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落马两天后弟弟也被查,专家提醒:避免基层政治家族化

2021-09-23 12:20:04 中国新闻周刊

文/佟西中

常言道,“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然而近期在山东临沂政法系统,一对亲兄弟高官相继落马。

9月8日,山东省纪委监委官网发布消息,临沂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王行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山东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9月10日,日照市纪委监委官网发布消息,临沂市公安局党委委员、二级高级警长王行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经山东省纪委监委、日照市纪委监委指定管辖,目前正接受五莲县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值得注意的是,王行军本是临沂市公安局党委委员,但上级指定山东日照市五莲县纪委监委对其进行审查调查。

王行华与王行军确系亲兄弟,中国新闻周刊从知情人处了解到,两人在当地颇有影响力,疑似涉黑被查。

相关专家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以前反腐对个人关注比较多,但现在还应该关注利用家族网络所进行的腐败。在基层政治生态中,尤其要避免基层政治家族化

曾查办大案要案

王行华(1961年11月生)再有2个月即可退休。他是山东莒南人,在临沂工作长达43年。2013年2月任临沂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至今被查时已执掌临沂市政法委8年半。

王行军(1964年3月生)比王行华小三岁,在临沂工作长达41年。资料显示,2014年9月时,王行军已任临沂市公安局党委委员,至今落马时已有7年时间。

上述两兄弟都是临沂政法系统资深官员,均在临沂市下辖各县工作多年。值得关注的是,王行华执掌临沂市政法委之前,未有政法系统工作经验。

王行华早年是莒南县造纸厂统计员,担任过莒南县副县长,苍山县(2014年恢复为兰陵县)副县长、县委副书记、县长,临沂市委常委、临沂市罗庄区委书记。

而王行军则不同,长期在公安系统任职,办案经验丰富。他早年在莒南县一税务所工作,后来转入莒南县一派出所任民警,从此走上从警之路。

历任莒南县公安局副局长、政委,郯城县公安局局长,郯城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临沂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兰山分局局长、副县级侦察员、二级高级警长。

王行华执掌临沂市政法委4个月后,一档名为《沂蒙金盾》的公安警视栏目对时任郯城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王行军进行专访。一年半后,王行军到临沂市公安局工作。

公开报道显示,王行军也曾主导或参与过多起大案要案的侦破工作。比如他在郯城县任公安局局长时,曾破获“7·3”盗窃信用联社500万特大盗窃案;在临沂市兰山区分局任局长时,曾率民警破获“7·5”持枪抢劫杀人案。

王行华、王行军曾一起出席活动。去年3月23日,临沂市公安局在临沂人民广场举行全市公安机关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打击犯罪成果展暨兰山公安分局退赃大会,王行华、王行军等出席。

临沂掀起政法风暴

近一段时期以来,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在全国开展,临沂市也不例外。今年5月中旬,山东省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推进会议召开。会议提到,要深入整治顽瘴痼疾,锻造政法铁军。

9月初,中央第九督导组进驻山东并召开见面沟通会。会议提到,无论整治顽瘴痼疾,还是清除“害群之马”,都要见人见事,用查办重大典型案件、较真碰硬的成果取信于民。

在此背景下,临沂市也掀起了一场政法风暴。自今年3月以来,临沂市政法系统至少有8名官员被查。其中兰陵县政法系统人员占4名。

如兰陵县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潘云峰,兰陵县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一庭庭长李正华,兰陵县公安局治安管理大队三中队中队长邵长,兰陵县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庭庭长倪洁等。

此外,还有临沂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支队技术大队副大队长程永学,莒南县人民法院民事审判一庭副庭长赵西峰等。他们与王行华、王行军兄弟二人多有交集。

同样是今年3月以来,包括赵西峰在内,王行华、王行军兄弟的老家莒南县有多名官员落马。其中,莒南县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李学谦退休将近4年后被查。李学谦曾于1995年1月任莒南县副县长,与王行华搭档3年。

中国新闻周刊从知情人处了解到,王家兄弟疑似涉黑被查。王行军早年与临沂市兰陵县(苍山县)一位涉黑人员结成了姻亲关系,可能由此形成了保护链。

专家:任职回避制度应严格执行

亲兄弟接连落马并不多见,同在政法系统则更少。外界对王家兄弟二人是否违反公务员回避制度颇为关注。

国家公务员局官网公布的《公务员回避规定》显示,公务员回避包括任职回避、地域回避和公务回避。所谓任职回避是指,公务员凡有夫妻关系、直系血亲关系、三代以内旁系血亲关系、近姻亲关系的,不得在同一机关双方直接隶属于同一领导人员的职位或者有直接上下级领导关系的职位工作,也不得在其中一方担任领导职务的机关从事组织、人事、纪检、监察、审计和财务工作。

王行华是临沂市政法委书记,王行军是临沂市公安局党委委员、二级高级警长。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反腐败教育与研究中心主任彭新林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根据公务员回避规定,其核心是如何正确理解“有直接上下级领导关系的职务”。

王行华与王行军是否算直接领导?彭新林认为,上一级正副职领导与下一级正副职领导都应该算有直接上下级领导关系。也就说,上一级正副职与下一级正副职都属于直接领导关系,应该执行任职回避规定。而不能机械地理解为,只能上级正职与下级正职是直接上下级领导关系。

中国廉政法制研究会常务理事、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廉政法治中心主任魏昌东表示,如何理解“有直接上下级领导关系”,应该从国家立法机构立法的本意出发。显然立法机构本意是防止有利益冲突的存在,所以不能机械的理解“直接上下级领导关系”,不能理解为只有上一级正职对下一级正职是直接领导。

北京大学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这个不是回避不回避的问题,而是组织部门在进行人事任命时,应该注意到王家兄弟在同一系统,且有上下级关系。公安系统比较封闭,为了干部任命的公信力,组织部门应该全面摸排官员家庭关系,避免出现同在一个系统的情况。

庄德水说,任职回避其实也是对官员的一种保护,可以避免官员利用家族或兄弟关系共同实施腐败,腐败的便利性下降,危害性也会下降。

庄德水还提到,王家兄弟落马还显示出腐败的家族性,这值得警惕。以前反腐对个人关注比较多,但现在还应该关注利用家族网络所进行的腐败。在基层政治生态中,尤其要避免基层政治家族化。

关于避免基层政治生态家族化,魏昌东表示,其实就是四个字“厉行法治”,同时还要坚持问责。坚持问责是让法律得到严格执行。相关国家机关还要对法律的执行情况进行监督检查。执行法律不严格的,要及时问责。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胡淑丽_MN7479)

相关推荐