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军区最后一任司令:40岁授少将,65岁仍披甲上阵

2021-09-24 13:09:10 金中心在海边

2009年8月14日,原昆明军区司令员张铚秀在301医院逝世,享年95岁。张铚秀曾经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对越自卫反击战,见证了中国人民军队一步步走向强大的光辉历程。他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这样说道:“我作为一名从枪林弹雨中走过来的老兵,有幸经历了我们这支人民军队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由小到大、由弱到强、饱经千辛万苦而又无比辉煌的战斗历程,倍感振奋和自豪。”

张铚秀一生都在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奋斗,让我们进一步来了解这位人民的“英雄”!

参加革命跟党走

1915年7月,张铚秀出生于江西永新县怀忠镇虹桥村一个贫苦家庭,家里有三个孩子,他排第二。父亲为了赚钱养家,外出打工,因为积劳成疾,在张铚秀10岁那年病逝了。童养媳出身的母亲一个人拉扯养育三个儿子,生活过得很艰苦。

1927年,毛泽东带领部队来到了井冈山,建立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而永新县成为了井冈山斗争的中心。大哥张成秀带着弟弟张铚秀开始走上了革命之路。1928年秋,张成秀组织村里的农民发动暴乱,叫张铚秀负责通知工作,挨家挨户进行走访。张铚秀13岁时加入了村里的儿童团,儿童团主要负责站岗放哨和传递情报。张铚秀在团里属于个子比较高、跑得比较快的,所以送信的任务一般都是他来完成的。他每次送信都会以进山砍柴或者拾粪为掩护,安全地将信送到。

母亲渐渐明白了穷人要想好好活下去只有参加革命,她一直在背后默默支持着儿子的革命工作,每次都会嘱咐张铚秀:信件要保护好,遇到“二狗子”要冷静,碰见敌人要巧妙的周旋。

儿童团有一个马口铁做的号角。当时,男孩子们都想比一比,看谁能吹响号角,女孩子们就在旁边给他们加油。那时候的张铚秀十分内向,沉默地站在一旁看他们吹。所有的男孩子都吹了一遍,但是没有一个成功的。众人提议让张铚秀试一试,他拿过来号角,深吸一口气,用力一吹,号角响了,大家都惊了。虽然张铚秀吹不出来曲子,只能简单地发声,但是大家都觉得张铚秀很厉害,于是把号角交给张铚秀使用,让他成为了儿童团的号兵。

张铚秀努力练习了几天后,大哥张成秀突然和他说:“明天你的号就派上用场了。”第二天清晨,暴动计划开始执行,张铚秀根据大哥的指示来到了村后面的山坡上吹号,号声一紧一慢,一高一低,穿过薄薄的晨雾在村中扩散,将熟睡的人们叫醒了。全村的男女老少都来到祠堂外的空地集合,村民们将村子里的两个恶霸地痞绑了起来,所有人都朝他们扔石头,要求现场处决两人。虹桥村圆满完成了暴动计划。

1930年6月,张铚秀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四年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正式党员。而后,他参加了湘赣、湘鄂川黔苏区反“围剿”战斗和长征。

行军途中,红军一边打仗转移,一边批斗地主、筹军饷。当时,张铚秀担任红六军团七连连长,在指挥战斗的同时还要保管军饷。他要将200块银元背在身上走长征,这些银元足足有几十公斤,但是一想到这是全连的所有费用,张铚秀知道不能出现差错,不管什么时候,他总是把银元背在身上,哪怕是睡觉的时候,张铚秀都会搂着它。有时候走路累的满头大汗,衣服都湿了,张铚秀也不让别人接替。就这样,张铚秀带着200块银元参加了两次战斗,战斗都非常的激烈,张铚秀要一边指挥,一边保护好身上的银元,任务十分艰巨。但是,他用沉着冷静和良好的作战素质,带领战士们击溃了敌人,取得了胜利。张铚秀在心里一直想的是:这是长征的军费,不能丢失一块,就算是自己牺牲了,也要保证银元万无一失。正是凭借着这样的信念,张铚秀将这200块银元成功背到了目的地。

1936年1月,张铚秀被任命为红六军团第十六师第四十七团一营营长。部队到达贵州田心坪的时候,被黔军固守的一个石碉挡住了去路。团参谋长带领战士们发起了冲锋,没有攻下来,红六军的大部队被挡在了后面。石碉中的黔军只有一个排的兵力,而且黔军许多都抽大烟,战斗力不强,但是这次就仿佛玩命一般。张铚秀带领一个营从侧面绕过碉堡,向敌后猛插,将石碉内的黔军包围住,打算一口吃掉敌人。“团长当时问我:你张铚秀胃口不小啊,你一个营能干掉对面?”张铚秀后来回忆道。

