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撞倒我妈后将她送医院,哪知一见费用单他却变脸

2021-09-26 11:20:51 眠于流年

【本文节选自《好人难为:被撞到的老人》,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1

最近,沈河摊上事了。

自己的母亲那天上街买菜,穿过一个人来人往的小巷,刚拐过一个弯,一个小伙子骑着车迎面就撞了上来。母亲年龄大了,反应不及,小伙子可能也没来得及刹住车,车轱辘直接撞到老人的膝盖上,母亲疼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小伙子本来还算厚道,第一时间把母亲送到了医院,很及时地给沈河打了电话:“您是沈河先生吗?您母亲被自行车撞了,现在在医院。”

沈河急匆匆地赶到了医院,按照之前约定的位置,找到了打电话的小伙子,这个小伙子把沈河领到了相应的病房,只是他在门口等着,沈河急匆匆地进去了。

母亲说是轻微骨折,不碍事,沈河这才松了一口气。沈河听着母亲讲明白事情原委之后,也没怎么责怪小伙子,反倒发自内心佩服他能主动承担责任。母亲看来也很开心,一个劲地夸这个小伙子:“这小伙子可真厚道啊!”

沈河轻轻点了点头。

母亲忽然抓住他的手,嘱咐道:“这小伙子把我送医院来,这一路上可仔细了,你别为难他,他是个好孩子,我反正也有医保,能报销的就报销吧。”

沈河知道老母亲的心性,一向孝顺的他,也表示了赞同:“这小伙子很有礼貌,态度坦诚,相信他也不是故意的,妈您放心,咱也不会让好人吃亏的。”

老人呵呵一笑,那笑容淳朴,也让沈河心里一动。

2

可是谁也没想到,等沈河交了费,把费用清单递到小伙子手上的时候,这小伙子居然不承认人是他撞的了。

沈河尴尬地笑道:“不是,小伙子,你怎么变脸变得这么快啊?”小伙撞倒我妈后将她送医院,我当他人好,见费用单他却变脸。

本来看上去很憨厚的一个小伙子,现在突然炸了毛一般,在医院里嚷嚷道:“你怎么诬赖好人呢?我好心好意地把老人送到医院里来?反倒成为我的不是了?”

小伙子嚷得声音极大,很快四周就围了一大圈等着看热闹的人。

沈河有点懵,刚刚母亲话中的意思,确实是眼前的年轻人把自己母亲撞了呀。沈河疑惑道:“刚刚在电话里,你不是这么讲的吗?”

小伙子气冲冲地说道:“我哪句话讲到是我撞的了?”

周围人已经开始对着沈河指指点点,沈河也不想误会年轻人,转身进了病房,询问了母亲一番,老人还很错愕地望了沈河一眼,坚定地点了点头:“确实是他撞的,怎么了?”

沈河不想让母亲担忧,随意应付了几句,出门想再劝劝年轻人,但是质疑声一出口,年轻人就怒了,直接怼起来沈河:“你说我撞了老人,你怎么能冤枉好人?如果是我撞的,我还送老人来医院,我不是自投罗网吗?”

这一番话慷慨激昂,引起了围观群众的一番骚动。

“现在这种人可多了。”

“人家好心扶老太太起来,这家人就可着这个好心人坑。这样下去,谁还敢扶老太太啊。”

“现在这世道,好人难为!”

“小伙子,咱讲讲道理,我是很感激你把我母亲送到医院来的,但撞了人的事你总不该否认吧!这一码归一码啊!”

沈河试图说服他,但小伙子只是冷笑道:“您不读书,不看报吗?多少扶老人的都被讹诈了,我只是看着您家老太太慈眉善目的,才出手帮忙,都怪我一时心软,才被讹了。”

“你什么意思啊!”沈河被这小伙子气得无话可说,但是他也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毕竟当时情况复杂,可能是小伙子撞到了没注意到,以为自己被讹诈了,也有可能是母亲岁数大了,小伙子没撞上,她给看错了。

可是沈河不想让母亲担忧,正犹豫该怎么应对,听到外面吵闹的老人颤巍巍地拄着拐出来了,吓得沈河连忙扶住了老人。

3

母亲的伤势不严重,但是暂时也没办法正常走路。老太太一听这小伙子居然说谎,气得老太太抓着拐杖就出来了。

“你这混小子居然说谎!”老太太气得舌头都要打结了,但不料小伙子冷哼一声:“你这是冤枉好人!”

