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孙悦:一碗水端平,继母和生母都是血肉相依的亲人

2021-09-26 17:11:05 茶余饭后说名人

点击关注,每天都有名人故事感动您!

孙悦是享誉华人世界的歌坛巨星,至今已推出了15张个人专辑,被誉为“百变天后”。孙悦的父母离异后,继母走进了她的生活。都说继母继女是天生的仇敌,那么孙悦和继母之间又会有着怎样的纠葛?将生母与继母接到北京后,她如何处理两位母亲的矛盾?智慧的孙悦如何平分孝心,以自己为纽带,让两位妈妈像亲人一样和睦相处?

排斥过后是理解,孝顺女儿接继母回家

1992年10月,孙悦的父亲孙宝库重新组建了家庭,45岁的于梦榭成了孙悦的继母。早在3年前,孙宝库与孙悦的母亲岳一枝协议离婚,离异不久,岳一枝再婚,彻底搬离了孙家,家里那套三居室留给了孙宝库和一双儿女。而今,父亲与于梦榭结婚了,孙悦和哥哥孙洪波与父亲和继母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

与亲生父母在一起了生活了将近20年,现在一个陌生女人陡然闯进自己的生活空间,替代了妈妈的角色,这让孙悦倍感别扭:于梦榭说话的腔调、走路的姿势、做菜的味道,甚至连她关心自己,孙悦都很不适应。陌生加上没有血缘关系,令孙悦不免在心里排斥抵触继母。

此时的孙悦刚满20岁,是黑龙江武警文工团的歌唱演员。自从父亲再婚后,她每个星期天都回家住。名义上是看望父亲,实则是监督继母是否对父亲真心。于梦榭也曾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儿子和女儿跟随前夫生活,与孙宝库结婚后,她格外珍惜这段情缘。于梦榭明白,要想再婚生活幸福,首要任务是融洽与继子继女的关系。只要孙悦一回家,她就忙前忙后地张罗饭菜,吃饭时还不停地将牛肉、带鱼、山菇等佳肴往孙悦碗里夹……于梦榭的关爱,并没有激起孙悦多少感动,在她看来,于梦榭所做的一切都是伪装出来的。

因为心存成见,孙悦对于梦榭自然有些刁难和挑剔。那时在孙悦眼里,自己和父亲、哥哥是一家人,继母是不折不扣的外人,她不容许父亲和哥哥受丝毫委屈。孙宝库是黑龙江评剧院的武生演员,脾气火爆,动不动就发火。1993年5月的一天,孙宝库买了两块假银元,被人骗了500元钱,于梦榭忍不住数落他:“这就是你贪小便宜的下场!天上会下雨下雪,会刮沙尘暴,但就是不会掉馅饼。你也是快50岁的人了,头脑怎么还这样简单?”孙宝库脸上有些挂不住:“钱是我挣的,你管得着吗?当年娟娟(孙悦原名孙洪娟)妈都没这么管过我!”夫妻俩你一句我一句争执起来。

见父亲受了“欺负”,孙悦冲到继母面前,替父亲帮腔:“谁没有疏忽大意的时候?你不要横眉怒目像个母老虎,我爸爸和你结婚是过日子的,不是把你娶回家吵架的。”不等于梦榭接话,孙宝库冲女儿大声吼道:“你给我一边去,我和你于姨的事你别瞎掺和!你还要给家里添多少乱?”

曾经,父亲与亲生母亲也经常吵架,孙悦多次数落过母亲的不是,但父亲从未对她发过火,怎么现在她一说继母,父亲反应就这么强烈?肯定是于梦榭在父亲面前说了自己的许多不是!都说继母是家庭失和的罪魁祸首,这话一点不假。想到这里,孙悦越发迁怒于梦榭,言辞愈加激烈尖锐。孙宝库见女儿越来越不像话,忍不住在她背上拍了一下。孙悦伤心哭泣起来,倒不是父亲打她有多重,而是她为父亲偏向继母而难过。