为了可以让后面的大部队尽快通过,张铚秀决定发起正面进攻。他命令一个连正面展开,两个连从两侧迂回包抄,将田心坪围了起来,还让一个班负责打援。战斗开始之前,张铚秀将营里的司号长和司号员都聚集了起来,让所有的司号员跟着指挥部吹号,他吹什么号,司号员就吹什么号,也就是全营发动进攻的时候。

全营准备完毕,张铚秀拿起一个号角,站在高地上,深吸一口气,吹响了战斗的号角。他吹了三次,声音响起时,各连的号角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振聋发聩。随后,无数的喊叫声和厮杀声也连绵不断地响起,仿佛有一个团的兵力正在冲锋。石碉里的敌人顿时慌了神,以为红军的大部队直接冲上来了,除了极少数的敌人抵抗,大部分都走出防御工事,举起枪向张铚秀的部队投降。

从战斗开始到结束用了不到半个小时,张铚秀兵不血刃的拿下石碉。战后,张铚秀并没有着急让战士们打扫战场,他认为敌人一定会过来增援,于是带领部队来到了敌人增援途中的高地上,准备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果不其然,敌人在听到田心坪方向的战斗声时,就立刻派了一个营去往增援。让他们没想到的是,红军仅仅在半个小时内就解决了战斗,并且布好了口袋等着他们。随后,张铚秀率部击溃了增援营,缴获枪支300支,抓获俘虏100多人。

儿行千里母担忧

张铚秀刚开始参加革命的时候,母亲是不理解的,认为农村孩子只要能吃饱饭好好劳动就好了。后来军阀混战,母亲也渐渐明白了儿子参加革命的意义,在背后默默的支持。张铚秀跟随部队远征,时刻穿梭在枪林弹雨中,母亲更是担忧他的安危。

在国民党对苏区实施严厉封锁的时候,部队的供给跟不上,生活十分艰苦,尤其是对于盐的控制让许多战士都得了病。母亲和亲人们自己吃硝盐,将省下来的盐做成菜,冒着危险送到部队,有时候还会随着部队一起前行。

让张铚秀记忆深刻的一件事是:有一次母亲给儿子做了一碗红烧肉,带了一壶自己酿的老酒,越过了不知道多少山丘,走了不知道多少山路,等到达儿子驻地的时候,肉都已经臭的不能吃了。

1934年3月,红17师挥师北上,在南浔铁路成功牵制敌人,完美配合了中央红军作战,战后回到湘赣苏区。刚进4月,萧克和王震指挥红17师、红18师在沙市战斗中全歼敌人一个旅。在这场战斗中,张铚秀带领永安独立团参加了协助红军主力进攻的任务,战斗结束后被编入了红17师。张铚秀被任命为红49军团3营7连1排长,走上了万里长征之路。

母亲听说儿子打了胜仗,就带着小儿子张焕秀日夜不停地赶来,但是部队已经向北转移。母子二人继续寻找张铚秀,从虹桥家里跑到了神功山红50团驻地上,母亲向人打听到红49团在左边的驻地上,于是找到了张铚秀。母亲看见他时,泪流不止,并为了张铚秀做了几个他爱吃的菜,有红烧肉、豆腐等等,还让张焕然给哥哥买了一壶烧酒。当时,因为部队在行军,条件非常艰苦,酒肉很少能够吃到。于是,张铚秀特意叫来了自己的战友们,一起吃菜喝酒。张铚秀后来回忆道:“母亲和弟弟看见我跟大家相处得很好,都很高兴。”

母亲离开的第二天,红49军向后转移到官山坪和丰塘地区,部队到达的次日,首长让张铚秀回了一趟虹桥,侦查那里背面的情况。任务完成后的张铚秀又回到家看望母亲和弟弟,吃完饭后回到部队。随后,松山战斗打响,部队向井冈山转移,并向西突围,这一次成了他和家人长久的离别。

大部队走后,当时永新县县委委员张成秀依然选择留在苏区做革命斗争。而让张铚秀最为痛心的是在1940年10月,因为叛徒的出卖,大哥张成秀被国民党特务抓捕,受尽了敌人的折磨,严刑拷打,最后被杀害在监狱中,年仅35岁。弟弟张焕秀跟着大哥一块参加革命,大哥遇难后流落他乡,靠着学徒为生。母亲自己一人生活,孤苦伶仃,年过六十还要劳动,备受煎熬。但是,张铚秀明白只有把侵略者赶跑了,祖国才有希望,自己和家人才能过上好日子。他把对于亲人的思念深深地藏在心底,在战场抛头颅、洒热血,直到新中国成立后才见到母亲。

解放上海,民心所向

1949年2月,张铚秀被任命为三野九兵团第二十七军第八十师师长。5月12日,我军下令解放上海。25日,张铚秀带领八十师根据战前部署,进行穿插攻击,攻入外滩、南京路一线,圆满完成了占领市区的任务。27日,上海解放。

