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揭露新冠疫苗大量内幕?极右翼中文自媒体继续用“震惊体”传播虚假信息 | 事实核查

2021-09-24 10:27:07 纽约时间

《纽约时间》出品

编辑:江南

我们不站队任何政党,

不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

我们在乎事实。

Facts Matter.

文:纽约华人资讯网主笔 詹涓

9月17日,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就辉瑞疫苗加强剂的使用召开了8小时的现场会议。会后,社交媒体上出现了一些“震惊体”文章,声称勇敢的医生和专家们揭露了大量新冠疫苗副作用的内幕消息。在一些极右翼中文自媒体上也出现了类似的转发。

某极右翼自媒体虚假报道截图

这当中包括了几项发言,概括如下:

来自新奥尔良的急诊内科医生约瑟夫·B.弗雷曼(Joseph B. Fraiman)敦促FDA进行更大规模的增强疫苗试验,他认为这有助于应对疫苗犹豫。弗雷曼提供的例证是,他身边一位年轻护士认为自己接种疫苗可能出现罕见副作用的风险超过了感染新冠的风险。

企业家史蒂夫·基尔希(Steve Kirsch)援引了基于疫苗不良事件报告系统(VAERS)数据进行的研究,声称新冠疫苗致死的人比挽救的人更多。与其他疫苗相比,使用辉瑞和莫德纳疫苗后心脏病发作的几率增加了71倍。德国一家疗养院的数据显示,在90名打了加强针的居民中有1人死亡,2人接受心肺复苏,9人病情危殆。基尔希显然认为,相比疫苗,伊维菌素更能有效控制疫情。

民间机构纯粹与应用知识研究所(the institute for pure and applied knowledge)的研究员杰西卡·罗斯(Jessica Rose)指出,根据VAERS的数据,疫苗在年轻人,尤其是儿童中带来的风险超过了一处。她指出,与过去十年相比,2021年注射疫苗的不良反应增加了1000%以上。

先说几个事实。

1. 上述发言者并不隶属于FDA或其顾问委员会。FDA表示,任何有兴趣的人都可以在公开听证会上发言,该机构不会事先筛选发言。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FDA新闻官员艾比·卡波比安科(Abby Capobianco)表示,FDA不认可在公开听证会部分发表的评论。这些发言者多数并不是医生,美国医学会的一项调查显示,约96%的美国医生已经完全接种新冠疫苗。

来自北莱茵州法定健康保险医师协会(KVNO)的公开信表示,该养老院并没有出现疫苗加强针致死事件。

2. 这些发言充斥着虚假信息。最明显的一个例证是声称德国养老院接种疫苗的老人去世,但实情是去世的老人并没有打疫苗。北莱茵州法定健康保险医师协会表示,奥伯豪森-霍尔滕长期护理机构的89名居民在9月1日接种了辉瑞加强针,有9人此后出现健康反应。三天后当中有两人接受了心肺复苏,但他们没有去世。这些老人都患有其他疾病,卫生当局仍在确认疫苗与他们的健康情况之间的关系。在该护理机构确实有一位老人去世,但这位老人并没有接种疫苗。

3. 这些发言也充斥着不可靠的数据和研究。许多研究基于VAERS数据,但该数据库由人们自行上报,当中可能包括不准确或无法核实的信息,一个典型的案例是,有研究者声称自己在接种疫苗后变成了绿巨人,信息被顺利接收并纳入数据库,这就会导致数据统计中所谓“垃圾数据进,垃圾数据出”的结果。

美国已经有1.82亿人完全接种了新冠疫苗,在如此庞大的人口基础上,统计分析表明,除了12-39岁年龄组的心肌炎和心包炎外,疫苗接种后没有额外的不良事件发生,即便如此,这一数字也非常小,远低于新冠本身的风险。

亚裔在美国是接种新冠疫苗最积极的族裔,在有些地区数据尤其突出,比如在纽约和费城,都已经有九成亚裔完全接种,华人在接种疫苗、宣传疫苗上也都非常踊跃,尊重科学、爱护社区的态度可见一斑。但反复受到耸动、虚假和低质量研究的影响,人们可能难免会对疫苗的安全和有效性产生怀疑,最近VAERS和以色列的相关数据尤其具有误导性。所以先来解决一个问题,为什么说你要格外小心来自VAERS的数据?

VAERS是什么?

