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林最后的疯狂,埋葬南明的“假太子”案

2021-09-24 11:11:13 悠然修史

崇祯十七年,南京小朝廷选立新帝的风波中,东林党被凤阳总督马士英联合江北四镇将(黄得功、高杰、刘良佐、刘泽清)打了个措手不及,被迫接受了福王朱由崧上位的事实。

但是铭刻在东林党人骨子里的仇恨,让他们从来就没有放弃过对朱由崧的攻击与责难,时时刻刻都在找机会搞臭朱由崧,想办法把他从皇位上拉下来。

说明:东林党和朱由崧的矛盾可参见笔者拙作“英雄史可法是如何为南明挖好坟墓的”。朱由崧上位后东林党对他的攻击主要是质疑其身份、攻击其不孝、荒淫。最典型的是黄宗羲,大家有兴趣可以看看其撰写的《弘光实录钞》,从身份质疑到暗示其与所谓的“太后”媾合,应有尽有。

各类谣言、绯闻的传播,让弘光皇帝的威严几乎丧尽,进而让本就跋扈的镇将们更加不把皇帝、朝廷放在眼里。风雨飘渺中的最需要的安定、团结,离南京小朝廷越来越远。但是东林英豪们仍不满足。

很快一个天大的机会就出现在东林党面前。崇祯十七年年末时,北京鸿胪寺少卿高梦箕在逃往南京的路上遇到一个少年,而这位少年身着绣有龙纹的内衣,并自称自己是崇祯太子朱慈烺!

这可非同小可,高梦箕被吓出一身冷汗,他很清楚操作不好,他可能就小命不保了。因为现在南京朝廷已经奉朱由崧为帝,这个少年如果是真太子,南京朝廷会怎么看?弘光帝会怎么看?说不定效法先祖直接把他们沉到江里去!

说明:朱元璋原本是奉红巾军的小明王韩林儿为帝的。后朱元璋势力强大想自立时就尴尬了,因为韩林儿是他曾公开承认的皇帝、主子,自立那不就是谋逆么?人不能自己抽自己耳光,朱元璋就暗示手下廖永忠把韩林儿沉江里去了,事后象征性的处罚下廖永忠,这事儿就不了了之。

高梦箕先派人把这位“太子”送到金华,看护加软禁,自己则去南京找熟人商议应对之策。他没想到这位“太子”一点也不愿意低调,在金华天天招摇过市,还逢人就自报家门。

很快“太子”南下的消息就传到了南京,高梦箕没法子了,只能赶快将自己了解的情况全部向弘光帝汇报。

知道情况后的弘光帝很大度,在朝堂上当众宣布了这个消息,并且表示:“有一稚子言是先帝东宫,若是真先帝之子即朕之子,当抚养优恤,不令失所”。并派人到金华将“太子”请到南京,让群臣辨认。

当时南京最有资格辨认的人选是大学士王铎,他曾给太子当过三年老师。除他之外刘正宗、李景廉也都担任过东宫讲官。“太子”到达前这几个人都分别向群臣描述了太子朱慈烺的相貌。

但是“太子”来到众臣面前后,不但相貌和之前几人描述不一致,他也完全认不出他的这几位老师。非但如此,这位“太子”连当年侍班讲习之处(端敬殿)在哪里都不知道,讲习之处的几案物件布置也说不清楚。

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了,这个“太子”是假冒的。很快下狱的假“太子”也交代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当时任协理詹事府事的礼部尚书黄道周记载:

王之明者,顽童,故驸马都尉王昺之侄孙,途穷附高鸿胪之仆穆虎者欲南趋苟活,而穆虎居为利,遂谓子舆复出也。廷诘之日,诸讲官侍从谂视无一似东朝者,之明亦茫然。而靖南疏至,辄持两端,讼言不可诛,诛之祸起。

简单说就是一个小无赖王之明伙同高梦箕的仆人穆虎假扮太子,想敲诈一番。但是把事情给玩大发了。

本来这个案子真相大白可以就此了结了,但是东林党觉得不行,他们认为这是个搞臭并扳倒弘光帝的机会。很快南京流言四起,说王铎、刘正宗、李景廉等人在弘光帝的授意下故意以真为假,实际就是眷恋先帝的皇位。

