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葬场员工午夜焚尸遇到诡异一幕,焚化炉中的尸体动了!

2021-09-23 22:18:16 流年里的余温

【本文节转载自网络作者:秘术大全,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对于普通人来说,火葬场始终是一个神秘恐怖的地方。

一般人都是敬而远之,没有人愿意去。

但对赵无极来说,火葬场是他生命的二分之一,是他工作生活的地方。

这里是别人生命的终点,却是赵无极“新生”的"开始"。

午夜时分。

涂上洗手液,赵无极再次打开水龙头。

冰凉的触感从十指直冲大脑,终于让连续加班的他稍微清醒了些。

小心翼翼地抠掉自己指甲缝里的油渍,镜子中的他面色黝黑,鼻梁却是在日光灯下隐隐泛白。

这或许就是火葬场焚尸人员的标准面相吧。

赵无极记得很清楚,上一任焚尸员也是自己这副样子。

“赵无极,都收拾好了,快烧了,好早点睡,这几天他娘实在是太累了。”

赵无极点点头,抽出一张纸拭擦干净。

拐过几个弯,再次来到停尸间。

刚才过来喊话的王老头已经将今晚的尸体摆好,只待推到焚化炉里。

一把火,尘归尘,土归土。

传动车上是一具年轻的女尸,浓妆艳抹,及其漂亮,长着一头白发,更添几分妖艳。

赵无极咧嘴满意一笑。

没错,这正是他刚才的杰作。

给这女尸化妆!

“这技术越来越好了。”

“也是,天天画同一张脸,怎么也能练出来点心得来。”

“七天时间,这已经是第七具了,也不知道上头哪找来这么多长一样的尸体?”

赵无极一边在心里嘀咕,手底下却不散漫。

王老头搭把手,两人将尸体送进了焚化炉。

“赵无极,你看着点,我先走了。”

王老头看赵无极按下点火按钮,便点上了自己的烟锅,摆着手离去。

赵无极也不在意。

这老头每次都是这样,很会偷懒。

透过小视窗,赵无极愣愣的看着炉中的火苗。

连续七天了,每天晚上十点多都会送来一具女尸,长得一模一样,都是身上没有一丝伤痕。

至于死亡原因,原谅外行的赵无极,看不出一点名堂来。

“也许和这满头的白发有什么关系吧?”

有汽油的存在,点完火的焚化炉顷刻间便燃起熊熊大火。

忽然!

焚化炉里那具女尸的一只手!

举了起来!

赵无极心脏咯噔一下,下意识就要惊呼。

不过,岗前培训上讲过,高温焚烧的时候,会让肌肉扭曲,尸体确实会有抽动的可能。

“对,一定是肌肉扭曲造成的。”

赵无极一边捂着自己的胸口,一边张大着嘴巴,贪婪的呼吸。

眼睛死死的盯着视窗里的那只手!

可是那只手又动了!

竟然左右摇摆!

头皮发麻,这一刻赵无极几乎都停止了呼吸!

陡然!

那只手向视窗这边伸了过来!

正对着视窗外的赵无极!

在虚空中不断抓握!

这绝对不是肌肉扭曲造成的!

是要抓住什么?

是对人间最后的留恋?

是视窗外的自己!

“啊!”

惊惧的赵无极终于喊出了声,只是这声似乎已经将他的所有力气抽干。

想跑,双腿却重逾千斤!

赵无极捏住自己的脖子,嗓门活像漏了气的风匣。

‘不!’

‘不要!’

‘我没死!’

‘快救我!’

一道撕心裂肺,尖锐刺耳的女声从焚化炉里传了出来!

像是受潮卡壳的老式磁带。

赵无极的恐惧在这声呼喊中犹如潮水般退去,更大的恐惧却是接踵汹涌而至。

“我烧的是活人?!”

“把人活活烧死了?!”

“杀人了!”

这一刻赵无极发了疯,疯狂按熄火按钮。

但无济于事,已经烧起来的大火那能轻易熄灭?

视窗里,因为高温而扭曲的空气中,那只手依旧在挣扎着摇摆!断断续续的嘶吼仍在!

‘不!’

‘不要!’

‘凭什么是我!’

仿佛是在呐喊,又似乎是在悲诉。

‘恶魔!’

‘都是恶魔!’

‘我不要被收割!’

‘为什么要选我!’

‘为什么?!’

‘我不服!’

‘我已经送过去六个了!’

‘为什么还不放过我?’

‘哈哈,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

‘等着吧!’

那声音有穿透钢铁的尖锐。

汗水已经湿透赵无极全身。

“就算熄了火,她已经没救了吧?”

“夜深人静,没有人知道我烧了活人!”

“对,不会有人知道的!”

“我不怕。”

赵无极颤抖着手臂,抬起按熄火键的手。

咬了咬牙,大口吞咽着口水,粗重的喘息声就像刚拉了二亩地的老牛。

“我会给你多烧点纸的!”

“你赶紧死吧!”

“快死啊!”

