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团开云店,年入200万

2021-09-24 11:37:29 Tech星球

一部智能手机+几十个微信群,然后在美团饿了么等平台开店铺,就能年入百万,是真事,还是故事会?

杭州26岁小伙刘杰,用自己的实际行动验证了这种云店模式的可行性。何为云店?简而言之就是省去线下实体店,在美团开“线上店”赚服务收益。从2020年的偶然机会中嗅到商机,到3年中开出43家云店,“2021年到目前为止,营收已经达到200万了。”

一直以来,没有实体店入驻线上平台,会被美团、饿了么等平台明令禁止,早些年脏摊外卖大多是线下店铺不合规,也偶有影子店铺被曝出侵害消费者权益的事件。如今,在家政等服务领域中出发,类似刘杰将这些美团服务做成云店模式,也逐渐从灰色地带向公司化方向发展。而在美团、饿了么等平台上,便利店的前置仓模式也逐渐出现被VC投资机构认可的零售云店品牌。

商户从与平台打游击到逐渐正规化,再到风险资本的入局加持,美团、饿了么等本地生活服务平台万亿生态中,开云店的暴富故事,也演绎了很多生意的进化路线。

01 一部手机创业,做美团版微商

刘杰此前的人生轨迹很普通,农村出身,大学肄业,退伍进入社会,没有一技之长的他,在杭州做过家具销售员,3200块的底薪,生活并不富裕。

但刘杰心中一直很有梦想,经常看知乎上的创业和暴富故事,期待自己也能抓住一次机会。就因为有这种想法,刘杰日常生活就会留一些心思。这在他偶然一次的请家政服务过程中,就嗅到了商机。

当时,刘杰在杭州租的房子到期,房东要求退房必须打扫干净。于是刘杰就叫了家政服务,这个家政阿姨在下单不久就到了现场,速到快到刘杰有些诧异。询问了后才知道,原来这单是家政阿姨在微信群看到,觉得距离自己很近就接了。

家政阿姨并不隶属家政公司,大家都是在微信群接零活。刘杰瞬间明白,既然阿姨都是接单服务,自己掌握了客源不就可以做家政领域的“包工头”?

但想要做包工头,需要解决两方面资源的问题,一是拥有一定数量的家政阿姨,刘杰的解决办法是通过发红包等形式进入接单微信群;仅仅花了几天时间,就加了很多的阿姨,又进了二十多个微信群,都是 400 - 500 人的大群。刘杰一下解决了服务资源的问题。

二是需要源源不断的客源,微信获客虽然可行,但毕竟不够持续。刘杰想到了在58、美团等平台注册商户,最终考察下来,发现美团的客流和竞争情况相对理想。

“当时美团上已经有很多家政公司和中介服务机构了,但是还不需要买量竞争。”刘杰回忆,那时候美团的自然流量情况还不错,不像58平台上比较乱,不打广告没客源。但美团注册商户必须有真实的店铺,平台才能基于LBS提供服务。

咨询了自己在美团的朋友后得知,通过一些“窍门”开个虚拟店也行。于是,刘杰自己花了3500元注册了一个虚拟地址的公司,接着在淘宝花了10元做了一个店铺门头,然后在自己家门口拍照,美团需要审核的门头照片就搞定了。最后在美团上缴纳5800元的开店费,于是一个美团家政服务公司就建立起来了。

就这样,刘杰将原本需要一两年积累的家政行业服务人员,以及一二十万的开店成本,缩减到一个月的筹备时间和不到1万元的成本,自己做起了小老板。

开业第二天,刘杰的美团云店就开张了,一位本地客户下单3小时的打扫卫生服务,收费120元,刘杰给了家政阿姨90元。回想自己的第一单,为了不被客户差评,刘杰问了家政阿姨很多问题,比如是哪里人,从事这行业几年了,都有什么工具等等。

刘杰总结自己的美团云店之所有前期没有倒闭,有两个原因也比较重要。“当时把美团首家店铺的位置选择在了杭州一家互联网大企业附近,后来证明这附近的居民消费能力确实可以。还有就是平台型机遇,那时候美团正在扶植家政、美甲等本地生活服务。”

02 复制43家云店,走向公司化

刘杰的云店模式,虽然极大的节省了成本,但对于平台规则和消费者利益都是挑战,由于少了实体店,其实是少了一层重要保障。

9月16日,澎湃新闻就报道了一起盗用其他家实体店铺,然后在平台上“挂羊头卖狗肉”的影子店铺事件。这家实体店本是卖床上用品的店铺,被盗用店铺信息后,在美团平台上,这家店铺被别人注册成卖蛋糕的店铺,而且外卖单价比进店购买的蛋糕,价格高出5倍。

经报道后,美团和饿了么等平台确实发现店铺的线上和线下信息不一致,商家修改了店铺的主营商品,以及限制20公里内的配送范围等信息。随后美团和饿了么发起对平台上店铺信息严格查处的行动。