老人正准备反驳,没想到,周围看热闹的人已经开始嘲讽他们了。

“呦,这老太太还能站起来呢,装病都装不下去喽!”

“这小伙子多实诚啊!要是说谎,还能一直留在这里吗?”

“就是,这群骗子啥时候能死光?”

老人一生都备受尊敬,什么时候受过这等侮辱,看着母亲被气得满脸通红,沈河心想,退一步海阔天空,走上前轻声对小伙子说道:“小伙子,我母亲岁数也大了,受不了这种刺激,其实老人有医保,你只要认个错,道个歉,医药费不用你交。”

自己说话声音不大,但周围有人阴阳怪气地说道:“现在说得好听,万一这小伙子服软认了,这医药费不就落他身上了。”

现在沈河和母亲百口莫辩,那小伙子也不想耽搁,说道:“反正人我也送医院了,你们连句感谢都没有,我也不在乎了,不过现在我有事,我得马上离开。”

沈河也被这件事情搞得心烦意燥,又担心母亲身体,本来打算这事就这么结束算了,不料老人的倔脾气上来了,一把拽着小伙子不让他离开,两人眼见就要吵起来。

沈河看见有人在拍照了,生怕事情闹得无法收场,也就试图拽走小伙子,但是小伙子还是大声嚷嚷着:“你凭什么说我撞了你,你有证据吗?”

正在气头上的老人怒道:“要不是你撞了我,你为什么送我进医院来!”

这句话一说出来,引得现场一片哗然。

“你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有人怒道。

年轻人摆摆手:“这件事,我已经仁至义尽了,我真的有急事,现在必须走。你要是不服,你就报警吧。”

沈河气得胸口起伏不定,吼道:“我这就报警!天下没有王法了吗?”

但是扭头却看到老人嘴唇翕动着,母亲拽着他的袖子,示意他不要再争执了。

沈河叹了口气,他不想把事情闹大了,办了手续推着轮椅就离开了这家医院。老人气得浑身颤抖,临走前还被一个刚刚围观的陌生人啐了一口:“碰瓷的无赖。”

老人偷偷抹了一把泪水。

4

沈河回去就报了警,反正也有年轻人的手机号。

但是没想到那个巷口没有监控,老人的伤主要是自己摔的,从伤口也判断不出来,而且找目击证人也有些困难,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卖炸糕的小贩,证词却是:“只看到小伙子把老人扶起来了。”

本来这件事沈河打算自己认栽了,但是没想到过了几天,他居然在新闻上看到了几个熟悉的人影,视频晃荡得厉害,但沈河仔细看了一会儿,心里一惊,手机险些摔到地上,这不就是自己和母亲吗?但摇晃的镜头里却没有那个年轻人的身影,看来是当时围观群众拍到的视频。

母亲那句“要不是你撞了我,你为什么送我进医院来”,彻底惹了众怒。

“呵,这都什么世道了。”

“瞅瞅这母子两人,真丑,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

沈河看着视频下面不忍直视的评论,只觉得气血涌上了头顶,他快速敲击着键盘,回复道:“你们了解事情的真相吗?怎么就这么肯定老人是碰瓷的?老人说得是气话也有可能啊!”

不到一分钟,疯狂的回复就纷纷而至。

“呦,你知道真相,你不会就是碰瓷的吧,专碰好人的瓷。也是,坏蛋你也不敢惹啊。”

沈河隔着手机屏幕,都能感受到对面那个人的阴阳怪气,沈河气不打一处来,回复道:“您了解事情经过吗?那靠着什么来辨别好人坏人?”

隔了不久,匿名的评论者就回复道:“你见过哪个好人,能说出这种话来?”

