

很难说清楚,我和他的感情,谁比谁的更深刻。

不过既然我已经决定放弃何成泽了,又为什么不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商晔一个机会呢?

我抿着唇说:“这是你的权利,你想追……就追啊。”

后面那几个字我说得很小声,实在是太让人难为情了,哪知道商晔还要打趣我。

他得寸进尺地说:“什么?我没听清,能不能再说一次?”

我恼羞成怒地瞪他一眼,快步朝前走去,“没听清就算了。”

他追上我,笑嘻嘻地说:“听清了听清了,从今天起,我就正式开始追你了。”

倒也不用这么直白地说出来吧,我在心里默默地吐槽,嘴角却不自觉地扬了起来。

高中毕业之后,我提出要回自己的家住,何成泽爸妈不肯,说隔得太远没法照顾我。于是我们决定卖掉我爸妈以前的房子,在他们这个小区重新买,正好他们楼上那家人要搬走,我就成了他们的邻居。

知道我一个人住之后,商晔跃跃欲试地说:“你一个人会不会有危险啊?需要我……”

我好笑地打断他:“何成泽就住我楼下。”

他显而易见地不高兴了,我也意识到这句话好像有点不合适,便解释道:“上大学之后,我就只在他们家吃饭,不过夜的。”

刚刚还垂着脑袋的大狗狗一下子抬起头来,眼睛都亮了:“那你回去好好休息,什么时候想出去玩随时找我。”

吃完晚饭后,何成泽的妈妈拉着我聊天,说着说着她就叹了一口气,“小敏啊,阿姨打心底喜欢你,我也看得出来,你对成泽也有意思。结果成泽那个臭小子没跟你在一起,那是他没福气。”

我笑了笑:“都过去了,阿姨。”

是啊,我要向前走,沉溺在过去,只会一遍遍地体会求而不得的痛苦。

回到家后,我发现商晔给我发了好几条消息,问我吃饭没,在做什么,还附带了一个狗狗委屈的表情包。

想象着他的表情,我回道:“刚去楼下吃饭了,怎么了?”

“想你了。”

商晔直接而主动,我有点招架不住,只好说:“我去整理行李了。”

退出跟商晔的聊天界面后,我才回复何成泽:“到了。”

这是第一次,我没有在收到他的消息后第一时间回过去。

6

到家的第二天,我整理了有关何成泽的东西。

那些他给我补课时用过的书,他的笔记本,他留下来的笔,还有他送我的生日礼物,我全都收了起来。

口红礼盒我留在了学校,决定开学的时候分给室友。

我不想去探究他到底知不知道这个礼盒的意义了,既然送了,我也收了,那就彼此都当作不懂好了。

床头那个陪了我好几年的小熊,是我刚搬进何家时他送给我的,它陪我度过了最难熬的日子。

最后,我还是把它留下了。

暑假过半,商晔约我到临市去玩两天。

我没有拒绝。

这期间我跟他出去看了一次电影,吃过两次饭。

商晔从来不掩饰他对我的感情,也不会逼着我给他回答,跟他在一起我觉得很放松,也很开心。

我发现,我好像并不排斥和商晔有进一步的发展。

虽然我偶尔还是会想起暗恋何成泽时的心情,但商晔总能把那些会让我难过的回忆覆盖掉,比如他告诉我,在图书馆那次,给我送伞是他。

曾经我多么希望何成泽会在下雨天给我送伞,我渴望得到他的在乎,我想要他的喜欢。但他总对我视而不见。

那个雨天我有多么难过,听到商晔的话之后我就有多么心动。

他说:“那天我把伞给你之后,你看都没有看我一眼,后来我还是冒雨跑回宿舍的。”

我被他说得不好意思,只得向他道歉:“对不起。”

“没关系,”商晔看着我:“下次你也给我送伞就行了,或者,我去接你也行。”

我们买了高铁票去临市,他在海边定了一家民宿,有两个卧室的那种。

第一天,我们骑着小电驴去了海边的绿道,海风很大,我的帽子不小心被吹走了。

商晔帮我捡回来的时候说:“小心假发别被吹走了。”

我不服气地回他:“我这是真的!”

