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一“投资公司”非法集资两千余万 公司员工也被骗!多人被判刑

2021-09-26 19:58:37 余鹏说娱

2021年9月,大连甘井子区法院依法宣判一起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这起案件中,北京“鼎利天成投资公司”在大连共向102人吸收存款2400余万元,造成损失2381万元。该案的特殊性在于:这家投资公司连自己的员工也骗。部分员工的亲属和员工本人投资数万至数十万不等。但因为这些员工也参与了诈骗其他社会公众。因此均被判刑。

北京鼎利天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郑立新于2017年6月6日以青岛鼎利天成企业信息咨询管理有限公司大连东特分公司名义在大连市甘井子区设立门店,负责人为梁某。

2018年11月27日青岛鼎利天成企业信息咨询管理有限公司大连东某分公司负责人由梁某变更为徐黎。徐黎、乔蒙恩、王景富、孙彦风、殷冬冬在东某门店任店长、团队经理、业务员期间,以高额利息诱饵,以北京鼎利天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大连鼎利天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名义向社会不特定群众开展线下、线上吸存业务,吸收公众102人,吸收公众存款24090000元,造成投资人损失23818375元。

2017年6月至2019年1月,徐黎任东某门店店长及调回大连鼎利天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部期间,在东某门店吸收公众存款3340000元,其中徐黎母亲投资10万元。

徐黎在东某门店任店长期间,其手下团队经理、业务员共吸收公众存款2250000元。共吸收公众存款5590000元,造成投资人损失5438450元。徐黎在东某门店任店长期间取得的工资收入为140899.44元,取得的提成为45910.92元。

2017年6月至2019年1月,乔蒙恩任该团队经理、店长期间,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人民币314万元。乔蒙恩本人投资9万元,其妻子赵楠投资199万元,岳母崔某投资25万元。其与手下团队经理、业务员共吸收公众存款21810000元。共吸收公众存款22170000元,造成投资人损失21911175元。工作期间取得的工资为163600元,取得的提成为43142.39元。

2017年7月至2019年1月,团队经理换成了王景富。任职期间他和手下业务员共吸收存款8116000元。王景富本人投资27万元,造成投资人损失7879200元。他的工资不少,为1034299元,取得的提成为27714.55元。

2017年8月至2019年1月间,孙彦风在东某门店任业务员、团队经理期间,其与手下业务员隋玉兰(其大姨)共吸收公众存款6255000元,其中包含孙彦风母亲隋某投资50万元,妻子宋某投资25.5万元,孙彦风自己投资10万元,造成投资人损失6158925元。孙彦风在东某店工作期间取得的工资为92167.01元,取得的提成为21473.50元。

2017年7月至2019年2月间,殷冬冬在东某门店任业务员、团队经理期间,其与手下业务员吸收公众存款人民币185万元,其中包含其自己投资11万元,其丈夫谢臣投资5万元,其婆婆葛萍投资15万元,造成投资人损失185万元。工作期间,取得的工资为75150.77元,取得的提成为37569.35元。

案发后,这些既是受害人又是嫌疑人的团队成员均被传唤到案。他们都认为,在吸收投资总数中,应该扣除他们本人及家庭成员投资的钱数。而且自己仅仅是单位员工,由单位发放固定工资加部分提成,属于共同犯罪且犯罪情节轻微,因此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

还有律师称,这些业务员认为鼎利天成是合法的公司,他自身属于理财经理,没有意识到介绍他人购买理财产品的行为可能犯罪。他们自己也购买了理财产品,而且损失惨重。主观恶性小,人身危险性小,应当酌情从轻处罚。部分嫌疑人表示了没有想到一份工作就触犯了法律,日后一定会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大连市甘井子区法院认为,乔蒙恩、王景富、孙彦风、殷冬冬、徐黎违反国家金融管理法律规定,未经有关部门依法批准向社会公众吸收资金,扰乱金融秩序,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在本案中,北京鼎利天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郑某以青岛鼎利天成企业信息咨询管理有限公司大连东某分公司名义雇佣乔蒙恩、王景富、孙彦风、殷冬冬、徐黎等人吸收社会公众资金,系共同犯罪,涉案五人系从犯,可依法从轻、减轻处罚,并根据各自地位、作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金额、造成损失数额、吸收集资参与人人数、造成损失人数、个人获利等情况,分别予以处罚。

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单位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规定:个人为进行违法犯罪活动而设立的公司实施犯罪的,或者公司设立后,以实施犯罪为主要活动的,不以单位犯罪论处。郑某成立鼎利天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主要业务就是开展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虽以鼎利天成公司名义来实施,但实质上是其个人实施犯罪。各被告人吸收客户资金的行为帮助了主犯完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集资诈骗的犯罪行为,故依法认定为共同犯罪。

各被告人对自己参与的数额,无论是个人吸收数额还是作为店长、团队经理吸收的数额,其均系直接责任人员,按照罪责刑相一致的原则,均应依法予以惩处。

同时,我国《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向社会公开宣传,同时向不特定对象、亲友或单位内部人员吸收资金的情形,向亲友或单位内部人员吸收的资金应当与向不特定对象吸收的资金一并计入犯罪数额。故本案被告人向单位内部人员及亲友的吸收的资金应一并计入犯罪数额,不应予以扣除。被告人让他人顶自己名字吸收资金,虽其本人未获取提成,但其本人主观上系明知他人吸收资金,而为他人提供帮助,属于共同实施了吸收行为,其对该数额应予负责,不应扣除。涉案被告人到案后虽能配合调查,但未能主动退缴佣金、提成等违法所得,未能积极帮助挽回集资参与人财产损失,故不宜适用缓刑。

近日,涉案五人分别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判处一年至三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各处肆万元至六万元不等的罚金。责令将所获违法所得包括佣金(工资)、提成按比例退赔给各集资参与人:乔蒙恩工资163600元,提成43142.39元;徐黎工资140899.44元,提成为45910.92元;王景富工资103429.90元,提成27714.55元;孙彦风工资为92167.01元,提成21473.50元;殷冬冬工资75150.77元,提成37569.35元。案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继续予以追缴,由各被告人与其他另案处理的主犯、从犯因共同犯罪造成的损失共同返还给各集资参与人。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