在刻意的传播下,先帝太子被下狱的谣言迅速蔓延大江南北。几乎同时不少官员、名士纷纷上疏朝廷“劝谏”弘光帝不要草率结案而误伤先帝遗孤,并要求公开案件内幕还公道于天下。所谓的公开以及劝谏无非是要求弘光承认狱中的“太子”是真太子。

在谣言以及东林众人的蛊惑下,定策元勋诸镇将也纷纷上疏朝廷,要求朝廷慎重对待此案。众口莫辩之下,弘光帝只得让群臣推举得太监丘执中(他当年在东宫陪伴太子读书)到狱中辨认。

不说丘执中认没认出“太子”,反正狱中的王之明见到丘执中后,表示根本就不认识丘执中。这样,朝野的疑虑才稍微减轻了一些。

但是远在武昌的宁南候左良玉仍然公开的表示不信,他上疏声称:“愿束身赴阙,代太子受罪!”弘光只好宣谕:“王之明好生护养,勿骤加刑,以招民谤”。这只会起到相反的效果,很快又谣言四起,弘光不杀王之明就是心虚害怕,说明这个“假太子”实际是“真太子”。

明崇祯十年周鼎绘《左良玉出师图卷》绢本

更麻烦的是左良玉说愿意“束身赴阙”不是开玩笑,只不过他不是“束身”而是带兵而来。

南京这边为了皇帝之位各种闹腾时,大明在北方的两个敌人却没有闲工夫看热闹。满清仿佛是看明白了南明的一盘散沙,正集中力量攻打李自成。

崇祯十七年十月(1644年10月),李自成的大顺军和清军及其收编的明朝降军在中原(河南和陕西)展开激战。至弘光元年元月(1645年1月)李自成的大顺军失败,李自成放弃了西安,收拢残部转移到河南内乡、湖北襄阳一带。

但是被清军打得焦头烂额的李自成,觉得襄阳也守不住。他决定继续南下(五月初南下的李自成殒命于通城九宫山,大顺军也就土崩瓦解了)。

弘光元年三月,李自成率领二十万大顺军和三十万家属,由襄阳向汉川、沔阳(今湖北仙桃市)推进。这一下把武昌的宁南候左良玉吓着了。

此时的左良玉虽然号称拥兵八十万,但是他心里很清楚,自己的这群乌合之众,吓唬南京朝廷索要粮草军饷没啥问题。但是要去打大顺军以及其身后的清军,那是完全不够看的。

咋办?这时湖广巡按御史黄澍(东林党人)给左良玉上了一条“定国安邦”的妙计。为南京太子伸冤,“入诛奸臣马士英,清君侧”。向东前往江浙,既可摆脱李自成,又可入朝控制大局成为摄政。

为此黄澍还专门写了篇檄文:

臣马士英者,根原赤身,种类蓝面。昔冒九死之罪,业已侨妾作奴,屠发为僧;重荷三宥之恩,徒尔狐窟白门,狼吞泗上......
群小充斥于朝端,贤良窜逐于远地......
泣告先帝,揭此心肝,愿斩贼臣之首,以复九京;还收阮奴之党,以报四望......
燃董卓之腹,膏溢三旬;籍元载之厨,椒盈八百。国人尽快,中外甘心。

忠肝义胆,跃然于纸上!但是其后不过两年,黄澍引导后清军攻破福建有功,被就地封官。此后就在福建任上积极地追捕郑成功及其部将家属。

弘光元年三月二十三日,左良玉派兵把武昌烧掠一空后,就扛着“清君侧”的大旗,沿长江东下直奔南京而来。几乎就是同时,在中原战场击溃了李自成的清军集结兵力扑向徐州,直指南明。

也就是说南明受到了满清和左良玉的两面夹击。两线作战对任何一个政权来说都是大问题,南明朝廷对于优先防哪个产生了严重的分歧。

对于马士英,当然是优先防左良玉了。他要求将江北的四镇将调集到南京附近,向西防御左良玉。朝中众大臣纷纷表示反对,他们认为应该优先防御满清。

说明:马士英时任兵部尚书、右副都御史、内阁首辅兼凤阳总督。手下是江北四镇将高杰、黄得功、刘良佐、刘泽清(此时高杰已死,其部将奉其幼子为主)。马士英并不能完全控制这四镇将,但是勉强能用粮饷指挥他们。

朝中大臣的理由有三个,一是他们认为现在李自成已经被清军击溃,满清成了国家的首要敌人;二是他们认为左良玉虽然举兵造反,但是还是自己人,还可以谈判;第三条是说不出口的,他们认为左良玉就算打进南京也只会找马士英算账,与他们何干?而且左良玉要犯上也是废黜弘光帝,这不是他们这些东林希望的么?

