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力挺许敏:杜新枝年龄被改6岁,当天该打的针被拖半个月

2021-09-24 14:56:00 时态

前言

错换人生28年,二审已经过去了好几天时间,9月18日从早上9点到晚上22点,许敏杜新枝在庭审上激战13个小时。许敏与辩护律师提出了很多疑点和关键问题,都被杜新枝躲闪和化解,对于一些敏感问题她说让去看官宣,自己现在多说无益。郭希宽和郭希志的关系,相关部门已经查族谱调查清楚了,两个人没有什么关系,而且和这个案件也没有太大关系,由于案件的复杂性,在当天并没有进行公开宣判。又给这个案件的判决充满了悬疑。

庭审结束之后,迎来了中秋节小长假。郭希宽和杜新枝长舒一口气,对一些问题没有必要去回应。当天淮河医院四位关键证人出庭作证,他们就是认定这个就是错换,许敏说的那些话压根就是站不住脚,杜新枝对于一些问题,始终认为没有必要去回应。

解释不清楚的敏感问题,她没有正面回答问题。或许杜新枝已经明白了,自己说得越多就错越多,在认亲初期时候,很多问题自相矛盾,她所表现出来的态度,让自己在整个事件里面遭受着网暴。这让她选择沉默,不再回应网上纷纷扰扰的舆论。

许敏始终认为自己的孩子被人偷换,后面在辩护律师提醒下,改成了非人为不可能完成互换。许敏哥哥则没有那样好说话,多次发文声援妹妹,1992年妹妹生完小孩之后,是郭希志把孩子抱给了妹妹许敏。当时并没有多想,就从医护人员手上抱走身患乙肝的姚策。

姚师兵和许敏从医护人员手中接手的孩子,直到姚策上幼儿园被检查出乙肝。这个时候已经3岁,错过了很多打乙肝疫苗的最佳时机。从此之后,夫妻两个人对姚策进行了无微不至的照顾,在那个医疗不发达的年代,夫妻两个人付出了所有的关爱。夫妻两个人都是家里最小的孩子,许敏父母把退休工资拿出来贴补小女儿,为了姚策婚事,卖掉自己学区房。购房首付款姚姥姥拿出老伴20万养老钱,许敏卖掉房子用来装修姚策婚房。

为了儿子姚策付出父母该付出的,从姚策患肝癌当听到有可能做肝移植的时候,许敏前往医院做血型配对。才发现了姚策并非夫妻两个人的儿子,养育28年的姚策亲生父母不知道是谁,夫妻两个人开启了寻亲之旅,最后排除万难。找到了河南驻马店郭希宽和杜新枝,当初两个人心不甘情不愿地接受这个结果。当时姚师兵在一番天意安排下,在派出所顺利见到了阔别28年的儿子姚威。

姚师兵与儿子相认还经历了一番曲折,最开始的时候姚威产生了抵触心理。在正直派出所所长的强烈帮助下,一锤定音顺利拿到了姚威的血液。为此姚师兵都不敢到河南驻马店做检测,而是乘坐高铁,用衣服把姚威的血液带回江西九江做鉴定,漫长等待之后结果出来了。杜新枝看到亲子鉴定上面的99.999%,让她不得不承认这一事实。

认亲之后的许敏与姚策亲生父母见面,两家人一起为2个共同儿子过生日。好景不长,姚策与熊磊心里产生了不平衡感,在郭希宽和杜新枝的接触中,发生了矛盾。开始若即若离的相处。最终演变成了对簿公堂,杜新枝被追加为被告人。

主要原因是姚威被刻意改小3岁,姚策因为没有及时打好阻断针,错失了黄金时间。人民日报报道许敏以此为由,认为杜新枝隐瞒了自己病情,当时住院的时候没有如实地报告自己有乙肝,没有进行母婴单独分离。导致姚策失去了有效救治时间,最终让姚策在28岁时因为肝癌去世。对此,亲生母亲杜新枝要负主要责任。

人民日报还特意指出,在批表上出现的问题。杜新枝出生于1958年,在1992年6月淮河医院生小孩,杜新枝当时的年纪是34岁,但是病历上实际写的年纪是28岁。许敏代理律师潘克在庭审的时候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为何杜新枝能够在3个月时间长了6岁。当初住院的时候为何隐瞒自己的年纪,前后不一致到底哪个是真实的年纪。

