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南京时,第一个率队冲进“总统府”的营长,后来怎么样了?

2021-09-26 18:44:13 史论

随着三大战役结束,国民党反动派宛如强弩之末,此时的所有挣扎已经失去了意义,可不死心的蒋介石一边宣布下野,一边让李宗仁担任代理总统。

李宗仁

这么做的目的非常简单,单纯为了拖延时间。

后来,国共展开谈判,但这次谈判以失败而告终,因此,解放军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渡江战役

解放南京时,作为第一个率队冲入“总统府”的营长,管玉泉的名字也被很多人牢记,而他后来的结局如何?

管玉泉

渡过长江,便是南京

当年的人民解放军序列当中,有一支非常特殊的部队,他们从组建一直到撤编,整个过程仅仅存在了一年的时间。

然而,就是在这一年当中,他们让红旗在南京总统府的门前升起,全世界都见证了这伟大的一幕。

这支部队,正是陈毅司令员麾下的第三野战军三十五军。

有趣的是,这支攻占了“总统府”的军队,和当年在济南战役中起义的国民党部队有关。

1948年10月,吴化文起义后,部队立即开赴黄河以北整训,改编为第三十五军。

而对解放南京战斗的部署当中,原本三十五军最初领到的任务是消灭“三浦”周遭的敌人,然后再继续等待后续行动。

吴化文

不过,令三十五军战士们都没有想到的是,由于浦口地区的敌人发现大事不妙,直接撒丫子跑了,把南京就留在了那里,所以刘邓等重要领导人决定取消原计划中由第四兵团接管南京的任务。

三十五军此时已经完成了占领“三浦”地带,从地理角度上来看,由他们进军南京再合适不过了,终于,总指挥部下达了命令,让他们全面占领南京。

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历史,便在这样的情况下诞生了。

北岸的船只已经被敌人烧为灰烬,因此七连、八连、九连外加上一个机炮连的800多人部队就成为了重要的突击部队。

为了寻找渡江器具,指战员们几乎是挨家挨户寻找,最终从当地老百姓那里借来一些小木船,有些战士渡江的时候连木船都没有,干脆用木盆和稻桶。

管玉泉所率领的三营,正好在这支先头渡江的部队当中。

他手下的营部曾多次开会动员鼓励各位战士,因为预料这极有可能是一场恶战,参战的士兵也都知道,前面就是南京国民政府的首都。

大家摩拳擦掌,纷纷做好了和敌人决一死战的准备。

然而,渡江的过程超乎所有人的想象,由于守军早就发现大事不妙,纷纷弃城向南逃窜,因此管玉泉的部队几乎是“一枪未发”拿下了长江天险。

刚刚登陆,三营便接到了上级团长安排的一项任务:率先占领国民党“总统府”以及附近的机要机关。

接到任务后,管玉泉马上开始了人员分配:部队拆分为四路,分别占领水利部、社会部、空军司令部,而由他亲率的部队,则直接攻入“总统府”。

尽管渡江很顺利,可真正进入南京城后,官兵们还是遇到了一些麻烦。

很多国民党的伤残兵以及特务被留在了城内,他们根本不相信庞大的蒋氏集团会如此轻易地崩塌,所以,尽管城内没有正规编制的守军,却还是有不少“放黑枪”的敌人。

在这样的情况下,管玉泉的好战友,时任三营参谋王友才同志被冷枪击中不幸牺牲。

1949年4月24日,管玉泉所率领的队伍来到了南京“总统府”面前。

从外面看,大门紧锁,院内空空荡荡的,除了几名普通卫兵,房内早已是空无一人。

此外,到处都飘落着来不及处理的文件和废弃报纸,这些也足以体现出国民党政府在撤离的时候有多么慌张。

管玉泉等人站在总统府门口,发现大门似乎并没有上锁,只是在里面用插销插着,大家便开始研究到底该如何“破门而入”。

可没想到,门外的动静却把门里面的人给引了出来,原来里面的人并没有走光,还有些零零散散的卫兵在府内,他们似乎知道了这一刻最终会来临,因此便很配合地将门给打开了,而这几个仅存的卫兵,也被管玉泉所率部队俘虏。

