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绍兰:24岁沦为慰安妇,忍辱生子,99岁离世都没等到日本道歉

2021-09-27 09:32:02 票姚校尉

2012年,导演郭柯拍摄了一部以“慰安妇”为题材的纪录片《三十二》,讲述了受害者韦绍兰曾经历的至暗时刻以及伴随着一生的疼痛回忆。令人揪心的是,两年之后郭柯又拍了一部纪录片,片名为《二十二》,是因为在短短的两年之中,有10名幸存者相继去世,只剩下22名了。

更令人揪心的是,现有的信息显示,目前中国大陆在世的“慰安妇”制度受害者已仅存14人了。《三十二》的主人公韦绍兰老人也在2019年去世了,享年99岁。在韦绍兰老人生前,她曾无数次表示——有生之年的最大心愿便是向日本讨回公道。然而直到她离世,她都没有等到日本的道歉,日本也始终没有还她一个公道。

但是我们要知道的是,她曾经非常勇敢地做出了努力。早在11年前,也就是2010年的12月,韦绍兰与儿子罗善学一同去到日本,出席了日本国会举行的亚洲“慰安妇”受害者听证会,同时还向日本递交了“要求日本政府道歉赔偿的请愿书”。

在韦绍兰勇敢且有魄力站出来指控日本罪行的背后,是她选择坚强地面对。她选择坚强地面对过去并直面现在。相比之下,日本政府的态度可谓是懦弱得不堪一击,日本的“面对”又在何时何处呢?难道指望通过篡改历史、把仅存的十几位幸存者熬走,企图用时间的洪流去冲洗掉曾经犯下的滔天罪行吗?

历史不允许,现实更不允许。韦绍兰在痛苦的阴影下沉重地生活了70多年,如今他的儿子罗善学还在艰苦地与阴影作斗争,这些不是岁月所能抹去的,更不是日本的小伎俩与不作为所能抹去的。

1945年,韦绍兰生下了罗善学。而就在前一年,她刚经历了她人生中的至暗时刻——被日军强行抓走被迫成为“慰安妇”,在3个月的时间里饱受折磨与摧残。直到一个凌晨她才寻得机会逃跑,然而她逃离了一个噩梦,却又很快地坠入了另一个噩梦——她怀孕了。按照时间推算,她发现孩子并不是自己的丈夫罗巨贤的,那么就仅剩下一种可能了。

尽管韦绍兰的婆婆极力留下了这个孩子,但是韦绍兰的丈夫却始终无法接受这个孩子,与韦绍兰所经历的一切。在韦绍兰承受一切痛苦的时候,罗善学也一样背负着沉重的枷锁。从小村子里的孩子就冲他喊“日本崽”,他受尽排挤、欺负,这个“鬼子后人”的坏名声标签一直伴随着他成长,罗善学一直未娶,与母亲相依为命。

与罗善学一起背负痛苦的韦绍兰,又何曾不是如此艰辛呢?在她从日军手里逃回家时,等来的不是丈夫的同情与宽容,而是不可避免的深深的厌恶与憎恨:“她到外面去学坏”。虽然外人都劝韦绍兰说“别怪他”,但是没有人能与韦绍兰“感同身受”,也没有人能替她坚强,唯有她自己。

因此最令人动容的是,韦绍兰最终依然选择了坚强。她也曾想过自杀,并且她确实也尝试过自杀,她喝了农药,幸运的是她被邻居救了过来。尽管她被痛苦的经历与回忆折磨,但是最终她不选择倒在这些阴影之下,她痛苦并顽强地抵抗着,在纪录片《三十二》中,我们能看到是的,她在讲述时会不由自主地捏紧双手,会掩面哭泣,也会怔然望向采访者,沉默无言。这一切反映的是日军惨绝人寰的恶行,但谁都无法想象到,与韦绍兰一样幸存下来的受害者们,在痛苦中继续走下去需要多大的付出和代价。

但是韦绍兰依然坚定地选择尊重与珍惜生命。她说:“活着好啊,苦是苦,但我没想过死,要把每天都过好。”

韦绍兰是目前中国唯一带有日本血缘孩子且公开身份的“慰安妇”制度受害者,如今斯人已逝,但是她的坚强世人永记!纪录片中,韦绍兰说:“天上下雨路又滑,自己跌倒自己爬,自己忧愁自己解,自流眼泪自抹干。这世界真好,吃野东西都要留出这条命来看。”我们没有资格替先辈原谅,这段耻辱的历史我们后人不会忘却,铭记历史!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