杜新枝住院需要待产声明,淮河医院也曾回应这个问题,当时严格执行计划生育。如果没有准生证如何能顺利混进医院。对于假证,杜新枝说是在郭中村办理的出生证。但是杜新枝是在1993年才申请到的准生证,当时姚策提供的准生证是假证。对于到底哪个是真的,杜新枝没有正面回复和说明,而是以相关部门公布为准。

通过后面调查得知,当时的郭希志是淮河医院生产科的护士长,并不是简单的护士。是否利用这种职务便利,给郭希宽和杜新枝提供了某种便利。两个人的关系是否能从族谱中得到确定,为何有的地方族谱不写女方名字。

杜新枝在回答一些敏感问题的时候,数次选择回避问题。当碰到解释不清楚问题的时候,就让许敏辩护律师去多看看官宣。对郭希宽和郭希志两个人到底是哪种关系,杜新枝没有做正面回答,杜新枝说相关部门通过族谱证实了没有关系。

在庭审现场,杜新枝关键乙肝检查报告丢失。她说自己有做大三阳体检,其他便利保存完好,为何偏偏丢失了这个报告,王社莲在庭审的时候。说了自己的看法,如果当时杜新枝有做乙肝体检报告,那自己一定会如实地写在病历中,现在病历上没有写,那当时肯定就是没有做。既然做了那个人的话更可信,这个能否成为突破点。

当时新生儿实行出生就要打乙肝疫苗,如果是乙肝携带者需要打阻断针。杜新枝弟弟杜新勇当时就是在防疫站工作的医生。在怀孕的时候就提醒姐姐一定要阻断针,但是郭威出生之后并没有在24小时里面打第一针。为何不顾亲弟弟嘱咐拖到半岁才打。

通过媒体调查了解到,当时姚威是到半个月和半岁才打了第二针和第三针,关键的第一针为何缺失和丢失?杜新枝对于这个问题,她没有选择正面回答。当初是否心里想着姚威是健康的孩子,怕打乙肝疫苗会起到反作用,而选择没有及时打阻断针。

杜新枝当初为何选择郭希志当护士的医院生产,两地相隔300多公里。在不具备准生证的情况下,通过办假证顺利到淮河医院生产,明知道自己有乙肝,为何能蒙混过关顺利住院。淮河医院证人和杜新枝说话前后不一,不可能一句管理混乱就混淆了事。

错换人生28年庭审结束之后,没有公开宣判。姚师兵和许敏因为工作的原因,庭审结束晚上只能匆匆开车前往儿子住处团聚,中秋节当天有事情要回九江去上班。奇奇悦悦很舍不得爷爷奶奶,但是又没有办法。为了这次庭审,专程请假过来。看到孙子孙女不舍,心里充满了难过和难受。杜新枝则与儿媳一家在郭希宽老家过中秋节,对于姚威在哪过节,杜新枝没有问,对姚威已经没有联系了。

杜新枝在最后表示,自己家庭和儿媳在这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饱受网络暴力的伤害,现在自己和儿媳已经在委托律师对网暴自己的网友发动起诉。将还自己一个公道,也希望能过舆论快速消停下来,让自己过上安静平稳的生活。其实也可以理解,几方当事人在这场持久的纠纷中,遭受到铺天盖地的网暴,让他们生活被彻底打乱。讲实话,他们只是平凡和普通人,因为在这个事件中不同发生,遭受到攻击和打击。

总结

现在舆论形成了两派意见,有的媒体是报道是错换。他们认为一个母亲不可能去换别人家的孩子,加上这些报道媒体都一定程度多次采访过杜新枝。对于这些问题他们持保守看法,现在人民日报站出来声援许敏,没有认定是错换和偷换。对于杜新枝3个月长6岁,本该24小时打的乙肝疫苗和阻断针,硬生生地拖了半个月到伴岁,这是为何?难道就真的只是为了单纯地躲避计划生育打击吗?姚威在家里的时候,对他是否分有二心。

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上,应该理性看待问题。对于以上提出来的问题。疑点重重,为何就没有解释清楚呢?既然是错换,那就应该就事论事说清楚情况,当时为何会今天这个不同意见。网友不相信错误,主要是疑点太多了,很多反常地方没有办法说清楚。

如果真把这些疑点和疑问说清楚,那不管是错换还偷换,那舆论自然而然地会消停下来。这样才是回归正常生活的最佳方法。现在二审开庭选择择日宣判,我们能做的就是理性支持查找真相,一切结果都以判决为准。不管结果怎么样,只希望判决结果,公正客观。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