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案】毒贩如何把价值10亿美元的可卡因藏在集装箱船上的?

2021-09-26 21:24:56 信德海事

【结案】毒贩如何把价值10亿美元的可卡因藏在船上?

信德海事 苏婉

美国对 “MSC Gayane”号集装箱船船员的起诉终于结束了。两年多之前,这艘船在费城靠岸时发现了创纪录的20吨可卡因,价值10亿美元,八名海员被判处长期监禁。近日,最后一名被告Alexsandar Kavaja也被判刑。详细信德海事此前的事故报道:《》

Kavaja的庭审记录中包括一份特别有价值的文件:一份公开的政府调查报告,该报告详细记载了这一大胆的走私行动是如何运作的。

疑问重重

自2019年6月17日这个破纪录的缉毒行动发生以来,业内人士都对这次走私行动的规模感到惊讶,并质疑这是如何完成的?那么多的可卡因——重量足足相当于三头成年非洲雄性大象加在一起,而且把它们运到船上时,船还不是停泊在港口的,是在航行状态下。

考虑到船上住宿空间本就有限,其他的船员,尤其是船长,怎么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同伙是如何准确地知道将可卡因藏在哪个集装箱里,确保毒品不会在错误的港口被卸下?在这次逮捕行动之前,是不是已经有过成功的尝试了?

政府的调查报告,以及Kavaja和其他最近被判刑的船员的法庭记录提供了更多的答案。

判决完毕

四名船员在上船前被黑山的一个犯罪组织招募:大副Bosko Markovic(被判7年),二副Ivan Durasevic(被判6年6个月),轮机实习生Nenad Ilic(被判7年)和电工Kavaja(被判7年4个月)。

Kavaja于2019年4月底在比利时的安特卫普上船。在登船之前,他在黑山的一家咖啡馆外被一些知道他即将出航的人找到,并招募他参加贩毒行动。

这四名同谋者登上MSC Gayane号后,使用加密的即时通讯设备与陆上的毒贩联系。

这艘船从欧洲启航后,最初的四名共谋者又招募了四名船员加入走私行动: 三管轮 Vladimir Penda(被判4年10个月)助理冷藏电器员Stefan Bojevic,水手 Fonofaavae Tiasaga,和Laauli Pulu。(各被判处五年)。

在船上的22名船员中,超过三分之一的人承认参与了这次行动并被定罪。

检察官对其他14名海员的参与情况含糊其辞,他们说,至少有8名船员参与其中,但没有足够的证据来指控船长或其他船员。

走私行动的新细节

“MSC Gayane”号是一艘2018年建造的“Neopanamax”级大型船,可装载11600个标箱,从欧洲向西航行,穿过大西洋,穿过巴拿马运河,沿南美洲西海岸而下。在太平洋上穿过运河向南航行时,多次在夜间遇到快艇。

快艇上的走私者将装满可卡因的袋子装入渔网中,再由船尾用于装货的起重机把装着毒品的渔网吊上船。轮机实习生Ilic负责操作起重机。后招募的四个船员Penda、Bojevic、Pulu和Tiasaga负责卸下毒品,把毒品与合法货物一起藏在集装箱内。

大副Markovic是一个有19年航海经验的人,他负责制定货物装载计划,知道哪些集装箱将在哪些港口卸货,Markovic和Durasevic负责值班看守工作。

MSC Gayane 号

根据电工Kavaja 的判决文件,他主要负责联系陆地上的组织者并传递信息,告诉哪些集装箱会运到哪些地方。”

这批可卡因要被运往欧洲,但在这艘船返回大西洋之前,它必须在秘鲁停靠,然后向南前往智利,在那里调头向北并通过运河返回,之后在巴哈马和费城停靠。

一旦集装箱被锁定就会贴上封条,来确保它们不被篡改。但该团伙事先藏匿了许多假铅封,原来的铅封被撕破,把可卡因藏在集装箱里后,再贴上了一个假铅封。

调查人员说,最初在船南下时,走私者先把毒品装入了一个运往智利的集装箱里,是为了安全通过秘鲁,因为只有在秘鲁卸下的集装箱才会被检查。

在船通过秘鲁后,走私者从该集装箱中取出毒品,把它们藏在船上的通风系统中,因为所有集装箱都将在智利卸下检查。

在智利的检查之后,走私者又将毒品从通风系统中移出,装进集装箱,最终运往欧洲。

“MSC Gayane”号在夜间从秘鲁和巴拿马之间向北行驶时再次遇到快艇,在该船返回巴拿马运河之前,用起重机把更多可卡运到船上。

费城码头

当“MSC Gayane”号抵达费城的Packer码头时,迎接它的是国土安全调查局(HSI)、海关和边境保护局、海岸警卫队、宾夕法尼亚州和特拉华州的州警察以及费城的城市警察。

虽然法庭的诉讼记录中没有是否有人举报该团伙的信息,但这个检察团的规模实际上证实了这一点。

调查报告称,轮机实习生Ilic承认,当他看到执法人员靠近船时,把用于联系岸上毒贩的特定手机扔进了海里。

当局对这艘船进行了搜查,发现了七个带有“可疑封条”的集装箱,在这七个集装箱里发现了19.76吨可卡因。

之前成功走私了吗?

在之前的航行中,是否也有可卡因被走私到“MSC Gayane”号上,然后成功交付了?

检察官在法庭文件中表示,从2019年初开始“MSC Gayane”号就遇到过快艇。但这次航行直到4月27日才开始向西跨越大西洋的长途跋涉,直到5月中旬才抵达装载毒品的太平洋。

由 HSI 调查员撰写的一份宣誓书称,“根据 Tiasaga 的说法,在之前的一次航行中,Durasevic 找到他并要求他帮忙做一份工作,事实证明这是在帮助 Durasevic在船上装载大量可卡因。由于他在前一次航行中的成功协助,Tiasaga 获得了大约 50,000 欧元,在2019年大约为5.6万美元的报酬。在这次航行中,Durasevic再次接近Tiasaga。”

Tiasaga 于 2018 年 12 月 5 日在安特卫普登上了“ MSC Guyane”号,Durasevic 于 2019 年 1 月 4 日在巴拿马巴尔博亚登船,时间与检察官提到的“2019 年初”评论一致。在那次早期的航行中,Ilic和Pulu也在船上。

当检查人员在费城包围这艘船时,他们在Tiasaga的船舱里发现了一叠50欧元钞票,被藏在一条烟盒里。根据调查报告,Tiasaga说这笔钱是在早先的一次航行中帮助把毒品带上船的部分报酬。

【投稿】、【提供线索】、【转载请后台留言或电邮投稿,主题格式为【投稿】+文章标题,发送至media@xindemarine.com邮箱。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