“是吗?”说着,他的手放到我的头上,轻轻揉了几下,“鉴定完毕,是真的。”

过去,只有何成泽这样揉过我的脑袋。

但现在我不想去想他,就“哼”了一声,发动小电驴往前骑去。

商晔在后面追我,我们笑得很开心。

后来我们累得不行,第二天睡到十点多才起床,下午就在附近的海边古镇逛了逛。

夜色很温柔,我们在古镇的石板路上慢慢走着。

他在一个小摊前停了下来,看着那些纯手工的小玩意儿,见他感兴趣,我以为他是想买来送人,便站在边上跟他一起看。

卖东西的老板娘问他:“小伙子,买给你女朋友啊?”

我意识到她说的是我,正要解释,商晔就抬头看着老板娘说:“对啊。”

他唇边挂着笑,我就没再说什么。

最终,他选了一个手工的旋转木马音乐盒,不算新颖,但胜在做工不错。

“补给你的生日礼物。”商晔把音乐盒递给我,眼睛带笑。

我不再纠结于刚刚那个称呼,接了过来,“谢谢。”

回民宿的路上忽然下起雨来,我们都没带伞,附近也没有躲的地方,只好在雨里跑起来。

商晔脱了他T恤外面的短袖衬衫,让我顶在头上,“不好意思啊,我食言了,这次没法给你送伞了。”

我晃了晃头上的衬衫,笑着说:“不算食言,谢谢你。”

一进屋,商晔就拿了条干毛巾罩在我头上,轻柔地揉着我的头发,吸干上面的水分。

窗外雨声淅沥,朦胧的灯光映在透明的玻璃上,气氛刚好。

商晔距我越来越近,我知道他要亲我了。

我不打算躲开,可就在他几乎要亲到我时,我的脑子里忽然闪现出了何成泽的脸。

“抱,抱歉。”我还是躲开了,愧疚地说:“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而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何成泽打来的。

7

“小敏,你在哪?”

一接通,何成泽就这样问我。

出去玩这件事,我谁都没有说,他知道了的话,大概是去我家找过我了。

我告诉他:“我跟朋友在临市玩。”

过了好半晌,何成泽才道:“是商晔?”

我沉默着,没有否认,他又问:“你们在一起了?”

我看着坐在客厅沙发上擦头发的商晔,说:“还没有。”

何成泽的声音柔软下来,“小敏,等你回来我有话跟你说。”

我点点头:“好。”

挂了电话,我朝商晔走过去,“你去洗个……”

“你要走吗?”商晔站起来,有些急促地打断了我。

他眼睛里的失落那么明显,还掺杂着一丝害怕,我瞬间明白,他以为我要去见何成泽。

我的心一下就软了,“我不走啊,按原计划的来。”

商晔忽然抱住了我,抱得很紧。

他在我耳边说:“我还以为,你要回去找他。”语气里是掩饰不住的委屈和控诉。

我回抱住他,轻拍着这个没有安全感的大男孩的后背,向他保证:“不走,我跟你一起走。”

商晔在我耳朵上亲了一下,“我等你。”

我有些害羞,也明白他的意思,小声道:“嗯。”

两天之后,我们坐上了回去的高铁。

分开的时候,商晔拉住了我的手腕,像是怕我回去就会被谁抢走一样,看着我的眼睛再次表白:“敏敏,我真的很喜欢你。”

“但我不会逼你的,我愿意等你。”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故意扮惨:“反正我也默默地等了这么久了,也不在乎再等一会儿。”

我想笑,可是想到自己也曾经历过那种等人的心情,就一点也笑不出来了。

顾不上小区门口来来往往的人,我飞快地抱了他一下,认真道:“这一次,我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我正要退开,商晔却忽地把我抱离地面,还转了一圈。

这种我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快乐,带着丝丝甜意,就算不是来自何成泽,好像也不差。

我有想过何成泽可能会说一些让我吃惊的话,但我怎么都没想到,他会跟我表白。

天台上,何成泽问我的第一句话是:“小敏,你跟商晔在一起了吗?”