基于此事,Tech星球向刘杰咨询,如何保证服务质量以及平台的监管等问题。刘杰回答道,其实自己本身类似中介服务机构,更多是对服务撮合和监督,服务质量更多是行业自律。“那些微信群的阿姨,很多都是从好慷在家、E家政等大型家政服务公司,辞职出来单干的人员,大家都知道只有做好每件事才能赚钱。微信群会定期清理有问题的阿姨,踢出群她就不能接单了。”

事实也证明,仅仅4个月后,刘杰的门店单月好评率、消费额、复购率做到了区域第一。微信群内的家政阿姨,也在不断淘汰中做到了稳定。虽然那时候单量还不是很大,但整个店铺已经可以每个月至少盈利6000-8000元。

刘杰的美团云店显示竞争力为A级

由于刘杰的云店是轻资产模式,这也让他自然想到了复制开连锁的发展模式。类似先加当地的家政微信服务群,然后在美团开设云店,3年中开出了43家云店,发展速度十分快。

“我们现在也可以租用公寓,每个月多出2000-3000的成本,作为实体注册美团商铺也是可行。”刘杰告诉Tech星球,家政服务的利润点还比较不错,基本都在30-40%,能够覆盖规模化后的正规运营成本。

而且刘杰也逐渐意识到,这行业想要赚得更多,还得去接To B的企业订单,云店品牌化和公司化也是必行之路。8月份的时候,刘杰接了一个工程订单是祥生的工地开发,因为当时将近有4万平方米,最终谈下来是8块8块多一平,将近30多万元的费用,再加上大理石抛光一共40万元合同额。

“我们在工地上待了两个月,这两个月基本上每天早上6:00去,晚上一两点才回来,在工地跟这些工人一起吃,一起吃喝,然后有些活我们也自己上手干,为了省一些人工。”刘杰形容这个单很累很难,却也让自己团队的服务能力得到锻炼。现在工商银行APP里面去拿积分兑换家政服务,就是刘杰的公司在服务。

03 到家的云店模式,流量平台上的新商机?

互联网狂奔的发展中,微商、微店等电商模式的生意获得了快速发展,很多普通人也在其中找到致富商机。而对于到家服务来说,结合线上平台的流量,也正在衍生云店的新机会。如果用一个时髦的词语形容,便是“近场景电商”。

不同于刘杰的纯粹线上接单模式,很多到家云店线下也有实体门店或者仓储,但整个生意模式专为近场景电商设计,线下实体仅是承担前置仓的作用。

比如,今年在美团和饿了么等平台上,发展都很快的海豚购和小仓生活。刚刚获得500万美元天使轮融资的海豚购,便是专门面向年轻人消费的云店模式,在一二线城市设置了很多前置仓。

海豚购的线上云店货品相比便利店略有不同,针对年轻人配置了很多零食、酒水饮料、宠物和美妆用品等,主打60分钟内送货上门。Tech星球打开美团后发现,类似海豚购和小仓生活在美团的单个店铺,基本月销售单量都在7000单以上,与普通商超每月几百外卖单量形成鲜明对比。

海豚购和小仓生活的单店月订单量过万

海豚购创始人程成告诉Tech星球,当时决心以这种模式创业,也是团队成员此前有在平台内部工作,“看到了这种模式增长的特别快,而且年轻人的下单量支撑建设前置仓。”

相比便利店入住的美团饿了么平台的模式,海豚购的开店成本降低,但是配送成本增加。但程成认为前置仓+云店的模式,做好平台流量运营可以急剧提升规模,这是其创新模式的最大优势。

“依靠大额单量,海豚购的坪效为普通便利店的6至10倍。”晚上11点依旧在和团队开会的程成,笑言海豚购发展比较快速:和去年下半年相比,2021年上半年海豚购整体交易额增长600%,成熟门店保持盈利。其中,单店首年交易额已突破1000万元,单店半年交易额增长率达80%。

与每日优鲜等前置仓电商平台相比,不开店、主打标品、依附平台流量、借用平台运力,海豚购节省了几项耗钱的运营成本, 因此快速进驻了北京、杭州、成都、南京等多个城市。

在最核心的平台流量获取上,海豚购和美团平台都否认了双方有直接的合作关系。“但会根据不同品类生意有定制化的指导和支持”,美团方面如此表示。而近期大力推进的美团闪购,其实也是在鼓励海豚购和小仓生活等类似的近场景电商模式。

相比淘宝、拼多多等电商平台而言,近场景电商的优势在于用户服务习惯正处于养成期,平台具有一定的自然流量红利,家政云店等本地服务也是如此。

当然,刘杰向Tech星球表示,现在也需要进行一定的买量操作,目前的ROI能达到1:5。海豚购的买量规模一定更大,只是程成并未透露其效费比。

云店的模式有一定的低成本和可复制的优势,未来竞争进入红海后,如果不被越来越贵的买量广告绞杀,还是一门值得关注的生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