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大师兄闫云达高调复出,德云社有人该睡不着觉了吧?

2021-09-25 21:29:02 相声皇后

9月22日,德云社前任大师兄闫云达(现用原名闫宗海),在社交媒体高调宣布复出,新创听海阁相声会馆,并正式开启售票,预计将于9月30日正式演出。

从2018年4月23日宣布退出德云社,到9月22日宣布复出,恰好是41个月,而闫宗海生于1981年,今年恰好是41岁,这也许是命中注定的一个轮回。退出与复出,都是冥冥之中的定数。

听海阁相声会馆选址于北京珠市口东大街346号,距离天桥德云社仅约1.2公里。

闫云达曾经距离郭德纲很近,但是心理上很远。他是名正言顺的大师兄,德云二队的队长,德云三宝成员,是新生代演员中的佼佼者之一。郭德纲曾经捧过他,给了不少机会,并寄予厚望。但是,师徒二人的心理并不十分亲近,不仅与烧饼、孔云龙等儿徒没得比,与爱徒栾云平没得比,就是与新晋小角儿孟鹤堂、张鹤伦也没得比。

从个性上来讲,闫云达并不是特别放得开的人;虽然他曾经在舞台上信口开河,什么都敢说,但是下台以后,他的内心有一点倔强,也有一点傲气。让他低头求人很难,溜须拍马也很难。可以说,闫云达在心理上是一个清高的人,一直没有彻底融入郭德纲的核心圈子,处于若即若离的状态。

闫云达当初的退出有一点悲壮的意味,对于名利没有一丝一毫的留念,将艺名、醒木、手绢和扇子等物全部舍弃,从此可见,他真的是一个清高的人;至少比曹云金、何沄伟等人强得多……

现在的闫宗海高调复出,依然还是那个清高的人吗?可能是,也可能不是。

可能是,因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让一个自命清高的人彻底放下自尊是很难的。在德云社大师兄这一名号捆绑的众多利益面前,闫云达能够毅然决然地退出,说明那时的他并不想因为名利而放弃自我;今天他可能也不会。

可能不是,是因为今天的闫宗海不仅仅是一个相声演员,而是听海阁的老板。他不再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独行者,而是舞台上的底角儿,要为一群人的饭碗负责,压力无疑要大得多。

任何一个人在巨大的压力面前,都可能丧失底线。如果听海阁在度过最初的新鲜感以后,票房没有起色,面临入不敷出的局面,闫宗海能怎么办?

这是有前车之鉴的,看看曹云金、何沄伟等人,在需要关注的时候,他们是怎么做的?郭德纲和德云社是退出者的流量密码,正应了郭德纲那句“骂一句郭德纲大红大紫……”

闫宗海根本不需要骂郭德纲,只需在台上台下有意无意地暗示一下过去的事,比如退出的原因、相关的传言或者黑料,都能够轻易收割一大波流量。

曾经的闫云达也许不屑于这么做,但是现在的闫宗海说不准。商场如战场,在生死存亡的时刻,我相信这会是他压箱底的自救武器。

现在的闫宗海,地理距离郭德纲还是很近,但是心理上已不可避免地走向对立面。诚如郭德纲所言,“同行之间才是赤裸裸的仇恨”,而郭德纲与闫宗海这对师徒,现在是货真价实的同行;虽然在体量上,闫宗海不值一提,但是在心理上,郭德纲必然要保持关注。

如果闫宗海还是曾经的那个清高汉子,不提德云社一字一句,将往事彻底烂在心里,那郭德纲或许会在心里敬他三分,并维持井水不犯河水的原则,相安无事。如果闫宗海无法免俗,也要蹭一把德云社的流量,那郭德纲势必会像对待曹云金、何沄伟等人一样,在舆论上给予压制,不给他任何翻身的机会。

郭德纲虽然不至于睡不着觉,但是心里终归要“咯噔”一下,思绪万千。真正要睡不着的,恐怕是处于舆论漩涡中的孟鹤堂。过往的种种传言,都传得有鼻子有眼儿,虽然错不在他,但终究不是件光彩的事儿。如果闫宗海彻底消失在公众视线,那么往事也就随风而逝了;但是现在闫宗海高调复出,就是孟鹤堂的一块心病,万一他说出点什么不该说的事儿来,或多或少是个麻烦。

相声界是个大江湖,德云社是个小江湖;江湖之内风起云涌,从未消停过。《德云斗笑社》的热播让我们见证了角儿们的相亲相爱,但是这并不代表德云社的全部,也许一场宫斗戏的后续,正在悄悄酝酿……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