此后孙悦再回家,不仅对于梦榭冷脸相向,而且与父亲也难说一句话。一家人围坐在餐桌上吃饭,谁也不说话,空气沉闷得令人窒息。孙宝库一天到晚唉声叹气。于梦榭心里很不是滋味,第一场婚姻令她受尽委屈,伤痕累累,与孙宝库组建家庭前,她有过许多美好幻想,没想到现实如此残酷,这绝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1994年2月,于梦榭难过地对孙宝库说:“老孙,我还是搬回家去住,这样对我们大家都好!”孙宝库一听就急了:“咱们是一家人,怎么能不住在一个屋檐下?”“我和孩子们没有血缘关系,他们一时不接纳我,我能理解。等他们以后成了家,懂得了世事沧桑,我再搬回来住。”见孙宝库眼圈湿润了,于梦榭动情地对他说:“我那边房子空着,要不你住到我家去?”“我一个大男人住你家,那不成了倒插门了?再说我也不想离开两个孩子。”

于梦榭没有再勉强孙宝库,一个星期后,她不顾丈夫的苦苦挽留,收拾简单的行李,住回了自己那套一居室里。

这时的孙悦已经从黑龙江武警文工团退役,进入哈尔滨歌舞团工作,成为一名专业歌唱演员。与生俱来的歌唱天赋,以及多年的沉淀磨砺,令孙悦的事业扬帆启航。她不仅勇夺央视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专业组通俗唱法铜奖,还因为一曲《祝你平安》而家喻户晓。然而事业的腾飞,并没有改善她与继母的关系。父亲与于梦榭分居的苦楚不仅没有触动她,她反而觉得因为家里少了继母,才多了一份自在和清静。

再说于梦榭和孙宝库,他们虽然是名正言顺的夫妻,却因为儿女的原因人为的分居,这让夫妻俩倍感心酸。每隔两天,于梦榭就过来替孙宝库洗衣做饭、打扫卫生;碰上孙悦和哥哥不在家,她才能与孙宝库在家里团聚。

1998年8月,黑龙江遭遇300年一遇的特大洪灾,受灾群众达40多万人,10万解放军官兵在大堤上筑成血肉长城严防死守。当时孙悦胆囊息肉发炎严重病变,但她仍然坚持赶赴抗洪一线为子弟兵慰问演出。因为两天两夜没有睡觉,加上腹痛吃不下东西,孙悦在演唱《祝你平安》时昏厥在大地上,被紧急送往黑龙江空军医院进行紧急抢救。

得知消息,孙宝库和于梦榭心急火燎地赶往医院。院方在为孙悦实施胆囊摘除手术时,因使用麻醉剂过量,导致孙悦昏迷不醒。两天后,当孙悦从昏迷中清醒过来时,映入眼帘的是继母和父亲两张泪流满面的脸。继母紧紧抓住孙悦的手,哽咽着说:“孩子,你以后要懂得爱惜身体呀,别让我和你爸为你揪心。瞧你身体虚弱的,回家住一段时间,于姨天天给你做好吃的,保证让你尽快恢复过来。”孙宝库含泪告诉女儿:“娟子,你于姨守在你身边,整整两天两夜没合眼,滴水不进为你祈祷。”

此时的孙悦已经26岁了,生活的磨砺让她懂得了该怎样为人处世。这些年来,自己无论对于姨怎样淡漠排斥,于姨始终一如既往地善待她和哥哥,任劳任怨地照顾父亲。看得出来,于姨是真心想与父亲好好过日子。人心都是肉长的,想到自己对于梦榭的伤害,孙悦愧疚万分。她百感交集:“于姨,原谅我的不懂事。”于梦榭感慨万千:“咱们是一家人,既然是亲人就要多理解多包容,我怎么会与你计较呢。”母女俩紧紧相拥……

半个月后,孙悦身体痊愈顺利出院,她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径直来到于梦榭的住处,隆重地将继母接回了家。就这样,于梦榭在与孙悦的父亲分居4年后,终于重新团聚。