赵无极哆嗦着嘴唇,心里西斯底里的狂吼。

不过话到嘴边,却变成了细弱蚊蝇,大概只有他自己能听得见吧。

终于

炉中的呼喊声渐渐变小,直至消散。

炉火渐渐熄灭。

焚化炉的视窗里,再也没有摇摆的手臂,也不再传来刺耳的嚎叫。

只有一堆焦黑的粉末——一个人留在这世界唯一的东西。

“终于结束了?”

被汗水煮透的赵无极贴着焚化炉瘫倒在地上。

用袖口抹了几把脸上的汗水。

莫名的一股冷风吹过,全身汗水转为冰凉。

赵无极激灵打了个冷颤,鸡皮疙瘩霎时布满全身。

惊魂未定的他这才从方才的场景中脱离,回过神来。

“这是怎么回事?是有人要害我吗?”

“还是?”

回过神的赵无极这才想起方才那‘女尸’喊出的话语。

“前言不搭后语,也许是有人要害她吧。”

“不过,已经没事了。”

“对!”

“没事的!”

等炉温降下来,赵无极打开焚化炉送尸窗,将那堆焦黑的骨灰移出。

火葬场有标配的骨灰盒,王老头先前早已准备妥当,只待将骨灰铲入。

终于平静下来的赵无极机械的装着骨灰,一边不断的安慰自己。

“没事了,我不能再想~”

“不能有异常表现~”

“不会有人知道的~”

咣当!

一声脆响打断赵无极的自我慰藉。

骨灰中有什么东西?

赵无极记得,岗前培训说过,有些死者因为身上装着、或吞入玻璃或者陶瓷等东西,会在焚烧后的骨灰中留下异物。

这种情况还是自己上班一年来第一次遇到。

只是这女人送来后自己和王老头亲自整理过衣衫,并没有发现别的东西。

难不成是肚子里有什么东西?

好奇心驱散了最后一丝恐惧。

赵无极小心翼翼的拨弄骨灰。

一层、两层~

咣当!

又是一声脆响···

一个水滴状,拇指大的暗金色物体翻出骨灰。

看不出是个什么玩意,通体光滑流畅,不过在其一侧,有一个芝麻大的小凸起。

小心翼翼的拨弄到自己面前,瞅了半响。

“舍利?”

“没可能~”

赵无极伸手轻轻触摸,异常冰凉,不带丝毫阻力。

抓到手里翻看。

“没想到这么点东西,重量还不轻。”

蓦然。

手掌传来一阵刺痛,赵无极吓了一跳,手一缩水滴状金属掉在地上。

赶紧翻过手掌查看,只见手心一个殷红的小点。

一股火辣辣的灼烧感正从那小点处,沿着手臂向脑袋袭来。

速度之快,根本来不及反应!

大脑中忽然传来一阵轰鸣,头痛欲裂!

赵无极抱着脑袋蹲坐在地上,牙关紧咬,嘴里发出阵阵犹如野兽一般的嚎叫。

疼!

非常疼!

痛不欲生!

几乎无法呼吸!

双腿再也无力支撑,赵无极瘫软倒地,只能抱着脑袋在地上打滚。

明知这一番举动根本就无法缓解痛苦,但来自灵魂深处动物的本能在这一刻却是取代了理智。

那水滴状的金属物静静的躺在地上,冷眼旁观尚在一侧不断翻滚的赵无极。

快乐的时光短暂,痛苦总是漫长。

赵无极感觉自己似乎经历了千年万载,脑中的痛苦才如潮水退去。

而事实上,焚化炉一侧墙壁上的钟表,那根最长的针,绕了还不到一圈。

他却不知,就在大脑中的莫名疼痛消退的时候,地上那颗水滴状的金属,正在他的身下一点点的变小,直至完全消失。

竟然渗入了赵无极的身体!

就如同滴在海绵上的油水一样。

赵无极大口喘着粗气,只觉的被先后两次折磨,弄的酸软的四肢,此刻竟奇迹般的渐渐复苏。

“这是怎么回事?”

赵无极伸出手掌,那个殷红的小点早已不知所踪。

黑夜寂静,焚尸间别无声息。

先前的一幕好似根本就不曾发生过。

挠挠头,赵无极麻溜的收拾好骨灰,盖上盖子。

“刚才那玩意呢?”

“怎么不见了?”

“奇怪!”

“不,我什么都不能想,工作结束,我要去休息了。”

虽然身体上没有异常,但精神早已疲惫,赵无极此刻只想躺在自己的大床上,直到日上三竿。

至于骨灰里扒出来的奇怪东西哪去了?

见鬼去吧!

今夜经历的这一切,怕是自己这辈子都无法忘怀。

“不!必须要忘掉!”

“什么都没有发生!”

锁上大门,赵无极裹紧衣领。

虽已初夏,但东天市的夜晚还是有些冷。

蹬上自个的越野自行车,赵无极紧绷着脸,沿昏暗灯光下的青黛路面前行。

这条路,赵无极怕是走过不下千次,只是今晚他骑的要比平时快了许多。

不知是心虚还是错觉,赵无极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跟着自己。

鬼故事他又不是没听过,他没敢回头去看,只是硬着头皮前行。

平日里轻松就能蹬回家的路,赵无极此刻却骑得浑身大汗。

诡异的是,他并不累,反而觉得比平时还要轻松不少。

只是体内莫名的越来越热。

越来越热!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