我仍然是那天的回答:“还没有。”

他笑了一下:“还没有?那就是会在一起,对吗?”

不等我说话,他又问:“你们才认识多久?就决定在一起了?”

何成泽可能忘了,他跟袁念念从初见到现在也不过几个月。

“商晔是我的高中同学。”我实在不懂他想干什么,只好说:“哥,你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然而我转身不过走了几步,就被他从后面抱住了!

“你干什么!”我挣扎起来。

曾经那样想得到的拥抱,现在却让我感到害怕,何成泽太奇怪了。

他放开了我,但一直拉着我的手腕,我挣脱不开,只能质问他:“你到底要干什么?你已经有女朋友了,袁念念,你忘了吗?”

“小敏,”何成泽的神色缓和下来,还对我笑了笑:“你是骗我的对吧?因为我和念念谈恋爱,你生气了,所以故意跟商晔走得这么近。你是为了气我,对不对?”

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何成泽怎么能把这些话说得这么理直气壮。

“我不生气,我只是不想再喜欢你了。”我看着他,平静地说。

何成泽手上忽然用力,“我不相信!你喜欢了我这么多年,不可能说放弃就放弃。”

我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原来这么多年,他一直都知道。

“对啊。”我扯着嘴角笑了:“我是喜欢你很多年,可是那又怎么样呢?你又不喜欢我。”

何成泽双手握着我的肩膀,把我抱进怀里,“我喜欢你。”

误会我和别人在一起,暗恋男神吃醋拥我入怀“我喜欢你”

8

不知道什么原因,商晔对我冷淡了许多。

一直到返校,我给他发消息,他都是很久才回复,或者回复得心不在焉。

我以为他有事要忙,也能感觉到他似乎有什么心事,就没有过多地打扰他。

可是直到开学一个星期过去了,除了回学校那天我们见过一次,他就再也没来找过我。

我再迟钝,也知道他这样跟我有关,我决定主动找他问问。

周五那天上完课,我一边往教室外走,一边拿出手机给商晔发消息。

字还没打完,我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何成泽。

我觉得我们之间已经说得够清楚了,喊了他一声“哥”,便打算就这样走开。

谁知道何成泽拉住了我,“小敏,我……”

“你先放开我!”我有点着急,因为我看到了从隔壁班走出来的商晔,他也看到了我们。

但他只看了我们一眼,就转身走了。

那个眼神,一定是误会了。

我用力挣脱何成泽,向商晔跑去。

“商晔。”我跑到商晔身边,拉着他的袖子,气都喘不匀:“我,我有话想跟你说。”

图书馆顶楼的音乐教室里,商晔靠坐在第一排的桌子上,我站在他面前,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脸,说话时不自觉地就有些委屈:“这段日子,你为什么不理我。”

如果,如果他不想等我了,可以直接跟我说啊。

想到这个最差的结果,我有点鼻酸,“要是你不想等了,我也不会……”

“原敏,”商晔从来没用这种语气叫我的名字,他低着头,声音很冷,“我不希望你是因为何成泽,才赌气地打算接受我。我真心喜欢你,这份感情不比你对何成泽的少。”

我急急辩解:“我没有,我不是因为……”

“我都听见了,那天晚上你们说的话。”商晔打断我,苦笑了一下,“恭喜你啊,何成泽说他也喜欢你,是我自作多情了。”

他听见什么了?

见我满头雾水,他无奈地主动解释:“那时我在跟何成泽通电话。”

所以……他误会了,可要是他听了我后面说的那些话,他一定不会这样。

他根本就没听完,这个笨蛋!