接生母继母来北京,明星女儿烦恼丛生

这年10月,为了寻求更大的发展,孙悦将事业的重心转移到北京,哥哥孙铁林也随她赴北京,担任孙悦的经纪人。此时,母亲岳一枝再婚生活稳定幸福,父亲与继母感情也很融洽,唯一让孙悦放心不下的是, 父亲因为常年在舞台上扮演武生,落下了腰肌劳损的顽疾,病痛一发作,常常连腰都直不起来。

离家那天,孙悦磨磨蹭蹭,迟迟迈不开脚步,给父亲揉完腰后,又将父亲吃的各种药物摆在床头柜上,并在床头粘贴纸条,提醒父亲什么时间段吃什么药。于梦榭洞悉了孙悦的心事,接过她的行李往外走,边走边安慰继女:“你安心去北京发展吧,我会将你爸爸照顾好。现在你爸是我最亲的人,他脾气火爆,我不会和他计较。我会做饭又会做棉鞋,不会让你爸受委屈。”继母的肺腑之言,融化了孙悦心底的顾虑。

于梦榭说到做到,当孙宝库发火时,她就找借口躲出去,不与他正面交锋。待丈夫气消了,她才回家与他讲道理。听说烤电仪对治疗腰肌劳损疗效显著,1999年3月,于梦榭买来烤电仪,每天下午坚持为丈夫烤电两个小时,在高温的炙烤下,于梦榭常常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两年后,孙宝库的腰肌劳损基本痊愈。2001年春节,孙悦与哥哥回哈尔滨陪父亲和继母过年,见父亲身穿白色练功服,像从前一样轻松自如在阳台上练功、拿大顶。父亲的腰伤恢复这么快,全都得益于继母呀!孙悦拉着于梦榭的手,内心的感激溢于言表。

继母解除了自己的后顾之忧,这让孙悦可以心无旁骛地在歌坛打拼。短短几年时间,她连续4届登上央视春节联欢晚会舞台,推出了《怎么HAPPY》、《我心飞翔》、《牵你的手,牵我的心》等多首金曲,并荣膺“亚洲文化交流贡献奖”,跃居内地一线红星。

2004年4月,孙悦在北京的最大社区天通苑购置了一套4居室,并在社区最繁华的地段注册成立了平安天悦饺子馆。一切安排妥当,她返回哈尔滨接父亲与继母来北京一起生活。于梦榭退休前是哈尔滨自来水公司的会计,孙悦准备让她管理酒楼的财务。在哈尔滨生活了大半辈子,于梦榭也乐意去北京换个生活环境。然而,当她得知岳一枝也去北京陪伴孙悦时,于梦榭的态度顿时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她言不由衷地告诉孙悦:“我和你爸年纪大了,不想离开故土,还是在哈尔滨生活自在。你别难过,以后你想于姨了,我和你爸就去北京看你。”

孙悦一把抓住于梦榭的手:“于姨,你和我爸一天天老去,我和哥哥在北京工作很忙,一年到头也回不了两次家,这让我怎么放得下心来?”于梦榭这才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我是担心和你妈在北京处理不好关系,你夹在中间很难做人。”孙悦话语质朴而诚挚:“我妈生我养我,给了我生命;你是陪伴爸爸到老的人,也是我的亲人。我会做到不偏不倚,平分孝心。”孙宝库也在一旁劝说:“娟子又要排练演出,又要打理酒楼生意,怎么忙得过来?作为父母,我们不帮她谁帮她?”于梦榭这才不再坚持。

6月初,岳一枝与于梦榭和孙宝库几乎同时来到北京。于梦榭和孙宝库吃住在酒楼,岳一枝患有高血压和糖尿病,身体不太好,孙悦就在小区附近租了一套两居室,让母亲一家居住。为了避免碰面尴尬,于梦榭和岳一枝心照不宣地错开时间去孙悦家。这样一来,亲生母亲和继母生活在孙悦身边,相安无事。

孝顺的孙悦对待岳一枝和于梦榭不偏不倚,尽量一碗水端平。给母亲送什么礼物,她也要给继母买一份一模一样的;母亲每月的零花钱是多少,继母的也一分不少;平时去外地演出,带回当地的土特产,也是一式两份;岳一枝的娘家人来北京,孙悦不仅热情款待,走时还打发对方路费。于梦榭的亲戚来北京,也享受同等待遇。

按说,孙悦的所作所为无可挑剔,但时间一长,岳一枝渐渐有些不舒服:自己与孙宝库分手时,女儿已经17岁,是自己含辛茹苦将女儿拉扯大,她完全可以心安理得地享受女儿的孝顺;然而于梦榭是在孙悦长大后才进孙家门的,对孙悦根本没有养育之恩,她凭什么也享受女儿同样的关爱?