八十师指挥部前进至南京东路,张铚秀现在的任务是重点戒备南京东路和外滩,对重要机关、银行、商店等建筑实施保护。张铚秀命令全师严格贯彻毛主席和中央军委关于“完整地保全上海”的指示,要求战士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不进民宅,不犯纪律。

张铚秀在晚上巡视的时候,看见战士们相依而坐,背靠着背,没有人因为累和苦进入居民家里和店铺。“当时我很心疼,但是没有办法,这是军队的纪律,我为他们感到骄傲。”上海的《解放日报》将这个珍贵的画面保存了下来,并刊登在头版头条,成为了特大新闻。

人民解放军夜宿街头的新闻在上海市民中流传开来,许多群众为此专门等到夜晚的时候,到南京路去看一看真假。一天傍晚,张铚秀遇见一位老人,和他谈论起来。

老人问他:“你是负责南京路防务的长官吧?”

张铚秀回答道:“南京路和外滩一带都是我部担任警备,老人家你有什么情况可以跟我说。”

老人家急忙笑着说:“无事,无事。今天清晨我专门从徐家汇赶到南京路,看到战士们在马路边休息的情景,甚为感动。”

张铚秀说:“老人家如此关心战士们,我们很感谢。”

“不敢当,你们解放军进入上海后为我们着想,全市民众都记在心上。”

张铚秀笑着说道:“毛主席和朱司令总是告诉我们,解放战争的目的是为了建设,这个道理我们每一个战士都铭记于心。”

老人大笑道:“仁义之师必胜,得人心者必胜!”

几天后,张铚秀在报纸上看见了一首七言律诗,赞扬解放军露宿街头的事情,署名前写着“七旬老翁”,他觉得就是出自那位老人的手笔。

解放战争胜利后,张铚秀成为了军长,年仅40岁被授予了少将军衔。1969年,他被调往济南军区,任副司令员。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爆发,战线分为东线和西线,东线由许世友指挥,西线由杨得志指挥。但是因为杨得志年事已高,身体无法支撑高强度的指挥作战,不得不找人接替。中央军委命令张铚秀赶往战场,担任西线指挥。后来因为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的出色指挥,张铚秀被升为昆明军区总司令。

在昆明军区期间,69岁的他依然亲自上阵指挥,带领战士们打赢了老山和者阴山之战。张铚秀凭借着身先士卒的精神获得昆明军区全体指战员的尊敬。

昆明军区的取消

1985年,中央决定百万大裁军。5月20日,数架军用飞机降落在北京西郊机场。各大军区的司令员、政委和军以上的军政主官,分两批来到了北京京西宾馆,参加军委扩大会议。这些对祖国有着不朽功勋的将领们齐聚一堂,他们会坚决拥护中央军委的决定,但还是希望自己的军区不被取消。毕竟是亲自一手带起来的军区,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怎么舍得取消番号呢?

张铚秀在来之前,得到的初步方案是昆明军区与成都军区合并,定在昆明军区,以昆明军区为主。主要的原因是昆明距离中越边境较近,自从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以来,那里战斗不断,是唯一还有作战任务的军区。张铚秀和政委谢振华已经着手准备接收工作,随行的军务部长和干部也整理出了接收方案,准备在会议上和成都军区的同志协商。

6月3日,中央军委在会议上宣布:昆明军区取消,合并到成都军区。这个命令让张铚秀十分诧异,但是他表示全力支持中央的决定,坚决服从。会议结束后,张铚秀整夜没睡,倒不是为了自己的仕途,而是自从接到中央关于成都军区合并到昆明军区的通知后,为了做好准备工作,新建的宿舍楼暂停分配,该提拔的干部停止提拔。现在接受取消,他必须为战士们着想。

几天后,张铚秀飞回了昆明。许多军区领导前来迎接,他们都沉默地无语,昆明军区对于他们就像是自己的另外一个家,现在突然要取消了,谁也不好受。张铚秀和谢振华作为他们的老上级,总是感到对不起战士们。但是,军人的天职就是无条件地服从命令,中央军委已经下令。昆明军区党委常委会指出:要坚决贯彻落实会议精神,执行精简整编命令,不得利用职权干预人员安排。

6月11日,张铚秀来到了中越边境的前线指挥部,这是他最后一次以“军区司令员”的身份进行视察。作为军区的最高领导,他和一线的战士们心心相通,共同铸造了昆明军区的辉煌。

7月30日,他将指挥权移交给了成都军区司令员。他最后来到麻栗坡烈士陵园,这里埋葬着1979年以来牺牲的战士们。作为他们的指挥员,张铚秀为他们感到骄傲,他将永远怀念他们。

张铚秀在挽联上这样写道:“为国捐躯的烈士们永垂不朽——你们的司令员、战友张铚秀。”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