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袁仁国

2021-09-27 07:50:32 斑马消费

斑马消费 杨伟

从一个山乡小伙,到一人独掌“酒王”茅台袁仁国花去了整整36年;从茅台掌舵人,到阶下囚,他只用了两年时间。

上周,贵阳中院公开宣判,贵州茅台集团原董事长袁仁国,受贿1.129亿余元,一审被判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他的落马获刑,或许真的可以如他自己所言:给茅台集团整改提供制度上的反思,彻底铲除腐败的土壤。

出山记

距离仁怀市区50多公里、茅台镇30多公里的后山乡,是袁仁国出生和成长的地方。袁家兄弟6人,袁仁国排行老二,当地人一直称他为“袁二”。

尽管,他的父母都是仁怀城里的干部,是拿工资的人,但是,袁仁国放在农村老家,由爷爷奶奶抚养长大。

在当地人的眼中,农村时期的袁仁国,坚韧、孝顺,几乎只有水桶高的时候,就帮着爷爷奶奶一起,从很远的地方给家里抬水。

稍大一点,他就和孪生弟弟“袁三”一起,跟着村里的大人们,翻过一座山,到茅坝镇的一个陶瓷厂打工挣钱。他们将沉重的水泥,从山上搬到山下,100斤挣8分钱,由此来解决自己的学费和补贴家用。

1973年,17岁的袁仁国高中毕业,响应国家的号召,到仁怀市的中枢镇成为了一名下乡知青。媒体曾记录过他的这段知情岁月:当时,从镇里挑粪到生产队,要走八九里山路,一趟下来,沉重的担子压得人喘不过气来,长期做这份工作,肩膀可以脱几层皮。

袁父不忍看到自己的儿子一直吃这种苦,于是,通过自己的关系,找到了时任茅台酒厂的主要领导,在这里,给他找到了一份工作。

当时的茅台酒厂虽不比如今,但是属于国企,工作稳定、福利待遇好,茅台镇之外的人很难进去。袁仁国的人生,也就此发生改变。

刚进酒厂,袁仁国从最基层的制酒车间工人开始干起。不过,这样的基层经历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善于表现,文字功底和钢笔字写得不错,这在地处山区的茅台酒厂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得到了酒厂主要领导的赏识。

很快,他获得提拔,历经供销科、办公室、车间主任、厂长助理等多个岗位的磨砺,迅速成长。

在贵州茅台,一个人尽皆知的事情是,袁仁国能获得火箭提拔,与一件事关系重大。

1991年,他主动请缨前往北京,给茅台酒厂争取到了来自不易的国家一级企业的荣誉。当年,他才35岁,即跻身茅台酒厂班子成员,成为了厂里最年轻的高级管理层。

平步青云

说是袁仁国一手打造了茅台的营销体系,一点都不为过。

建国后的几十年,茅台酒一直沿用“计划调拨加行政批条”的模式。生产出来的酒,由各地糖酒公司等负责销售,酒厂只负责生产,没有自己的营销网络和销售队伍。

直到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波及到了这家地处深山中的酒厂。过去的那些糖酒公司大多遭遇到了资金危机,加之震惊全国的山西假酒案影响,市场上对茅台酒的需求瞬间跌至谷底。

当年,酒厂的销售任务是2000吨,但到了7月份,才卖出去了700吨。

这时,袁仁国再次被上级委以重任,提拔为酒厂总经理,承担着完成销售任务,带领茅台力挽狂澜的重任。

这是袁仁国人生的又一个重大转折,更是茅台由计划到市场的真正起点。

事实上,1996年他刚成为主管销售的副总时,就提出要组建自己的销售队伍,将企业命脉抓在自己手中。当时,茅台酒供不应求,这在所有人看来都是多此一举。

在新的岗位上,袁仁国终于找到了自己施展想法的舞台。他在全厂遴选人才,组建了茅台最早的17人营销队伍。

营销队伍短暂培训,即奔赴全国各地,袁仁国只给了他们两个月时间。而且,“不管流血流汗,只管结果,不问过程。”

他本人,则在家里亲自下厨摆家宴,宴请糖酒公司领导,喝了一顿共患难的“江湖酒”。

正是在袁仁国的带领下,贵州茅台的营销网络几乎是从零起步,到遍布全国经销商、专卖店数千家。

2001年,贵州茅台上市,袁仁国成功当选为上市公司董事长。十年后,季克良荣休,袁仁国继任茅台集团董事长,个人权力达到了巅峰。

茅台纠偏

手握重权,袁仁国一手搭建的茅台营销体系,也成为了他腐败的温床。

这时的茅台酒,在袁仁国的治下,市场价格一路走高,甚至一酒难求,谁能掌握货源,就意味着巨大的利益。

袁仁国在落马后交代,他的办公室门口的走廊里,经常站满了人,每天都有几十个人等着见他。在公司的计划之外,他掌握着额外的配额指标。

他不仅收受他人的贿赂,更是给妻女开后门,成为茅台的经销商,多年获利超过2亿元。

除此之外,他还将抢手的茅台经销权,作为自己攀附权贵的“门票”。上至省部级高官、下至茅台镇当地的基层领导,不少都难抵利益的诱惑,进入到了袁仁国的朋友圈。

2017年和2018年,曾与袁仁国有特殊关系的高官王三运、王晓光相继落马。

2018年5月6日晚,贵州省突然宣布,袁仁国不再担任茅台集团董事长,推荐由总经理李保芳继任。一年后,袁仁国宣布被“双开”。直到上周,一审宣判,因受贿过亿被判处无期徒刑。

袁仁国落马后,茅台集团多名高管和子公司主要负责人被调查、逮捕。

与此同时,茅台集团极力清理袁仁国掌权期间给公司带来的不良影响。李保芳时期,积极整顿经销商队伍,仅在一年时间内,就清理了超过500家非法审批的经销商。并通过加大直销力度等手段,试图稳定茅台酒的终端售价。

贵州省也一直在为茅台遴选主要领导班子。李保芳仅在茅台集团一把手的位置上干了500余天,即由更年轻的高卫东继任。

又是一年多,茅台再换帅,丁雄军成为了新的掌舵人。

在袁仁国公开宣判后的第二天,丁雄军首次以贵州茅台董事长的新身份与股东见面,发表了“五线发展道路”的“施政纲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