当疫苗不良事件报告系统(VAERS)在1990年建立时,创造它的FDA和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肯定没有想到,这个政府项目会成为全球流行病中疫苗错误信息的主要载体。

疾控中心将VAERS描述为“被动报告系统”,用来接收并分析接种疫苗后的不良事件(可能的副作用)报告。任何人都可以向VAERS报告不良事件,而且卫生保健专业人员有义务报告疫苗接种后发生的一切死亡。至于这些不良事件是否跟疫苗有关系,提交者是不需要负责的。今年以来美国接种了3亿多剂新冠疫苗,所报告的不良事件远超平常年份里的各类强制疫苗和流感疫苗报告数据,这是可以想见的。

VAERS网站的免责声明写得非常清楚:

虽然在监测疫苗安全性方面非常重要,但仅凭VAERS报告不能确定疫苗是否导致或促成了不良事件或疾病。报告可能包含不完整、不准确、巧合或无法核实的信息。在很大程度上,向VAERS的报告是自愿的,这意味着他们容易受到偏见的影响。这对如何科学地使用数据造成了特定的限制。在解释VAERS报告中的数据时,应始终考虑到这些限制。

VAERS对所提交的信息有多照单全收?麻醉医生詹姆斯·莱德勒(James Laidler)做过一个实验,他在该数据库里填写信息,声称接种流感疫苗将他变成了绿巨人,该报告被收入了数据库;在VAERS目前涉及新冠的死亡统计中,甚至包含了一例枪击死亡。

除了存在虚假报告的可能,被有恶意企图的人利用外,VAERS的另一个问题是它通常无法帮助人们评估因果关系。

至少从1998年开始,反疫苗者已经通过挖掘VAERS的数据,声称疫苗导致儿童患自闭症或婴儿猝死综合症,此后又有人试图通过它来证明HPV疫苗会降低女性的生育能力、流感疫苗导致流产等。

但有一点可以确认,不管打不打疫苗,总会发生孩子早夭、女性流产、一定比例的人群心脏病发作或死亡的不幸,关键是如何建立疫苗与这些症状的关系。这些问题可能是由潜在的医疗状况、药物或同时服用的药物引起的,或者仅仅是不幸的巧合。

CDC表示,他们鼓励人们在VAERS上提交数据,在收到每一宗接种疫苗后的死亡报告后都会对死亡证明等临床信息进行审查。CDC的报告是:

“从2020年12月14日到2021年9月13日,美国接种了超过3.8亿剂新冠疫苗。在此期间,VAERS在接种疫苗者中收到了7653份死亡报告(占比0.0020%)。

对现有临床信息的审查,包括死亡证明、尸检和医疗记录,并未确定与 新冠疫苗的因果关系。”

如果新冠疫苗果真如参加FDA的群众发言人所说,救的人比杀的人更多,那么在总人口中已经有过半完全接种疫苗的美国,自今年4月开始加快接种步伐后,应该会看到死亡人数开始迅速爬升,但“纽约时间”调取了CDC自2020年1月1日至2021年8月31日的每月全美死亡人数,可以看到,在度过了2021年1月这个最艰难的新冠感染和死亡峰值后,美国的死亡人数开始大幅滑落,自今年4月起,每个月的全因死亡人数都低于去年同期。所谓新冠疫苗导致心脏病高发的说法也无法从统计中得到证实。

VARES已经被全球反疫苗组织利用

VAERS数据库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全球在线错误信息运动的基础,粗略搜索一下社交媒体就会发现,那些传播VAERS数据的人根本不知道这个数据库的性质和如何被滥用。

自动化社交媒体分析平台Keyhole的一项媒体分析显示,4chan论坛和俄罗斯官方媒体机构今日俄罗斯(Russia Today)在频繁使用VAERS的数据。4chan 论坛在川普时代声名鹊起,成为大量阴谋论的源头,也是在它的基础上涌现出了QAnon,现在它成为了反疫苗错误信息的温床。

澳大利亚家庭收到了宣传VAERS数据库中报告的新冠疫苗副作用的传单。

VAERS错误信息的全球影响不应被低估,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居民发现自家信箱中被人塞进了美国。在该国也有一个疫苗副作用报告系统,但该国会采用90天延迟,以便当局有时间核实信息。

Keyhole 对社交媒体的分析表明,在 3 月份的 24 小时内,预计有 35万人查看了来自 VAERS 数据库的反疫苗信息或与之互动。真实数字可能要高得多,因为 Keyhole 将 Instagram 和 Facebook 私人群组排除在其分析之外。尽管 CDC 和 FDA 的免责声明指出 VAERS 中的报告未经验证,无法构成因果关系,但在用户只看新闻标题,小规模虚假信息活动也能带来灾难性后果的世界中,很多人可能不会在意相关性、因果性这些要素。

合格的科学家会如何使用VAERS?