因为心里有了疙瘩,岳一枝对于梦榭的态度渐次起了变化。来北京前,岳一枝与于梦榭见过两次面,两个女人坐在一起说话做事礼貌而客气;而现在,岳一枝开始不把于梦榭放在眼里。这年中秋节,孙悦第一次将母亲和继母接到家里一起吃团圆饭。于梦榭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忙碌,岳一枝象征性地打打下手。见于梦榭像在自己家里一样随便,没有半点拘谨,岳一枝心里很不爽:这是自己女儿的家,于梦榭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从那以后,孙悦尽量避免让两个妈妈见面,但岳一枝经常会在女儿面前说起,自己培养女儿如何不容易,女儿对她好理所当然;于梦榭是秋后摘桃,与孙宝库结婚是来孙家享福。每次孙悦都悉心劝慰母亲,但岳一枝不仅没有改变对于梦榭的看法,反而埋怨女儿胳膊肘向外扭,分不清谁是亲人谁是外人。这让孙悦内心隐忧丛生……

一晃到了2005年,孙悦已经年满33岁,个人问题一直悬而未决。岳一枝担心女儿年龄一天天增大,日后择偶面越来越窄,免不了唠唠叨叨。这年5月,岳一枝又提及女儿的个人问题,孙悦不耐烦地回击母亲:“妈,其实我比你心里还急,已经够烦了,你就别给我添乱了!”岳一枝委屈万分:“我关心你有错吗?哪个亲生母亲不盼望女儿早日成家?”

见孙悦与岳一枝争得不可开交,于梦榭将岳一枝拉到一边,和风细雨地安慰道:“娟子的个人问题急不得,我们不能给她压力。再说,33岁在演艺圈年龄根本不算大。爱情讲究机缘,只有合适的时间遇到合适的人,才能结婚。”

岳一枝本就对于梦榭有成见,与她理论起来。孙悦好不容易才让两个母亲平息下来。一边是亲妈,一边是继母,两个女人都是自己身边的亲人,孙悦谁也不能偏袒,可日后该如何平衡她们之间的关系?这让孙悦左右为难……

明星女儿做纽带,亲妈继母情同姐妹

因为岳一枝的挤兑,于梦榭的心情变得沉重而压抑。会计工作最忌讳分心,于梦榭在管理财务时连连出错。这年5月,于梦榭难过地对孙悦说:“我和你爸还是回去吧,免得大家在一起不愉快。我知道,你夹在我和你妈之间也很难做人。”孙悦能理解继母的心情,为难地说:“你和爸爸走了,谁帮我管理酒楼?这么一大摊子,没有自己贴心的人怎么行?”

来北京一年多,于梦榭见证了孙悦的忙碌,她一个月在家里待不了3天,常常上午还在石家庄,下午就已经到合肥。就是在北京,她也有应接不暇的演出、采访和应酬,每天常常要到凌晨一两点才能入睡。外人都以为孙悦风光,只有于梦榭才真切体会到,孙悦风光背后隐藏着多少苦和累。她不忍心再给继女出难题,勉强答应留了下来。

虽然于梦榭与岳一枝的风波暂时平息,但孙悦清醒地意识到,如果继母和亲生母亲心存芥蒂,任矛盾激化,到时她真不知该如何收场!继母和亲生母亲原本是不相干的两个女人,是自己和父亲让她们产生了关系。作为她们共同的亲人,自己有责任和义务做亲情纽带,修复两位母亲之间的感情裂痕,让她们和睦相处。