管玉泉一进门,便看到东墙上挂着一副蒋介石的军装画像,这令战士们怒火中烧,其中一位名叫王保仁的班长没能压制住心中的怒火,端起手上的冲锋枪对着画像连开数枪。

在这几个刚被俘虏的卫兵带领下,管玉泉等人率先登上了楼顶,他们一眼便望见了悬挂在外面的“青天白日旗”。

管玉泉一个箭步上前,一把就把旗子给扯了下来,身边也没提前准备正式使用的红旗,所以他就把冲锋时用的红旗给挂上去了。

当时,作为营长的管玉泉情不自禁地拿起胸前的望远镜登高眺望,而这一幕,被随军记者完整地拍了下来,后来,这张照片还被陈列在了中国军事历史博物馆内。

接下来,战士们开始大范围巡查,一间间大套房有点让人应接不暇,不少欧式的装修非常考究,奢靡的一切,令战士们瞠目咋舌。

不一会,有战士发现了一张蒋介石为庆祝“徐蚌会战”大捷所颁发的嘉奖令,有文化的战士还当众念给大家听,所有人都听得笑了起来。

后来,管玉泉谈起很多在“总统府”中闹得笑话,老人还开心得像个孩子。

他说:“好多战士刚刚进城,对于那些新鲜玩意根本用不来,有些战士还在电灯泡上点烟,还有的干脆把战马给拉到西花园中去喝水。”

4月27日下午,刘伯承和邓小平等首长带着警卫员来了,他们先是表扬了战士们的勇猛行动,可看到乱作一团的“总统府”,首长当即就指出:“你们这搞得乱七八糟的,太不讲卫生了,别忘了,要注意入城守则!”

大家这才意识到,原来蒋介石办公的地方也是“文物”,现在归属于国家。

因此,战士们全部搬出了“总统府”,没有留下一兵一卒。

当时,蒋介石还在办公室内留下了一些珍贵的文物,其中不乏一些清朝大臣们使用过的东西,比如曾国潘的鸡血石章,他能把这些丢在这里,是觉得自己早晚都会回来,可没想到,此去,竟一去不复返。

曾国潘

管玉泉的晚年,其实还有牵挂

对于革命而言,拿下了南京,就代表着革命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征程。

而对于管玉泉老人而言,那一天是他永远的骄傲,是他第一个扯下了国民党的旗帜,换上了红旗,让红旗飘扬在了“总统府”上空。

不过,在解放南京后不久,三十五军担任了南京的卫戍部队任务,次年1月,由于三十五军全部调归华东军区海军,“三十五军”这个光荣的称号最终也被撤销。

从时间上来看,三十五军的存在仅仅只有一年的时间,不过就凭借着解放南京这件光荣的事件,也能让这支部队永远存在于历史当中,因为这是解放战争史上最为标志性的一个事件。

军长吴化文后来还被授予了一级解放勋章,而那位第一个冲入“总统府”内的营长,也在1955年被授予少校军衔。

后来在1956年的时候,管玉泉被调任至31军担任91师副师长的职务。

到了1981年,他从宁德军分区副司令员的职务上退休,往后的余生,他一直在福建省第五干休所安享晚年。

不过,老人的晚年,一直有一件心事,好在最终成功解决了。

记者在采访老人的时候,才知道他在抗日战争时期便已经立下了赫赫战功:当年在桃花岳突围战中,他和五个鬼子拼死斗争,一连刺死了五人,这才成功突出重围;后来在杨家孔的战斗中,因为面对面拼刺刀,还被部队授予了“刺杀英雄”的称号。

当时很多人并不了解这件事,甚至不太清楚他在解放南京时的重大贡献。

此前,由于年代有些久远了,很多人还以为当年攻占国民党总统府的当事人早已不在人世,一些不负责的文章便被写了出来,后来还有不少媒体跟风,压根不调查清楚情况,就写下了一些“胡编乱造”和“冒名邀功”的文章。

所以,当年参与“解放南京”战役的很多老战士对此感到非常气愤。

由于管玉泉是营长,后来又当上了副司令员,所以他们就写下一些信件,希望老营长能出面说出真实的经过。

特别是一位名为陈敏忠的通讯员,看到一些人造谣生非,心里非常生气,他给老营长寄来了几张照片,特意强调了此事。

管玉泉说:“他之所以生气,因为他当年也是亲历者。”

后来,当《解放军报》重新刊登了文章后,这位老营长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了下来,他把报纸复印了好几份,分别寄给了多位依旧在人世的战友,陈敏忠还为此大哭一场。

2011年8月27日,这位高寿老人离开了人世,当年他率部攻入南京总统府的真相,也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