很多人基于VAERS的数据,指称新冠疫苗会导致心脏病等严重反应,尤其会导致年轻人群中心肌炎和心包炎高发。但前面已经解释过了,光使用VAERS这一个数据库是无法得出相关性和/或因果关系的——哪怕在所有提交信息都准确无误的情况下也是如此。

一个“野生”研究人员在VAERS上观察到大量有关某种疾病的报告,比如心肌炎时,会很快得出一个耸动的结论:大事不好了,新冠疫苗会害你得心肌炎!这就是在FDA听证会上几位发言人的研究数据来源和方法。

且不说VAERS中存在大量垃圾信息,他们对“心肌炎”的定义从根本上是不对的,因为如果不查看医疗记录,就不能确定这些病例是否得到了适当的诊断。此外,他们也没有将这些数据跟普通人群、未接种疫苗的人群或任何其他人群进行比较。他们声称12-17岁的人群在接种疫苗后,每100万例中出现了162例心肌炎发作,但他们可能不知道,在这个年龄组,感染新冠后患心肌炎的风险为每100万例450例。

相比之下,合格的研究人员只会将VAERS上提取到的信号视作研究的第一步,接下来将采用科学方法来确定这种信号是否不仅仅是巧合:

观察。注意在新冠疫苗接种后心肌炎的报告数量。

假设。问这个问题:“新冠疫苗与心肌炎有关吗?”

测试这个假说。到了这一步,研究人员可以使用疫苗安全数据链(VSD) 和临床免疫安全评估网络(CISA) ,这些都是强有力的工具,因为它们实际上提供了每个患者的完整信息,从而可以通过病例对照或队列分析确定相关性和因果关系。因此,研究人员可以在VSD中搜索所有的心肌炎病例,看看谁接种了疫苗。或者他们可以查看数据库中的所有患者,将他们分为接种疫苗和未接种疫苗组,看看是否在心肌炎风险上有区别。

事实上,现有的一些研究恰恰是使用VAERS数据作为观察数据,然后使用VSD和CISA进行大规模的流行病学研究,用于探索心肌炎和新冠疫苗的关系。现在研究人员大体上认为,新冠疫苗确实会轻微增加年轻人患心肌炎和心包炎的风险,但感染新冠后得心肌炎的可能性更大。

9月3日发表于JAMA的一篇文章审查了美国从2020年12月14日至2021年6月26日总计620万疫苗接种者的反应,发现疫苗只对一个年龄组产生了一种不良事件,这就是导致12-39岁年龄组的心肌炎和心包炎发生超额病例,每100万人接种者中,会多6.3个额外病例。

以色列科学家对200万接种者的病例进行了分析,得到了类似的结论,发现新冠疫苗对大多数不良事件风险升高无关,与心肌炎风险升高有关,每10万人可能会增加2.7个额外病例。

0%和100%

人们在日常生活中,随时要进行风险-收益比较。

如果有人手臂或腿部骨折需要接受手术,会有一个很小但仍然有统计学意义的死亡几率,比如可能会在手术中遭遇肺栓塞。但是应该没有人会因为这种风险而拒绝做手术——不赶紧手术会很痛,有可能落下终身残疾,死亡的概率也更大。

不幸的是,反疫苗界不是这么来权衡风险收益的,他们通常把任何绝对值不是0%的疫苗风险都看成高达100%,同时把任何绝对值不等于100%的疫苗有效性都看成0%。但是如果他们的手臂骨折了,他们恐怕不会犹豫,会立即要求治疗。

我们需要利用关于新冠疫苗安全性和有效性的最佳证据,并将其与关于新冠本身风险的最佳证据进行比较。

新冠疫苗很少引起不良反应,这并不意味着疫苗是100%安全的,但严重的不良事件是极其罕见的。

至于有效性,研究表明,疫苗的有效性非常高,从67%到95%不等,具体取决于疫苗和结果。而且,这些疫苗显示出的大部分良好证据表明,它在防止因Delta变种清毒而住院治疗方面是有效的。

所以,这并不意味着新冠疫苗是100%有效的,但没有任何疫苗是。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