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命值多少钱?53颗黄豆

2021-09-26 10:00:12 汉周读书

文/林岩

01

清朝时,有个农民叫张翔鹄,原配妻子早亡,多年来一直单着,后经人撮合,续娶了邻村赵家的女儿赵氏

赵氏性情暴躁,过了门之后,经常无理取闹。

张翔鹄生性老实,管不了妻子,于是赵氏更加肆无忌惮,整急眼了就跑回娘家,最终只能是张翔鹄服软,去把妻子哄回来。

乾隆四十六年春二月,赵氏和丈夫大吵一顿,又一次跑回娘家。

赵氏在娘家无事可做,就去邻居窦氏家闲聊。

俩人唠得正起劲儿,邻居柳氏、安氏也来凑热闹。

聊着聊着,窦氏说:“闲着也是闲着,咱们一起玩牌九怎么样?”

其他几人纷纷赞同。

但她们都没带现钱,便商议以黄豆做筹码,等玩完了回家取钱抵账。

02

玩着玩着,赵氏连连惨败。

规定时间结束,赵氏一共输了五十三颗黄豆,每颗黄豆抵十文钱,折合成现金就是五百三十文钱。

赵氏本就心情不好,如今又输了钱,便愈加恼火。

但又不能赖账,于是只能说先欠着。

几个赢家不答应,纷纷来讨债,赵氏只好返回自己家,想趁着丈夫不在家,就偷偷取出丈夫积攒的五钱银子还赌债。

不成想刚拿完银子,就被丈夫张翔鹄给撞上了。

赵氏心中有鬼,神色慌张。

张翔鹄一看妻子脸色就知道有事情瞒着自己,于是就问她:“慌慌张张的干嘛?”

赵氏极力掩饰说:“没有啊!我就是想去娘家住几天而已。”

张翔鹄发现妻子有意无意用手捂着怀里,于是上前一通搜查,果然发现了藏着的五钱银子。

张翔鹄很生气:“你个败家娘们儿,拿了钱要去做啥?”

赵氏眼见露馅了,只好承认说自己在娘家和邻居赌输了,要拿银子去还债。

张翔鹄本就对妻子不满,这下抓了现行儿,更加生气:“你个败家娘们儿,不守妇道,居然还学会赌钱了?”

张翔鹄拉着妻子不让她走,赵氏忽然跌坐着地上,撒泼打滚儿嗷嗷叫,把邻居都引来看热闹了。

张翔鹄恼羞成怒,扯着妻子赵氏进了屋,将大门紧锁,把妻子关了起来。

之后余怒未消的张翔鹄出门直奔岳母家,向岳母赵张氏说了前因后果,让赵家出面,把女儿领回家。

赵张氏来到了女婿家,训斥女儿不守妇道,给娘家人丢脸。

03

不成想这赵氏根本不理解母亲的良苦用心,又故技重施,一哭二闹三上吊,谁也说不服她。

赵张氏见说不服女儿,就转而劝说女婿:“这女娃打小儿被宠坏了,耍起脾气天王老子都没辙啊!你就别跟她一般见识了,好好过日子吧,以后我多加管教,她一定会有所收敛的。”

张翔鹄眼见岳母也没了主意,无奈叹了一口气,送走了岳母。

谁知过了几天,赵氏依旧不依不饶的吵闹,张翔鹄忍无可忍,再一次去了岳母家,让岳母这一次无论如何把赵氏领回家。

岳母赵张氏不得不又一次跟着女婿来到家中,此刻,赵氏吵累了,正在呼呼大睡。

赵张氏想到:女儿接连三次改嫁,两次被休,若是这一次又被休了,这老赵家可就没脸见人了。

赵张氏越想越生气,私下对女婿说:“这个不孝的死妮子,留着她也是个祸害,不如弄死她算了,省得败坏家风,辱没家门!”

张翔鹄正愁无法摆脱妻子的死缠烂打,此刻巴不得除掉这个泼妇。

岳母的这个提议正合他心意,两人对视一下,心领神会,随后走向了熟睡的赵氏。

04

张翔鹄找来一根绳索,套在赵氏的脖子上,和岳母两人分头使劲儿。

可怜这赵氏尚在睡梦中,转眼就过了奈何桥。

张赵氏见女儿咽了气,忽然间惊慌失措,丢下女婿逃了。

张翔鹄望着尸体发愣,岳母跑掉后,他更加慌张,只好找来堂叔张某,商议如何处理尸体。

张某是个杀猪匠,望着眼前一幕,阴沉着脸不说话。

好半天,张屠户返回家中,取来斧头、剃刀,随即将尸体残忍地肢解了。

之后张翔鹄将尸体骨架悄悄转移出门,找了个埋了起来,可这一行为被邻居某甲看到了。

张氏叔侄俩人商议:若是有人追问赵氏的下落,就说是被野兽给叼走了。

张屠户除了杀猪,还经营着一个熟食铺子,他将尸体剁成碎块,掺入猪肉中煮了,准备第二天拿到铺子卖掉,这样一来就天衣无缝了。

这张家肉铺原本生意不错,谁知一连三天都无人光顾。

张屠户担心不已,捱到了第四天的晌午时分,小铺总算是等来了一位客人。

这位客人点了一些熟食,开始自斟自饮。

客人吃着吃着,忽然发现熟食中有异样,于是悄悄包起一块骨头藏入怀中,而后叫来伙计,结账离开了小铺,然后直奔衙门。

不一会儿,几个捕快上门,将张屠户抓了起来。

捕快将张屠户带入县衙大堂,知县梁启端升堂问案。

梁知县命仵作检查那些熟食,发现其中掺杂了大量的人肉。

梁知县脸色铁青,也不审问张屠户,当堂下令大刑伺候。

大堂两侧的两班衙役虎狼般围拢过来,三下五除二,大棒子上下翻飞,打得张屠户哀嚎不已。

05

张屠户受不过酷刑折磨,很快供出了案情经过。

梁知县命捕快将张翔鹄及其岳母赵张氏带入大堂,两人一开始还想抵赖,异口同声说凶手就是张屠户。

这时,张家的邻居某甲来到县衙,举报说有一天他看到张翔鹄在夜里偷偷摸摸埋东西。

梁知县立即派人来到了张翔鹄的埋尸地点,一挖就发现了一具残破的骨架。

梁知县命人将骨架带到大堂,张翔鹄和张赵氏望着白森森的人骨,瘫坐在地上,招认了杀人的经过。

最后梁知县判处:张屠户断掉双手,此后终生不得涉足屠宰、熟食加工行业,张翔鹄和岳母赵张氏斩首示众,以儆效尤。

为了区区53颗黄豆、530文钱,丈母娘竟然联合女婿勒死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可悲可叹。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