虽然弘光帝也觉得应该优先防御清军,但是马士英觉得这样左良玉必然打进南京,自己肯定完蛋。马士英借手上的兵权,强逼弘光帝和朝廷接受他的方案。

由于南明将江北的明军大量南移,加上史可法胸无定策,指挥失当,清军南下得非常顺利。弘光元年三月二十二日清军攻陷归德府,江淮的门户大开。四月十二日,盱眙失守,四月十三日,清军渡过淮河,准备进攻扬州。

说明:史可法此人忠心有余而能力不足。例如他一天之内三次向驻于高邮的应廷吉部发出令箭。上午令“督一应军器钱粮至浦口会剿左良玉部叛军”;中午令“诸军不必赴泗,速回扬州听调”;下午又令“盱眙告急,邳宿道可督诸军至天长接应”。应廷吉对诸将说:“阁部方寸乱矣,岂有千里之程,如许之饷,而一日三调者乎!”另外江南诸城,除去献城纳降的,守城时间最短的就是史可法把守的扬州。

四月十八日清军主力到达扬州城下,此时困守扬州的史可法向各镇传檄求援,但是诸镇将无一回应。二十五日城破,史可法被俘。因拒不投降,多铎杀害了史可法并将其分尸,并下令屠城,屠杀一直持续到五月初二,几十万人蒙难。

四月初,左良玉占领九江没几日就因痼疾而病死于九江,其部将推举其子左梦庚接任,继续向南京进军。但是在太平府,左军两次被黄得功部击败。至此左军气泄,再也无力东进。但是扬州失陷,江北大批将领向满清投降的消息,却让南京人心惶惶,如同惊弓之鸟。

五月初八,清军抵达长江北岸。初九,多铎令明朝降将张天禄、杨承祖等率部为先锋渡江。南明守江的郑鸿逵、郑彩,不战而逃,在他们的带头下,江南守将各自逃命或者降清,清军就这么登上南岸占领镇江,长江天险就此易手。

消息传到南京,朝廷上下顿时全都慌了神,无人再思抵抗,纷纷开始逃命。初十弘光在马士英的护卫下逃离南京。留在南京的臣工们,简单商议后决定献城以避免清军屠城。

五月十五日,清军兵不血刃,从洪武门进入南京。多铎宣布自己将于十六日清晨,开始接受南明官员的朝贺。

在这个大是大非、忠佞之分的时刻,几乎所有人都望向一个人,东林领袖礼部尚书钱谦益。钱谦益的美妾柳如是劝其效法屈原,于是钱谦益走下水池试了一下水,说:“水太冷,不能下。

既然水冷无法殉国,那钱谦益唯有忍辱负重向多铎跪表忠心了。在他的带动下,南明官员、军民纷纷降清。

江北的高杰部(此时高杰已死)、刘良佐部,共计将官四十七员,兵马士卒二十三万余,降清。左良玉之子左梦庚也率领十五员总兵,十几万兵马降清。

而多铎南下时,兵员应该是不超过十五万人。至此明朝可以说是已经正式终结,后续的隆武、绍武、永历三帝,与其说他们在抵抗,不如说是在垂死挣扎、苟延残喘,我泱泱华夏就此沦于贼手。

后附:弘光逃出南京至芜湖与黄得功会和,但是被已降清的刘良佐追上。刘良佐使诈射死黄得功,生俘了弘光帝。弘光帝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没有给老朱家丢人,不妥协、不投降、不求饶。1646年5月弘光帝与潞王朱常淓、荆王朱慈煃、德王朱由栎、衡王朱由棷等十七人被斩首于北京菜市口。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