当天晚上,孙悦来到岳一枝的住处,动情地对母亲说:“妈,于姨虽然是我的继母,但她把我当亲生女看待,我在感情上也把她当亲妈。在我心目中,你们两个人的位置同等重要。你也知道,如果不是于姨没日没夜地照顾父亲、管理酒楼,我不知道要承担多重的负荷,我在心底感激她。妈,我希望你以后不要戴着有色眼镜看她。”孙悦的话客观在理,岳一枝无可辩驳。

孙悦知道,人的感情都是在频繁交往中培养起来的,要是母亲与继母老死不相往来,她们心头的隔阂永远也没有机会消除。见母亲有所触动,孙悦认真地对她说:“妈,爸爸和于姨年纪大了,管理酒楼很累,你能否和他们共同打理酒楼的生意?”这时,岳一枝的病情已大为缓解,想到这些年来,自己一直袖手旁观,她觉得自己该为女儿出份力了。沉思片刻,她一口应承下来。

岳一枝去平安天悦酒楼上班前夕,孙悦耐心叮嘱于梦榭:“于姨,我妈要是发牢骚,你别和她计较好吗?她工作上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你就多指点她。你的好我都记在心里,我会感激你一辈子!”有如此宽容懂事的继女,于梦榭还有什么不能释怀的?她真诚地告诉孙悦:“你放心,我不会再让你为难。”

岳一枝进入平安天悦酒楼后,刚开始还有意无意地说风凉话,给于梦榭泼冷水。于梦榭不仅不争辩,反而对她笑脸相迎。渐渐的,岳一枝见证了于梦榭的艰难与付出:每天早晨6点她就准时起床,和后厨管理员去20多公里外的批发市场买菜,晚上12点酒店打烊了,服务员都回宿舍睡觉了,于梦榭还得一笔笔盘点结账,累得腰酸背痛也不叫一声苦。岳一枝粗略算了算,于梦榭每天只能睡5个多小时,她这样做全都是为了女儿,为了孙家呀!这样想着,岳一枝心底的怨气消散了一大半。

2005年9月,在朋友的介绍下,孙悦认识了京城有名的IT精英吴飞舟。因为两个人都是白手起家,为人都大气率真,很快擦出了爱的火花。这年12月,孙悦将吴飞舟带回家拜访两个妈妈,吴飞舟在孙悦的授意下,按照东北风俗,给两位准岳母每人包了一个2000元的红包。吴飞舟离开后,孙悦征求两位妈妈的意见,于梦榭实话实说:“小吴儒雅帅气,文质彬彬,一看就很有教养,应该是个可靠的男人。我觉得娟子就把他当结婚对象吧。”于梦榭的话说到了岳一枝的心里,她告诉女儿:“我的想法和你于姨一样,娟子你也不小了,赶紧将婚事办了吧。”两位母亲七嘴八舌地议论起孙悦的婚礼来,因为都是真心实意为孙悦着想,她们的意见和想法大体趋同。

2006年6月18日,孙悦和吴飞舟在平安天悦酒楼举行简朴的婚礼。于梦榭和岳一枝盛装出席,两人胸前都佩戴标有“母亲”字样的胸花,满脸甜蜜地看着孙悦身披洁白的婚纱,依偎在吴飞舟的胸前。轮到给长辈敬酒环节,孙悦左手牵着于梦榭,右手拉着岳一枝,然后将两位母亲的手叠在一起,郑重地给她们敬酒:“于姨、妈,你们都是我和飞舟最亲的人,我们会一辈子孝敬你们,让你们的晚年幸福安康。”于梦榭和岳一枝被孙悦的真情感动,两人都眼含泪花。

婚礼结束后,岳一枝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回想这些年来自己对于梦榭的排挤与冷淡,不仅给予梦榭带来了烦恼,也让女儿压力重重。作为亲生母亲,自己应该为女儿排忧解难,爱女儿所爱的人,接纳女儿所接纳的人!明白这些,岳一枝愧疚万分,真诚地向于梦榭检讨自己的不是:“于姐,我这些年做得不好,希望你别放在心上。”于梦榭紧紧握住岳一枝的手:“我也有不对的地方,请你多包涵。”两位母亲的心紧贴在一起……