这句质疑,噎得沈河无话可说。

他深深叹了口气,事情到了如此一步,要怪,也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好吧。

5

老人还是知道了视频的事,本来状况不严重的母亲反而气病了,沈河无法,只能停下几天的活,在家照顾老娘。

但让沈河没想到的是,更严重的事发生了,沈河经营着几家店铺,这事一经传播,影响很坏,有些网友找出了沈河店铺的名字。

偏偏那个路口没有监控,沈河无法自证清白。连着几天店铺生意不行,多亏了一些知道沈河底细的老朋友拆借资金,才帮助沈河渡过了难关。

这件事没瞒过母亲,老太太哭得厉害,自责道:“都怪我说了那句话。可是我也没老糊涂啊,他确实撞了我啊,我都没打算让他赔医药费啊!你说说,这十里八乡的,谁不说我沈家是大好人啊!现在怎么就变成碰瓷的了呢!我缺那点钱嘛!”

沈河安慰道:“不怪您,要怪就怪这世道,好人难为啊!”

6

几个月以后,沈河因为生意去外地出差,可能是否极泰来,这次的生意谈得极为顺利。更加难得的是,沈河这次在外地还意外碰到了小时候的一个朋友赵权,两人多年未见,高兴之余自然聚在一起,小酌一杯。

酒后不能开车,也懒得找代驾,两个中年男人就在大街上慢悠悠地走了回去。朋友赵权执意要把沈河送回旅店,路上两人也能多聊一会儿。

人到中年,自然别有一番人生况味。许久不见的两人天南海北地聊着,有年轻时的美好,成家之后的幸福与艰难,对生活的无力,还偶尔夹杂一些对世界格局纵横捭阖的猜想。畅聊许久,终于都化作了一声长叹。

赵权沉吟许久,才终于悠悠问沈河一句:“之前你是不是上了新闻?”

沈河愣了片刻,垂下了头轻轻叹了一口气。

“那个年轻人真的撞了我母亲,权儿,你还不知道我吗?我虽然不富裕,但也不缺那点,也不至于让我老母亲拿着生命危险去赚钱吧!”

赵权摆摆手:“你看你说的,我能不相信你的为人吗?可是现在,投机取巧的人太多,害得现在的人都警觉了好多,不但会怀疑原本善良的人,就连这份警觉,都会被有心人利用啊。”

沈河不说话,正在琢磨赵权这番话的意思,忽然,一声尖锐的摩托刹车声打断了他的思绪,随后又传来几声苍老的哀鸣。

夜色中,昏暗的路灯光芒只留下一个匆匆离开的骑车背影,有些路人已经好奇地围了过去,但又很快散开了,沈河和赵权也好奇地看了看,只见一个老人坐在地上,伸着手在努力寻求帮助。

“你们谁能扶我一把啊……”老人哀求着,有些人远远看着,似乎是动了恻隐之心,可大多带着愧疚地摇了摇头,默默离开了。

赵权攥紧了拳头,本欲走上前去,被沈河一把拽住了:“你疯了!”

赵权想推开沈河的手,但沈河的手还是牢牢抓着。

但赵权眼中忽然闪现了悲伤的神色:“没有那么多混蛋的。”

“就算好人多,可是你怎么知道,遇到的这个是好是坏?”沈河脑子里浮现出那个年轻人的身影,他自己又何曾不是以为,这个人看上去老实诚恳呢?

赵权还是默默走了过去,并没有直接扶老人起来,而是询问了一番老人的家人的联系方式,打了几个电话都无人接听,就先发了个短信过去,随后报了警,还叫了救护车。

沈河远远看着老友做完这一切,可是赵权依旧没有离去,挡在卧倒的老人前面,摇摆着手臂。

沈河这才明白赵权的意思,赶忙也走到老人面前,跟着他一起摆手,示意着过来的车不要撞到老人。沈河觉得两个人在夜色中如此,既有些可笑,也有些英雄主义一般的凄凉。沈河叹了一口气:“我还以为你人傻胆大。”

“怎么可能?”赵权苦笑道:“我有家人,我总不能为了逞好人把家人耽搁了吧。”

可是沈河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从赵权眼睛里看到若隐若现的泪水。

“你怎么了?还哭了。”沈河调侃着,但是赵权只是轻轻拭去了泪水。

这时,赵权手机响了,他赶忙接了起来,对面那个人冷冰冰地问道:“我母亲被你撞的?”