我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向前一步一把抱住了他,一边哭一边骂他:“笨蛋!既然在通电话,为什么不把后面的话都听完!”

听完就会知道我拒绝他了,就知道我现在喜欢的人到底是谁。

商晔想要推开我,我却不让,死死地抱住他,眼泪都糊在了他身上。

等我终于不哭了,他才小心翼翼地把我推开些许,试探着问:“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用力抹了一把脸,垫脚在他唇上亲了一下,带着浓重的鼻音说:“我喜欢你啊,笨蛋!”

那天,夜色浓重的天台上,何成泽说喜欢我,这句我梦寐以求的话终于从他嘴里说出来,我却无法感受到一丝心动和开心。

我只觉得可笑。

他喜欢我,也知道我喜欢他,却选择跟袁念念在一起。

这是什么逻辑?

我用力把他推开,尽量控制着情绪,“你说你喜欢我,那你为什么跟别的女生谈恋爱?”

“你喜欢我,却把我顶着大太阳跑了一下午才买到的钢笔随意弄丢了?”

“你喜欢我,却在跟朋友聚会的时候不帮我拦着他们的劝酒?”

“你喜欢我,却把我亲手做的巧克力给了你妈妈?”

那时我察觉到何成泽有可能喜欢上了袁念念,也曾勇敢过,想要跟他表白。

可我还什么都没说,仅仅是在他生日时把自己做的巧克力送给他,他看到了巧克力表面的爱心,眉头皱了一下,说:“我妈喜欢吃巧克力,我给她吧。”

我天真地以为他不爱吃,不懂送巧克力的意思,却没想到他只是装作不懂。

9

我几乎不在他面前哭,那晚却实在克制不住自己。

我哽咽着一字一句地说:“你说你喜欢我,却无视我这么多年的感情,去跟别的女生谈恋爱,还在我面前秀恩爱。”

随即,我想到了商晔。

想到他对我默默付出的关心,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他总是在逗我开心,生怕我受一点委屈。

这才是喜欢啊。

比起对何成泽这份喜欢的不相信,我更无法理解他的行为。

最后,我不再哭了,认真地告诉他:“你这份迟来的喜欢,我不要了。因为我已经有了想要在一起的人,而那个人,不是你。”

过了两天,何成泽让我去他家吃饭,说是他父母授意的。

我不好拒绝,便去了。

饭后,何成泽说要送我回去,我现在还不太想跟他单独相处,况且不过是楼上楼下的距离,也没什么好送的。

我推说不麻烦了,就快速上了楼。

后来他又来我家找过我两次,但那时候我心里想着商晔的事,就没让他进来。

打开门后,我看到地上放着一束玫瑰。

花很漂亮,可惜已经不合时宜了。

是啊,何成泽怎么会看不懂我的感情,他追袁念念,不就是用了这些浪漫的手段吗?

距离开学还有一个礼拜,何成泽给我发了一条很长的消息,说要跟我好好谈谈。

我答应了。

他说喜欢我的那个晚上,我就已经彻底放下他了。但既然要谈,那我们就开诚布公地聊一聊好了。

然后各自好好生活,就像普通朋友那样。

何成泽带我去吃了酸菜鱼,“我记得你说过,你爱吃。”

看着他温柔的眼神,我一点也笑不出来。

我无意中说过一次,他就记住了,可以前他从来没有主动提过要带我吃酸菜鱼。

“哥,你为什么这样?”我还是忍不住问道。

“对不起,小敏。”何成泽低下头,向我认错:“是我错了。我,我喜欢你,可是又不愿意喜欢你。”

这又是什么奇怪的说法?我差点被他的说辞逗笑。

却见他表情痛苦地接着说:“我总觉得,我是因为愧疚才强迫自己喜欢上了你。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你爸妈,我也知道你喜欢我,可是如果跟你在一起,我会一直生活在愧疚之中。我害怕承担这份痛苦,可是,可是我……”

他没再说下去,我也沉默了。

良久,我才说:“我从来没想过要用那件事逼迫你什么。你、叔叔和阿姨,你们对我的好,我一直在记在心里的。”

竟然是因为这个原因,但我并没有因此松了一口气,因为他跟袁念念谈恋爱是事实。

我继续问道:“那你跟袁念念?”