2007年5月2日,孙悦在北京妇幼保健医院剖腹产下一个5.7斤的健康男婴,她和丈夫给儿子取名吴迪。孩子降生那一刻,于梦榭和岳一枝围在孙悦母子身边,于梦榭擂了岳一枝一拳:“现在我是迪迪的大外婆,你是二外婆!”岳一枝在外孙额头上亲了一下,笑呵呵地说:“你以后可不能对两个外婆偏心,因为两个外婆都一样爱你!”看着两个妈妈亲密无间地打趣,产后的孙悦惨白疲惫的脸上浮现出幸福笑容。

一个星期后,孙悦母子平安出院回家。两位母亲做了分工:于梦榭负责给孙悦做营养均衡的“月子饭”,岳一枝照顾襁褓中的外孙。两位母亲暂时放下酒楼的工作,一心一意在家里为孙悦母子服务。孙悦坚持母乳喂养,为了刺激孙悦的食欲,于梦榭自己创新了豆浆煲鲫鱼、酒酿煮鸡蛋、柠檬汁炖鸡等富含维生素的菜肴。在继母营养餐的滋润下,孙悦不仅奶水丰饶,而且皮肤红润光滑,十足一个漂亮的幸福妈妈。

岳一枝照顾外孙的工作一点也不轻松。她给孩子洗澡、换尿片,坚持每晚带他睡觉。为了让孩子健康发育,吴迪3个月时,岳一枝就对照书本手把手地教他做婴儿操,并亲昵地挠他的腋窝、脚踝,孩子还不到半岁,就会发出咯咯的笑声。孩子满1岁后,岳一枝和于梦榭就给孩子做蔬菜水果泥,教他背《三字经》。在两个外婆的精心照顾下,吴迪比同龄孩子智力发育早,身体也皮实健康。

2008年5月,孙悦注册了北京宇悦无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她担任董事长,公司签约中国、韩国多名歌手,业务涉及经纪、演出、制作等领域。因为有两位妈妈为自己营造稳固的后方,孙悦将全部精力和激情投身事业,仅仅两年时间公司就盈利500多万元。

与此同时,她还推出了自己的个人专辑《平凡的幸福》、《变》,成为唯一一位同时登上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和闭幕式的女歌手,并两次担任央视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流行组的评委。早在1992年,孙悦就在电视剧《年轮》中出演重要角色,2010年3月,她再次“触电”,在央视投拍的历史大戏《孙子大传》出演女主角“楚国公主”,全方位发展自己的事业。

孙悦的付出与疲惫,于梦榭和岳一枝都看在眼里,只要女儿一回家,两位妈妈就对她呵护有加。孙悦睡觉有个坏习惯,鞋子一踢倒头就睡,醒来总要绕着床找拖鞋。担心孙悦找鞋穿脚丫受凉,每次孙悦一睡着,两个妈妈就帮她把拖鞋摆在床边她穿鞋的最佳位置。

孙悦遗传了岳一枝“鼻通天”的毛病,气候一干燥,病情就发作,呼吸时气从鼻子窜到眼睛,从眼眶又钻到头部,哪边鼻子通,哪边就头痛欲裂。每当这时,岳一枝就用湿毛巾敷在孙悦的脸上,同时在房间里摆满装满水的瓶瓶罐罐,增加室内空气湿度。这样坚持了近两年,孙悦“鼻通天”的症状大为缓解。

2011年5月初,孙悦应邀担任北京一家电视台的嘉宾,因为活动的主题是讲述温暖的亲情,孙悦特意将两位妈妈带到现场。母女三人第一次在公众场合露面,孙悦激动地向观众介绍她的两位妈妈:“我是一个幸福的女儿,因为我同时享受双份母爱。有这么好的两位妈妈,实在是上天赐给我的幸福!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我们家里天天上演一台和谐温馨、永不落幕的喜剧!”说完,孙悦和于梦榭、岳一枝紧紧拥抱,三个女人眼里都泪光闪烁……

-END-

原创不易,抄袭必究!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