赵权气不打一处来,怒道:“你是不识字吗?我短信写得多清楚啊,你要不要来听听你母亲说话?”

赵权把手机靠到了老人嘴边,老人轻声说道:“这是好人,撞我的人跑了,儿啊。”

“怎么样?”赵权拿起手机,反问对面的人。

那人沉默了,片刻之后才说道:“我马上赶过去。”说罢就挂掉了电话。

沈河看着赵权变白的脸,试探着问道:“连句道歉都没有吗?”

赵权不说话,只是沉默着继续向前面闪烁的车灯摆手示意。许久,他才轻轻说道:“我们仁至义尽就好了,至少无愧于心。”

7

隔了片刻,救护车到了,沈河和赵权也跟着去了医院,在救护车上,赵权看着老人一脸痛苦的神色,贴着沈河耳边轻轻说道:“看着她,我想起我自己的母亲了……”

赵权的声音已经开始哽咽,“当时,她心脏病突发,倒在地上,向周围人哀求了很久,可是没一个人前来帮忙,我就想,一个老人寒冬腊月倒在冰凉的雪地上,叫天天不应,一个人孤零零地等着别人的帮助……”

沈河知道赵权母亲去世的事情,当时他也参加了葬礼,可当时赵权并未告诉沈河这件事情,沈河轻轻抚摸着赵权的肩头,安慰道:“权儿……”沈河的喉结上下移动着,可劝慰的话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他能说什么,世上好人多,好人有好报吗?可现实并非如此,还狠狠打了好人的脸。

可他也不能去责备这些路人,再善良也不能赌上自己一家的积蓄去救人吧。小伙撞倒我妈后将她送医院,哪知一见费用单他却变脸。

“我就想着,我不能任由老人就这么待在街上,万一来的车没看见呢?我不能让别人也尝一次我的悲伤了。”

赵权静静说着这些话,异常的平静似乎是被时光轻轻烫平的忧伤。身在痛苦中的老人听到了两人声音不大的交谈,一只粗糙的手轻轻覆上了赵权的手,老人安慰道:“孩子,谢谢你,你放心,我懂得好人的心。”

赵权轻轻拍了拍老人皲裂粗糙的手,轻轻“嗯”了一声。

8

终于到了医院,赵权和沈河在老人一旁等着救治,没想到医院附近出了一场车祸,重伤者比较多,医生护士有点忙不过来。老人的状况不是很严重,只能先等着。赵权又把医院位置给老人儿子发了过去,又等了好大一会儿,老人儿子总算赶到了。

年轻人看到老人没事,松了口气。赵权走上前本来打算把事情细节和这年轻人说一说,也把医院的缴费单塞到了他的手里,但年轻人退后一步,并没有接过缴费单,反而满是怀疑地打量着赵权。

旁边的沈河本来在照顾老人的状况,现在他瞅到了年轻人的脸,不由得怒火中烧,世界可真小,这不就是之前撞了自己母亲的那个小伙子吗?

年轻人似乎感觉到有灼热的目光投射到自己脸上,讶异中,顺着目光看到了一脸怒色的沈河。

年轻人的脸“唰”地白了,疑惑的赵权转头看了看自己的朋友,还没明白发生什么的时候,年轻人的脸色转瞬就恢复了。这小伙子冷笑道:“你撞了我母亲,还好意思和我要钱吗?”

“小宇!”老人扬声想打断儿子的话,但年轻人反倒更加咄咄逼人,手指着沈河说道:“大家快看看,这个人之前被新闻曝出来过,讹诈扶老人的人!这次,他们肯定是一伙的!”

这话一说出,旁边等待了许久的轻微症的患者和家属有些围了过来,这众多象征着所谓正义的目光,却仿佛刀子一般扎向了沈河和赵权。

“这个人,好像真的是新闻里那个人!”