“这件事也是我做错了。”他看我一眼,又低下头去,“我确实喜欢念念,她活泼、有趣,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我觉得很开心。我想试试如果跟她谈恋爱,我能不能……可是,我发现我放不下你。特别是看到你跟商晔在一起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快要疯了,小敏,我不能失去你。”

所以,他跟袁念念谈恋爱是在试探自己对我的感情,他送我口红礼盒也是故意的。

他既喜欢着袁念念,也喜欢我。

但在跟袁念念谈恋爱的同时,他却想让我继续一心一意地喜欢他。

我错愕地看着面前的人,只觉得陌生。

从前那个善良的何成泽去哪儿?

我没想到有一天能心平气和地跟他坐在一起谈论袁念念,但我也不再关心他这些可笑的借口是真是假,就这样吧。

“如果你真的喜欢袁念念,那你就应该真心对她。”我站起来,不想再跟他多说一句话。

走了两步之后,我又回头道:“而我,也要去追寻我自己的幸福了。”

10

我跟商晔在一起了。

床头的小熊被商晔送的粉兔子代替,家里也多了很多和他有关的东西。

那个在临市买的旋转木马音乐盒,商晔以“定情信物”为由,非要我带去宿舍,天天都看着。

早课的时候,商晔会买好早餐帮我占座,就算是冬天,我喝的豆浆也永远都是热的。

每当我撒娇地说“你真好”的时候,商晔都会笑着道:“那你要把我牢牢抓住了,我这样的好男人可不好找。”

他傲娇起来也很可爱,但从来不会大男子主义,总是给我满满的安全感。

又是一个下雨天,我依然没带伞,但我一点也不着急。

人群散得差不多了,商晔才姗姗来迟。

他揽住我的肩膀,一脸歉意:“我来晚了,敏敏。”

我靠着他摇了摇头,“没事啊,我知道你肯定会来的。”

有商晔在,我完全不会因为雨天发愁。

我们商量着待会儿吃什么,他却突然把伞往前倾斜,遮住了我的视线。

我不解地问他:“你干吗呀?”

他支支吾吾地说:“没,没有啊,不小心没拿稳。”

伞举起来之后,我看到了何成泽。虽然只是一个侧面,但我还是认出了他。

原来是因为这个,我有些想笑。

沉默着往前走了几分钟,我打趣地说:“某人怎么这么不自信。”

商晔没说话,只是抱着我肩膀的手更加用力了些。

好半天,他才低声说:“何成泽跟袁念念分手了。”

这我还真不知道,但是知道了又怎么样呢?我喜欢的人是商晔,跟他们是不是分手了有什么关系。

但商晔明显不是这么想的。

我假装生气:“你就是这么想你女朋友的?”

他可能觉得何成泽跟袁念念分手了,我就会跟何成泽在一起吧。

“我不是,我只是……”商晔有些苦恼地说:“我就是担心。”

担心什么,不言而喻。

男朋友没有安全感怎么办?

我冥思苦想,建议道:“不然这个假期,你带我去见你爸妈吧。”

虽然女生这样要求似乎有点过于主动,但谁叫商晔总是没有安全感呢。

想了想,我又说:“我也带你去见我爸妈。”

商晔牵住了我的手,跟我十指紧扣,再一次把伞倾斜。

下着雨的校园小道上,他在伞底下飞快地亲了我一下,呼吸带着温度,笑着说:“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敏敏。”

我也笑:“嗯。”

这句话,比“我喜欢你”“我爱你”更让我觉得窝心。

而我和商晔,也会一直这样甜蜜地走下去。(原标题:《偏要勉强》)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