“他妈还说什么,要是没撞为啥把人送医院。”

“哎呦,不是好人,这次说不定也是自己撞了来这里赖账了。”

经历过之前事情的沈河,不自觉地退了几步,赵权此时却毫不畏惧,冷冷看着这年轻人的表演。

呆在轮椅上的老人脸羞得通红,大声说道:“孩儿,这两位是好人,是他们把我送医院的!”

年轻人“哼”了一声,悠悠说道:“你们一伙之前做了那种事,就不是好人,指不定自己撞的,跑远了再返回来,就能洗清嫌疑了。再说,你们两个喝酒了吧,晕晕乎乎的,可能自己撞了都不知道。就算是你们送来的,要是被你们不慎弄得错位骨折了呢?我妈可能本来就没事的。”

沈河早就领教过年轻人的手段,但没想到他居然如此不要脸。

赵权淡淡说道:“你放心,我们只是叫了救护车,根本没动老人,全是专业的医护人员做的,只是看在老人前面防止你妈被车撞了。而且我们压根就没开车,那个路口也有监控,你不信自己去调查,对了,我也报警了,等警察来吧。”

赵权的话底气充足,有理有据,也引得周围人一阵议论纷纷,面对着别人的指指点点,老人实在无法忍受。本来念在是自己儿子,只是想多留点面子,但她也没想到儿子居然能说出这种昧良心的话来,老人挣扎着起身,狠狠给了自己儿子一个响亮的耳光。

一时间,所有人都愣住了。

年轻人不可思议地望着母亲,略带委屈地叫了一声:“妈!”

“我不是你妈!”老人情绪激动,怒道:“你是看着我一个人死在马路上,你才高兴是不是!”

“你说什么呢!”年轻人极力辩解,老人打断了他:“好不容易有个人愿意把我送医院,你今天讹了这笔钱,下次呢?我再摔到路上,一个人也不愿意帮我一把了!外面黑乎乎的,一辆车没看见,直接碾过来,我惨死街头,你就开心了,是吧?”

年轻人捂着脸,默默低下了头。

围观人群开始对年轻人窃窃私语,沈河看着失魂落魄的他,轻轻摇了摇头。

9

等着警察来了,赵权和年轻人被带到了交通队,这件事得到了顺利的解决。摄像头清清楚楚地录下了所有的过程,一切都如赵权所说的一样。年轻人气急败坏地离开了警局,可走之前连句“谢谢”都没留下。

沈河拍了拍赵权的肩膀,笑道:“怎么样?后悔吗?”

“后悔什么?”赵权不动声色地说道,“这小子不是东西,可我救的人,又不是他。而且,这小子话里话外,怎么好像和你有点过节?”

沈河淡淡说道:“这就是上次新闻里,那个没出镜的撞了我母亲的小伙子。”

赵权望着年轻人离去的背影,咬了咬牙,也没说什么。

只是几天之后,赵权告诉沈河,这个年轻人打来了电话,居然给自己道歉了,还说要约自己吃饭,不过被赵权拒绝了。

“这年轻人的语气很是不情愿,估计是被他母亲催促的。”

两人无奈一笑。

赵权告诉沈河,那个年轻人已经开始各种求自己出来作证,说舆论的扩大已经让他失去了工作,求赵权能帮一帮他,可是赵权没搭理他。

“他活该!”赵权狠狠说道。

年轻人终究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可是其中让太多无辜的人感到害怕和无助。

沈河倒是没有感受到大快人心的酣畅淋漓,他只是想起赵权的母亲,老人伸出一只苍老的手,祈求着路人的帮助,可是她不知道她面对的冷漠,却是一片因害怕而愧疚的心。

赵权做得真好,帮助了别人,又巧妙地保护了自己。

正在遐想之中,母亲从外面回来了,今天看来十分高兴。老人眉飞色舞地说道:“今天有个摩托车骑得飞快,从我身边过去,吓得我差点摔倒,多亏一个孩子拽了我一把,我正想感谢,这个孩子嗖一下就跑远了。”

老人此时抚摸了一下有些发酸的膝盖,慢慢坐了下去,感叹了一声:“还是好人多啊!”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